【温暖迹忆】花丛中的往事

温暖迹忆 714 51

人生匆忙,网络加快了我们的生活节奏。使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体验那一道道难忘的感情旅程。十多年来行走在花丛中,也曾采下那些娇艳的花儿,在此记下,聊作怀念。

我于七八十年代之交出生于中西部一个相对落后省份的农村。小时候和我一起玩耍的伙伴,大多数都是小学毕业就不再念书,跟着父母种两年的地便到南方打工,十七八岁回家过年时有的便带回了女朋友。有的换上一两次,二十岁一般都娶妻生子。比起他们,我的青少年基本相当于色中饿鬼。

由于父母看我从小学习还可以,因此坚持要求我读书。我也基本上按照家人的期望,村里小学、乡镇初中、县里高中,最后考上北方一所985的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大学所在的城市,就面临买房问题。没房子虽然结婚困难,交女朋友还是不难的,当时很多哥们都和女朋友出双入对。准丈母要求房子没找落,就痛苦的分手,痛苦的醉酒,然后再找下一个。

这方面我算是比较“靠谱”的,有限的工资基本都攒着,再掏空父母那点积蓄凑个首付,咬牙买下一套小房子。然后是相亲,结婚。说起来我有点跟不上这个时代,直到新婚之夜,我还是处男。

我和老婆纯粹是为结婚而结婚,她比我大一岁,婚后激情很快就过去,一切都变得平淡。也就在这时,我迷上了网络,网上多彩多姿的鲜花令我难以自制,也就上演了一段段难忘的故事。

当然在结婚前,我也在网上认识过一些女孩,也有过一场铭心刻骨的异地网恋,也曾见过一两个网友。但当时实在是太胆小,意识中也觉得女孩不可能有那么随便。因此就是一起吃吃饭,聊聊天,然后就回家,然后人家就不理我了。现在想想,那时候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婚后有一段时间我要经常值班,平均每周总有一天要住单位。其实值班真正要做的事情二十分钟就能搞定,剩下的时间就是上网,聊天,慢慢的就学会了调情。下一步就呼之欲出了。

第一场故事发生在2005年8月,女主角是小桃。

一、小桃

常留恋于花丛中的朋友都知道,缠绵悱恻的故事一般都发生于不经意间。常常是普遍撒网重点捞鱼,同时和几十个mm聊天,能坚持聊下去的可能就是几个,而能发展到床上的也许就是一个。

那时候还有网易聊天室,在同城里遇到了小桃。她知道我的工作单位后,就主动加了我的qq,还不停的向我打听一个同事的情况。后来才知道,我这位同事的老婆有一个美容店打算转让,小桃看到广告后跟他联系了解美容店的事,后来觉得不合适就放弃了,但这个同事却不停的跟小桃联系,还约她见面。小桃没有同意却对他产生了好奇,因此反过来向我打听他的情况。

有了共同的话题,慢慢就熟悉起来了。小桃比我小三岁,却嫁了一个比她大十四岁的老公。不管她怎么说,我感觉也是小三转正的。但她自己家庭条件并不差,母亲经营着一个影楼生意还很不错。因此她自己没有生活压力,中专毕业后曾骑自行车旅行过七八个省份,现在结婚后每天基本就是玩。一直聊了三四个月,有一次我老婆回娘家,我骑自行车下班时下起了小雨,虽不很冷但湿的很难受,正好路过小桃家附近,就给她发信息说自己在附近淋湿了,没想到她回信息说:你来我家吧!

说实话当时我是又惊又喜,却没有一点防备心。不知道为什么我俩从一开始就有一种很深的相互信任,到现在还是。她家住顶楼,她老公那天在外地出差。进屋后她帮我把外衣脱了晾起来,我才第一次打量小桃:个子不高,脸上画着浓妆,还是一个小太妹形象。当时还是有些胆小,老老实实的吃完她做的饭,看她没有赶我走的意思,就借口身上还有些湿,要洗澡。她给我拿来大毛巾,洗完后她去洗,一切都按照想象中的剧情发展。

我躺在她家的大床上,床头就是他们夫妻的结婚照。还是有点怕怕的感觉。等小桃洗完裹着浴巾过来,远远地躺在另一边。过去揭开浴巾,她用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胸。从肩膀轻轻地抚摸,一点一点圧按乳房,她的手渐渐松了,声音也开始变得轻柔。小桃的乳头很小,关键是乳头和乳房相连的地方很细,我真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拧掉。我把她拉过来,轻轻趴在小桃身上,分开她的腿,小桃突然两腿乱踢,嘴里喊着“不行,不行!”再舔乳头,她显得很享受,但一碰下面就反抗强烈。感觉她下面已经湿了,这种状况让我束手无策,甚至感觉她是不是有点精神分裂,只好继续猛攻上面。

又过了一小会儿,她突然紧紧抱着我的头问:你有套子吗?晕,我下班走到这儿那里会有套子?就说没有。她说她家有,我放开她,她跑到旁边一个屋里拿来套子,撕开,她很小心的把外包装整理好放在床头柜上,我已经披挂停当,这下无需多言,直捣黄龙。她“啊”地叫了一声,片刻后却又捉住我的手往自己胸上放,还想让我继续舔她胸。但她实在个子太矮,我低头也够不着。听她嘴里喃喃的说:我下面不敏感,我上面最敏感...

离开小桃家是凌晨三点。几番征战后,小桃突然害怕他老公突然提前回来。我想男人到女人家就已经够掉价了,再给她带来麻烦就更不应该。就认真清理大战的所有痕迹,抹黑下楼找到自行车回家。小桃的床,是我永不能忘怀的一站。

后来我和小桃仍然在网上聊天,但她一直不愿意和我单独相处。我们仍然相互信任,什么都可以说,但她似乎怕影响家庭,不再有疯狂的举动了。在一个情人节,我给她发qq留言:今天是我的节日,因为有了你。她回答:谢谢。现在她还在我的qq好友里,但不大可能再重温旧梦了。很多情人轰轰烈烈之后就转为陌路,象我们这样的确实少见。

二、圆圆

和圆圆相遇也是在聊天室。圆圆是少数民族,出生在南方,因此有南方女孩特有的热情。刚开始聊天也照例是寒暄,她问我老家是哪儿的,我告诉了她,结果她问了省又问县,然后又问到了乡。最后说她说了一个临乡的名字,说她就是那儿的。 这让我有点奇怪,因为她的网名上显示她是少数民族,我们那儿没有这个民族呀!相近邀相见,老一套要请她吃饭,她点了水煮鱼。于是约好在某个饭店见面。

圆圆长得很白,长相有南方女子的那种婉约,性格却很开朗,能说能笑。虽然比我大一岁,但看上去似乎更显年轻。吃饭时圆圆才说出她的经历:15岁的时候,就被人贩子卖到我的临乡。当然也不能纯粹说是人贩子,她家那块太穷,有人专门从事把那里的姑娘介绍到外地,她就被介绍出来了,但介绍人拿走了彩礼却没给她家。她父亲根据线索追到我们那里,这边不放人,也算做成了亲家,不过三年后她生了个儿子后还是离开了。在外面又漂泊了八年,她想念儿子心切,就回去看儿子,没想到就在她回去的短短几天内,她丈夫居然意外亡故了。她就把儿子带回了娘家,自己再出来打拼。

当天吃过饭就回家了。两天后的中午,我们一起吃过午饭后,她带我去她办公室。我很奇怪她几乎没上过学,现在做什么工作呢?原来她的老板是一个独立律师,以前和她发生过 。后来她找工作时看到有一个律师招聘助理,就过来应聘,没想到遇到了熟人。这儿是律师的一个工作室,律师长期在各处出差,她要做的工作不多,也就是给律师准备一点资料,照顾律师的生活。

办公室有一张小床,律师回来时她就睡沙发床。我笑着问她,他回来你不陪他睡?圆圆颇有怨气的说:哼,两个月了也就只有一次!肯定是不正常。我心里一动,从后面抱住她,脸贴在她的耳朵上。圆圆推我说:外面有人会过来!我把门锁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圆圆没有阻止,却坚持说:今天不行!我解开上衣扣子,把胸罩扒上去,小白兔蹦了出来。圆圆的mm不小,但有点下垂。乳头很软,用舌头用力一舔似乎就缩进去了。她很享受,但看来能控制住自己。

圆圆的声音很好听。这也是让我动心的地方之一。我问她:你能预感到我们会发生一些事情吗?她笑着说:我预感一定会,但没想到这么早.

那时候我对开房还一知半解,问圆圆我们去哪儿?她说,我去过一个地方!第三次见面我们就打车来到一个快捷酒店,怎么订房交押金,都是圆圆教我。这里也成为我的一个据点,留下了不少回忆。

进了房间,我迫不及待地紧抱起圆圆,她笑着说不用急,先去洗澡。我手忙脚乱的给圆圆脱衣服,她很乖巧的配合。我发现自己特别迷恋给女孩脱衣服,特别是脱掉外衣后,把秋衣或T恤从下向上撩起,女孩会配合的举起双手,似乎有投降的意味,那种时候特别有征服女人的成就感。等脱下我的衣服,她很吃惊的抓起我的弟弟惊叹道:简直不成比例!我的个子不高,但下面相对粗大。她的话也许只是随口一说,但仍让我很开心。

后面鏖战的细节就是老生常谈了。但圆圆在床上能很轻松的谈起和以前各个情人的床上轶事,听得我即使在床上也有血脉喷张的感觉。她说有一个情人郊区开店,偶尔来市里进货。她只要一给他发信息,他就会当天赶来,两人做爱时他经常抱着她在房屋内走动。我也想试一试,但圆圆体重并不轻,走了一小圈已经累得够呛。看来这位袍友身体真的很强壮。

圆圆做爱必须抱着我,不管是躺着还是坐着,她说只有紧紧抱着她才能达到高潮。其余的姿势她都没感觉,因此我们都没试过后进式。中场休息时,调皮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还打开窗帘向外张望。让我想起了隋炀帝在东宫时和宫女“裸身为戏”,光身做很普通的事情也是致命的诱惑。

下半场开始时,我在她的洞口撞来撞去,圆圆忍不住呻吟起来,还告诉我:没有一个女人能忍受宝贝在这里摩擦的感觉。如果以后有女人不愿意让你进去,你就在这里轻撞摩擦,一会儿她就受不了了!边说边将我扶进去。我也很喜欢女人用手带路的感觉,有“开门揖盗”的意味。。

第二次做完,我们拥抱着在一起休息,这时圆圆的电话响了,这是一个追她很久的男孩发来短信,想晚上见她。圆圆问我见吗?我说相见就见吧!于是她发过信息,说一个半小时后见面。

然后我们又爱爱了一次,这次的感觉有点奇怪,身下的女人在享受,可她很快就要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了。她现在脑子里想的什么?实在想实实在在的我,还是在想即将到来的另一个人?胡思乱想着,这一次时间特别长,圆圆也很投入,胡言乱语着,做完后休息了很久,说自己高潮了。一看时间已经有点紧了,赶紧洗澡穿衣服,我送她赴下一个约会。

到了他们约见的地方,我把车停好,车头正对着门厅,圆圆指着一个等候小伙子说就是他。长相还不错,就是看上去有点土,似乎不够自信。由于距离太近圆圆没法下车,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往里面走廊走。那个小伙子果然接了电话转头找过去,圆圆趁此机会下车,和我告别。

从此以后我和女孩约,如果对方不断的把时间往后拖,约好的五点结果五点打电话要五点半,五点半又说六点,特别是约好的地方又不停改变,我通常就弃而去之。因为我总觉得她正和别人一起在远处看着我,而且这个“别人”未必和我一样不存恶意。

三、小欣

小欣也是从同城聊天室里认识的,也是一个很奇特的女孩。

第一次和小欣聊天,就知道她老家是这个城市郊县的。老公出轨后她就离婚了,来到市里打拼。她以前是做化妆师,现在周末给新娘跟妆,平时没事,则到一个房地产中介公司打工。

聊了几次,就在她住的楼下见面了。这说明小欣心计并不深,一般女孩约会都会很小心的避开自己的住处,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到了约好的地方,我在车里给她打电话,看见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孩拿着电话四处找。我说:我就在你面前。她说:我怎么看不到呢?我把车门打开,她有点吃惊,不过马上还是上了车。那几年有辆车还是挺长脸的。

然后一起吃饭,我陪着她去办了一件事,送她回去时跟她一起上楼,她也没什么表示。进了她租住的独单,只觉得简单而温馨。确实还算个中规中矩的女孩。

如果是现在,一个单身女人同意进入她的房间,可能我马上就要动手了。但那时虽然已经有些经验,但还算不上老司机,仍然比较胆怯。我们聊化妆,聊身材,我说女人的胸大都是假的,她说:是不是假的,要看这儿。说着指了指自己胸罩的上面。我装模做样的按了按,就抱住了她。

后面的过程既顺利又艰难。说顺利,是脱她衣服时她只是象征性的阻挡一下,外衣外裤都很容易退下,但里面却穿了一件连身丝袜——其实应该说是丝衣,把她上身全部包裹起来,腿以下却是光光的。重要部位,两个乳房和下面,都有暗扣,解开暗扣里面也一览无余。

抱着她放在床上,她的态度却意外地坚决。可以保,可以摸,但坚决不做爱。那也好,抚摸着她的脊背,腰身,丝质的感觉很舒服。小时候女同学穿丝袜,多想上去摸一把呀!可惜一直没那个胆子。现在抱着一个浑身丝织的女孩,也是一种特殊的享受。

那段时间我们单位在外面有项目,偶尔需要出差到外地,因此我也有时间来陪小欣,甚至有一次晚上我就留在她那里没有走,郁闷的是我俩居然就那么抱着睡了一夜。(睡一夜却没做爱,我后来又有过一次。)后来她说她租的房子到期了,手头不怎么宽裕,我就替她交了房租。

这是我第一次为女人花钱。除了吃饭,小桃和圆圆都没有花过我的钱,小桃甚至一起吃饭都抢着付帐。然后,就顺理成章了。我没想到的是,小欣竟那么主动,也许憋得挺久了吧,趴在我身上把乳房望我嘴里猛塞,让我都喘不过气。等我爬上去,她不停的喊:撞!撞!

男女的事情就这么微妙,在没得到小欣时,她对我的吸引力很大。但真有过这一次后,我的热情骤减。也许是因为她在床上控制欲太强,一切都得以她为主。第二次做爱的时候,她突然对我说:我给你生个儿子吧!我可能生儿子了。每个已婚男人都知道这句话有多么恐怖,因此我和小欣的做爱次数,停留在了二。

三、博

博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情人。

情人其实和爱人一样,需要双方互相吸引,这样才能相互谅解,忍受对方的缺点,才能为对方着想,才能长久。

博这个名字很男性化,这是她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因为她觉得父母给她取的名字太俗。博来自我国中东部的一个省份,这个省份的名字在某种排序中非常靠前。我觉得这个省的女孩很适合做情人,她们大多长的虽然不是很漂亮,但身材好,皮肤好,有担当,又不提出过分要求。

和博认识仍然是在同城聊天室,我问她做什么,她说自己是一个妈咪。我听了一惊,就说那你对小姐好一点,她们都不容易。她说:我对她们够好了,天天宠着她们。

想起她拥有那么多的资源,我当然不愿意错过。就陪她聊了很久,最后要请她吃饭,她答应了,而且要带一个姑娘赴约。

博租房的地方离这个城市的红灯区不远,到了约定的地方,果然看见两个女孩走过来,赶紧招呼她们上车。一个女孩个子不高,但妆化得非常漂亮;另一位个头很高,身材也好,坐在了副驾。

上车后很快知道,高个子就是博,后面那位是她的姑娘盈盈。盈盈却是很漂亮,但一直不怎么说话,我和博却是你一句我一句逗得热闹。当时博一个劲地让我找一个相好,还说让我看盈盈怎样。虽然我也觉得盈盈漂亮,但此前和我聊天的是博,现在当着博的面去向另一位女孩献殷勤,我还真做不到。

随后一起吃饭,吃过饭我送她们回家,盈盈下车走了,博借口还要买东西就没下车。我们往前走了一段,就在路边聊了很久。

就像很多农村女孩一样,博不到十七岁就出来打工了。很早就来到这个城市,后来一个修摩托的当地男孩追她,结婚后婆婆很看不起她,根本没法呆下去。闹腾几次后她和她老公的矛盾也深了,她选择了离开,回到了老家。但她家人有来这个城市生活的传统,她兄弟姐妹六个,有四个都在这儿,她最终又回来了。在超市做收银时,认识了几个女孩,后来有个女孩忍受不了打工的清苦生活,到歌厅坐台,还把另几个女孩带了过来。她作为这几个女孩的大姐,应邀来歌厅保护这几个女孩,一来二去,成了“妈咪”。

但她毕竟没有后台势力,因此也只是小心的周旋。平时照料这几个女孩的生活,给她们做饭,洗衣服,整理房间。收入并不少——她一个月下来的收入比我高不少,那几个女孩甚至是我收入的三四倍,但她们总是剩不下钱。我想是因为她们花钱大手大脚,也没有理财意识吧。

那天只能算聊的投机,我们虽然聊了两个小时,甚至都没有暧昧的举动。两天后,我们又在网上聊天,我说她挺让我佩服。她说:哪有怎么样?最多也只能做网上夫妻。

我大吃一惊,这应该是很明了的“暗示”了。马上约她见面,她同意了。

接上博,我们直抵和圆圆见面的地方——那时候我对快捷酒店知之甚少。在路上,我问博:你什么时候决定和我出来?博回答说:我现在还没下决心呢!

没想到我还找错了地方,结果到了一家再差不过的快捷酒店,地方小,洗澡的地方乱七八糟。不过我们还是很顺利躺到了床上。博看了看我的弟弟,低叫一声,就在我身上疯狂起来。

客观的说,博做爱的技术并不算好。她套住我后,身体不停的前后摆动,这样可能会更顺利地碰到她的敏感点,但很难有活塞进出的感觉。也许她真的是好久没做爱了,在上面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但前后摆动的结果是我能一直保持坚挺。直到她筋疲力尽,才换我上去,她却一声惊叫,原来她刚才忘我的运动,膝盖竟然在床单上磨破了!后来我几次拿这个说她,她总是娇羞不已。

博得个头很高,比我高出7cm。虽然我的个子在男人中算矮的,博也是很高的了。因此和博在一起总有不同的感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常趴在她身上,吮吸着她的舌头,脚尖轻踩她的脚尖,那是一种最特殊的感觉。

和博做过多少次爱,已经记不得了,我约她,她几乎没有拒绝过。那个快捷酒店,留下了我们太多的身影。有时候,一进屋我就迫不及待,她会很善解人意脱下裤子,我坐在沙发上,她骑在我腿上,象骑马一样纵横驰骋。有时候,我们会先互相解除一切束缚,到浴室把对方洗的干干净净,再到床上细细品味。

博得脸庞长的不算特别漂亮,但比较瘦长。而细腰,长腿,都是我最看重的。我们抱在一起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说:你真漂亮!博总时笑着说:明知道你说的是假话,但我就是爱听。博喜欢抱着我,脸对着脸,凝视我的眼睛,说我的眼睛好看。有时候,我们做着爱,博也会把两条长腿紧紧的盘住握的腰,我站起来抱着她在房间里走动。但这样很难持久,虽然博很瘦,但毕竟个子高,抱着她活动有些吃不消。

有好几次,博抱着我的时候说:我就是喜欢你。一个女人要不是喜欢你,肯定会向你要钱的。那一段我手头也有些紧,只是有一次她们要换租房,我问她钱够吗?她很坚决地拒绝了。平时一起吃饭她也尽可能的为我省钱,甚至为了省酒店费用,还打算带我到她弟弟住的地方,她说她弟弟弟媳平时上班不在家,但我还是觉得不合适。

我们在一起以后,她就很小心的不让我有机会和盈盈那帮女孩有接触。其实我也就见过盈盈一次,其余的只见过照片。在那几个女孩中,还是盈盈最漂亮,但她说盈盈也最懒——甚至不到没钱花都懒得出台。毕竟中间隔着博,我很难了解那些女孩的生活状况到底是什么样子,她们和我们很近,也很远。

更多好贴,尽在温暖迹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