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零二:中国神秘事件回忆录

莲蓬鬼话 1695950 4894

这是一个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的故事,它太过离奇而诡秘,以至于我不断地相信又不断地怀疑。

在我写下这一行字之前,我一度怀疑我所要说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妄想。为此,我不止一次去过心理咨询机构进行诊断。但是有个很大的问题在于:我说的东西,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真实,还是我的幻梦。

于是我每次去找心理咨询师,都只是选择性地向医生透露自己的信息——譬如出生日期,爱好,工作相关等等——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信息,并不能对病情的诊治起到积极作用。我相信医生也看出了我的敷衍和刻意隐瞒,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诊断我为轻度抑郁症,开了药让我自行回家治疗。

一个人该怎么证明自己精神有问题呢?又该怎么证明自己精神没有问题?

我没有办法证明,所以只好遵照医嘱,定时定量服用治疗药物。

不过,我虽然怀疑自己有妄想症,但很明显,我不是幽闭症患者。我需要说话,需要倾诉,需要被人理解。但我又不能向周围的亲人诉说我的苦恼——我可以自己怀疑自己精神有问题,但并不想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我是个精神病,那样我会被家人强制送到精神病院的。

所以,我决定在这里讲出那个故事。

那个我曾经答应某人要如实记录的离奇故事。

  写书不易,长空在这里感谢大家打赏!我一定会努力写好这部作品的

大家也可以在 天涯文学中国神秘事件回忆录直接阅读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天涯文学社区作者QQ群:450038056,入群需ID和作品验证

沙发

  • 绕梁的浏阳河 2016-07-30 11:06

    诗人还有兼职的?

  • 恶魔绅士4 2016-08-11 00:45

    其实西游记也是回忆录,他因为不敢写成回忆录,所以才故意捏造成神话故事。真真假假鬼鬼神神,我们只求明白其中道理。

  • skyec 2016-11-29 14:51

    故事嘛,对于故事里的“我”来说,就是真的!

  • ty_123845363 2017-01-11 11:00

    本来就是故事,楼上以为是纪实吗?

  • 翡翠银后 2017-01-18 21:43

    评论 skyec:自由作家 兼职诗人

我叫古重,现年三十二岁,自由作家,兼职诗人,多年以前曾是一家知名杂志社的记者。

故事开始于十多年前。

二零零五年的秋天,在我的记忆里,我采访了一个很神秘的人物,正是因为这次离奇的采访,我的生活和思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至于多年以后,我不得不求助于心理医师,调节自己的问题。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二零零五年九月,我当时还是一名刚毕业的实习记者,月薪两千不到的小基层。却迎来了一位意外的客人——我们杂志社的总编,那是一个实习记者远远不能接触到的领导。

我很意外,但他很平静。

他交给了我一个任务——采访某人,并为其撰写回忆录。

我很讶异,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轮到我的头上?业内人士应该清楚,撰写回忆录这种事,依据对象的不同,或商或政,只要是为有地位的人物服务,撰写者通常能够获得巨大的收益。而一个工作不超过三个月的实习记者,怎么说都不太可能有机会接到这种美差。

事有反常即为妖,我心里拿不定主意。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的,我们杂志社怎么说也是国企,里面一些门门道道我都还搞不清楚,我一个实习记者要是不小心卷入什么公司高层的斗争,那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踌躇了一会儿,最后狠下心,隐晦地把自己的顾虑透露给总编,暗示自己并不想接这个任务。

  • Blossomlice 2016-02-22 09:26

    之前看过 是写一封家书那个作者写的?

  • 长空无疆 楼主: 2016-02-22 20:21

    @Blossomlice 本故事中的某一段曾经用马甲发过,但没有写过家书之类的。 可能看错了?

  • 追风少年RC 2016-03-02 15:32

    [URL]东方财富网[/URL]

  • 黑耀魔 2016-03-19 18:19

    看完第一段,决定收藏,文字感觉真实,我喜欢。

  • 听见下雨的声音zh 2016-03-28 17:09

    评论 Blossomlice:傅雷么?

  • 龍戰宇嘢 2016-04-13 13:26

    我喜欢直奔主题

  • 俺是贤慧滴人儿 2016-07-27 01:10

    @长空无疆 剛開始看,感覺文筆不錯,敘述的感覺比較貼近生活。在天涯很久第一次打賞給你了,期待好作品

  • 张飞vzv 2016-07-27 17:20

    @听见下雨的声音zh 哈哈服你

  • 惑2016ABC 2016-07-27 20:57

    @长空无疆 2005年的工资水平,接近两千是比较高的工资。这样说是楼主??还是透露在下生活层次低?

  • 长空无疆 楼主: 2016-07-27 21:17

    评论 惑2016ABC:03年的时候,我父亲的月工资就是4000,零五年两千应该不算高吧?

总编是个看起来很斯文的年轻人,戴一个金丝眼镜,说话不急不缓,很稳重的样子。我只知道他姓赵,具体叫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一个杂志社那么大,我一个实习记者还接触不到总编这个层次的人。

赵总编听完我说的话,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太多,只是告诉我,这次的采访报酬很丰富,希望我好好把握。至于斗争什么的,他没说,但明里暗里的意思我看明白了——我这样的小虾米,还够不上斗争这个词。

公司里有不少关于这位赵总编的传言,我也多少有点耳闻,例如红三代,高干子弟,军转干部,手眼通天……总之就是很有背景能量的那种人。

据我观察也确实有一定可能,毕竟赵总编来了之后,我们这家国企背景的杂志社,一反整个国企大环境萎靡的现状,生意不退反进蒸蒸日上,不得不说,可能确实是这位赵总编出的力。

我想了想,最后判断这里面应该没有什么事,毕竟我只是一个行业基层记者,大不了不干了就是了,没什么人有理由整我,更何况是赵总编这个级数的人。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接下这个采访,毕竟我还要养家糊口,报酬丰厚的活,对我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事后我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这件事满是疑点,最简单的——公司那么多业务精英,手底下也是一大批精英记者,这么重要的采访,怎么就会落到我这样的小虾米头上?

我不知道,当时的我也没有考虑那么多。而正是这些疏忽,导致我还是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人生的另一条轨道。

在和赵总编谈话后的第二天下午三点多吧,他让秘书通知我现在就出发采访,让我收拾一下,车在公司楼下等着。我没想到采访来得那么快,匆忙收拾了一下,带上速写本和笔,就跟着他下楼了。

下楼之后我终于开始觉得,事情有些特殊了。因为我看见,来接我们的车,挂的是白牌——军E-xxxxx——上面两个字是红色,下面的数字黑色。

惨白的车牌在阳光下有点晃眼,我直觉这件事好像有点偏离我的预料了。

等着呢,楼主

惨白的车牌在阳光下有点晃眼,我直觉这件事好像有点偏离我的预料了。

车旁边还站着一个很年轻的少校,我估计最多也就三十出头吧,这个人看上去很平和,但我总觉得他身上有股子锐利的气质,很奇怪的感觉。

赵总编径直走向这辆车,没跟我解释什么,我也不敢问,只是跟着他。但到了车边之后,他并没有上去,让我在后面等着,自己走到一旁,跟那位少校说着什么。我不敢靠的太近,他们的声音也有点小,我只是隐隐约约地听见两个词——“妥协”、“功过”。

这什么意思?我想了想,发觉信息太少,根本就无从判断。我的思绪没有飘的太远,因为赵总编和那位少校的交流很短促,一两分钟就说完了。

“你就跟他去,怎么做有人会跟你交代的。”赵总编走到我的身边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递给我两张卡,“一张是建行卡,里面有二十万,这是他们预付的订金,你收好。”

二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心里一惊,一股热血直冲上脑门。

我生于四川遂宁,家在农村,那时家里父母长年在广东那边打工,做纺织工人,一年到头有个两三万收入都了不得了。

我是一个并不甘于平淡的人,所以大学一毕业,即便在毫无关系背景的情况下,依旧孤身一人来到北京闯荡,为的就是出人头地。可是生活哪里有这么容易,一进杂志社大家都是底层员工,一个月有个千把块钱工资已经算可以了。

二十万,我得挣到猴年马月去?

  • 养人de猪 2016-03-09 00:50

    哟,遂宁的哦

  • 毅路向东 2016-03-17 17:54

    老乡啊

  • 铖禹 2016-04-07 16:33

    靠,我在一楼的时候,还推测你是江西的。你咋变成四川的了?四川允许5岁上学么??

  • snbssnbs 2016-04-12 16:36

    遂宁哪里?船山?安居?大英?蓬溪射洪?

  • 长空无疆 楼主: 2016-04-12 21:06

    评论 snbssnbs:安居区的,哈哈

  • 很嫦娥一号 2016-04-12 23:55

    哎哟,我大遂宁的~

  • snbssnbs 2016-04-19 01:25

    评论 长空无疆:遂安县。遂宁人还不少。

  • yes1995 2016-05-10 12:52

    我也是遂宁的。哈哈

  • 长空无疆 楼主: 2016-05-10 13:35

    评论 yes1995:跟老乡握个爪

  • 唐娴林 2016-05-11 16:49

    好多遂宁的哦

那时候的我,还是太年轻,眼睛浅只看得见眼前看不见身后,刚刚步入社会,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我,几乎立刻就对这个采访再没有半点怀疑,并且心甘情愿去做。

我当时甚至有种错觉,如果赵总编这二十万是用来买我的命,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给他。

我心潮翻涌,几乎被这突然而来的金钱冲昏了头脑。可是,赵总编却根本没理会我的想法,只是自顾自对我继续叮嘱着。

“另一张卡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出了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给我。”

说完这番话,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步离开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最后颤抖着把银行卡收起来。

另一张卡片静静躺在我的手中,那是赵总编的名片,没有什么头衔地址之类的花哨东西,只不过有一些纯金色的花纹,金底黑字,做的很简约。上面只有一行字:赵川,138xxxxxxxx。

原来他叫赵川。

  • 往事成就一个人 2016-04-14 23:46

    1

  • xyd2014 2016-05-17 08:20

  • 哇啦瓦 2016-06-08 00:27

    你们赵总编好像忘记跟你讲银行卡密码了

  • 愤怒的味道 2016-06-29 12:35

    不严谨啊,难道他们报社出版物上不写主编的名字?私下不议论?同问的还有银行卡密码怎么不说

  • flyingmousecat 2016-07-21 11:07

    密码不给你银行卡怎么取钱

  • smxian33 2016-07-27 18:14

    @哇啦瓦 单位财务给员工办工资卡的时候,不会要求你提前预设密码,办好了之后可以自己设。换句话说,卡是你的身份证办的就没事。这个情节应该不是bug

  • 飞一班的感觉 2016-07-28 10:18

    @长空无疆 咦,天津卫视赞助的?主持人都来了?赵川?

  • 我是一米虫 2016-08-10 11:45

    @长空无疆 马克

  • 恶魔绅士4 2016-08-11 01:13

    评论 哇啦瓦:这个不会让你知道

  • 恶魔绅士4 2016-08-11 01:18

    评论 愤怒的味道:粪怒味道的青天大老爷你好!这里只是讲故事,又不是学术论文,要那么严谨干嘛?西游记更不严谨,不影响它成为名著。

“同志,上车吧。”一个声音将我惊醒,我抬起头,发现是那位年轻的少校。我略带歉意地对他笑了笑,跟着他走向了那辆黑色的军车。

上车之后,我发现车里已经坐着一个司机了,面色冷峻,身姿笔挺,穿着一身迷彩服,不过没有军衔,我无法判断他的级别。我被安排坐在后排,那位少校坐在我的旁边。

一上车,我正准备开口,那位少校抬起手阻止了我。他很温和地对我说:“同志,根据规定,我不能对你传达命令或指示,你的任务另有专人负责。你也不能讯问任务内容,我只负责护送你到任务执行地点。”

这位少校的话语很平淡,说话的时候一直直视我的双眼。我很不适应他说话的口气,好像只是在念一篇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稿子,严肃而呆板。同时他话里的“任务”两个字,透露出的那种军人特有的不可违背的信念,更是给我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我只是个平民,不是军人。

总之,这段话让我无所适从。

最后,他拿出一个黑色头套,递给我:“这是基于某些程序的需要,希望你能配合。”

我懂他的意思,默默接过头套罩在自己的头上。

随后,世界一片漆黑。

“老范,去功德林。”

我能感觉到车开得很快,很稳,但很可惜,我看不见沿途的风景。

  • 玲珑入相思 2016-03-17 01:33

    ……这头套带的还有啥意义?自己都报地址了。

  • 毅路向东 2016-03-17 17:55

    @玲珑入相思 应该是一个代号而已,外人不知道的

  • 花兒說 2016-06-14 11:17

    是啊,肯定是内部自己叫的名字

  • 真源无味真水无香 2016-06-23 10:56

    功德林?好像坟地

  • yonoso 2016-06-24 12:07

    去功德林有什么好保密的,买月饼点心馒头的地方。。。

  • 萌萌哒逗比克星 2016-06-30 16:47

    国军败将关押地啊,这不是要命的节奏嘛

  • 长空无疆 楼主: 2016-07-27 19:55

    评论 明天行尸走肉:明白人。

  • 常泪华 2016-08-06 00:06

    马克

  • ansontt81 2016-08-11 13:08

    一般即使内部地址,也不会口述,不然防不住有心人。去哪上车前就说好了,更不会叫司机名字。不然泄密责任

  • a185488178 2017-06-04 19:45

    评论 玲珑入相思:你这智商够可以的了!!!我看书从来不评论 但是今天我忍不住说一句!!!!。。。。。你懂的

车开得很平稳,但我耳中的声音从一开始的嘈杂喧嚣,变成三三两两的汽车呼啸和鸣笛声,到了最后竟然又转变为一片静谧。我只能听到低沉的发动机旋转的嗡嗡声。

一路上,我旁边的少校和前排的司机都没有说话。如果不是他们还有平缓的呼吸声,我简直要怀疑自己坐的是一辆幽灵车了。

我也不能说话,只能等待,这感觉很难受。但我别无办法,只好紧紧捏着自己手中的速写本,我能察觉自己的紧张——我的双手渗出的汗液,已经要把速写本的封面浸透了。

在这等待的过程中,我的心一点点冷下来,尽管身体的紧张不能控制,但我还是开始思考这个所谓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普通的回忆录撰写这么简单了。

作为一名记者,虽然是刚入行不久的小虾米,但平时跟着领导也经历过不下五次的人物专访了。通常情况下,我们会和采访对象事先沟通,约好时间和地点,到点了我们自己开车赶过去就行了。而且我们是事业单位,正儿八经的政府背景,采访对象一般都对我们保持很友善的态度,一路上的吃住行,整个采访过程基本都招待得很周到。

但现在,好像不是这样了,这绝不是一次寻常的采访。哪有记者还要被罩头套的?又不是犯罪嫌疑人。

  • iammmvkgl 2016-08-10 10:49

    @长空无疆 带头套,在车上,还能听到别人呼吸声。你是狗精转世。

  • 恶魔绅士4 2016-08-11 01:35

    评论 iammmvkgl:头套不是隔音装备,㊣S。。,算了,不骂你了。。下次别顶低能脑袋评论加骂人了。。是说你,没错。

  • 内心丰盈 2016-08-11 06:26

    @iammmvkgl 哈哈哈

  • 我爱西番莲 2016-11-15 13:19

    评论 恶魔绅士4:哈哈哈,高,实在是高!

  • 从陌生人到熟悉 2017-01-12 22:06

    评论 iammmvkgl:哈哈哈

  • 蓝泽祈 2017-08-22 11:49

    评论 iammmvkgl:秀智商?

  • 1563966218 2018-03-01 14:49

    评论 iammmvkgl :狗精转世这四个字真的绝了,我没忍住,也许作者有遗漏,毕竟均匀呼吸声真的很小

而且我们坐的这辆车的规格,以及旁边那位少校对我的“接待”,这些不合常理的东西,真的让我有一点害怕了。

我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毕竟军方不可能迫害平民,而且人家出动这么大阵仗,要说为了把我一个小老百姓怎么样,我想也是不可能的。

我的恐惧来源于我不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将要面对什么。换句话说,人的一切恐惧,都来源于未知。

我的脑袋里杂七杂八的思绪搅成一坨,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已经浑然不觉。直到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才陡然回过神来:“恩?怎么了!”

黑头套被人掀起来,我眯了眯眼睛,有点不适应。望向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都黑了,外面只有星光和旷野。

车门已经打开,那位少校正在看着我:“同志,我们到了,请下车吧。”

这就到了?我的脑子里刚闪过一丝疑惑,人却已经不自觉地跟着他下车了。哪知道我刚一下车,整个人却差点摔倒,幸亏少校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我。

“路上没有活动腿脚,坐久了,腿有点麻。”我干笑着向他解释道,毕竟男人腿软,实在有点丢人。

  • yonoso 2016-06-24 12:10

    路上腿都坐麻了,也不用上厕所。腿软不要紧,肾是真好!

  • xiaoyuanmafanzi 2016-06-25 15:16

    评论 yonoso:出汗没尿意

少校看了看我,出乎意料地笑了笑,表示理解。随即开口道:“我们先在这里站几分钟,接你的人马上到。你可以先活动一下腿脚,不过……”

说到这里,他有些严肃,“不过动作的幅度不要太大。”

我摇了摇头,没心思回答他,随后开始弯着腰揉腿,不时甩动大腿,舒缓血液。我一边缓解自己的身体,一边抬起头观察四周的环境。

我第一反应是顺着车灯往前看,发现车停在栋建筑面前,好像是个大门,里面是个很黑的院子,看不清楚。我抬头想看看这地方的名字,发现上下左右都没有名称,只有大门上方是仿古的飞檐样式。

正当我四处打量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一点玻璃的反光,一闪即逝。那是什么?我循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突然发现一个小圆圈,我定了定神,借着车灯散射的光芒定睛寻找。

哗!

等我看出那是什么东西之后,全身一滞,甩腿的动作僵硬地停在半空,全身上下一层层冷汗止不住地冒出来!

枪!狙击枪!

艹!一把大狙就在不超过一百米的范围内瞄准我!

  • nbaps007 2016-03-13 16:18

    这杆大狙让普通人这么轻易的就发现了?看样子是个水狙啊

  • 小小鸟儿19 2016-04-01 21:55

    评论 nbaps007:水了些,不过我感觉可以忽略

  • yxy309 2016-04-05 21:35

    @nbaps007 故意让他发现的

  • 15603532401 2016-04-16 01:11

    @小小鸟儿19

  • 游戏人Z 2016-04-21 15:27

    评论 nbaps007:噗!!!

  • SaTan_光 2016-04-22 17:23

    狙击枪就这么让男主发现了?作者你要不要不这么胡编啊

  • 浪漫的吗啡 2016-05-19 01:57

    楼主眼神好的简直了……还有就特么这种狙击手死特么1万遍都是少的!还有你知道“战术素养”这种训练吗?狙击手不迎向光源这是最基本的基本,即便他本人犯了错误,观察手也不会。麻烦请做饭严谨

  • 飞鸟1207 2016-06-14 16:39

    如果是敌人,早就死几十回了,你发现了又怎么样。

  •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2016-06-19 14:19

    评论 飞鸟1207:如果把记者换成专业热点人,立马就发现了。

  • xiaoyuanmafanzi 2016-06-25 15:18

    评论 小小鸟儿19:天黑黑的就是放个大炮也不一定能看到。

今日已毕。

  • 1259481358 2016-02-19 13:01

    11111

  • 低调的高论 2016-07-27 23:37

    这东西跟色情小说一样,假的很,发出来看看可以,不过要标明: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体重言重我冷哥 2017-04-08 10:38

    评论 低调的高论:应该是,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甚窃喜

期待后面的故事[d:呲牙]

感觉又进了一个坑

在枪口的瞄准下,我至少呆滞了一分钟,但这一分钟让我觉得简直比一年还要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把狙击枪好像重新隐没在黑暗中。我在震惊中收回目光,看着旁边的少校,却发现他以一种皮笑肉不笑的神情望着我:“都给你说了,动作幅度别那么大。”

我深深地吸气,自己站在原地深呼吸,闭着眼睛平复心情。一个人被枪指着是什么感觉?一颗子弹只需要0.01秒,就可以让一条鲜活的生命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当你就是那条生命,这感觉你能明白吗?

呼,我长长地出着气。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大半被冷汗打湿,很不舒服。

“我们还要等多久?”我心里不舒服,冷冷地问。

那个少校没有立刻回答我,只是看了看手表,过了大概两分钟,他终于开口:“已经来了。”

他没有多说,只是大步向前,我也紧跟着他的步子。走近了才发现,原来这里有岗亭,里面站着一个执勤的士官。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身穿警服的人在等着我们。

少校同志没有和这位警届官员过多寒暄,只是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并将我这个人“移交”给了对方,仅此而已。

  • 出柜挺好 2016-04-05 21:33

    呵呵!我就被枪指过!(手枪)还是我朋友(贩毒的,关系一般)虽然知道他不会开枪!但还是肾上湶素激涨!好紧张的说。

  • Eifersucht 2016-04-13 13:14

    @出柜挺好 哦

  • 用时间检验生命 2016-04-24 01:44

    @出柜挺好

  • 用时间检验生命 2016-04-24 01:45

    @出柜挺好 我操,伙计这你都敢说,先不说查不查水表,光是手枪贩毒这四个字都够你受得

  • u_110504414 2016-06-01 16:07

    评论 出柜挺好:你小心点 公安很快就找上你

  • 我的号被盗 2016-06-14 20:12

    评论 出柜挺好:你名字就晓得不一般,小心被锁定

  • 镰刀绅士 2016-06-26 13:49

    咋又是军队又是警察的,这都不是一个系统啊

  • 微笑脸庞 2016-07-28 13:17

    @出柜挺好 所以你。。。就出了?

  • zhaoshimang2 2016-07-31 02:51

    @长空无疆 那个当兵的在干嘛?他的上级没有教过他枪口不能对人吗?用枪口指向别人,是非常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必须投诉他,让他的上级处分他。你是人民军队,不是旧社会的军队,还想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 恶魔绅士4 2016-08-11 01:43

    评论 zhaoshimang2:草民意淫?

不过在他们的谈话中我才发现,原来我来的这个地方,好像是一个监狱。

我本来猜测这里应该是个军事基地的,狙击枪暗哨,士官卫兵,只有身为国家暴力机关的军队才有资格这么做,而且我的印象里至少也要是野战部队才有这样的配置。不过监狱倒也是一个不算太令人意外的答案,警察管理,武警守卫的标配。

才不到一天的时间,我发觉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好像已经提高了一点了,至少没那么恐惧了。

我并没有过于靠近少校他们,毕竟刚才出现的那把大狙实在令我有些不安。好在他们的交流时间也不太长,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位少校和中年警官的谈话已经接近尾声了。

“同志,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接下来的事情,由李警官跟你交代。”少校转过头来,面色郑重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再见。”

再见!

我站在原地,看着那辆军车越行越远,直到两点银白的光芒隐没在漆黑的夜色里。

夜色苍茫,大院外的旷野一片漆黑,只有我身后的岗亭处还有着灯光。

呼,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转身跟着那位李警官进入了监狱。

当监狱岗亭的栅栏缓缓闭合的摩擦声响起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我已经彻底不属于从前生活的世界,我的生活好像被什么东西拦腰斩断,往前走,全是未知。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