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归去的燕子,回不来的孩子

天涯银河 21786 1778

  
楼主荣获 2020天涯论坛年度十大作者 
  
《归去的燕子回不来的孩子》
荣获2020天涯论坛年度十大佳作
     

一楼给涯叔

呃,想来想去,还是写完了再发上来吧。

散了吧,散了吧,孩子们,嘻嘻,

估计要十天以后呢

也可能是二十天以后

我曾经爱在很多网站上留下足迹,年少时幻想,一炮而红。

我曾经试着极尽所能夸赞自己,展示自己。

我甚至到处投稿

我四处奔走。

我爱的华丽终究开始褪色

露出了骨头上的铭文

这又是一篇农村人在城市挣扎的短篇小说,不同的是,这一篇的终点

日新月异的家乡,让你我迷失。冰冷的高楼冰冷,没有欢呼。

我是恋土派,爱幻想,谨以此文送给爱生活,爱幻想的朋友

主任是恋土派,我也是……来支持一个。

主任今天没在家……

主任,你热爱生活去啦!

支持楼主,待更。

前门是山,后院是山,燕子一左一右的背起花背篓,轻轻的拨了拨凌乱的刘海,粉嫩的嘴角欣慰的往上翘了起来。

这个清晨和昨天没什么不同呢。

瘸脚老公鸡站在高高的核桃树上,懒狗儿四脚朝天的伸着懒腰,猪儿欢快的吃食声在猪圈里此起彼伏,花猫儿呼噜呼噜的蹭着裤脚管儿,蹭的燕子忍不住弯腰一下一下的挠着它的下巴。

“燕子啊,还没走呢?你妈妈在地里要等着急了。”后院的劈柴声突然中断,间歇里阿爸疑惑的粗嗓子大声的回响在山间。

“哎——我这就去了。”燕子嗔怪的点了点花猫的花脑壳,欢快的往山上走去。

山间的浓雾呼呼的打着滚儿,好似昨晚电视里喷薄的火车头,燕子边走边看,看的痴了,脸上满是微笑的向往。

那部电视剧拍的有好些年头了,演员穿的衣服应该还是上上个世纪的老古董,灰扑扑的款式老旧。虽然这部电视剧已经播了好多次了,可每次看到那滚滚的火车,汹涌拥挤的人潮,以及男女主角依依不舍的分别,燕子总会感动到哽咽。

柳哥这一走,不会再回来了,莺妹,可不要弄丢了你今生的爱人呀!那一刻,燕子觉得自己仿佛和女主角一起,不顾一切的追逐着那停不下来的火车。火车呜呜哀鸣,而自己脚步踉跄,只是无能为力的看着远方的浓烟。

唉,如果我是莺妹,是跟着柳哥浪迹天涯,还是独自在城里消磨半世繁华?

燕子掐了一只高傲的狗尾巴草,使劲抽打着山路边褐色的金银花花萼。

还真没法确定呢,毕竟我不是莺妹,一向开朗的燕子,罕见的皱起了眉头。

她抬头看向左边的山洼,那里面常年积存着雨水,是过去家里的吃水井。自从村里修了大水井,这口小井便重新恢复了平静。从它周围散落的鸟羽看,它应该是再度被鸟兽霸占了,只见井上的山雀放肆的嚷着,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口井的主人。

燕子放下背篓,走上井口,狭小的井里顿时被燕子清秀的脸庞占据了。

唉,瞧我这素净的脸。听说大城市里的女孩子化妆呢,我得多土?燕子不悦的抿着嘴,仔细的在井里照着,只片刻,无邪的微笑却又爬上了她的嘴角。

愁什么来?村里的人都说,我的底子好呢,化妆以后定不会输给谁。

燕子蹦蹦跳跳的颠像自家的山田,母亲的身影很远,抱怨声却响的惊人。

“这傻丫头,一天天的傻笑什么来?做事也没个定心盘,人也缺点心眼。整天闹着出门打工,出门打工,像你这样的傻姑娘啊,一出门便要被人骗了的!”

“我又没钱,坏人能骗我啥子?”燕子读书的时候成绩不差,可妈妈却成天的说自己傻,燕子就不服气了。

“骗你的身子啊,傻丫头!”妈妈气愤的嚷着,刨地的锄头也越发的用力了,

“妈妈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没什么心眼……唉,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但是妈妈这么多年一直被夫家瞧不起,不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没提防坏人吗?你这傻丫头,比我以前还要傻,我看你啊,以后有的吃苦了!”

燕子愣住了,她轻轻捻着肩膀上的麻花辫,陷入了沉思。

吃苦,燕子不怕,燕子也没概念,可是一想到被骗,燕子还是挺担忧的。

“遇到真心喜欢的,就在一起一辈子……”燕子试探的嘟囔着。

“傻丫头,傻傻傻!”妈妈大口的吐着唾沫,“男人都是王八蛋,玩完了就算!呸呸呸!燕子,你想出门打工,妈妈不拦你,只要你应承妈妈一件事就行。”

“啥子?”

“听你爸爸的,乖乖的在老家把婚事定下来。相个好人家,三媒六保,再让男方把订婚彩礼出了,这就再没后顾之忧了,妈妈也放心了。”

妈妈一把搂过惊慌失措的燕子,

“燕子,妈妈不是刁蛮,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女人,最宝贵的就是贞洁,你现在有贞洁,就有价钱,你要是在外面失了身子,就掉了价钱,以后回到了村里,还有哪个会真心娶你?哪个会好好待你?妈妈是过来人,吃过亏的,不会害你!最多,来相亲的男孩子里,妈让你自己挑,你做主,这总行了吧!”

眼前的山渐渐不像山,云也不像云了,燕子嘴像鱼一般一张一合,倒像掉进了井里。

“燕子,你还小,你以后会明白,会感谢妈的!咱们女人的命啊,幸福啊,都在男人的手里攥着呢。”

“什么感情都是假的,体面的出嫁才是真的。”

“感情不能当饭吃,感情可以慢慢培养。过日子,得靠男人挣钱养着你呢。”

……

妈妈唠叨的话语好似蜂儿嗡嗡不停,燕子低着头,紧紧的抓着辫子。

“燕子,”看着蜷缩的燕子,妈妈放下锄头走了过来,

“听话,啊。”

“嗯,妈妈。”燕子笑着迎了上去,“我晓得,你和爸爸都为我好呢。”

  • 利乐猫 2020-12-07 22:44

    燕子的妈妈是个吃过苦的人,而且说的话,其实基本都在理~!

  • 三桥治保主任 楼主: 2020-12-08 07:19

    评论 利乐猫:利先生说的对,燕子太天真了

一个朴实可爱的燕子出来了,母亲的担忧不无道理,但愿这个无良的世界不要让她的澄澈的眼神蒙尘。

铁台炉上的水滚了,满屋子都是咕嘟咕嘟的蒸汽。

坐在上首的是大姑桂兰,村里有名的快嘴。她那喜庆的脸上堆着笑容,粗壮的食指翘着,遥指着下首的小伙子,

“瞧瞧吧,弟弟,弟妹,瞧老姐姐给你们带来的这人,可还配的上咱家的燕子?”

这小伙子也机灵,大姑的眼神刚到,他立马挺直了胸脯,好似选秀佳丽被点到名的那么骄傲。只不过,相比腰似扶柳,体态轻盈的美女,这小伙子脖颈如猪,背宽似熊,糟鼻糜肿,喘息如牛。

“小伙子长得倒是壮实呢,穿的也撑头,我们夫妻两个……是没话说的。就是不知道燕子她……”邵东根和刘芳芝交换了一个眼神,刘芳芝担忧的看向角落里拧着眉头的燕子,

“就是不知道燕子同意不同意了。”

燕子就这么垂着眼睑,不愿说话。

“弟妹,呵呵,难不成我们一屋子大人就干等着小丫头片子拿主意呐?那也不是个事。你两位不如先听听老姐姐的心里话,再做安排嘛。”邵桂兰大喇喇的走到了堂屋中间,天干燥,水泥地上大片的尘土扬了起来,众人的眼睛不由得都被她吸引了过去。

“呵呵呵,你们瞧瞧这棒小伙,壮的像座山哩,”邵桂兰掩嘴笑着,款款走近小伙,“啪啪”拍在他的背上,“这身材好啊,左右挑不出毛病,姊妹,说句不客气的话,咱们庄户家的儿子绝养不到这般好的。”

众人都被邵桂兰逗的笑了,她也越发得意了,卖弄似的舞动着手上那方水红镶金边绣牡丹的大手帕,

“亲姊妹,咱们都是自家人,老姐姐我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这村子里就数咱们邵姓的精明老到,不像那些个不晓事体的浑人。这嫁女儿,顶顶要紧的是啥子?还不是咱闺女的幸福吗?咱们做父母的,还不是见不得女儿下半辈子吃苦,所以才要费心费力的张罗相亲,不辞辛苦的把关,擦亮了双眼盯到起。

现在外面的小伙子,相貌是个顶个的秀气了,可是老姐姐我走访过以后就一个字——呸,我一个也看不上!你们说说,那些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除了成天的甜言蜜语,膀子上没有半两力气,这过起日子来,能起个么子作用?

姊妹啊,老姐姐我今天要不是真心为了燕子——你们知道吗?我今天带来的这个小伙子可大有身份。他的爸爸你们晓得是哪个?宦盘山!那老板家产海一样大——还需要我多说吗?这十里八乡谁不认识他。前几天我去到他宦府,那大别墅把我绕的,乖乖,我一泡老尿硬是没憋住,漏在了裆里,哎哟喂呀,真是羞煞个活先人。”

“哦哟,这是宦盘山家的公子啊。”邵东根憨笑着向宦军递了根烟,看着邵东根手里的玉溪烟盒,宦军接过烟随手丢在了身边茶几上的瓜子盘上。

刘芳芝也咋舌不已,她侧过头欣慰的看向燕子,“这说起来就真是缘分了。军儿在市里那么忙的事业,平日里也没打过照面,无端端就看上了我家的燕子呢。”

“我姊妹说的太对了,这天底下那么多的喜事,桩桩都是上天的缘分在牵着哩。”邵桂兰拈着手帕,把一阵阵香风扇向下首。

“嘿嘿,前几天听旁人说燕子多俊多美,我还将信将疑呢,今天这一相啊——啧啧,我也开始相信缘分了。”宦军云豹一般紧紧盯着燕子雪一般的脖子,舔着湿润的嘴唇,毫不留情的扫视着燕子饱满的胸脯,胡蜂一般的腰肢。

“不是我自夸,我家的生意是真的忙。镇上的几家厂子,二十四小时运转,几百个工人跟着我宦家吃饭,光是每年的工人工资,就得开出上千万。在市里,我家都不用招待所,常年在四星级大酒店挂着账单,年底一并算账!平时我爸让我采购家里的烟酒,但是我心里根本就算不清那数目——谁知道是五千箱,还是一万箱?反正用完了我就去超市提,难道谁还怕我付不起吗?哈哈哈。”

他伸出左脚,不屑的踢了踢脚边的几个箱子,

“今天来的匆忙,没好好准备。这是我随便在后备箱里拿的两箱烟酒,普普通通,不上档次,先给岳父大人吃着玩玩吧。你放心,一旦定下了日子,就凭我们宦家的面子,我保证礼物多到你这小屋子放不下!”

邵桂兰把礼物提到了八仙桌上,邵东根看了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军儿太客气了。咱们还没结成亲家呢,这么名贵的烟酒我可不能收。”

“哎,不要推来推去,给你就收下呗,不过是晚辈的一点孝心。”宦军自己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点上,

“我爸爸今天有笔大生意去了省城,所以今天没有来——他一向也不爱管我的私事,只要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我点了头,基本上这事就定下了。”

“清白,我家燕子绝对清清白白。”刘芳芝忙不迭的补充道。

“那行,这彩礼钱……”

“我不嫁给他!”燕子再也忍无可忍了,她甩手冲出了大门,两只辫梢好似翻飞的蝴蝶,把屋子里几双错愕的眼睛远远丢在身后。

“要嫁你们嫁好了,我死也不跟他订婚,死也不!”

  • 利乐猫 2020-12-07 22:48

    燕子的这份叛逆,定是在之前接触过什么,思想早已不在这个层面了~!

  • 三桥治保主任 楼主: 2020-12-08 08:40

    评论 利乐猫:是的,她和山里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一只轻盈灵透的燕子要陷入污泥谭了,问好主任。

支持主任新作。

@三桥治保主任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主人打算让纯洁可爱的燕子嫁给宦军吗?我不同意啊……

主任打算让纯洁可爱的燕子嫁给宦军吗?我不同意啊……

@葡萄牙月桂 2020-10-26 17:05:44

多产作家啊!膜拜啊!

-----------------------------

谢月桂的表扬,应该说挖坑不倦(偷笑)

燕子身材修长匀称,从小就是班上的运动健将,在这葱茏大山里,她一旦撒开脚丫子,任何人也休想撵上。

燕子也是家里出了名的犟脾气。虽然燕子看上去是那么瘦弱,纤细如竹的臂膀,连着钢筋一般的锁骨,可她满肚子的执拗就好像硬要在岩架上舐盐的峭壁山羊。即使平地里有大片的盐井,即使那岩壁只能容下它半只蹄尖,即使呼啸的山风把它的被毛吹的犹如单薄的蓑衣,它的四蹄始终只会听命于自己固执的脑瓜,一步步的往上攀去。

燕子这一跑,邵东根脸上再怎么不快,也没有一点办法。

他“哐”一声打开台炉盖儿,叹着气把半截烟头囫囵塞了进去,

“军儿,烟酒你拿回去吧。燕子跑了,谁知道她么子时候回来?”

“这……”宦军没有伸手,他还没有死心,

“岳父大人,您瞧,燕子总是要回家的吧?我在这等会儿吧,等晚点儿……”

邵东根没有理他,只是垂头丧气的去柴房拿锄头。

屋子里这会儿静悄悄的有些瘆人,宦军漫无目的的东看西看,如坐针毡,刘芳芝终于忍不住出来劝解:“军儿,听婶儿的话,回去吧。你莫再等喽,燕子这丫头固执的很,她刚才没同意的话,以后也不会同意的。”

“哎哟哎哟,我说军儿啊,你那么痴情做啥子哟?”邵桂兰跺着脚一脸气愤,

“燕子跑就跑了嘛,不过是个不懂礼貌的野丫头,我再帮你寻一个更好的姑娘去!只要大庙不倒,跑了和尚还有道士哩!不就一场法事吗,挑着成担的施舍,还怕寻不着一个念经的师傅?”

眼下好歹是自家不占理,虽然邵桂兰的话里带刺,刘芳芝也只得竖起耳朵听到起。

“孃孃,不怪燕子,你莫那么说嘛。”宦军不好意思的抓着后脑壳,

“我不是傻瓜,我晓得,我就是这张脸生的不招人喜欢,人也胖到馕糠。但是我也没得办法沙,哪个叫我往年子管不住嘴咧?”

宦军这种养尊处优的富二代,照道理来说这会儿应该比常人更气,可他此刻说出来的话却没有失了礼貌,这一点倒让刘芳芝始料未及。

“这拎出来的礼物不兴再往家拿了,燕子妈妈,我请你先替燕子老汉收下了,我有一件事求你。”宦军弓着腰,脸上却越发诚恳了。

“燕子老汉是个倔家伙,东西你拿回去,我可不敢替他做主!军儿,有事你说,能帮忙的我一定帮。”

宦军拿出手机,胡乱划拉了几下,恭敬的放到了刘芳芝的面前。

“燕子妈妈,你瞧,这人是我的表弟,于剑,他也喜欢燕子很久了。我们弟兄两个交情很好,他今天本来是要来你家看看的,可是听说我来了,他怕抢了我的风头,所以……”

照片里的小伙子很英俊,浓眉星目,薄唇皓齿,戴着书生气很重的黑框眼镜,笑起来好似雪岭的日光那么暖人。

“我表弟家里不是做生意的,他爸爸是镇委副书记,他大学毕业以后在镇派出所做民警。他家没有我家那么有钱,但是他在县城也有房有车,你要是觉得他不错,我一个电话,他明天就会赶过来相亲。”

其实这会儿的几句说话刘芳芝看出来了,宦军这孩子也挺不错的,虽然刚才有点前倨后恭,可他毕竟才二十出头啊!燕子跑了,邵东根上了山,刘芳芝肚子里装着满满的懊悔,却没处宣泄。

“军儿,东西你拿回去,啊,不然燕子老汉要跟我红脸呢!我没有那么势利,我家相亲主要还是看人的,可不是非要找那种大老板。燕子是我没有管较好,没有礼貌,我先向你赔个不是。唉,其实燕子今天是第一次相亲,这个心里上啊,多少有点接受不来,军儿,你得理解她呀。要是有空的话啊,把你表弟带过来玩玩呀,军儿。对了,你也是个好孩子,要有时间的话也过来看看,我好好劝劝燕子。”

兴许是家里教的好罢。二十岁的年纪,村里其他的小公鸡们还在成天踩着摩托,染着黄毛,三个五个在镇上闹腾,成宿成宿的不回家。而同样的岁数,宦军这孩子,却已经在帮家里打点生意了,和长辈交谈有理有道的,这就是家庭条件所造成的差距。

日上三竿,宦军拍了拍腿上的灰尘,这就要打道回府。狗儿被他的脚步声惊住了,一个激灵挣扎了起来,警惕的跟在他后面东嗅西嗅。

刘芳芝站在门框边,目送宦军一步三晃的向坝子上走去。在坝子空地上,一辆黑色奔驰汽车反射着耀眼的日光,矮胖的司机闲站着,憨笑着等在驾驶室外面。看到宦军走近,他摘了墨镜,哈着腰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你莫走!”一声清脆如夜莺的呤叫,不知何时,燕子折返了回来,俏生生的站在山隘口。

宦军喜出望外,屁颠屁颠的往坎子下跑来,那皮球般的肚子跳跃着,滑稽的步子像极了熊瞎子偷拔了两株玉米杆,只乐的左摇右摆。

宦军三两步奔到了山隘口,吃力的喘着气,

“燕子,燕子,你和我……”

“你叫他也过来,”燕子朝司机努着嘴,“那个开车的。”

“带上他做啥子?”宦军如老牛一般,勾着头看着坝子上,司机赵立正在替自己高兴呢,那嘴咧的像个月牙儿。

“你就莫问了嘛,叫你喊你就喊。”

燕子跺着脚,气鼓鼓的往家走去。

刚才在山上跑了一阵,燕子看到了幺爸夹着一个纸盒盒儿往村口走去,纸盒不大,但是幺爸拿的格外小心。

“幺爸,这盒盒子里装的啥子?”

“哦,是大乖生的娃儿,断奶了,养不得了,我去村口丢了它。”

大乖是幺爸家的老母狗,尾巴翘在天上,年年都要整出两胎小东西,嗷嗷乱叫。

燕子打开纸盒子,里面的小狗什么花色都有,有一只是燕子最喜欢的”白脚抱月”,叫的最是稚嫩。

“刚断奶,幺爸,不能再养几天吗?”燕子心疼了。

“那不能再留着了。这些东西正要长身体呢,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你看大乖给他们啃的,瘦的像条柴火杆子。”

“难道就没有感情吗?这么急着送走……”燕子可怜巴巴的趴在纸盒子口,小狗也不叫唤了,瞪着黑漆漆的眼睛,直直的往上看着。

“好嘛好嘛,丢就丢了嘛!”燕子使劲一跺脚,又撒丫子往家跑去,只把个诧异的幺爸留在村口。

女大不中留,不就是这件事吗?一路上,燕子眼里噙着泪,早嫁晚嫁,早晚是给我估个价钱!他们守了十几年,想守一个高价,我偏偏不让他们称心如意。

“你,就你,你怕他做啥子?进来呀!”司机站在门口,他一脸畏惧的看着宦军,燕子见了气不打一处来。

“让你进你就进吧。”宦军不知道燕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的司机,狗一样的人,燕子还能看上他是咋滴。

女大不中留,不就是这件事吗?一路上,燕子眼里噙着泪,早嫁晚嫁,早晚是给我估个价钱!他们守了十几年,想守一个高价,我偏偏不让他们称心如意。

女子的尊严还是没有,燕子这是维护自己呢,唉!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银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