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隐藏的爱

温暖迹忆 120 2

1

今天,2021年4月11日22时37分,读完了南康白起的《浮生六记》和《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眼泪不知不觉已经模糊了双眼不止一次,他的故事带给我的触动很深,也许是感同身受才能够引起更深的共鸣吧!久久不能平静,眼泪还是会不自觉的流下来,或许会有人说我软弱,说我不够男人。但是,对于内心情感最真实的状态,我是没有办法去控制的,至少当下是不可能控制,这种情感的共鸣,促使我想用同样的方式去记录我和他的故事。

我们对彼此之间的称呼,不是用老婆和老公的称谓,我会叫他哥,或者叫他阳阳,有时也会叫他宝贝。平时在朋友面前,他会介绍我是他的弟弟,并且在与朋友见面之前还会预设一种我们刚相识的场景,或者为了避免这种假设情节,有时会直接介绍我是他亲戚的儿子。阳阳是我用的最多的称呼,从认识他开始到现在,我都一直这么叫,以至于我对阳这个字莫名中形成了一种情感,感觉这个字就是他,可谓是见字如见人。宝贝可以说是很少出现在我们日常交流中了,它是只存在于微信中的词汇,即使彼此再相爱,我们也羞于将它说出口,但我却是无比期待它的出现,每当看到宝贝两个字,我都能感受到心中一股暖流缓缓淌过。

我和阳阳认识是通过某个交友软件,可能是当时的科研压力大或者说欲望大过了理性,我急需一份情感上的慰藉,以抵御我的科研压力和冲动的欲望。在许久未登录的软件上,我宛如一只饿狼一般肆意地寻找着可以饱餐一顿的猎物,手指最后停在了一个页面上,一个昵称叫快乐蓝天下的人,吸引了我的注意,点进主页,查看了他的相关资料,178cm,63kg。

我想着如果资料真实,身材应该不会太差,便迫不及待点开了聊天模式,“你好,想和你成为朋友,可以吗。”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他回复:“可以。”此时,我心中是有点小激动的,看到消息就立马说道:“可以看看你吗?”“好”他回道。我们相互交换了照片,都是秒图(可能大多数人害怕别有用心的人拿自己照片大做文章,或者不愿意完全曝光自己在阳光下)。在圈子中的人,一般不会过多的去了解一个人的内在世界,大概都是一眼万年,合适就继续聊,不喜欢也就止步于此,当然我们也逃不脱这种俗气。短短的几秒时间,我意犹未尽,如果说颜值可以分段位的话,他应该能达到星耀的水平。脸部线条棱角分明,五官立体,身材匀称,配合着斜向上的痞笑,尽显阳光之气。我愣了一下,缓神回道:“你真帅,可以加你微信吗,我软件不经常在线,以后方便交流。”他告诉了我手机号,让我加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划出页面就去微信添加好友了,不一会儿,他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

“我叫焕辰,很高兴认识你”我主动说道。

“君阳,可以叫我阳阳。”

“你是上班还是上学?”

“上班,你呢?”他的回复总是透着一种高冷,简洁而没有温度。

“我在读研,今年研二,就在附近的这所大学”,我认真的像个小学生一样。

“嗯嗯”,聊天随着这两个字的落下,随之也画上了句号。

2

彼此之间,几天也没有联系,我想着他可能不喜欢我这种类型,我是属于比较显小的长相,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好看,甚至对自己的外貌有些自卑,但也会听到周围人夸我说,长的好看,一般都当这些话是客套,也就不当回事。

星期五的晚上,他突然发消息过来:“吃饭了吗,要不要出来喝两杯。”

看到消息后,我问道:“几个人,我不太能喝,可以陪你喝一点点。”在喝酒这方面,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研一刚入学时,教研室为了欢迎新生,师兄师姐们会组织一次聚餐,这也是教研室一直以来的传统,既可以增进之间的了解,也可以测试一下这帮小鲜肉们的酒量。不测不知道,一测两瓶啤,这也使得我对自己的酒量有了更加精准的衡量。

“和一个同事,你不能喝就算了,可能会到凌晨三四点吧!”

“那算了吧,我怕自己去了会扫你们的兴”,听到凌晨三四点,我惊呆了,这怕不是一个酒缸吧!

“嗯,那你早点休息吧,晚安”,听到晚安这两个字,心上好像突然被烙了一下,阵阵发烫,因为前不久刚了解到晚安是我爱你的拼音缩写。

“不要喝得太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回去注意安全”,虽然知道会喝到凌晨三四点,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关心一下。

在聊完之后,我就带着他的问候,深深地睡去了。第二天,像往常一样,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机,打开手机,有一条凌晨4点13分发来的微信消息:“刚喝完酒,好难受,想抱抱你。”

看着这几个字,我盯了好一会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如果不是为了生活,谁愿意活的如此狼狈。

“辛苦啦,今天好好休息一下,起来记得喝点粥养养胃”,我叮嘱道。

下午一两点的时候,他回复我:“嗯嗯,现在好多了。”

晚上处理完实验,早早回到了宿舍,找到他的微信,“你平时玩游戏吗,王者荣耀。”

“很久没玩了,你要玩吗,可以陪你。”

“嗯嗯,我在微信区,我邀你吧”,我快速回复。

已经忘记用的哪个英雄了,只记得他的手游技术还是挺菜(哈哈,他看到应该会找我峡谷solo),赢一局输一局,周而复始,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才互道晚安,然后睡去。

3

星期天,由于刚下过雨,有一点凉,中午在食堂吃过饭闲来无事,找到我哥的微信,便想要聊一聊。

“今天休息吗,在干嘛?”

消息发出没多久,他回复:“今天休息,脑壳疼,你呢?”

“是不是着凉了,吃点药,我也休息”,我想着天气比较冷,可能是感冒了,所以想叮嘱他吃药。

“没有生病,就是公司里的事。”

“哦,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之前聊了也有一周时间了,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他的职业。想着要经常喝酒应酬,应该是销售之类的吧!

“卖人的。”

短短的三个字,令我心里一震,莫非是传销或者人贩子?应该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反正不是什么正经工作。唉~这么多天的努力维护,看来是要打水漂了。“卖人?传销还是贩人?”如果真是这两种之一的话,那我肯定是要报警的,说不定还能做成一件好事,救人于水火。

“哈哈,是人力资源”,他解释道。

想了想,人力好像确实是在卖人,心里的结瞬间就解开了,也庆幸还好不是,不过想想如果真是那两种工作,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在做些违法的事”,我立马回道。

“想抱抱你”,画风突然一转,他说道。

难道又是YP的吗?也没聊几天吧,怎么就要这要那的。不过,最近压力确实挺大的,课题已经做了有半年了,一点进展都没有,相对于期望来说,人生最难的莫过于绝望。既然压力已经这么大了,那不如就放松一下,何况还是个颜值在线的男人。

“那我晚上去找你,我开房吧!”

“你没毕业,我来吧,在我家附近”,他定好酒店以后告诉了我地址,让我晚上过去。

晚上七点,我背上书包准备出发了,说实话心里是特别紧张的,毕竟才聊了没几天,我真的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坏人。临走前告诉舍友,我晚上不回来了,在广场附近,也是怕自己会出事,所以让室友知道自己大概在哪个位置,到时候要真失踪了,也有助于缩小搜索范围。

为了见面,我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来收拾自己,在镜子前将头发来回吹了三遍,然后打上发蜡和定型,衣服也是瘫了一桌子,挨个换了一遍。在明眼人看来,这指定是要去约会的。

出门坐上公交,走了有三站路的距离,步行到了酒店门口。

“我到了,你在哪呢?”我发微信问他。

附近的人流量不是很大,可能是天比较冷的原因吧,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过往的人和马路上行走的车。偶尔有人进入酒店,我都会格外关注一下,之前有进去一个略微秃顶和一个稍胖的中年男人,我在心中默念千万不要是他们,可千万别是他们呀!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收到了他的消息:“我在酒店大厅,你在哪呢?”哦?我没看到有稍微年轻一点的男生进去啊,难道真是那两人中的一个?神呐,我在纠结是直接逃跑呢,还是赌一把。

更多好贴,尽在温暖迹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