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祭人》悬疑、探险、惊秫、推理故事。讲出一段尘封已久的涉

莲蓬鬼话 47644 406

《鬼祭人》本年度最佳悬疑、探险、惊秫、推理故事。讲出一段尘封已久的涉及核内幕的往事。

鬼祭人1 骷髅血咒

题外话

鬼祭人,也叫鬼祭祀。在我们这疙瘩有着这样一种说法:说的是有人要是晚上经过树林或者是河沟、坟地、土包什么的,要是有人不见了,或是突然暴毙死亡,但是在远处或是周围,却能真切的听见那个人爽朗的声音异常诡异。

按照老人的说法,这个人就是被“鬼”祭祀了,除非把鬼收了或是超度才行。不然,这个人想要转世轮回都很难。否则,他将是要化成厉鬼,来再次索命寻找替身的。

这在我们那疙瘩被传为:“夜路莫要走,慎防鬼祭祀”。

同时,这也是一句忌语。

我现在和大家说的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发生在长白山脚下一个叫做宋屯地方的事。这事发生在我佬爷这辈人身上,当然,至于事情的始末我是在父亲的嘴里听说的。

父亲说,那年月伴随着一首: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歌曲在宇宙中唱响大江两岸,全世界都在瞩目的同时,有这么一天,屯子里来了二十多个红卫兵,这些红卫兵在所谓的除四旧高潮引导下,砸了屯子里唯一一个郭家老店后,就吵吵着要进山去烧落凤坡的一座塔。

这座塔叫做落凤塔,修建在落凤坡的山崖上。只是令人诧异的是,关于这座塔的来历,屯子里的人谁也说不上个子卯寅丑来。只知道是从有我们这个屯子里的人起,已经存在这了。至于这塔是谁修建的,那就无从考究了。

塔是塔,可这塔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了,里面非但没有任何人看护不说,还时不时的从这个塔里面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声。我曾经问过父亲,这座塔破败也就算了,没有人怎么还会发出瘆人的叫声。

父亲跟我说,我的儿啊,那座塔也许不是塔啊,老辈人时常说,那可能是一座哪位高僧施了法的镇魂塔。就我们屯子里面的人进山打猎,对于那落凤坡都是禁地,谁敢去。

“镇魂塔。”

“是啊。”父亲答道。

我记得当时我小心翼翼的问:“里面是鬼魂吗?”

父亲悠然的点点头。

我一笑说,怎么可能呢?卫星都升空了,证实嫦娥奔月都是假的,你说这镇魂塔还能是真的。

父亲看着我,悠悠道:“科学。科学就能解释一切吗。有很多的事情科学是解释不了的。”

我点点头,若有所思,因为在我的身边毕竟是有很多事情科学是解释不了的。然后问父亲后来呢。

父亲说,那些红卫兵非要进山烧塔不可,你佬爷就出来阻拦了,因为你佬爷当时是这个屯子的屯长啊,他怕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红卫兵真的烧了塔,惹出什么事端来,那可就不妙了。可这些红卫兵非但没有听进去,还把你佬爷痛打了一顿,并说也就看在你是贫农的份上,不然你也要关进牛棚不可。你佬爷被他们打的不轻啊,但他那性格倔强,还是劝阻说:“你们不要去啊,会受诅咒的。那里,对于人们来说,是一个禁区啊。”

我问父亲,是什么诅咒?

父亲说,老人们的传言,进塔者死,殃及三代。

“是真的吗?”

父亲摇摇头,说不知道。反正你佬爷不是进去过吗,他后来不是就去世了吗?我点点头,问我爷爷是怎么进去的,他明明知道有诅咒,怎么还去啊。

父亲继续道:“你佬爷被红卫兵打了,说出了诅咒的事情。那些红卫兵嗤之以鼻,说现在是除四旧时期,你还敢说这些子虚乌有的事,你这是反抗党,反抗新社会。你呀还是忘不了这些旧时期的牛鬼蛇神。带头的这个红卫兵说完,招呼那些红卫兵,又把姥爷打了一顿。这回的佬爷是话也说不出来了,那些红卫兵们便就手里提着汽油灯,进山了。

佬爷被搀扶回了家,好玄乎没有死去。

可那些红卫兵们进山后一天没有消息,第二天也没有,第三天还是。按道理进山到落凤坡一两天的路程也就足已,可这都三天了,音信皆无。

于是,佬爷便和屯子里面的人们渐渐的开始怀疑起那个诅咒的真实性。谁知道可就在第四天头上,人们还在熟睡时,从山里面慌慌张张疯疯癫癫的跑出来一名红卫兵,这名红卫兵边跑边喊道:“骷髅,骷髅,全是骷髅啊,人都死了,都死了。”

等屯子里面的人们听见声音,穿上衣服跑出来时,大家借着马灯的灯光一看跑下山的这名红卫兵已是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只剩下一口气在看到屯子里面的人后说道:“有鬼,有鬼,全是鬼啊。”

屯子里面的人们顿时慌了,纷纷跑到佬爷家让佬爷拿主意,问佬爷怎么办?甚至有一些胆小的已是跑回家收拾东西准备搬迁了。

佬爷说,还能怎么办,赶紧骑马去公安局报案啊。

天亮时,公安局来了五辆侧轮摩托车一行十五人,这些人了解了大概情况后,也是不相信塔是镇魂塔,有诅咒的这回事,甚至说屯子里面的人都迂腐、胆小。当天他们就仗着手里有武器,在村里借了三条狗,器宇轩昂的进山了。

谁知道他们这一进山,竟然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尸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在屯子的后山上被人发现了。听那些看过尸体的人说,他们的那个惨样,就不要提了,人无人样,狗无狗样,整个一个雪球球,而且是血肉模糊的血球球。

这一下子整个市里都炸开锅了,最后,军队不得不出面了。父亲说好像出动了一个连的人。这个连长对于他们的前车之鉴还是有所忌惮的,特意请了几个有威望的道士,并找佬爷作为他们的向导,这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进山了。

我问父亲,你们怎么不拦着点佬爷,不让他去不就完事了。

我那时候十四五岁,整天围着父亲让他给我讲睡前故事,父亲便把关于佬爷他们屯子里面的真事讲给我听了。父亲慈祥的摸着我的头说:“那年月,人人都争当社会主义螺丝刀,你佬爷要是能选择不去的话,他还能去。”

我似懂非懂的看着父亲,“是不是要是佬爷不去,就像红卫兵说的,佬爷要被改造的。”

父亲说,你长大了也就会明白那一段历史的。

这一连的兵马进去了四五天,如同石沉大海一样也是音信全无。就在屯子里面的人搬迁的搬迁,走的走,所剩无几时佬爷在一个早晨和那名红卫兵一样,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倒在了家门口。

姥姥和母亲哭的是死去活来。佬爷好像回光返照一样用低沉的语气说,你们都快搬走吧,去投奔在鞍山的我大哥。这地方,你们千万不要再来了,这里的确不干净。

姥姥点着头,说知道,知道。姥姥一个农家妇女,眼看着姥爷不行了,也没有别的主意,就是一个劲的哭。

佬爷最后有气无力的把目光投到他唯一的一个女儿,也就是我母亲的身上。泪光滢滢道:“是爹不好,大闺女啊,爹好像把你也连累了。”

母亲握着姥爷的手,哭的是死去活来:“不,不。爹爹,你不会有事的。”

姥爷虚弱的摇摇头,“没有用的,塔的诅咒我们不能当儿戏。眼下,你们尽快的离开这里看看能不能扭转一下局面。”

姥爷死了,姥姥带着母亲搬迁鞍山后终于还是没有能逃过落凤塔的诅咒。她也死了。她是在一次搞科研野外勘察时遇到了雪崩,全队数十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关于这个诅咒:“进塔者死,殃及三代。”看来真是应验了。

而我,则是这个家族继姥爷、母亲后的第三代了。要是咒语真的再次应验的话,我想我将要也步他们的后尘。

同时呢,我也为那些在此事件中死去的红卫兵,公安局的同志,解放军同志们等等吧,大大的不值,你们为什么就那么任性?为什么不相信老辈人的传言而白白的搭了一条性命呢?

想到诅咒,我顿时整个人就酥了,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会死吗?我不知道。眼前的各位朋友们呢,你们觉得呢?我想跟你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要是有什么破解的方法,不妨告诉我,帮我度过难关吧。就算你们把这句话当成遗言,我也不介意。

第一章 死的第四个女朋友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号,西方人的平安夜。

我和女朋友约好要在轩辕阁迪吧参加他们举办的跨年化妆晚会。现在是晚上六点,我吃过晚饭后给女朋友打去了电话。

电话里我问她戴什么样的面具,她矫性的说不告诉我,到了里面让我自己找。

我说:“那怎么找,迪吧里面那么多的人。”

“就是要这种感觉,我倒要看看你对我的了解有多少。”对于此话我彻底的无语了,况且你也不想想,那么大的迪吧,好几百人都在里面,你让我怎么找啊。

我紧皱了眉头,可也没有办法,只好由她任性来吧。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这一放纵,却造成了我再一次的终身遗憾?????

大概是在晚上九点五十的时候,我到了迪吧里面。里面已是人山人海,人们带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在音乐和金属的撞击下翩翩起舞,扭动腰肢,尽情的展现夜生活的多姿多彩。

一开始,我有些不适应,在我慢慢地适应之后,我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灰太狼面具,和里面众多的面具友混在了一起,耳朵随着摇摆哥的音乐身不由己的舞动起来。

我跳得正有些欢,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我打开一看,是女朋友发来的短信,她问我到了没有,我好害怕。

我暗笑了一下,回:到了,你怕什么?你戴的什么面具,我找你半天了,看不出来啊?

“有鬼,有一个鬼骷髅的面具好像跟着我。”

“这么多的人,戴着那些恐怖各异的面具你是不是害怕了,没想到你的胆子那么小。”我给她发了过去,不禁笑出来,同时还有些暗暗窃喜。

“不是啊,他的面具好像不是塑料和橡胶做的,倒好像头和面具是连在一起的,在他的身边我总能感觉到有一种幽冷恐怖的气息存在。”

“是吗?是什么面具?”我有点紧张。因为我比较了解我的女朋友,她一直都是胆大包天的人,有一回半夜两三点她梦到了去世的父亲说没有钱花了,她立刻就起床带着印有冥府通用的冥币去坟墓里祭奠,换平常人,谁敢。

她用短信给我发过来鬼骷髅三个字样。

“鬼骷髅。”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鬼骷髅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可一时情急我又想不起来了。同时,我也预感到这可能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我立刻给她打去了电话,电话明明是接通了的,可就是听不清在电话那头的她说个什么。我大声咆哮着问:菲,你在哪?在哪?

电话里始终传出来的是迪吧里鼓吵的音乐伴随着金属的撞击声。我歇斯里地的大声喊道:你去厕所,去厕所啊。

焦急之中,手机我也没有挂断,而是放在耳朵旁边,身子急急忙忙朝厕所走去。就在我走进厕所走廊的那一瞬间,我耳朵里传进来一声锐利的尖叫声。

怎么,难道女朋友出事了?!顿时我三步并做两步奔进厕所,同时就看到有几个女孩受惊吓着和我擦肩而过外,并无旁人。而地上,则是女朋友惊恐的倒在那里。

我心疼的抱住了她,失声嚎叫着:菲,菲,菲啊,你不要吓唬我。不要吓唬我了。我不能失去你啊,不能啊。悲痛之余,一阵的晕眩,我便失去了知觉,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发现已是第二天了,自己躺在医院里,旁边还有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察。警察叫叶皓,我对他实在是太了解了,何况我们以前还接触过。

“我的女朋友怎么样了,她还好吧?”我迫不及待的问。

叶皓徐徐看着我,“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问你,我的女朋友呢,她在哪?”我一面厉声喊叫着,一面下了病床,就要出门。叶皓一把拉住了我:“哥们,你节哀顺变吧。”

“什么?”我一时就怔住了,目光缓缓的看着他。“你说她死了?”

叶皓木然的神情默默点点头。

“怎么死的,你不要告诉我也和那个骷髅头骨的诅咒有关。”我一副害怕的目光再次审视着叶皓这位警官,就像许多年前一样。

“是的。”

“这,怎么可能?”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时的沉痛打击再次使我无法抗拒,我又倒了过去。

这次我一醒来是晚上八点了,我一看还在医院里,陪在我身边的除了那位警官叶皓外我的堂哥马庆也来了。

堂哥见我醒了,问我饿不?

说实话,此时的我死了的心都有,哪里还有饿这个字啊。我说不饿,你怎么来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吗?”

叶皓见我下床了,把一盒盒饭递给我,说:“吃吧,吃了养养精气神。”

“我吃什么吃啊。”说着这话,我就要撞墙去自杀,心说:“还不如一死白了,我活个什么劲啊。”

眼看着我的头就要撞到墙上了,叶皓一把扽住了我,表哥马庆上来就给我一巴掌,他说:“表弟,你就清醒一下吧,人死不能复生,你死了有何用。”

我哭丧着脸,有气无力的说:“我是一个不祥之人,克死了许白慧、张小雅、李大芳不说,现在连董一菲也死了,老天啊,你怎么这么会捉弄人。”我说着,便哭了起来:“你们不信看着吧,她们的在天之灵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叶皓突然笑出来,道:“是你害了她们吗?你不觉得可笑吗?”

“可笑什么?”我望着他。我冷冷觉察到他好像有话要对我说。

叶皓转过身,对我表哥马庆道:“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想问些问题。”

马庆质疑的看着叶皓:“表弟刚刚醒来,你就要问题查案,够敬业的。”

叶皓没有理他,手里吸着长白山,站在窗口,看着窗外夜色下的鞍山都市,不出声。

表哥无趣的走出去后,叶皓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款手机,我一看,是我女朋友的,我说一菲的手机怎么在你的手里。

叶皓说你看看这个。

我看他打开了视频播放器,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我,手机里摄录的是她朝厕所走去的画面,跌跌碰碰的董一菲走的很急,画面最后是到了厕所,在厕所里,手机的屏幕上凭空出现一颗带着黑色妖邪气氛的骷髅头骨。也就在这同时,一菲尖利的叫声响起来,随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看到这,我顿时感觉到毛骨悚然,刚才寻死觅活的念头顷刻间一扫而光。我问他:“你是什么意思?”

“你指什么?”

“难道是这个戴着骷髅面具的人是目前的嫌疑犯?”

叶皓说,我不想和你扯皮,你好好看看。

“看什么?”

第二章 十几年前的快递

骷髅血咒,这他妈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交的女朋友临死都和骷髅脱不了干系?或者,还是这一切都和我有关?

我想的头都快破了,还是没有想出名堂。

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母亲白晓早就去世,她怎么可能给我寄快递呢?

难道还是耗子这上海佬认错字了,我迫不及待的急忙把车停在超市的门口,走了进去。

超市里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运作着,这和我预期的一样。防损员首先看到我进来,和我打着招呼,我点着头,急问上海佬呢?

这小子说在监控室。

来到监控室里面,上海佬可能老早就在在监控里面看到我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发旧,好像是用藏语写的快递,正起身往外要走。我问道:“就这个?”

上海佬点点头:“老板,就是它?”

“这是藏语写的,你也能认出来?”

上海佬显得一点小意思的模样。

关于上海佬这小子我得说两句,认识他那是四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的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她是在在一次搞科研野外勘察时遇到了雪崩,全队数十人无一幸免活着回来。政府在等待了几年无果后,按照最高安家费给了我和父亲五十多万的补助,也就完事了。

这就是人事,一条命,五十多万,哎??????

此时的我,刚刚从学校里出来,一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找工作又四处碰壁,在加上母亲的离世,一时整的我焦头烂额,无所适从,整天好像行尸走肉一般。

也许这真是祸不单行的日子,就在这节骨眼上,我最敬爱的父亲因为母亲的西去遭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而精神崩溃了,不得已,在我大伯的安排下进了精神病院。一直到现在,父亲的病情也没有好转。

想一想以前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只在片刻间就变成孤苦伶仃的我一个人。那时的我,颓废到了极点,真想远走他乡,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可转念一想,你走到轻松了,父亲怎么办,他不是还活着吗,只是精神不太好了。

混混沌沌的过了半年,政府给的安家费我已花去五六万。这时候,大伯又出面了,他告诉我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的找点事情做,不然,人就完了。

他的一句话点破了我,同时我也明白过来了,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生存是吧。于是我又开始找工作。可我找了好几个,都是不太称心,一时也就有些万念俱焚的感觉。

那天,我在一家超市出来,看到这个规模一般的超市打算外兑,我顿时萌生了兑下来的想法。

在兑下这个超市后,我基本成了月光族。天天围着我的超市一面装修,一面忙碌进货,一面搞宣传,日子倒也慢慢地踏实过起来了。

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三九天的早晨,我去超市开门营业时看到卷帘门下面躺着一个人,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了,他好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我急忙把他扶进门,尽管他的衣服又嗖又臭,还有一股子我说不出来的味道,可他滚烫的身体告诉我他需要急切的救治。

几天以后,这个人在我的照顾下身体慢慢地好起来,同时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耗子,家在上海,别的一无所知。

至于他的真名字,他没有告诉我,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去问。

他不说,我也不去问,名字无非只是一个代号而已,知道不知道无所谓了。只是让我一直纳闷的是他一个上海人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我们东北来?还有他那种初见时好像和死人一样的身体?

上海佬是活了,现在穿着我的防损警服,活脱脱一个奔四十的老爷们。可我怎么也不会忘记从他衣服上面发出的那股味道。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呢,我至今说不出来。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味道我很快就闻到了。

上海佬对我来说是一个小谜,可我的四个女朋友皆因骷髅血咒的死又是让我费解。

而今,我手里拿着母亲写给我的快递,对我来说更是诡异。因为母亲已经去世十多年了,怎么会有快递给我。

我打算把快递打开,手拆到一半漠然发现监控室里好几个防损员,只好停手。看来我只能回到我的办公室里拆开了。

临走时我把上海佬叫来,我感觉他好像见多识广,毕竟快递上面的藏文上海佬好像很熟悉。

我忐忑不安激动巴拉的打开快递,以为里面是我母亲要说的话,可等我打开一看,从快递里面掉出来一张老式的黑白照片,这张照片已经发黄,照片上面是一个类似圆边的帽子,在帽子的圆顶部位是一个形状好像仙桃的图案。

我只看了一眼,就递给上海佬,然后使劲撕开快递的封皮,试图从里面找到带文字的东西。可惜,等我把快递的封皮撕开,里面一个带字的东西都没有。

“怎么会呢,我妈这是搞什么,就给我一张相片。”我嘀咕着去看上海佬手里的相片。

上海佬目光有些疑重的看着我,“老板,你知道这是什么图案吗?”

“我说你就不要老是叫我老板了,我也就是开了一个小小的超市,你是我的哥们,叫老板弄得好像我有多大的买卖一样。”

“那好,那我叫你什么?”

“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只要不叫老板就行。”

“小曹,哦不,经理,哎,这叫我怎么叫啊。”上海佬为难的眼神看着我。

“我叫曹子志,要不你就叫我东家吧。”

“哎,好的。”

我一直就不明白,上海佬他一个上海人为什么说普通话好像极其标准,不像我以前在大学里遇到的那些上海同学,他们一说话,一口子的上海口音。只要他们上海同学互相一唠嗑,我们这些其他省份的同学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谈论的内容。

“这是什么图案,你知道?”

“这是门巴族的图腾。”

“图腾?”我疑问的看着上海佬。“门巴族是哪个族类,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门巴族也是我国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区的门隅和上珞渝的墨脱及与之毗连的东北边缘。”

“是吗,这我可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回族和藏族,蒙古族。这个门巴族貌似好渺小啊。”

“你知道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吧,他就是门巴族的。”

“是吗,看来你知道的真不少。不过他可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达赖哪嘛。”

上海佬点点头,你说你母亲大人给你寄这张相片干什么,有什么暗示或者别的用意没有?

我沉思着,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可在十几年之后我居然收到了她寄给我快递。而这快递里面一句话都没有,只有你说的什么门巴族的图腾。”

“是有点蹊跷。”

“也许你说的对。”

“对什么?”

我说,这也许就是某种暗示或者是某种线索吧。

上海佬莫名的问着我,那你说暗示指什么?要是线索的话,那又指什么?况且你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

我默认的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认为呢?

上海佬说两者都有可能。

我说我母亲已经去世了,她给我留下相片,还有我们想象的这些线索的干什么?

上海佬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想要弄明白东家?”

“是啊,要是不把这件事搞明白,我这一辈子恐怕都过不安生。”

上海佬颇有些深意的似笑非笑看着我:“你说的对,东家。这个谜恐怕只有你才能给自己解开,它就是你的一个坎。”

我很颓然彷徨的看了一眼窗外,窗外已是漆黑一片,这一片的黑暗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要把我抓住的一样。许久,我才喃喃自语道:“是啊,你说的对啊,这也许就是我的坎,想整不明白都不行的。”

上海佬愣哼哼看着我。“你想去搞明白这张相片的来历,去西藏??”

我点点头。

“这可是充满野性的地方啊。再说在门巴族居住的札曲和排龙一带大部分都是原始森林,这里不仅有雅鲁藏布江的大转弯,还有世界上最深的峡谷,有好几百里都是无人区,不通公路的,极度充满死亡和精神摧残的。”

“那我也要去搞明白这张相片的来历。”

“那好吧,东家。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我想和你同行。”

我说事不宜迟,尽快吧。再说,我女朋友许白慧的尸体就是在离墨脱不远的松林口发现的,这个发现尸体的地方我也一直想去看看?说着,我的情绪也是黯然阴沉下来。

“东家,我想把小甘肃带上,您看怎么样?”上海佬眼巴巴看着我。

“这是我的私事,我打算一个人去,你跟着干什么去?”

“我们相处这么多年,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的弟弟看待了,去西藏那么偏僻神圣的地方,又是不通公路的无人区,危险重重,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呢?”

我问他,“你非要去?”

上海佬铁定的点点头。我只好做出了让步,他又提出要把防损员里面一个从甘肃来打工的小伙子带上,我说带他干什么?

上海佬说,这小子精明,给我们跑腿什么的都可以。

我看了看他那种希望的眼神,只好同意了。

晚上,吃过饭后我回了家。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对我来说,已经习惯了。我原本是叫上海佬来陪我的,可他说去西藏要准备一些东西,就不来陪我了,我只好一个人回了家。

洗过澡,我闭了屋里所有的灯,打算上一会网。可开了机,却懒的去动弹,只好由电脑的屏幕一会从线条变成圆,一会成空闲状态下面的沧海蓝天,我直愣愣瞅着,瞅着,瞅着???????

困意不时的袭击了我,少顷,我便发觉脊背好像有股凉气袭来,连呼吸我恍恍惚惚都能感觉到。同时呢,莫名我就觉察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四周浮动,可我知道,在这个屋子里面,除了我一个人以外,没有第二个生命的存在,难道就像别人遇到鬼一样,鬼来找我了?还是我要被鬼祭祀了???

一本不错的小说。快更新啊。不要尿性。

@西北狼9 楼主 2015-01-02 02:41:00

《鬼祭人》本年度最佳悬疑、探险、惊秫、推理故事。讲出一段尘封已久的涉及核内幕的往事。

鬼祭人1骷髅血咒

题外话

鬼祭人,也叫鬼祭祀。在我们这疙瘩有着这样一种说法:说的是有人要是晚上经过树林或者是河沟、坟地、土包什么的,要是有人不见了,或是突然暴毙死亡,但是在远处或是周围,却能真切的听见那个人爽朗的声音异常诡异。

按照老人的说法,这个人就是被“鬼”祭祀了,除非把鬼收了或是超度才行。不然,这个

—————————————————

加油。

题外话

鬼祭人,也叫鬼祭祀。在我们这疙瘩有着这样一种说法:说的是有人要是晚上经过树林或者是河沟、坟地、土包什么的,要是有人不见了,或是突然暴毙死亡,但是在远处或是周围,却能真切的听见那个人爽朗的声音异常诡异。

按照老人的说法,这个人就是被“鬼”祭祀了,除非把鬼收了或是超度才行。不然,这个人想要转世轮回都很难。否则,他将是要化成厉鬼,来再次索命寻找替身的。

这在我们那疙瘩被传为:“夜路莫要走,慎防鬼祭祀”。

同时,这也是一句忌语。

我现在和大家说的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发生在长白山脚下一个叫做宋屯地方的事。这事发生在我佬爷这辈人身上,当然,至于事情的始末我是在父亲的嘴里听说的。

父亲说,那年月伴随着一首: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歌曲在宇宙中唱响大江两岸,全世界都在瞩目的同时,有这么一天,屯子里来了二十多个红卫兵,这些红卫兵在所谓的除四旧高潮引导下,砸了屯子里唯一一个郭家老店后,就吵吵着要进山去烧落凤坡的一座塔。

这座塔叫做落凤塔,修建在落凤坡的山崖上。只是令人诧异的是,关于这座塔的来历,屯子里的人谁也说不上个子卯寅丑来。只知道是从有我们这个屯子里的人起,已经存在这了。至于这塔是谁修建的,那就无从考究了。

塔是塔,可这塔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了,里面非但没有任何人看护不说,还时不时的从这个塔里面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声。我曾经问过父亲,这座塔破败也就算了,没有人怎么还会发出瘆人的叫声。

父亲跟我说,我的儿啊,那座塔也许不是塔啊,老辈人时常说,那可能是一座哪位高僧施了法的镇魂塔。就我们屯子里面的人进山打猎,对于那落凤坡都是禁地,谁敢去。

“镇魂塔。”

“是啊。”父亲答道。

我记得当时我小心翼翼的问:“里面是鬼魂吗?”

父亲悠然的点点头。

我一笑说,怎么可能呢?卫星都升空了,证实嫦娥奔月都是假的,你说这镇魂塔还能是真的。

父亲看着我,悠悠道:“科学。科学就能解释一切吗。有很多的事情科学是解释不了的。”

我点点头,若有所思,因为在我的身边毕竟是有很多事情科学是解释不了的。然后问父亲后来呢。

父亲说,那些红卫兵非要进山烧塔不可,你佬爷就出来阻拦了,因为你佬爷当时是这个屯子的屯长啊,他怕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红卫兵真的烧了塔,惹出什么事端来,那可就不妙了。可这些红卫兵非但没有听进去,还把你佬爷痛打了一顿,并说也就看在你是贫农的份上,不然你也要关进牛棚不可。你佬爷被他们打的不轻啊,但他那性格倔强,还是劝阻说:“你们不要去啊,会受诅咒的。那里,对于人们来说,是一个禁区啊。”

我问父亲,是什么诅咒?

父亲说,老人们的传言,进塔者死,殃及三代。

“是真的吗?”

父亲摇摇头,说不知道。反正你佬爷不是进去过吗,他后来不是就去世了吗?我点点头,问我爷爷是怎么进去的,他明明知道有诅咒,怎么还去啊。

父亲继续道:“你佬爷被红卫兵打了,说出了诅咒的事情。那些红卫兵嗤之以鼻,说现在是除四旧时期,你还敢说这些子虚乌有的事,你这是反抗党,反抗新社会。你呀还是忘不了这些旧时期的牛鬼蛇神。带头的这个红卫兵说完,招呼那些红卫兵,又把姥爷打了一顿。这回的佬爷是话也说不出来了,那些红卫兵们便就手里提着汽油灯,进山了。

佬爷被搀扶回了家,好玄乎没有死去。

可那些红卫兵们进山后一天没有消息,第二天也没有,第三天还是。按道理进山到落凤坡一两天的路程也就足已,可这都三天了,音信皆无。

于是,佬爷便和屯子里面的人们渐渐的开始怀疑起那个诅咒的真实性。谁知道可就在第四天头上,人们还在熟睡时,从山里面慌慌张张疯疯癫癫的跑出来一名红卫兵,这名红卫兵边跑边喊道:“骷髅,骷髅,全是骷髅啊,人都死了,都死了。”

等屯子里面的人们听见声音,穿上衣服跑出来时,大家借着马灯的灯光一看跑下山的这名红卫兵已是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只剩下一口气在看到屯子里面的人后说道:“有鬼,有鬼,全是鬼啊。”

屯子里面的人们顿时慌了,纷纷跑到佬爷家让佬爷拿主意,问佬爷怎么办?甚至有一些胆小的已是跑回家收拾东西准备搬迁了。

佬爷说,还能怎么办,赶紧骑马去公安局报案啊。

天亮时,公安局来了五辆侧轮摩托车一行十五人,这些人了解了大概情况后,也是不相信塔是镇魂塔,有诅咒的这回事,甚至说屯子里面的人都迂腐、胆小。当天他们就仗着手里有武器,在村里借了三条狗,器宇轩昂的进山了。

谁知道他们这一进山,竟然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尸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在屯子的后山上被人发现了。听那些看过尸体的人说,他们的那个惨样,就不要提了,人无人样,狗无狗样,整个一个雪球球,而且是血肉模糊的血球球。

这一下子整个市里都炸开锅了,最后,军队不得不出面了。父亲说好像出动了一个连的人。这个连长对于他们的前车之鉴还是有所忌惮的,特意请了几个有威望的道士,并找佬爷作为他们的向导,这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进山了。

我问父亲,你们怎么不拦着点佬爷,不让他去不就完事了。

我那时候十四五岁,整天围着父亲让他给我讲睡前故事,父亲便把关于佬爷他们屯子里面的真事讲给我听了。父亲慈祥的摸着我的头说:“那年月,人人都争当社会主义螺丝刀,你佬爷要是能选择不去的话,他还能去。”

我似懂非懂的看着父亲,“是不是要是佬爷不去,就像红卫兵说的,佬爷要被改造的。”

父亲说,你长大了也就会明白那一段历史的。

这一连的兵马进去了四五天,如同石沉大海一样也是音信全无。就在屯子里面的人搬迁的搬迁,走的走,所剩无几时佬爷在一个早晨和那名红卫兵一样,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倒在了家门口。

姥姥和母亲哭的是死去活来。佬爷好像回光返照一样用低沉的语气说,你们都快搬走吧,去投奔在鞍山的我大哥。这地方,你们千万不要再来了,这里的确不干净。

姥姥点着头,说知道,知道。姥姥一个农家妇女,眼看着姥爷不行了,也没有别的主意,就是一个劲的哭。

佬爷最后有气无力的把目光投到他唯一的一个女儿,也就是我母亲的身上。泪光滢滢道:“是爹不好,大闺女啊,爹好像把你也连累了。”

母亲握着姥爷的手,哭的是死去活来:“不,不。爹爹,你不会有事的。”

姥爷虚弱的摇摇头,“没有用的,塔的诅咒我们不能当儿戏。眼下,你们尽快的离开这里看看能不能扭转一下局面。”

姥爷死了,姥姥带着母亲搬迁鞍山后终于还是没有能逃过落凤塔的诅咒。她也死了。她是在一次搞科研野外勘察时遇到了雪崩,全队数十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关于这个诅咒:“进塔者死,殃及三代。”看来真是应验了。

而我,则是这个家族继姥爷、母亲后的第三代了。要是咒语真的再次应验的话,我想我将要也步他们的后尘。

同时呢,我也为那些在此事件中死去的红卫兵,公安局的同志,解放军同志们等等吧,大大的不值,你们为什么就那么任性?为什么不相信老辈人的传言而白白的搭了一条性命呢?

想到诅咒,我顿时整个人就酥了,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会死吗?我不知道。眼前的各位朋友们呢,你们觉得我的寿命如何呢?

我想跟你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要是能有什么破解的方法,不妨告诉我,帮我度过难关吧。我不想让那个诅咒实现。

重新修改了一下。复发一下。大家海涵

第一章 死的第四个女朋友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号,西方人的平安夜。

我和女朋友约好要在轩辕阁迪吧参加他们举办的跨年化妆晚会。现在是晚上六点,我吃过晚饭后给女朋友打去了电话。

电话里我问她戴什么样的面具,她矫性的说不告诉我,到了里面让我自己找。

我说:“那怎么找,迪吧里面那么多的人。”

“就是要这种感觉,我倒要看看你对我的了解有多少。”对于此话我彻底的无语了,况且你也不想想,那么大的迪吧,好几百人都在里面,你让我怎么找啊。

我紧皱了眉头,可也没有办法,只好由她任性来吧。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这一放纵,却造成了我再一次的终身遗憾?????

大概是在晚上九点五十的时候,我到了迪吧里面。里面已是人山人海,人们带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在音乐和金属的撞击下翩翩起舞,扭动腰肢,尽情的展现夜生活的多姿多彩。

一开始,我有些不适应,在我慢慢地适应之后,我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灰太狼面具,和里面众多的面具友混在了一起,耳朵随着摇摆哥的音乐身不由己的舞动起来。

我跳得正有些欢,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我打开一看,是女朋友发来的短信,她问我到了没有,我好害怕。

我暗笑了一下,回:到了,你怕什么?你戴的什么面具,我找你半天了,看不出来啊?

“有鬼,有一个鬼骷髅的面具好像跟着我。”

“这么多的人,戴着那些恐怖各异的面具你是不是害怕了,没想到你的胆子那么小。”我给她发了过去,不禁笑出来,同时还有些暗暗窃喜。

“不是啊,他的面具好像不是塑料和橡胶做的,倒好像头和面具是连在一起的,在他的身边我总能感觉到有一种幽冷恐怖的气息存在。”

“是吗?是什么面具?”我有点紧张。因为我比较了解我的女朋友,她一直都是胆大包天的人,有一回半夜两三点她梦到了去世的父亲说没有钱花了,她立刻就起床带着印有冥府通用的冥币去坟墓里祭奠,换平常人,谁敢。

她用短信给我发过来鬼骷髅三个字样。

“鬼骷髅。”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鬼骷髅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可一时情急我又想不起来了。同时,我也预感到这可能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我立刻给她打去了电话,电话明明是接通了的,可就是听不清在电话那头的她说个什么。我大声咆哮着问:菲,你在哪?在哪?

电话里始终传出来的是迪吧里鼓吵的音乐伴随着金属的撞击声。我歇斯里地的大声喊道:你去厕所,去厕所啊。

焦急之中,手机我也没有挂断,而是放在耳朵旁边,身子急急忙忙朝厕所走去。就在我走进厕所走廊的那一瞬间,我耳朵里传进来一声锐利的尖叫声。

怎么,难道女朋友出事了?!顿时我三步并做两步奔进厕所,同时就看到有几个女孩受惊吓着和我擦肩而过外,并无旁人。而地上,则是女朋友惊恐的倒在那里。

我心疼的抱住了她,失声嚎叫着:菲,菲,菲啊,你不要吓唬我。不要吓唬我了。我不能失去你啊,不能啊。悲痛之余,一阵的晕眩,我便失去了知觉,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发现已是第二天了,自己躺在医院里,旁边还有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察。警察叫叶皓,我对他实在是太了解了,何况我们以前还接触过。

“我的女朋友怎么样了,她还好吧?”我迫不及待的问。

叶皓徐徐看着我,“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问你,我的女朋友呢,她在哪?”我一面厉声喊叫着,一面下了病床,就要出门。叶皓一把拉住了我:“哥们,你节哀顺变吧。”

“什么?”我一时就怔住了,目光缓缓的看着他。“你说她死了?”

叶皓木然的神情默默点点头。

“怎么死的,你不要告诉我也和那个骷髅头骨的诅咒有关。”我一副害怕的目光再次审视着叶皓这位警官,就像许多年前一样。

“是的。”

“这,怎么可能?”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时的沉痛打击再次使我无法抗拒,我又倒了过去。

这次我一醒来是晚上八点了,我一看还在医院里,陪在我身边的除了那位警官叶皓外我的堂哥马庆也来了。

堂哥见我醒了,问我饿不?

说实话,此时的我死了的心都有,哪里还有饿这个字啊。我说不饿,你怎么来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吗?”

叶皓见我下床了,把一盒盒饭递给我,说:“吃吧,吃了养养精气神。”

“我吃什么吃啊。”说着这话,我就要撞墙去自杀,心说:“还不如一死白了,我活个什么劲啊。”

眼看着我的头就要撞到墙上了,叶皓一把扽住了我,表哥马庆上来就给我一巴掌,他说:“表弟,你就清醒一下吧,人死不能复生,你死了有何用。”

我哭丧着脸,有气无力的说:“我是一个不祥之人,克死了许白慧、张小雅、李大芳不说,现在连董一菲也死了,老天啊,你怎么这么会捉弄人。”我说着,便哭了起来:“你们不信看着吧,她们的在天之灵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叶皓突然笑出来,道:“是你害了她们吗?你不觉得可笑吗?”

“可笑什么?”我望着他。我冷冷觉察到他好像有话要对我说。

叶皓转过身,对我表哥马庆道:“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想问些问题。”

马庆质疑的看着叶皓:“表弟刚刚醒来,你就要问题查案,够敬业的。”

叶皓没有理他,手里吸着长白山,站在窗口,看着窗外夜色下的鞍山都市,不出声。

表哥无趣的走出去后,叶皓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款手机,我一看,是我女朋友的,我说一菲的手机怎么在你的手里。

叶皓说你看看这个。

我看他打开了视频播放器,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我,手机里摄录的是她朝厕所走去的画面,跌跌碰碰的董一菲走的很急,画面最后是到了厕所,在厕所里,手机的屏幕上凭空出现一颗带着黑色妖邪气氛的骷髅头骨。也就在这同时,一菲尖利的叫声响起来,随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看到这,我顿时感觉到毛骨悚然,刚才寻死觅活的念头顷刻间一扫而光。我问他:“你是什么意思?”

“你指什么?”

“难道是这个戴着骷髅面具的人是目前的嫌疑犯?”

叶皓说,我不想和你扯皮,你好好看看。

“看什么?”

“那是面具吗?”

“不是面具是什么?”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发现了问题:“你是说面具骷髅头骨没有脖子和身材。”

“你才发现。”叶皓茫茫然点头。

“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好好看看画面吗,画面拍摄到的除了妖邪的骷髅头骨外还有什么?”

我喃喃道:“是没有什么了?”看着叶皓我问道:“你想告诉我什么?”

叶皓说,你还记得你的第二任女朋友许白慧在那篇日记里不断的重复提到了什么不?

我慢慢地合计了一会说,骷髅血咒。

第二章 十几年前的快递

骷髅血咒,这他妈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交的女朋友临死都和骷髅脱不了干系?或者,还是这一切都和我有关?

我想的头都快破了,还是没有想出名堂。

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母亲白晓早就去世,她怎么可能给我寄快递呢?

难道还是耗子这上海佬认错字了,我迫不及待的急忙把车停在超市的门口,走了进去。

超市里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运作着,这和我预期的一样。防损员首先看到我进来,和我打着招呼,我点着头,急问上海佬呢?

这小子说在监控室。

来到监控室里面,上海佬可能老早就在在监控里面看到我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发旧,好像是用藏语写的快递,正起身往外要走。我问道:“就这个?”

上海佬点点头:“老板,就是它?”

“这是藏语写的,你也能认出来?”

上海佬显得一点小意思的模样。

关于上海佬这小子我得说两句,认识他那是四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的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她是在在一次搞科研野外勘察时遇到了雪崩,全队数十人无一幸免活着回来。政府在等待了几年无果后,按照最高安家费给了我和父亲五十多万的补助,也就完事了。

这就是人事,一条命,五十多万,哎??????

此时的我,刚刚从学校里出来,一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找工作又四处碰壁,在加上母亲的离世,一时整的我焦头烂额,无所适从,整天好像行尸走肉一般。

也许这真是祸不单行的日子,就在这节骨眼上,我最敬爱的父亲因为母亲的西去遭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而精神崩溃了,不得已,在我大伯的安排下进了精神病院。一直到现在,父亲的病情也没有好转。

想一想以前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只在片刻间就变成孤苦伶仃的我一个人。那时的我,颓废到了极点,真想远走他乡,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可转念一想,你走到轻松了,父亲怎么办,他不是还活着吗,只是精神不太好了。

混混沌沌的过了半年,政府给的安家费我已花去五六万。这时候,大伯又出面了,他告诉我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的找点事情做,不然,人就完了。

他的一句话点破了我,同时我也明白过来了,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生存是吧。于是我又开始找工作。可我找了好几个,都是不太称心,一时也就有些万念俱焚的感觉。

那天,我在一家超市出来,看到这个规模一般的超市打算外兑,我顿时萌生了兑下来的想法。

在兑下这个超市后,我基本成了月光族。天天围着我的超市一面装修,一面忙碌进货,一面搞宣传,日子倒也慢慢地踏实过起来了。

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三九天的早晨,我去超市开门营业时看到卷帘门下面躺着一个人,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了,他好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我急忙把他扶进门,尽管他的衣服又嗖又臭,还有一股子我说不出来的味道,可他滚烫的身体告诉我他需要急切的救治。

几天以后,这个人在我的照顾下身体慢慢地好起来,同时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耗子,家在上海,别的一无所知。

至于他的真名字,他没有告诉我,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去问。

他不说,我也不去问,名字无非只是一个代号而已,知道不知道无所谓了。只是让我一直纳闷的是他一个上海人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我们东北来?还有他那种初见时好像和死人一样的身体?

上海佬是活了,现在穿着我的防损警服,活脱脱一个奔四十的老爷们。可我怎么也不会忘记从他衣服上面发出的那股味道。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呢,我至今说不出来。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味道我很快就闻到了。

上海佬对我来说是一个小谜,可我的四个女朋友皆因骷髅血咒的死又是让我费解。

而今,我手里拿着母亲写给我的快递,对我来说更是诡异。因为母亲已经去世十多年了,怎么会有快递给我。

我打算把快递打开,手拆到一半漠然发现监控室里好几个防损员,只好停手。看来我只能回到我的办公室里拆开了。

临走时我把上海佬叫来,我感觉他好像见多识广,毕竟快递上面的藏文上海佬好像很熟悉。

我忐忑不安激动巴拉的打开快递,以为里面是我母亲要说的话,可等我打开一看,从快递里面掉出来一张老式的黑白照片,这张照片已经发黄,照片上面是一个类似圆边的帽子,在帽子的圆顶部位是一个形状好像仙桃的图案。

我只看了一眼,就递给上海佬,然后使劲撕开快递的封皮,试图从里面找到带文字的东西。可惜,等我把快递的封皮撕开,里面一个带字的东西都没有。

“怎么会呢,我妈这是搞什么,就给我一张相片。”我嘀咕着去看上海佬手里的相片。

上海佬目光有些疑重的看着我,“老板,你知道这是什么图案吗?”

“我说你就不要老是叫我老板了,我也就是开了一个小小的超市,你是我的哥们,叫老板弄得好像我有多大的买卖一样。”

“那好,那我叫你什么?”

“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只要不叫老板就行。”

“小曹,哦不,经理,哎,这叫我怎么叫啊。”上海佬为难的眼神看着我。

“我叫曹子志,要不你就叫我东家吧。”

“哎,好的。”

我一直就不明白,上海佬他一个上海人为什么说普通话好像极其标准,不像我以前在大学里遇到的那些上海同学,他们一说话,一口子的上海口音。只要他们上海同学互相一唠嗑,我们这些其他省份的同学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谈论的内容。

“这是什么图案,你知道?”

“这是门巴族的图腾。”

“图腾?”我疑问的看着上海佬。“门巴族是哪个族类,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门巴族也是我国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区的门隅和上珞渝的墨脱及与之毗连的东北边缘。”

“是吗,这我可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回族和藏族,蒙古族。这个门巴族貌似好渺小啊。”

“你知道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吧,他就是门巴族的。”

“是吗,看来你知道的真不少。不过他可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达赖哪嘛。”

上海佬点点头,你说你母亲大人给你寄这张相片干什么,有什么暗示或者别的用意没有?

我沉思着,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可在十几年之后我居然收到了她寄给我快递。而这快递里面一句话都没有,只有你说的什么门巴族的图腾。”

“是有点蹊跷。”

“也许你说的对。”

“对什么?”

我说,这也许就是某种暗示或者是某种线索吧。

上海佬莫名的问着我,那你说暗示指什么?要是线索的话,那又指什么?况且你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

我默认的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认为呢?

上海佬说两者都有可能。

我说我母亲已经去世了,她给我留下相片,还有我们想象的这些线索的干什么?

上海佬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想要弄明白东家?”

“是啊,要是不把这件事搞明白,我这一辈子恐怕都过不安生。”

上海佬颇有些深意的似笑非笑看着我:“你说的对,东家。这个谜恐怕只有你才能给自己解开,它就是你的一个坎。”

我很颓然彷徨的看了一眼窗外,窗外已是漆黑一片,这一片的黑暗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要把我抓住的一样。许久,我才喃喃自语道:“是啊,你说的对啊,这也许就是我的坎,想整不明白都不行的。”

上海佬愣哼哼看着我。“你想去搞明白这张相片的来历,去西藏??”

我点点头。

“这可是充满野性的地方啊。再说在门巴族居住的札曲和排龙一带大部分都是原始森林,这里不仅有雅鲁藏布江的大转弯,还有世界上最深的峡谷,有好几百里都是无人区,不通公路的,极度充满死亡和精神摧残的。”

“那我也要去搞明白这张相片的来历。”

“那好吧,东家。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我想和你同行。”

我说事不宜迟,尽快吧。再说,我女朋友许白慧的尸体就是在离墨脱不远的松林口发现的,这个发现尸体的地方我也一直想去看看?说着,我的情绪也是黯然阴沉下来。

“东家,我想把小甘肃带上,您看怎么样?”上海佬眼巴巴看着我。

“这是我的私事,我打算一个人去,你跟着干什么去?”

“我们相处这么多年,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的弟弟看待了,去西藏那么偏僻神圣的地方,又是不通公路的无人区,危险重重,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呢?”

我问他,“你非要去?”

上海佬铁定的点点头。我只好做出了让步,他又提出要把防损员里面一个从甘肃来打工的小伙子带上,我说带他干什么?

上海佬说,这小子精明,给我们跑腿什么的都可以。

我看了看他那种希望的眼神,只好同意了。

晚上,吃过饭后我回了家。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对我来说,已经习惯了。我原本是叫上海佬来陪我的,可他说去西藏要准备一些东西,就不来陪我了,我只好一个人回了家。

洗过澡,我闭了屋里所有的灯,打算上一会网。可开了机,却懒的去动弹,只好由电脑的屏幕一会从线条变成圆,一会成空闲状态下面的沧海蓝天,我直愣愣瞅着,瞅着,瞅着???????

困意不时的袭击了我,少顷,我便发觉脊背好像有股凉气袭来,连呼吸我恍恍惚惚都能感觉到。同时呢,莫名我就觉察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四周浮动,可我知道,在这个屋子里面,除了我一个人以外,没有第二个生命的存在,难道就像别人遇到鬼一样,鬼来找我了?还是我要被鬼祭祀了???

第三章 天黑忌冷,不宜西行。切忌!切忌!

醒来的时候天早已是大亮,一看电脑还是那样,忽明忽暗的,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在椅子上睡了一夜。

至于那瘆人的鬼,我却是没有了一丁点印象,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一样,可我总感觉这次诧异的事由和我女朋友们遇到的颇为相似。

洗漱过后,一想到就要离开这里,而且是在前途未扑的情况下,心里难免有一些沮丧和惆怅,同时也想到了在医院里的父亲。

到医院时,医生告诉我父亲的病情还是那样,没有一点的好转。我想问为什么没有好转,是不是你们的医术不好还是药有问题。可我话到了嘴边,却是没有说出口。毕竟父亲的病情在一直控制着,并没有恶化。

医生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道:“你不要有怀疑的态度,你父亲的病毕竟没有恶化是吧。再说你父亲的病症主要是你母亲的离世造成的,想要治好,总得要找到病根你说是吧。”

我毕竟不是医生,只好漠然的点点头。说:“辛苦你了胡医生。”

胡医生诚然一笑,“这是我的职责。”

和胡医生分开后,我到了父亲的病房。父亲还是那样痴痴傻傻的坐在自己的床铺上面,嘴里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见了父亲这样,眼角的泪已是不由我的控制,情不自禁滚落出来。我嘴里喊着父亲,手却握着他那饱经风霜的老手,百感交集。

我和他无法正常沟通,毕竟他是一个有病的人。我只能这样默默地看着他坐了数十分钟,起身打算就要离开时,可在父亲的嘴里忽然冒出来这句话,他说:“天黑忌冷,不宜西行。切忌,切忌。”

听了这句话,我不禁一愣,他怎么知道我要西行,此次是来辞别的。还说出了劝阻的话。我重新审视了父亲一番,本以为他的病情好转了,恢复清醒了才说的话,但在我一看之下,他还是那样混混沌沌,痴痴呆呆的,没有一丝正常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听错了?我握着父亲的手,激动的说道:“父亲,您刚才说什么?”

父亲他理都没有理我,还是独自坐在那里,继续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一些什么。

无奈,我只好默默然离开了这里。但是,父亲的那句话却好像咒语一般,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天黑忌冷,不宜西行。切忌,切忌。

回到我的万隆超市,上海佬已经买好了车票,车票是今日到北京,再由北京倒车,直接坐到西藏拉萨的。我看了一眼,是今天晚上的,好在有卧铺,不然真的要遭罪了。

“吃的,洗漱用品,换洗衣物,准备好了吗?”

小甘肃和上海佬一致笑呵呵的看着我,说早就准备好了,就只差东家你的了。

我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准备一些吃的吧。”

那二人点点头,我说回家准备一下,晚上走。那二人好像心照不宣的互相一笑,就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可我现在颓废的心情都这样了,那里有心情去深究他们究竟瞒我什么呢。

一路上倒也无话,到了拉萨后我才发现高原反应对于我这样一个东北人来说是如此的强烈。

首先是脚肿的好像一个大萝卜,举步艰难,鞋都穿不进去。其次感觉就是胸闷,呼吸困难,头有些发重。总算在上海佬和小甘肃的扶持下下了火车,住在东郊对面的家庭旅馆。

进了旅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颤巍巍的放下我的行李,在这简陋的地方,勉强洗了一次澡。

你要是没有体验过睡了好几天都没有洗澡,身上的那股味和皮肤的不舒服你就不会明白我当时的感受了,甚至都有自己都嫌弃自己的想法。

洗漱过后,我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抽着一根烟,烟圈在屋里环绕浮动着,直至消失。

“东家,您好像心事好重啊?”

我看了一眼,是上海佬,递给他一根烟后说:“你看出来了。”

上海佬象征性的点点头,他一面穿着衣服,一面问:“你还是考虑伯父说的那句话?”

“天黑忌冷,不宜西行。你说我父亲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冒出这句话。”

上海佬:“我也不知道。”上海佬吧嗒吧嗒嘴,道:“也许是无意识的,或者还是条件反射。”

我说能有什么条件?

“比如说你无意识的曾经把这个西行的计划告诉他了,伯父他老人家再随口说出来。”

我说,不可能啊,我在父亲那里只字未提。

上海佬不出声了,也是百思不解的样子。我把话题一转,道:“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的女朋友啊?”

“其实我刚才也在想,像你这样一个从未到过拉萨的人高原反应都是如此的强烈,那么你的女朋友怎么可能冒着这种不适应到了这里?她为什么到这里?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再说我们这才刚刚到拉萨,到无人区墨脱的起点松林口还有好几天的路程,她怎么就那么闯荡?”

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低语,我怎么会知道。

“东家,不是我多嘴,我想问问您知道她走吗?她走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我要是知道她来这里我还能不拦着她。”我情绪比较激动,声音有些高了。等我这话说完,小甘肃洗完澡,穿戴整齐的站在我面前。

“走东家,我带您吃西藏特色酥油茶、牦牛肉和藏面去。”

我点点头。上海佬说:“再喝些青稞酒,那简直是美味啊。”

出了门,我问他,你喝过?

他说以前也喝过,不过这种酒有的人爱喝,有的人不爱喝。

“当然。”我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吗。”

来到一家藏族特色的饭馆,点了三斤牦牛肉,一些吃食后,我原本打算借酒消愁的痛痛快快喝个够,上海佬却说,东家,出门在外,不比家里,酒少喝。

我听了他的话,立时也醒悟过来,就喝了几口,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东郊对面的家庭旅馆。一进门,我就感觉不对劲,我们的行李箱在走时是摆放有序,里面的衣服和随身所带的物品都是板正利落的,现在可倒好,被翻得乱糟糟。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遭贼了,急忙翻看贵重物品是否失窃。跟在我身后进来的小甘肃和上海佬一看此情景,直奔窗户。到了窗口,上海佬说,你看有个人影。话一说完,这上海佬已是身体一纵从二楼的窗户跃下去,直接去追那黑影。

我归整了衣物,小甘肃也是归整后我问他丢什么没有?他摇摇头,说没有。

“你呢,东家。”

“没有。”

不大会,上海佬开门进来了,对着我们摇摇头,说那家伙跑的够快的了,我把他追到一个市场里面,转眼间人就找不到了。

我说,算了,你快看看东西失窃没有。

上海佬看了后说没有。然后我们三人各自泡了一杯酥油茶,一面喝着一面闲聊道:“这件事很奇怪的,我们钱没有丢,贵重的物品也没有,那么这个人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他不说话也就罢了,如今这么一说,我倒有些坐立不安了。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半天,他们没有回音,我道:“是什么人,你看清楚了吗?”

上海佬说天太黑,看不清楚。

小甘肃:“藏族人还是汉族?”

“汉族人穿上藏服不就是藏族人了吗,这有什么区别?”上海佬嘴里眯着茶,手里捂着茶杯。很不在意的这样说。

“上海佬说得对,汉族人在拉萨呆久了从皮肤服饰上和藏人差不多。”

小甘肃嗯的赞同了一声,说,可是他为什么要潜入到我们的屋里呢?既没有偷钱也没有拿贵重的物品?你说这怪不怪。

我一沉思,道:“也许是没来得及呗,我们就进来了。”

上海佬和小甘肃赞同的点点头,可是随后又摇摇头,上海佬道:“没有理由啊,我们三人的物品都被翻乱了,从逻辑上来说,小偷要是偷钱财一翻到肯定先收起来,然后再翻别的行李箱,你们说对吧?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三人的钱财都没有丢。依我看小偷不是偷钱财,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你说会是什么呢?现在的我们除了钱财还会有什么?”

他们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甘肃机警的道:“东家,会不会是你的那份快递啊!”

“快递,我首先是一愣。”随后摸摸里怀,在衬衣兜里的快递还在,于是我便掏出来,给小甘肃看看,说:“你指这个?”

小甘肃握住后小心翼翼的问我,我可以看看吗?

“我说当然可以,你要是能看出什么端倪来,那就更好了。”

@西北狼9 楼主 2015-01-02 02:41:00

《鬼祭人》本年度最佳悬疑、探险、惊秫、推理故事。讲出一段尘封已久的涉及核内幕的往事。

鬼祭人1骷髅血咒

题外话

鬼祭人,也叫鬼祭祀。在我们这疙瘩有着这样一种说法:说的是有人要是晚上经过树林或者是河沟、坟地、土包什么的,要是有人不见了,或是突然暴毙死亡,但是在远处或是周围,却能真切的听见那个人爽朗的声音异常诡异。

按照老人的说法,这个人就是被“鬼”祭祀了,除非把鬼收了或是超度才行。不然,这个

—————————————————

点赞一个

小甘肃看后道:“这倒没有什么稀奇的,好像是一个帽子上放着仙桃,这是什么吗?”

上海佬说:“这是门巴族的图腾,我们此次出来就是为这事来的?”

“东家,您去世的母亲快递就是给你递的这个东西啊?”

我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除了这个没有别的。

小甘肃哦了一声,道:“这才是我们出来的真正目的。我就说嘛,上海佬怎么会那么好心的骗我说要带我来西藏拉萨布达拉宫玩,你个大骗子。”

上海佬笑道:“我知道你小子机灵,要是不骗你你怎么可能跟着我和东家出来是吧。”

我干笑了一下,“你原来是被骗出来的,难怪那么大动静呢。”

小甘肃笑着捶了上海佬一拳,笑骂着大骗子。

我说你在店里呆着也是呆着,工资照样给你。你这样一来,既当旅游了,又当陪我散心了,何乐而不为。

上海佬打趣道:“就是,你看看东家想的多周到。你就知足吧。再说,你也不合计一下,店里好几个人选呢,东家为什么偏偏看上了你。”

“得了,不说了。你个大骗子。”小甘肃说着拿起快递的封面看着上面印有藏文札曲的邮戳,道:“东家,我们下一步是不是去札曲啊?”

小甘肃的这句话说得我一愣,因为他指出了我们下一步的路线。我一直沉迷在这女朋友死去的悲哀之中,沉迷在这份已去世母亲的快递之中,只知道要来西藏,来拉萨。却忽略了到拉萨后的下一步打算。我立即答道:“对对对,是这样,我们下一步就去你说的那里。”我把到嘴边的札曲换成了那里,生怕隔墙有耳。说完后,我发现自己有多么可笑,毕竟小甘肃已经说了。

“既然这样,您早点休息。”说着,小甘肃把快递给我,我又装进里怀。

上海佬问我,东家,藏色小吃怎么样?明天早晨我们尝一尝藏面吧。藏面和藏獒在西藏来说,不分伯仲的。

小甘肃切了一声,什么不分伯仲,那是你爱吃吧。我可吃过,不觉得有多么好吃。

我说好好好,明天我和上海佬吃藏面,你吃别的。

上海佬:“就是。小子,你不爱吃,就不行别人爱吃啊。”

我喃喃道:“我这次出门的时候去看了我父亲一眼。”

上海佬和小甘肃一听这话,立时不出声了,静静的听着,因为他们知道我的所有情况。我又怅然道:“父亲告诉我天黑忌冷,不宜西行。切忌,切忌。我一直不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到了现在,我们无缘无故的被翻包,我觉得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们认为呢?”

“你想回去?”小甘肃疑惑的眼睛看着我。

我说没有。

上海佬膀大腰粗,手一握拳头,道:“东家怕什么,有我在,我保护你的安全,管他什么鸟,我一定给你打的屁滚尿流。”

我诚然的看了上海佬一眼,道:“生死算个什么,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相续处了四个女朋友,没有一个跟我相伴终生的。”

上海佬安慰我道:“东家,那是他们没有那福分。”

我鼻子一酸不由得流下泪来。“不是他们没有那福分,也许是我是克妻之相啊。”

“怎么可能呢?”小甘肃看来是一个情感比较丰富的一个人,见我哭,情不自禁的伤感起来。

上海佬最看不惯这个,大咧咧道:“东家,您老人家就安静一会吧,人家叶皓警官不是都说了吗,这和你没有一根毛的关系,都是什么所谓的骷髅血咒害死的,我们此次出来的目的不就是因为许白慧你女朋友的尸体在墨脱的松林口找到的吗?您忘记了?”

上海佬一说这话,我立刻打起了精神,道:“你说的对,这要能解开一个人的死因,其他的不就是迎刃而解了吗?”

小甘肃道:“是啊。再说东家,您想想看,这份快递怎么也会无缘无故的发自离松林口不远的札曲呢?这是巧合吗,还是里面另有玄机?”

我此刻才恍然大悟过来,小甘肃说的这句话句句在理啊:

为什么许白慧的尸体会在松林口这种从东北到西藏如此远的距离发现呢?

她为什么跑到这来?

还有,我母亲为什么会在这里给我寄送快递,她老人家不是已经仙游几十年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这一切的答案明天即将解开。

第四章 水鬼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