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国》少女身体被盗的灵异荒诞故事 (原创 重开)

莲蓬鬼话 310177 11325

  
楼主荣获 2015莲蓬鬼话年度十大作者            
  
本文荣获 2015莲蓬鬼话年度十大佳作          

  

第〇〇一章 来自死人国的怪物

在古老的原始森林中,游荡着一个浑身长毛,肤色如漆的怪物。据说,怪物身高不足一米,尖嘴猴腮,小眼吧唧,腰粗胸窄,臂长腿弯,长发披肩,张嘴会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有人被他吓疯过,也有人被他吓死,还有人说这头怪物最喜欢未成年的妙龄少女,倒霉碰到,就会被其抓走做性奴……

偏偏这天,森林中真的出现了一位妙龄少女,正站在泉眼湖边,面对着平静的湖面,就像对着镜子欣赏自己超凡脱俗的容颜。

只见这少女长发披肩油黑光润,脸蛋粉白秀气,鼻挺口秀鲜嫩欲滴,翘睫弯眉鲜灵生动,眼如潭水清澈闪亮勾魂动魄,肤白细腻,四肢修长,柳芽色花边衬衫吃紧的包裹着呼之欲出的丰胸,遐想满满,浅蓝色短裤紧裹着细腰丰臀,诱惑信息十足……整个人立在湖边,不施粉黛,没有修饰,像秋杨,似春柳,自然清纯,高贵典雅,如仙如魅,如诗如画,让这古老的森林顿增无限生机!

离少女不远,站着一位皮糙肉厚、脸如河马的秃顶壮汉,一面小解,一面张着大嘴呼哒呼哒喘气,眼睛却斜向湖边,盯着少女。

他们是刚从长途客车上下来的乘客。

泉眼湖不大,岸边碧草茸茸,野花泛香,周围古木参天,枝桠交错。树冠上,高天辽阔,阳光白云;树冠下,阴暗湿润,静谧而诡异。

河马脸解完手便奔少女走去,到了少女身后,突然拦腰将她抱住。

少女一声惊叫,吓得浑身瘫软。当她看清来者的时候,这才长嘘两口气,说道:“吓死我了!”

少女叫稻湘婕,还有两个月是十七岁生日。她是电影学院一年级学生,这是回老家度第一个暑假。

河马脸叫封武龙,绰号黑龙,三十八岁。家庭地位显赫,本人是笼斗世界冠军。

他们是一对情侣。

黑龙见吓到她了,并没放手,而是咧嘴笑道:“嘿嘿,看你这胆子。”

“你连个知会都不打,突然就那么一下子,我知道是什么东西!”

“嘿嘿,这里除了你我,还能有什么东西!”

“不是跟你说了吗,这里不但有凶猛的野兽,还潜伏着一头鬼怪,不但会把人吓死,弄不好还要吃人的!不然,我怎么会让你陪我回家。”

黑龙打小怕鬼,但在女人面前,也要装作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一拍硬如磐石的胸肌,大大咧咧地说:“媳妇,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有我黑龙在,还怕什么鬼怪!”

“别媳妇媳妇的,我现在还不是你媳妇!”稻湘婕瞪他一眼,模样更是楚楚动人。

黑龙见了,早已充盈的性欲瞬间爆发,突然抱住她亲吻一口。

稻湘婕推开他,说:“咱们有言在先,不登记结婚,你不能碰我!”

黑龙欲火猛烈,怎肯罢休,说:“我黑龙看上的女人,你是头一个这种待遇,要不是真心想娶你,给我生个纯种儿子,老子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说到这,黑龙就将她按在草地上,没熟的瓜,就是强扭。

稻湘婕拼命反抗求饶,使劲击打他的手,可她的手就像棉花击打在马蹄子上一样软弱无力,直吓得哭了起来。

黑龙势在必得,哪里管她这些,轻易就扒光了她的衣服……就在黑龙要得手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嘎嘎笑了两声。

这笑声好像就在耳边,尖细刺耳,凉透脊背。

“有人!”稻湘婕慌了,低声说。

因毫无精神准备,正是全神贯注的黑龙也被吓了够呛,立刻跳起来。可那笑声消失了。他四处看看,却不见人影,森林依旧静悄悄的。

虚惊一场!黑龙还想继续刚才的美事,却发现稻湘婕已穿好衣服站起来了,就说:“你起来干什么?”

“吓死我了。”稻湘婕说,“我说这林子里肯定有什么东西,你还不信。快走吧!”

虽然黑龙一身功夫,还曾经跟大和尚练过三年隔豆磐石掌,但被刚才一吓,现在又听稻湘婕说的吓人,也不敢在此久留,说:“走吧!”

稻湘婕家在狼洞沟,距泉眼湖二十多里路,是一条人迹罕至的羊肠小道。以前,这条小道是稻湘婕上学的必经之路,对她来说可谓驾轻就熟,所以,她觉得太阳下山前到家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黑龙心怀鬼胎,哪里想快走,走出二三里路,见森林里没什么动静,也就不害怕了,便假作累得要死,开始磨蹭时间。

这样一来,到了太阳落山,他们才走了大半的路程,不得不在森林里过夜了。

稻湘婕的打算落空了,却正符合黑龙的心意。

他们找到一块窝风的地方,划拉来一些干草和树叶铺好,当作床铺,又捡来一些干枯的树枝架在空地上,点燃了一堆篝火,二人坐在篝火边填饱肚子便躺下休息。

夜色浓浓,森林里静悄悄的,只有跳跃的篝火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古老沧桑的树木,在篝火的映照下,显得很是怪诞。

在这漆黑的夜晚,身处寂静的森林,天地之间,孤男寡女。面对浪漫的篝火,黑龙的欲火也猛烈燃烧起来,他大胆放纵着欲望,又强行剥光了她的衣服。

抢沙发!祝楼主大作红火!

第〇〇二章

稻湘婕拼力反抗,却无济于事。正当黑龙要长驱直入时,他突然妈呀一声,差点疼昏过去。

原来,稻湘婕两腿之间出现一块石头,黑龙的二先生瞎模糊眼的一头杵在石头上,险些崩断两节!

稻湘婕解脱了,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坐起来一看,黑龙正跪在那里对着篝火摆弄他的二先生呢。她不敢细看,但已看到那东西淌出血来,问道:“你怎么啦?”

黑龙一把将她推倒,说:“老老实实呆着,没你的事!”

稻湘婕又起来了,以为黑龙受伤,她这一劫就躲过去了,说:“出血了,包一下吧。”

“包个鸡巴,老子这玩意儿皮实,不断两截就不耽误事!”

黑龙说完,又压在她的身上,想让二先生深入进去。

就在黑龙即将如愿的瞬间,泉眼湖畔的那个笑声又突然响起,他被吓得一哆嗦,二先生便停在那扇敞开的美妙的大门前愣神了。

黑龙四处看看,能够活动的,只有跳跃的篝火,就连一个蚊子也看不到。他以为耳朵出了毛病,又趴到她的身上想要继续,可是,他突然觉得后背像有针在扎他的肉,疼痛钻心,回头一看,竟然和一个呲牙咧嘴的鬼脸打了一个照面。

那是黑龙有生以来见到的最恐怖的一张鬼脸,正如稻湘婕之前给他描述的那样,肤黑如漆、尖嘴猴腮、小眼吧唧……嗖的一下,一股冰寒刺骨的凉气像蛇一样,迅速自他的尾椎沿着脊梁骨一直爬到头皮,然后回灌到心腔,再轰然坠入小腹!

黑龙被这股阴森森的寒气一激,又加上惊吓,妈呀!一头栽在地上。

只这小半天,接连这么一惊一乍的,也把稻湘婕折腾够呛!她不知道又出了什么差头,起身一看,黑龙二目圆睁窝在地上,像是断了气。

稻湘婕吓得衣服也顾不得穿,好不容易把他放平,又哭又叫,又掐人中又拧耳朵,总算把他弄醒了。

看到稻湘婕,黑龙心里的恐惧还没消除,拼命往她怀里钻,哆哆嗦嗦地说:“媳妇,鬼,有鬼!”

稻湘婕四处看看,说:“什么鬼?在哪里?”

黑龙看看,鬼不见了,说:“他笑你听见了吧?”

稻湘婕说:“听见了。我就当是野兽叫呢。”

“什么野兽,刚才就在我身后,还用针扎我,和你说的鬼长得一个样子!”黑龙说着,还让稻湘婕看他的后背。

稻湘婕看他后背真有东西扎了,还冒着血筋,也很害怕,但她是山里长大的,鬼怪的传说听到很多,胆子还是不小的,说:“别再胡说八道了,我去加点柴,只要有火,就算鬼也不敢靠近。”

有了稻湘婕壮胆,黑龙的情绪渐渐镇定下来。

稻湘婕燃旺了篝火,因一天没得到消停,疲惫已极,安慰他几句就躺下睡着了。 

黑龙能量过剩,又因为惊吓,毫无睡意,他感到口干舌燥,就喝了瓶茅台。

酒壮英雄胆!一瓶酒下肚,他的血液又开始燃烧,那骇人的小鬼脸已被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又剥开她的衣服,这回,她没有排斥,因为她已没有精力顾及这些了。

怎么想到开新贴啊!

原来的贴不是挺火的吗?

@谈笑书 我对前面的几十章不满意。

  • 不惑中年吗娜 2016-09-26 15:30

    诚信广告,绝不虚假宣传:每天推荐两到三支稳抓的牛股、最新的行情资讯、个股利好利空消息、个股诊断都在解套司令QQ号 【768262735】 验证【533】 早来早获益,送给喜欢炒股的朋友

一个字,好

  • 异界雨夜行者 楼主: 2015-08-26 11:04

    谢谢支持!

  • 炀丹丹 2015-09-18 10:08

    没有fang法,吸引不来精准客户来加你,无论卖什么产品都会打不开销量,就是认为只要有货就可以卖出去了,可是有多少人囤了货却不知道卖给谁,上家教一些根本不好去执行的fang法,所以只有自己学会引流让对你产品有需求的人主动加你才能做好,我们不是软件,只有实实在在的fang法,想学fang法薇dfvip079

  • 异界雨夜行者 楼主: 2015-08-26 12:29

    欢迎光临!

  • 不惑中年吗娜 2016-09-26 15:30

    诚信广告,绝不虚假宣传:每天推荐两到三支稳抓的牛股、最新的行情资讯、个股利好利空消息、个股诊断都在解套司令QQ号 【768262735】 验证【533】 早来早获益,送给喜欢炒股的朋友

不错的好小说,文字功底深厚,情节荒诞离奇,生活气息浓厚

不错的好小说,文字功底深厚

支持力顶不必说!重开更精彩!

死人国的火车正朝你开过来,你敢上车吗?

好!太好了

第〇〇三章 黑龙变成太监

见她可以随意摆布,黑龙万分高兴,当他实际操作时,这才发现二先生已失去了先前的刚猛霸气,竟像条死虫子,毫无生机,怎么弄也打不起精神来。

黑龙试了数次,二先生都像霜打的茄子,急得他火冒三丈,恨不得跳脚叫娘,用刀把那不争气的玩意斩首,丢进炼钢炉内重新铸造成精钢利器。

足足折腾了一夜,黑龙一眼没眨,一会像气球鼓了起来,一会又像爆了的轮胎瘪了气。如此五次三番、三番五次,二先生都被他薅肿了,但就是闯不进那扇美妙的门,把他自己也折磨的要死。

稻湘婕醒来的时候,天已亮了,林子里大雾弥漫,三五步内看不清树木。

黑龙颓废地坐在她身边,一只手还握着那件跟他一样垂头丧气的东西,见她醒了,动也没动,就像被定格在了时光的某个瞬间。

看到这一切,稻湘婕似乎什么都明白了:自己的身子发生了质的转变,她再也不是处女了!她想哭,可是一切已经发生,哭又有什么用,路毕竟是自己走的,早晚也要有这一天。她平静地穿上衣服,平静地说:“这回如愿了吧。”

他还是那个样子,毫无反应。

她又说:“记住,这笔债,你必须要还一辈子!”

黑龙还没反应。

她觉得反常,扒拉他一下:“怎么了?累傻啦。”

不料,黑龙竟呜呜的干嚎起来,而且越嚎腔调越伤心,越嚎声音越响,到后来,就像死了爹娘一样撕心裂肺。

“嚎啥呀?!”她很奇怪,“占了便宜还哭,缺心眼呀!”

黑龙吭哧半天,才嗫嚅地整出几个字来:“媳妇,我,我报废了。”

这声音,跟蚊子哼哼差不多,她又问了一遍才听清楚,反问道:“什么报废了?”

他突然像小孩子一样哭起来:“不是,媳妇,我成太监了!呜呜——”他用手捻着那根“软黄瓜”给她看,“瞅瞅,蔫了。呜哇——”

她不敢正眼看,只是瞟了一眼,可却不明所以,说:“这也值得嚎,不是还长着吗,和太监有什么关系。”

“太监是没有了这个东西,我倒是有,可变成了死虫子,这就和没有一样了,这一宿,我根本没把你咋地,你还是处女。”说到这,黑龙又是个哭,“呜呜——媳妇,我成了太监,你也不会跟我了,这可叫我怎么活呀!”

稻湘婕说:“别哭啦,可能是累的,歇过来就好了。”

“好个屁,肯定是被那个小鬼吓的,我捅咕了一宿都没好使,就是彻底完犊子了!”

面对这种情况,稻湘婕也只能安慰:“完犊子就完犊子吧,又不影响吃喝,不用就是了。”

不料,黑龙听了又嚎叫起来:“呜嗷——你懂个屁!没了这玩意,天就塌了,老子就没法玩女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再说,老头子还指望我传宗接代呢,这回我们家可绝户啦——”

听了这话,她才感到事态严重,便催他起身赶路,到家再想办法,可是,二人走来走去,就是见不到家的影子,他们迷路了……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上午好!支持!问候!

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令人钦佩!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