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和小灰生活

温暖迹忆 315 36

心血来潮跑到天涯来开了这个贴,贴会很长,记录小白和小灰的一切,会一直记录下去。

1.今天是2020年农历七月十五,一个特别的日子。感灵体质,会莫名其妙的害怕,哈哈…也许是因为胆子小。

刚下班,从县城到村里开车需要50分钟,山路,到处都是无人居住的地段,不毛骨悚然是不存在的,小灰还是像往常一样,下班后的十分钟准时来电话,然后陪我一路聊到家,很知足,人生难得一知己,足矣。

2.小灰是我发小,第一次玩在一起的那年她还穿着肚兜,印象特别深刻,黑色的复古模式,什么材质的早以忘记,只记得是她妈妈手工缝制的,短头发,还缺了几颗牙,内向的性格让人总是对她忍不住的温柔。

留守儿童每年的暑假都会去城里见父母,那年她和我一起。东莞的某个市场23号,二楼的一个小房间里,那是我爸妈租的家,一家四口集聚在20平米不到的小房间,窗前的一个很长的柜子是我的“床”,太小,睡不下两个人,小灰肯定是抢不过我的,只能被迫和我的父母还有弟弟挤一张1米5的床。

多年后小灰总是和我吐槽,那年你妈说:“你看人家灰灰都会睡觉,连动都不动一下”小灰说,那是我不敢动。

现在想来,好可爱的感觉。

3.小灰的童年比我幸福一点吧,虽然同是留守儿童但是她妈妈在玩具厂上班,她有数不清的玩具。我们都属于慢熟的性格,明明很想和彼此玩,又彼此矜持着不去主动,于是有一天当她走亲戚路过我所居住的奶奶家,我派两个弟弟截住了她,抢了她的洋娃娃。还给她的时候少了个胳膊。

4.小灰和我吐槽她奶奶欺负她对她不好,于是我去给她报仇,不知道从那个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大号电池,砸开后的中间会有一根黑色的碳,那是我的宝贝,带着它和小灰一起爬到山上她家的老房子里,准备在泛黄的老墙上写点啥坏话,以作报仇。

小灰抬头看着我站在凳子上努力抬高写字的手有点惘然,不久后我终于放下没写一个字的碳笔问她:“你奶奶名字咋写?”

她睁着那双懵懵懂懂的眼睛,想了半天摇了摇头,她说她只会念,不会写。

最后我不知道画了个啥两个人假装那就是她奶奶的名字,墙上最后的内容大概是:“⁽⁽◞(꒪ͦᴗ̵̍꒪ͦ=͟͟͞͞ ꒪ͦᴗ̵̍꒪ͦ)◟⁾⁾猪、狗、牛、羊……”

好吧,那时候我只会写这几个字,还没上学呢!连拼音都不会。

记得最后我们两个都很开心,感觉报复了欺负她的人,身心都得到了满足开心坏了,用木楼梯爬到很高的地方去洒撕碎的不知道哪里捡的纸。

5.爸妈说小时候玩的再好的朋友,等到长大各自结婚后,都会随之渐淡,谁都没有例外。

小灰虽然比我还小个20几天,但是工作的早所以被催婚也早,相亲经验相当丰富。

前几年听到她说,随便找个人吧,为了父母,就这样吧,那有什么爱不爱的,差不多就行了。人活在这个世上不就是这样吗?被这与生俱来的规则禁锢着,顺者生,逆者亡,没有人然管你到底愿不愿意。

6. 我呢?临近过年回老家的时候也被围观过,坐了20多个小时的车,前脚到家后脚就有人上门了,都来不及跟父母说上话,就看到一阿姨拎着个小伙子笑嘻嘻的不请自来。

小伙子戴着个眼镜,个子不高,很瘦,黝黑的皮肤穿的很单薄,手插在兜里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冷,从进门到走,腿一直抖着。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亲,硬撑着一夜没睡坐车的疲惫,礼貌的接待着他们,爸妈早以逃之夭夭,他们知道我是不愿意相亲的。

“你会做饭吗?”那阿姨连自我介绍都省过了,直接切入正题。这样也好,我抹了一把脸,清醒一下说:“一点点吧,自己吃行,上排面可能不行。”

“那可能要学了,女孩子家的还是得会做饭的好”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小伙子,小伙子茫茫然的跟着点头。

我笑了没说话,她接着说:“你工资多少?”

我说不多,因为是自己创业,谈不上工资多少,行情不好的时候还得倒贴。

“那有没有3000?”

“真没算过。”这天已经没办法聊下去了。

她接着说:“你看我小侄子怎么样?他是大公司的经理,手下还管着人哩,稳定工资能到6000以上,乡下有房,车子也是刚买的,你觉得行吗?行就你们聊聊,趁着过年早点把证拎了。。。”

我继续苦笑,阿姨退下,换小伙子上场,他怯怯的坐到桌前,噙着微笑问我谈过几次恋爱。

大家都是同龄人,我也不想拐弯抹角,我不知道他们是和我父母打过招呼还是不请自来,能够礼貌对待已经是最大的耐心。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很肯定的说“我现在还没有计划结婚,事业刚起步,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结婚。“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嘛?女孩子家不用那么拼,再说你那工作也不稳定,我们结婚后你可以去我们厂里上班,我门部门还缺人,包吃包住,多劳多得,也个月也能拿个4000多。。。”小伙子边说腿更加抖的高,满脸的自信和骄傲洋溢在脸上。

一旁的阿姨也趁机坐到我旁边,握住我的手哈的热气喷了我一脸,差点职业病犯了想问她是不是肠胃不好,只见她含情脉脉的接着话说:“是啊,姑娘,阿姨是为你好,你看你都这么大了,是该结婚了,晚了像我侄子这么好的都被别人挑走了,你看他性格也好,还是经理呢,两人工资加一起一万多还不满意吗?房子车子都有,姑娘要的吗?要的就这么定了,这样过年多喜庆,阿姨诚心的为你好。。。。。”

我苦笑的挣开她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蒸气,那时候24未满,这么就“这么大呢”

送他们走的时候,妈妈边嗑着瓜子边回来了,邻居们一个个的脖子伸的老长,大家都是一脸恭喜的模样,莫名其妙。

妈妈边嗑瓜子边问"看的怎么样?“我蹬了她一眼,说想洗澡睡觉。

“你别这个表情,这不是我叫他们来的,我只是说了你今天回来,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准时,你也别怪我,你看隔壁** 今年都二胎了,再看看你,要钱没有钱,要对象也没对象。。。。。”

洗完澡头发还没吹,发现客厅又来了一班,好可怕,跟小灰发了个信息快来救我,她家离的近,吹个头发的功夫就拎着她弟弟快马加鞭的来救场,小灰一进门场面极度尴尬,因为这一班人前不久刚去过她家。

家是没法待了,打算去小灰家睡个觉,实在太困,舟车劳顿啊。

路上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家门口真不好停车,非要把车一个个的停到门口来,我看你们怎么出去。

7.就这样我和小灰达成共同默契,互相拯救。因此她的父母很不喜欢我。

奇葩年年有,这几年特别多,村子就这么大,未婚的“大龄”剩女就我俩。

来的相亲对象难免好多都重样了,尴尬的是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形影不离。

她那么内向的人,平时给我发信息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现在跟相亲对象也能耐着性子聊了大半年,也尝试着约会。拉拉手,接接吻。

第一次听到她和男孩子出去玩的消息惊讶了好久,这么宅的人既然也有为了“爱情”出门的这一天。原来我们都长大了啊,真心的希望她能幸福。

可最后还是闹的不欢而散,还记得那个男孩子跟她的聊天记录里大致是这么说的:“这都多大的人了,都聊了大半年了,还不肯开房。一把年纪了还装什么纯?你要是觉得行,我们先去领个证,或者先怀个孕,这年头谁还和你慢慢的谈恋爱。。。“

其实那次她和我说,是打算结婚的。

因为内向,缅甸,害羞的性格,从学校到社会,小灰从来没有恋过爱。她说,她感觉自己没有爱的能力了,突然想起不知道哪里看来的一句话:”我们常常因为自己的无爱而感到恐慌。“

小灰说,单身的原因也不是挑剔,身体里像住了两个灵魂一样,无法控制:“一个告诉我,你可以的,反正到头来谁都逃不过结婚。另一个说,不,你不行。”

8.相亲的次数多了,意味着拒绝也多。拒绝的多了,意味着得罪的人也多。

得罪的人多了容易聚在一起无中生有,搬弄是非。无可奈何,无可避免。

去年疫情因为小灰的母亲不听劝告坚持棋牌室活动,小灰一气之下搬到了我家来住。

我们一起闺房隔离,一起刷小说,刷电视,刷电影,嗑CP,不分白天黑夜,没有时间概念。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这样的生活真是好快活,好惬意。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就这样病毒肆意,人心惶惶的日子既然还会有人上门看人(相亲)

他们跟丧尸一样在大门口敲着门,喊着“新年快乐”大过年的总不能把人关门外吧,父母还是比较传统的人,只能请了进来,上新年茶。

当母亲上楼敲门的时候,我们睡的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母亲把摇摇晃晃的我拉到一旁,轻声说:“怎么办?来看你的。”

当时一阵鄙夷从脚跟涌上了心头,恶心,厌恶,反感,各种贬义词纷沓而至,为了讨老婆连命都不要吗?下楼?不下楼?内心正在激烈嘶哑着。

下楼我怕我忍不住要骂人,这个时期出门不是自S,就是在S人,白白隔离了近两个月,这家子“看人“的人还不知道窜了多少个地方,忍不住啊,想打电话给村里投诉,有人聚众。气啊,气到牙齿都在发抖。

不下楼,我的父母会很难堪,小灰怕我冲动说她替我去,反正他们也不认识谁是谁,去应付应付让她们走,我让小灰接着睡,保证不发脾气让父母为难。

套上村里流行的大棉睡衣,随便扒拉两下头发,洗了把脸,强颜欢笑的下了楼。

一屋子人啊,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吧,万众瞩目的目光我也体验了把。

下到楼下一瞬间跟按了暂停键似的从热闹哄哄的到鸦雀无声。活像粉丝见面会。

一大妈向我奔来,如六月骄阳般热情似火的拉着我的双手,仿佛我是她失散了几千年的亲闺女那样,眼睛闪的光都是如此耀眼。:“闺女你来啦,来这边坐,饿了吗?吃点小饼干,那个**,还不倒饮料。。。”一边朝一旁的小伙子使眼色,一边再转过头来接着对我说:“呦,瞧咱闺女生的真漂亮,你看这水嫩嫩的小手,呀,这衣服在那买的,真好看。。。”受到惊吓的我赶紧环顾四周,怀疑着这是我家吗?

像块木头一样麻木,坐到人群中,压着性子耐心的和她们讲解,这是非常时期,出门是给国家添负担,每个公民都应该保护自己,也是在保护他人。

最终落得个“自命清高”“瞧不起人”“假文化份子”等标签。

想送她们八个字:” 冥顽不灵,无可救药。“

9.上个月刚过完26岁生日,在这个地方虚岁就喊28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算的。

久违的亲人见面打招呼的方式就是:”快30岁了,你怎么还不说婆家?“一个个打着为我好的招牌,脸红脖子粗的鞭策,替我爸妈催促,就好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就是为了结婚生子繁衍后代,走到那都有人问,为什么不结婚?背后总会有人议论,说我有病,说我是不是不喜欢男人,或者说我以前在外地结过婚,再或者是被大富豪BY,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我也像个局外人和大家一起旁观着,无奈一笑。能有什么办法?

好在我们国家没有规定谁必须结婚,否则像我这种大概人人得以诛之。

10.随着年纪越大,越不想结婚,结婚是很遥远的事情。在我心目中,结婚是件很圣神的事情,首先必备的条件是两个相爱的人,这一条我大概永远不会再有了,想嫁的人早已经是别人的新郎,我就算了吧,没有办法,也谈不上什么旧情难忘,那么多年过去了。能让自己那么喜欢的人,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了。耳鬓厮磨这么美好的词永远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人生总该有遗憾的,愿他余生幸福安康,真心的祝福着,虽然这幸福没有我的份。

11.其实我是幸运的,还有灰灰啊,她说以后我两过吖。

我是她唯一的朋友,她也是我身边留下的唯一朋友。其它朋友随着长大,慢慢都没有了联系。她说:”爱情也好友情也罢,反正到最后都会变成亲情。“我们这样子早已经是亲情了,她说她把我看的比爸妈还重要,当时真的很感动,以至于今天还记得这句话。

12.在网上听过这么一个段子,垃圾堆里一只脏兮兮的小猫正在翻东西吃,你看它可怜吗?可怜是吧,但它自己不这么觉得,要怎样才可怜呢?就是你把它从垃圾堆里带出来,给它洗干净,给它新鲜美味的食物,给它温柔的抚摸,最后再把它丢回垃圾堆,这样它才会觉得自己可怜。

最近总是想到这个故事,深有体会,我本可以忍受所有黑暗,但我见过光明。

13.体抗力急速下降,感冒、过敏、头疼、扁桃体炎、各种疾病纷沓而来,大把药混杂着吃,这个好了,那个又来,说到底还是缺乏锻炼。

疫情的原因,小灰今年没有上班,整日丧在家里,感冒起来病如山倒,整个人有气无力,接个电话都像要断了气,于是我们一起制定了健身计划,互相监督,早上9点前必须起床,晚上不能熬过12点,按时就餐。挑战一个月不生病。

小灰的性格特别冷酷无情,你要是不去主动联系她,她可以好几个月不和你联系。

她好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我呢?心思敏感,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开启自我保护屏障,你不理我是吧,我也不理你,主动一两次可以,每次都让我主动?那是不存在的。

对于我们20多那年至今感情如一,确实挺意外的。她知道我会一直在原地,一伸手就能触碰到,而我知道一回头她始终都在。

14.由于我工作的变动,这场健身计划最终得以落空,谁也没监督谁。

上个十月发生了太多事,计划10月底陪小灰去西塘参加汉服文化节也没去成。

单位被企业收购,于我来说,左右就是换了个新老板而已,工资和工作时间还是发生了变动,除去开支,我怕每月存不到5000了,以往每个月只需要上半个月整班,如今半天半天的,每天都得来,倒是配了间宿舍,从每天回家变成隔一天回一次家。也不开车了,上班时间刚好能赶上回家的公交车。

对了,上个月还发生了件邪门的事,梦见一个中年男人给我打电话,期期艾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他告诉我他的姓名和家在哪里,让我自己去查。我很清晰的记住了这个名字和住址,早上起来后问父亲,是否认识这个人,父亲说;“认识啊,不就是隔壁村的吗?但是去年已经过世了,你问这个干嘛?”

瞬间寒毛倒竖,背后传来阵阵凉风。太诧异了,在我的人生中,从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也不认识这样一个人,怎么梦里的姓名和住址真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难道一切的一切在冥冥之中都是存在的吗?真实事件,没有半点虚构。

说来还是奇怪,感觉命运总是在背后推波助澜,为了让我走出家门,使我考试一帆风顺通过,然后先是工作稳定,每天发现即使工作了我还是每天回家,好像要阻止我这么做一样,又安排企业收购改工作时间,回家次数少了一半。即使这一半还是不让我好过,只要一回家就过敏,很严重的过敏,晚上都不能好好睡觉。只要一出家门所有过敏症状都会没有了。

真是奇了怪,过去在家这么多年,也从没见过对啥过敏啊。

15.最近又开始着了魔似的关注到关于房车的视频,从之前的幻想C型房车到B型房车。

思路很清晰的想要B型房车,外观低调,价格最便宜。内设一间独立卧室,有卫生间,厨房,餐桌等,进入无止境的幻想中。

关于结婚的定义不就是为了老来有伴吗?反正所有感情到最后都会变成亲情。

和小灰打电话,憧憬这些幻想,我说等以后世人容不下我们的那天,我们就开着房车四处流浪吧。

她沉默没有说话,我急了,问她:“你是不是不愿意?”

她笑着说:“没有啊,没有不愿意,你做决定就好,向来都是你决定好,我跟着就好。”

我是个急性子,有点病娇,你要不给我明确的答复遮遮掩掩的,我就会胡思乱想。

我说以后钱我挣,车我开,计划我来做,你呢?照顾家,照顾我,照顾花花草草,照顾狗。

16.人是矛盾的,希望她结婚,又不希望她结婚。

小灰的性格是不适合跟任何男孩子生活在一起的,更别说是结婚。

性格慢热, 没有心,沉默,老实,不喜欢和人相处,不会说好听的话,不会讨好人。

所以,她只适合和我在一起。

17.昨晚梦见小灰喝了百草枯,梦太真实,一下就给我惊醒了。最近总能梦见她,好坏参半。她最近状态肯定不好,不然我不可能那么频繁的梦见她。不是夸张,一直以来我的梦都是很悬乎。

最近一次通话是前天晚上,下班后我给她打电话,都是我在说,她三两句答一下,我问她怎么了?她讲她把东西行李收好搬她表姐家静一阵子。

小灰其实是个很倔强的人,只要她自己认定的事情谁都劝不了,包括我。

从去年疫情发现,到现在已经11月半,一直宅在家里,不工作,不聚会,不出门。

她说她要尽情休息一段时间,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人也不想见。

因为缺乏运动,再加上三餐无规律,熬夜到分不清白天黑夜,身体都透支。整个人都颓废,眼神都是萎靡无光,我太懂这种感觉,长时间自我封闭会变的越发严重,会越来越不想见人,会抑郁。果然,和我算想的一样,她抑郁了。

18.现在的人思想太过传统,所有人都得按部就班循规蹈矩过着相差无几的生活,不然你就是怪物。

小灰的父母看她很紧,很爱她,在她眼里是看不到的。

疫情爆发时段我刚好在湖南老家,前面也有提到我们几乎是每天都宅在一起。忘不了她那电话轰炸式劝阻,联动七大姨八大姑过来劝她回去,直到最后她母亲亲自上门把她抓了回去。

其实那并不是小灰不听话,不回家,是因为疫情所有人都待在家里乖乖隔离,只有她母亲不听劝阻,每天依然出入棋牌室,我们两家相隔一公里左右,于我来说,去谁家隔离都是一样,犯不着劝阻。我们早已不分彼此。

记得那天她很绝望,哭着跟我说,我真不想活了,只有这样大家才相信事情的严重。我和她开玩笑讲,如今九级反转,她尽抢我的台词。

其实我父母也是一样,我有段时间也是宅在她家,我母亲也是上门亲自把我抓了回去。

回到家对我大肆批判。

记得最清楚地是我母亲指着我说:”你看你们像什么样子,想对夫妻一样,谁也离不开谁?“我说:”啊?什么?“我被她趾高气昂的气势震撼到。

她说:”像对同性恋。“

那是我第一次把这三个字联想到我和小灰身上。

19.讲着讲着跑题了,小灰父母很爱她,在毕业后,除去去浙江和山东那一两年,其它所有时间,她都是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我曾经有段时间很羡慕她。

今年6月和小灰在上海玩了一个多星期,中间我们吵了一架,我情绪特别激动,还在回去的大巴上哭了一顿。

最后低头肯定是她,因为我们吵架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和自己吵,她从来不多说一句话,随我怎么讲。讲再气的话她也不还嘴,有的时候越看她不讲话,就越气,每次都要说:”你这什么态度?你听到了吗?听到就大声回答。喂?你又没有在听?看着我,你聋了吗?哑了吗?。。。。。。。”

现在想想觉得好幼稚,好无理取闹。

为什么吵架?为什么要哭?

上面说了一大堆这才是重点啊。

明明知道来上海是和我在一起,才出来第二天,她爸电话来了,她妈电话也来了,她姐无数电话来了,她阿姨电话来了,她外婆电话来了。。。一个个来劝说劝她回去,左也是来电话,右也是来电话,一下子给我听火了。

疫情都稳定了,全国人民都出来晒太阳了。

我知道她家里人特别不喜欢我,认为小灰不结婚,不谈恋爱完全是听了我的教唆,说的不好听就是“红颜祸水""妖言惑众”所以她的家人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她和我待在一起,只要有我的地方,小灰肯定是不受他们控制。

只要有我在,她所有的选择都是以我优先,她肯定是跟着我策马江湖,到处漂泊。

对,小灰第一次翻围墙我带的,第一次网吧通宵、第一次飙车、第一次去酒吧。。等等都是我带的。

只要跟着我一定会学坏,这不是一个人这么想的,小时候很多同学家长都是这么想的。

只是我没想到,如今我长大了,既然还能碰见小灰的父母这样,所有那天特别委屈,觉得自己真是社会的毒瘤,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人人得以避之。所以和她吵架,觉得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父母,一辈子都要长在父母的树荫下。

20.昨晚碾转反侧根本入不了睡,大脑就像上了发条一样,一直不受控制的高速运转着。一直安慰自己讲船到桥头自然直,可还是改不了未雨绸缪的性子。

天气愈发冷,公司宿舍没地方停车,晚上下班又晚,公交车早已经停运,只能扫码踩小蓝,那毛毛细雨清晰的拍打在脸上,寒风刺骨,说不出来的辛酸。现在的生活看似什么都拥有,又什么都没有。

随着天气冷,病毒肆虐,进店都得扫健康码和量体温,感冒发烧咳嗽药品都得登记,不知道未来这几个月又会发生什么?能健康的活着已是庆幸。外婆身体愈发不行,亲戚头脑冬烘,我又无能为力,千里之外,若有变故连回去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到时候免不了大家的口诛笔伐,闲言碎语。哎,想叹息一声做人真难。

小灰说过完年后来我这边就业,为了省房租可以和我进一个公司,这样我们可以都住宿舍,环境不错,水电不收费,还有无线网。

隔行如隔山,旁敲侧击的问住我隔壁的小姑娘,问新人实习期工资多少?转正多少?等等云云,还好昨晚没全告诉我,不然更睡不着。

我之前在单体店工资是每月5千的底薪加提成,现在单体被收购连锁给我的工资扣除五险一金给我的是4千多,一直以为至少有4千5以上吧,小姑娘告诉我能拿到4千已经是万幸,一下子心情就跳楼似的,低于4千落差太大,还拖欠工资,还压一个月工资。

那小灰呢?普通员工实习期最高只能拿到一千九,转正后还得看去那个店上班,离的远还是近,人多还是人少?以后能拿到3千已经是谢天谢地谢祖宗,忍不住又想叹气,生活好难。

21.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权衡利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知道我的命运中有一双无形的手一直推着我前行,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别已经不远了。

回想这几年来,从毕业到现在,轰轰烈烈,大起大落。一切终于回归平静,开始脚踏实地的做个打工人,想好好的攒一笔钱,将来有机会买房车,四海为家,和小灰一起。

总得从家门踏出来吧,现在的生活太过安逸,舍不得爸妈。和小灰说:“你过来后我从以前的每个月回15次家改为每个月只回四次家。"这句话说来容易,可说出来需要多大的勇气,这么多年的习惯早已经根深蒂固,要不是今年出来上班,以前的每年365天,我至少有340天是在家,剩下的半个月可能是回了老家。

可生活不就是这样吗?你选择了这样就会失去那样,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又不是不回去了,至少还在身边不是吗?

今年我们都27岁了,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就当我是结婚了吧。

小灰是和我来过日子的,我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健康还是疾病,都这么走下去吧。反正我们以后也没有后代,就过好这短短的几十年,未来的几千万年都将没有我们的身影。

又开始纠结工资的事了,照这样下去,我们要何年马月才能挣到房车的钱,不能再安于现状,得想想副业了。

22.晒一下小灰在我生日时候给写的卡片,当时感动的不行,尽管她亲手缝制的无头小婚纱摆房间有点恐怖。

23.今天收到一个神秘快递,连地址都是错的,但名字和电话是我的,所以我收到了。

一件羽绒服,999元。问了半天觉得有可能的人都不是,心里大概有了点数,嗯,他送的。试了一下,18岁时候喜欢的款式,如今快28岁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像是穿越了一样,仿佛什么都在,忽有故人心上过,回首山河以是秋。

还是忍不住哭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爱吗?我不知道。

只知道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会在一起,我还有小灰呢,不是吗?

我这个渣女,哈哈,真有点姬里姬气。

小灰很生气,她说这个人是不是有病,时不时的要冒出来一下。

还好小灰没有他联系方式,不然我可能连最后一点习惯都没有了,对,是习惯,不是念想。这么多年,一直这样,是喜欢,是爱,是等待,还是什么,早已经分不清楚,只知道能让自己那么喜欢的人,这辈子不会有第二个了。

“耳鬓厮磨”多好的词,只是再与我无关了。

24.前几天小灰失踪了一天两夜,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就这样人间蒸发了一样,很是担心。因为她不止一次像我透露轻生的念头,真害怕她就这样走了独留我一个人。

不敢打电话给她父母,害怕指责,说她女儿如今不想结婚不想工作全拜我所赐,或许真有这个可能。

给我妈打电话说是不是我妈和她妈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因为之前和妈妈说了小灰明年可能过来安徽和我一起生活之类的。妈妈说没有,她不会乱说什么,我交代的事情她从没有胡言过,如此甚好。

又打了一个电话給小灰还是无人接听,实在是怕忍不住给她表姐打了个电话,第一次接到我的电话她表姐也是一惊,让我不要担心,说很理解我们这种感情,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就一直是朋友,如今依然未变,很是羡慕。

我想这种感情早已经超出友情,不是爱情,应该可以称之为亲情吧。

她表姐估计是听到什么风声,主动和我聊起小灰的未来,她说明年不想开店了,想带着小灰一起学理财,学驾照,然后再参加成人高考之类的事情,总之就是一个意思,说小灰如果离她们远,小灰的父母和她都不会放心,还告知我小灰现在活波多了,至少还会和她们说说话,说以前都一声不吭,坐哪里就是自己玩自己的,不和亲人多说一句废话。

然后当时不知道怎么了,觉得心底一软,觉得自己对小灰的关心实在是太少。这么多年都是我给她打电话,都是讲我的琐事,讲我的见闻,讲我的吐糟。然而她的我很少听,而且她给我打电话,在我不想说话的时候,比如看书,看剧,或者就是单纯不想说话的时候,我会直接不接电话,而她从未指责我。

记得有一次,她凌晨一点给我打电话说问我在干嘛,我说马上要睡觉,然后她什么都没和我说好好睡吧,没什么事,就好久没打电话了。

后来很久大概一两年后我才知道,她在网上花一千八买了只小博美,卖家让她在偏远的高速路口等接小狗等到凌晨3点多,那天很冷,而我不知情。后来这只狗养了3天不到就挂了,卖家完全不理她。

我想那时候她是多需要我啊。

去年也是,为了准备考试,整整一年我都没有和外界联系,包括老家的父母,真是断情绝爱一样,就这样自我修炼了一年,好歹是过了,所有努力都得到了回报。她也没有怪我,从不打扰我。

在我心目中,她一直都是话很多的那种,每次遇见不开心的事,她都能讲出一大堆大道理,去外面玩,都是她去问路,我不敢都是她去处理一些事情。

所以听到她表姐讲她内向,讲她平时不太说话,才恍惚过来,原来活泼的那一面都给了我呀。

25.一天两夜后她终于给我发了条V信,说她没事,等我晚上下班再给我打电话。

她说不想把负面情绪告诉我,因为我是玻璃心,情绪波动特别大,很多事情她容忍得下,我就不一样了,有仇当场就报,无论实力是否允许,先灭了再说,那怕是杀敌一千,自损一万的事情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还说要给我取个名字叫“平头哥”。

我说,受了委屈你不向我倾诉能向谁说?在我的逼问下,她也没说太具体,我简单的复述一遍。

大致就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她父母为她安排了一场相亲局,等她到饭桌发现双方父母都在,她的位置就在男方旁边,一家人都商量好,只要一坐下这场亲事就定了。

男方86年,比我们大8岁,有房有车还开了个什么店,经济稳定,除了房贷还有10几年还清,其它没有负债,离婚过没小灰没说,总之小灰情绪很激动,说:“他顶都秃了,我穿高跟鞋还没我高,肚子就跟快生了一样,我妈这是图什么?图年龄大?图头发少?为我好,什么都是为我好。。。。”

后面她没多说,我猜那顿饭以她的性子直接甩脸就走。我在电话里笑了她半天,说:“不和我说是怕我嘲笑吗?哈哈哈哈。。”她说,这怕什么,只是感觉晦气,不想脏了我耳朵。

然后一起聊起多年以前,那时候我还没有毕业,连20岁都没有,家里慕名来了位媒婆,男方是扎“灵屋”纸人,之类的手艺人,总是还有照片成品给我看。棺材罩子啊,房子,车子,佣人,美女等等,栩栩如生。这手艺却是很好。起先我还不知道,放寒假嘛,跟着一起看的好有趣,媒婆看我那么开心,眼睛都笑成一条线,说可以就定了吧,什么三金还是4金什么的。我笑到一半反应过来,问她:“阿姨,我还小,你不是开玩笑的吧。”她握住我的手说:“不小了,再大一点好的都被别人挑走了。”

我对小灰说,要是那年我同意了,以后见人送礼就问:“你要别墅还是豪车?或者送你几个帅哥也不是不可以。。。”

这次她笑的比我还开心,说我说的好像“陈情令”义城篇里魏无羡使“点睛召将术”那里面的穿针婆婆,我自己也笑了半天。这太逗了,这里不是排斥和瞧不起的意思,只是感慨那时候实在太小,觉得人生才刚刚开始,觉得结婚是件太遥远的事,最后那个媒婆走的时候一脸的不开心说:“人家瞧得起你还未必,那么矮里矮气,还挑起来了。。。”哦,对和大家说一下我的真实净生高只有149.5,现在可能150多了吧,一直没有去量。小灰比我高十几公分。

26.同学群里一同学发来一条砍价链接,沉底的同学群一下子又浮现出来,鬼使神差的点开她们的头像一个个看着,很是触动,很是感慨。发现很多同学都已经是二胎,更别说二婚了。昔日的好友早以不联系,就连莉莉和同桌都杳无音讯。

对于其它人我更想知道的是莉莉的消息,她连同学群都没有进,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是否已经结婚,很想念她,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不过可能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一样。就连V信地址都不是家乡,我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卫校那几年,因为太懂事,一味的节省,导致没有什么志同道合的朋友,该享受的青春都没有享受。即使是自己兼职得来的也不会舍得花在自己身上,恋爱倒是没落下,该失去的早以失去。我常说以前的自己早已经永远的停留在18岁,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到头来都是一场梦,一场空。

执着的,坚持的,热爱的,怀念的,都过去了。没什么遗憾的。

至少还有小灰,不是吗?最近她又消失了很久,信息不回,电话不接,又是那样。

等联系上了我和她说,很不喜欢她这个样子,如果不喜欢,直接说明就行,大可不必一直吊着,对彼此都不好,她说怕那男的告状。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怕的,我早已经和父母说的很明白,我不想结婚,所以别费尽心思给我介绍对象,别触我霉头。

她还是那个相亲对象,她说她烦,看着恶心。

截图我也看了聊天记录,其中有一句印象特别深刻:“灰灰,我好想叫你仙女,以后可以叫你仙女吗?”别说她了,连我都觉得不适,这句话太呛了。七老八十的大叔泡小姑娘的台词,真是聋了耳朵。

27.满纸荒唐言,帖子陆陆续续记了几个月,前面我也没有看,想到什么就进来写点,偶尔一扫发现写的大概都是围着“结婚”来写,说到底还是烦恼了。

既然选择与众不同就要做好万箭穿心的准备,这有什么,加油呀,不怕,还有自己陪着自己呢。不怕不怕。

28.昨晚住隔壁的小姑娘告诉我宿舍有厨房,零零散散住了快两个月的宿舍既然才知道有这件事,这应该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吧。明年灰灰过来我们可以自己做饭,第一健康,第二可以节省不少生活开支。这就是生活啊,柴米油盐酱醋茶。

晚上就很激动,按捺不住想要第一个告诉灰灰,最后还是给忍住了。几天没联系了,最近她应该和相亲对象在一起吧,不然怎么又会跑到她表姐哪里去呢?那个相亲对象就是那一块的啊。

如果她还是想结婚,还是不忍心让父母伤心那么我也全力支持和祝福,毕竟两个女孩子生活在一起需要多大的勇气,更何况我们并不是情侣关系,却同样的要承受周边的口诛笔伐,很残忍,很现实。我也不能那么自私的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29.连梦里都梦见厨房长什么样子,还梦见厨房着火,我还能冷静的去关煤气,却没有力气接水去救火。早上一醒来就迫不及待去看看,是不是梦里的样子。还好并没多大的失望,可天花板踏了一点下来,和梦里一样灰蒙蒙的,可总归是有个厨房,下面把照片贴出来做个纪念。

30.前几天上晚班小区里两位阿姨坐店里闲聊,让我吃了几个大瓜。久久感慨不已。

第一件事是一位90多岁的大爷和一个40多岁的女人在一起。

大爷老来店里买药,很熟悉,那个传说中40多岁的女人我也见过,一直以为是大爷的女儿,知道真相很是意外。

其中一位阿姨讲,他们就住她楼上,有时候大半夜还能听见动静,床摇晃,尖叫什么。

我没告诉她们大爷老来店里买西地那非,有时候趁活动一买十几盒,价格不扉。以前一直以为是前列腺方面的疾病拿这个来治疗呢,哈,在内心默默吃了个大瓜。

听说不止这样,大爷还包了一个阿姨,吃瓜群众们都是从那阿姨嘴里知道的,因为谈好的价格最后缩水,大爷又有新欢什么的,导致那阿姨在大爷门口大骂了好几天。

话说到底,大爷人还是挺和蔼可亲的,人各有志,这也是大爷的本事。

很快的这个话题就跳过了,下一个话题了,其中一阿姨特别激动的说:“你不知道吧,我们这小区无奇不有,什么稀罕的事情都有,我对门还住着一对TXL,呸,真恶心。亏的我之前还老和她们打招呼,我一直以为其中一位是男性,从头到尾没有一点女生装扮,真是可惜了那长头发的小姑娘,真是糟蹋人。”

接下来的话不堪入耳,人家小两口也没有在公共场所做过分的举动,甚至连手都没有牵过,生活的久了,吃瓜群众们一传一二传二的,是非黑白不分都觉得她们是变态,并且表示和她们生活同一个小区都是一种侮辱,一种罪过。

还向我咨询她们是不是病,很耐心的和她们普及这方面的知识,明确告知这是正常生活,不能歧视伤害,国家都认可了,很多国家都是合法的,这没什么的。

可是她们思想并不会因为我而得到改变,刚好我也属于大龄单身,最后阿姨讲:“你不会也喜欢女的吧。”无奈只能笑笑,我都预知到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吃瓜群众在背后戳我脊梁骨的样子。

哈,没什么的,又不吃她们家大米,我好好生活就是。

听说那两个姑娘生活在一起很幸福,两个人在这小区自己买的房子,装修的很少女系,可爱的车,各自工作朝出晚归,我还见过那个“帅哥”很阳光,很市井气,35岁左右。

她从未和长头发姑娘一起过来,也许是在门口等待?或许独自来过,只是我没印象罢了。

很喜欢这种生活。

31.最近很冷,零下八度。冷风刺骨,感觉快被冻没了。

过敏性闭鼻炎简直是要命。

一起对班的女人很不好相处,懒的要死,每一次自己的活都干不完,留一大半给我。真的很生气,昨天下午4点半上班一口气忙到9.30下班,连事情的三分之一还没干完,真是无语。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好吗?老想着要去占别人的便宜。

一次性忙累到了,很快是睡了,却噩梦连连,很是疲惫。

午夜惊醒,无助,各种难受纷沓而来,自始至终都改不了怕鬼这个坏习惯。

好在老天是宽容的,每年只有一个月是有恐惧状态。

说来也奇怪,平时什么事情都没有,一个人住在乡里都不怕,可一旦进入到农历七月,那怕是在我不知几月几日,都会莫名其妙的害怕,天一黑,怕到发抖,就连在床上坐起来的勇气都没有。自己也觉得夸张,但真是 没办法改。生理上还是心里方面的疾病无从得知。

很久没有和小灰说话了,又进入到以前,没有事情不主动联系的状态。

最高纪录整整一年都不联系。

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只要她不想和别人联系,那么就算打一千个电话,发一万条短信她都不会回复。

等想起来回复的时候,最快24小时后,最慢一两个星期后,通常那个时候我已经没什么话好说的了,该说的话,早以过滤在时间里,这样我真的很累。所以安慰自己,一个人一个人不要再去依赖任何人,玻璃心,经不起折腾。

怎样都好,无所谓了。

她说好明年过来我这边的,我知道跨专业真的很难 ,她可能也不喜欢药品。

可当务之急只有这行业是最稳定,我可以带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来,总比那居无定所,毫无稳定之感的工作要好,至少我们这一行,是最轻松最稳定的。

旁敲侧击的询问公司,还招不招实习生?实习生工资多少?多久能实习转正?给的答案都在理想结果之中,我们有宿舍,有厨房有五险一金,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开开心心的跑去和小灰说,结果她逃避了这个话题,我沉默了,没有过多的追问,我知道,她没有一定要来的决心。

不管怎样,还是祝福她安好。只是向我这样的人,不能轻易给我希望,又去无视这个希望,当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否则我会很伤心。没办法,我的记性向来都是最好。

更多好贴,尽在温暖迹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