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仙侠谱》求大家支持,古色古香的原味中国仙侠~!

莲蓬鬼话 102 2

新书地址:http://ebook2.tianya.cn/book/79003.aspx

喜欢的朋友可前往观看本书,多谢大家的支持!

试读一段~

只说这长发凝神细听,却是几个小沙弥在聊天,说的是那无色的事由。正说到那无色如何勇猛,怎样在云海之中戏耍猛兽异禽,其中一个沙弥问道,“师兄,你说的这般那般,却是不曾见到实物,我们怎么知道师祖是真的厉害还是在胡吹?”讲故事的沙弥却是胖一些,听得这话直接把个胖手举起来给了那沙弥一个爆栗,喝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无色师祖却是能胡说的嘛?你若是不知道,你可以去金刚殿前去,你看到那只怪兽了吗?那个就是上次师祖在云海上顺手收来的!”众人皆都附和,那小沙弥却是不敢说话,胖沙弥有些得意,又说道,“说起这无色师祖的典故啊却是如数家珍,你们这是在听我说,觉得在胡吹。你们若是有那万幸,能到师叔那里去听故事,你们便知道了。特别是了了师叔讲的故事,那才是精彩绝伦,跟我比起来就好比那母鸡见了孔雀一般,我这说的自是如那母鸡一样,不值一提的。先前我曾听了了师叔讲过一段,却是关于无色师祖的兵器的,你们却是想不想知道?”众沙弥都说想听,更把个胖沙弥乐上天,咳嗽一声,继续说道,“要说这兵器啊。大家都知道,师祖的兵器是一柄木鱼锤子。这木鱼锤子可不是咱们平日里用的那锤子,试想啊,咱们每天都对着木鱼,敲着木鱼,有谁能想到用这木鱼的锤子做兵器啊?”众人都摇头,只其中一个像是七八岁的小沙弥说道,“我倒是想过,可是那木鱼锤子是木头做的,遇到什么刀啊剑啊,一下子就砍断了,怎么用来当兵器啊。师父曾说过,这兵器,一寸短一寸险,你们想那木鱼锤子长不过一尺,怎么去跟那仙剑比,还没打到人家呢,就被人家一剑砍到了不是?”却有一个声音尖细的回道,“那是你,就你那点功夫,连南院的狗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说仙剑呢!”众人一阵哄笑,胖沙弥清清嗓子,说道,“不要胡闹!你们这说的都是题外话,像无色师祖那般的人物又怎么会害怕这仙剑,再说无色师祖那法宝哪里会是我们这普通的木头锤子?你们可知道,师祖的这个法宝可是昆仑山的万年寒铁锻造的。那寒铁本来就是个灵物,随性择主,我听那了了师叔说,师祖那时闲暇去昆仑山游玩,正碰上一只妖兽,身长百尺,就像咱们住的房子那么大。你们想想,你们要是遇到这样的妖兽,你们怕不怕?”刚刚说话那个小沙弥瑟缩了一下,小声说,“我的个乖乖,那么大的妖兽,我可不敢碰,要是我,我就直接跑。”几个人又是一阵哄笑,胖沙弥接着说,“你啊,等你练成师祖那样的神功,你就不怕。”其中一个沙弥说道,“等他练成,那妖兽早死了。”众人都大笑出来,胖沙弥说道,“但是咱们师祖却是练出来了啊,据说当时师祖看到这妖兽的时候,一点也不慌,他那时还是用着仙剑,出手就一剑,把那个妖兽打得满地找牙,灰溜溜的就跑了。但是师祖知道啊,这妖兽可是祸害四方的一个东西,可不能让它这么轻易的就跑了。师祖紧走几步,又是一剑,直接刺破了那妖兽的肚皮,里面咕噜噜滚出一个圆东西,师祖近前一看,哎,这不是万年寒铁吗。原来啊,这妖兽前几天闲着无聊去洞里找东西吃,没想到把这个寒铁给吃进去。这寒铁岂是简单的物件,吃进去以后就全身难受,那天刚好出来,碰到师祖,才让师祖给杀了。师祖带着寒铁就回到了咱寺里,找到方丈师祖,当时还是无色师祖的师哥,方丈师祖说,这东西可是个好东西,你拿来就是你的机缘,这样吧,我给你的仙剑你用着也不顺手,不如就把这个东西锻造成你的兵器吧。师祖一想,自己该做个什么兵器呢?结果在屋子转了一圈,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木鱼锤子,他想着,我就把这世上的妖魔怪兽都当成木鱼来敲死岂不甚好。所以师祖就做了这么个兵器。师祖这兵器,那可

不得,你们知道有多厉害吗?你们去咱天相寺的西北角那边看看,那里有座山崖,山崖上有个缺口,听说就是当初无色师祖一锤子给敲开的。你们觉得厉害不厉害?”众人都是一阵附和,长发听这却觉得好笑,他自是知道,那山崖唤作天南崖,天南崖上确实有个缺口,可那缺口可不是无色给敲出来的,而是当初剑魔任逍遥给撞出来,想着也不禁一阵好笑,却不妨这笑声把几个小沙弥给吓到,一溜烟的全跑了。

长发心中失落,他自是知道小沙弥们在胡吹,可他却想听云海之故事,也好有备无患。天相寺里,自己熟悉的人不过无念、无色和无恨,无念几日来忙着各种事宜,无色被无念罚了面壁,无恨却是跑到冀州边缘去和魔族分庭抗礼。如此下来,只剩得他自己一人在此修炼。时日长了,他却也是无聊。刚刚听到了小沙弥们的对话,心里不禁一动。收拾停当便准备去金刚殿一探究竟。

夜凉如水,天相寺的夜晚更是冷煞人。此时正是七八月时,白日里热得要命,到了晚间却是山高天凉。长发恁是一身修为,也有些抵不住这寒冷,他的客房却是离金刚殿远上些许,走了几刻钟才到,长身看时,却见那金刚殿前却有一片大广场,中间是一个水池,方圆几十丈,夜色之下,水光荡漾,波光浮艳。长发也是来过这里几次,那妖兽也是见过的,却是少有晚间过来,此时天地肃静,万物都在休息,猛然间骤见那水池中妖兽横身站起,带起的水花扑棱棱洒满了水池边,把个长发弄湿了一身,长发赶紧跳出圈外,仔细看时,却见妖兽体型庞大,背生双翼,牛头虎躯,豹爪蛇尾,长身站起竟比那金刚殿还大上些许,长发心内便是一惊。却听闻那妖兽口吐人言,道,“你这道士,深更半夜跑到这金刚殿作甚?莫不是要偷东西嘛?”长发心内又是一惊,后退几步,颤巍巍看着这妖兽,口中竟不知说些什么。妖兽甩了甩斗大的脑袋,叹气道,“无聊!”随即矮下身子准备进水,却是忽然想起什么,又长身站起,两只牛眼直勾勾盯着长发,口中腥臭之气扑面,它向前探爪,喝道,“你身上魔气甚重,是不是那魔族之人!”长发又退了几步,此时方缓过神来,拱手欠身道,“神兽莫急,我却是方丈请来的客人,日里听说神兽神通广大,却是想来见识一番,不想惊扰了神兽休息,罪过,罪过。”那妖兽嗤之以鼻,收回了爪子,愤愤道,“无稽之谈!”转身又想进水,却是又回头,“不对!你是魔族之人!休想骗我!”言罢,肉翼扑腾飞到半空,口中不知念了什么,忽的漫空中乌云密集,电闪雷鸣,妖兽喝道,“魔族小儿,还不速速招来!”长发只觉疑惑,却不妨一道惊雷劈在眼前,只得运起无量诀,却是道行太浅,被那雷电正劈在无量诀之上,把个长发打得口吐鲜血倒退几丈,跌落尘寰。

妖兽也是一惊,心道这小老儿怎得这般不经打,摇身一变却是一个雷公的模样,落到长发身边,仔细观瞧,却听到一身力喝,“孽畜!深更半夜,为何为难我客人,还不速速退了下去!”妖兽转身一看,却是无念方丈到此,缓身行礼,道,“方丈,此人夜闯禁地,满身魔气,我问了他,却是回答不上来,故而动手。”无念斥道,“孽畜还敢狡辩!分明是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人命,这几日不曾修理你,却是皮痒不是。”说罢,手中法印再结,却是如来大手印,瞬也不瞬,照面便打在那雷公身上,把个雷公震退数丈,直接打出原形跌落水池之中,它扑腾两下,还待说什么,无念眼神一凛,喝道,“还不退下!”此时,长发方苏醒过来,张口就是一口黑血,勉力站起,说道,“方丈莫要生气,是我先前不对,不怪神兽。”无念眼神却是不变,喝道,“此兽来到寺中近五百年,却是捩气不改,我几番在金刚殿说经,到了它耳中全都成了那风声,却是一点也不曾听到耳中。今番还要伤了你,我着实忍不得这心中怒气,道友,且来方丈室中,我替你疗伤。”长发也是无奈,还想说什么,却是说不出口,只得随了无念去疗伤。

却不妨这妖兽本是横行,在云海之上也无人如无念这般对它,心内火气难平,大吼一声退入水池之中,然心中终时结下芥蒂,后文书中,它却是忍不住愤懑,冲出天相寺,只把个长发打得元神出窍,险些死去。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百里喵 2016-04-09 16:03:00

楼主为什么不叫天地神魔??

-----------------------------

因为没有手机再注册一个账号了。。。。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