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龙诀》:一次次诡异盗墓之旅,九死一生惊险经历!若遇邪墓,施斩龙诀

莲蓬鬼话 579775 1625

我的太爷爷曾是神秘的‘隐龙门’弟子,精通风水堪舆,撼龙点穴!几代家传秘术未衰,在我童年时来到老家大山里玩,意外闯入西周时期一代燕王的古墓,里面场景诡异重重,还有死而未灭的邪恶墓主,一张狰狞的黄金面具,一具布满巫文符号的棺椁,究竟隐藏着什么惊天大谜?古人相信人死灵魂不灭,是否真的有养魂之法,长生之术?一趟惊悚之旅,揭开千年古墓的诡异谜相!

请看我第一次走入探险盗墓之旅的故事!

人是否有灵魂?这个问题困扰了几千年,有的相信人死灵魂不灭,黄泉下的生命就可以用另一种形态存在,因此寻龙找穴,把古墓葬在风水宝地,布置房舍堂宇,行宫大殿,希望死后仍能享受富贵。

但是近代有的思想家,却把灵魂看成一种特殊物质,就像关灯之后,电弧效应,是一种原始代码,人死如灯灭,意识、记忆、感觉等皆消失,剩下一丝主灵如电荷一般,被异度空间吸收走,转换了时空,以另一种状态重生。

  • 亚帝度假式家具 2016-07-02 11:22

    现在西方是有超炫理论.....认为灵魂就是某一种超炫......

  • jy01101957 2016-07-09 13:40

    评论 亚帝度假式家具:字错了 是超弦理论 解决的是量子力学和相对论衔接的问题 不过目前不怎么接受这种理论了 同一场理论被更多人接受

我姓叶名晨,出生在一个堪舆世家,祖辈上曾出过风水先生,师承明代崂山道派分支的‘隐龙门’,几代相传下来,因为玄祖那个年代闯关东,来到了东北生活,家传秘术渐渐衰落,但是到了我父亲手里,他研究不辍,竟然有回光返照之象,风水本领掌握了不少。

因为父亲叶鹏举自幼酷爱华夏古文化,年轻入伍上过越南战场,转业之后,在家潜心研究易经、河洛,精通青囊之术,数年载亲身寻龙探墓,闯出一番名气,在北方倒斗界中获得一个绰号‘穿山貂’。十年前,在沈城古玩街,开了一家集古斋,处于半隐退的状态,

父亲常说,他出入墓穴,长年沾染邪气、死气,身体伤害很大,不能长做这一行,打扰逝者的安息,挖人坟墓,有损阴德。

我曾问过父亲,为何祖上的宗派叫隐龙门?父亲沉思许久,叹说道,依照山川走势观测风水,寻龙探穴,这都是精通堪舆者寻常能做的,可是,当地势变迁,山水移位,原本的风水宝地,龙脉变成了恶龙,出现这样、那样的诡异不祥时,就需要寻隐龙、斩恶穴了,破坏风水恶化,改善地势,补救人事,这就是隐龙门的人该做的事,绝非寻龙穴那么简单!

他就学着黄鼠狼叫声去偷鸡,结果出师不利,天气热那家人都睡在院子里,父子爷俩儿听到响动,拎起铁锨锄头就追了出来。

二叔不敢回头怕被认出来,就往山上狂跑,眼看人家爷俩儿就要追上了他,忽然二叔见前面有个坟圈子,灵机一动,上前扑倒抱着一个坟头,叫了声:“终于到家了。”

那父子二人一听,这下可吓得够戗,以为一直在追着孤魂野鬼,掉头撒腿就跑,铁锨锄头也不要了,惟恐避之不及。

二叔歇了一会儿,在山中拼力抓了只野鸡这才回来。

其实我怕二叔他也学了一些祖上的玄学,但用心不精,一直都是一瓶不满,半瓶晃荡儿,所以无法靠它养家糊口,平时只务农,等谁家有白事,或者闹灵异事件的时候,村里的人才会想到他。

其实在乡下山环水绕,有灵的“脏东西”也多些,不但狐仙蛇神常仙灵,经常有撞鬼或鬼附身之说,一般要能驱邪的话,道行要相当要才行,否则你能驱好,反让邪物把你折腾废了。

高二那年暑假,也就是2002年,我跟初恋女友分了手,心情不愉,就来到农村排遣度假。

夏季辽西地区十年九旱,农民靠天吃饭,但老天爷不下雨,地里的庄稼枯萎一片,再不下雨庄苗眼看是活不成了,急得人们像热锅上的蚂蚁。

有许多年老一辈的人迷信很重,就到村头土地庙去烧香烧纸,保佑风调雨顺,后来烧香拜神的人越来越多,村长沉不住气了,干脆直接来找二叔,问他为啥老天还不下雨,该咋整啊?好象二叔能呼风唤雨,行雷步电一般。

白天闹高温,村里的孩子都会去大凌河洗澡,尽管大人们不准许,我跟表弟总在午间装睡,等二婶睡着了,再偷偷跑去了。

要说在河水中露天洗澡,那叫一个爽,大到二十多岁小伙子,小的六七岁的小屁孩儿,都是赤身裸光,像鸭子落水一般,扑通一个猛子窜出老远了。

我随行带了一个潜水镜和游泳裤,放眼望去,一群孩子中只有我身有寸缕,不是我害羞不喜欢被人看光,只是担心河中有小螃蟹或鱼虾咬住宝贝,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下游洗玩了一会儿,觉得水太浅没劲,大伙就决定去上游跳水去,但也有人反对,说上游太深,而且每到农历七月经常出事,总有孩子被溺死,所以大人都不让孩子自私来大凌河玩。

我表弟乳名叫宏亮,今年才十三岁,胆子倒不小,大声嚷嚷说:“妈的,怕什么,我爹能驱邪,我打小什么没见过,大白天的有河鬼也不敢出来闹。”

最后一商量,海生、冬子、春旭加上我,五个人,拿起衣服继续往上游走,来到“石板坑”处。

石板坑水深有二十多米,以前捕鱼的人曾钻过水底,说水下泥沙浮在几块厚石板上,不是泥土底,所以人们都叫它石板坑。

这地方在一座连峰山岩下流过,另一面河畔是平地,河面很宽,说也蹊跷,河水流经到此时会打个旋儿,再往下流。

我站在岸边一墩大石上,往脚下三米来高的河面一瞧,心里没了底,朝他骂着说:“宏亮,你他妈的就坑人吧,这水打旋儿,跳进去不就转晕了吗?”

宏亮嬉皮笑脸说:“没错,石板坑的水,自从爷爷懂事的时候,就是打旋儿的,他都钻下去过,咱们就钻不得吗?”

我心想爷爷当年眼睛磕到门槛,给磕掉出来眼球都能自己放回去,要是你这兔崽子还不疼死?

宏亮见他们谁也不敢先跳,就把衣服往石头上一扔,二话不说,头朝下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扑通一声,溅起一个水花,动作干净利落,东子和海生都叫了声好。

我把衣服也放在石头上,往耸立陡峭高崖上一望,山的顶端有一个人头岩石雕像,自然形成的,村里的人都叫尊像“阎王鼻子”,说有人能爬上去摸它的高鼻子,就能长命百岁,但谁也没真正摸过,因为悬崖上端实在太陡,胆子大的人每次爬到雕像下颌处都摔死了。

出于好奇,我拿起了父亲送我的军用手表,是越战时中国野战军用的,当年父亲退伍后保留,在我去高中入学报道的那天,他就送给了我当礼物以作鼓励,手表除了看时间又防水外,上面有个指北针,能辨别方位和经纬度。

我站在石头上朝着远处石像一对,这指北针却指的东西方向,这就奇怪了,我摇了摇手表,发现指针不同以往,自个儿打旋急转,一会停住还是指着东西方向,真他妈的邪门啦。

海生突然拉了我一把,说:“小晨哥,宏亮钻进水里有一会儿了,怎么还不上来啊,是不是呛水啦,咱们还是别在这游了,这旮旯儿老淹死人。”

我也感觉不妙,表弟年纪虽小但水性不差,这个时候还不上来,估计是被水呛到。

这么一想可就急坏了,我赶紧戴上潜水镜,深吸一口气也跳了下去。

“噗通!”

水涡旋动把我身子转了两圈,才钻到半深处,眼光射到这里不太明显,却见宏亮身子漂浮在水底,眼睛合闭着,口中正咕噜咕噜冒着气泡,脚踝似被水草缠住。

(真操蛋了.....)

我吓了一跳,生怕再迟一步就没救了,双臂加速划动,潜游过去,扯开了缠在他的脚踝处的水藻长草,心想水草又不会动,怎么拽住了表弟呢?

水底光线幽暗,鱼群徘徊在远处,并不靠近这块旋涡,呆久了我也浑身发颤,总感觉有双冰冷的眼睛正望着自己,赶紧挟着表弟的胳膊往上划游。

但手臂无论如何划动,也浮不上去,心里更急了,忽然脚踝一紧,似被甚么东西缠住,回身一瞧,那茂盛的水草不知啥时已将他的左腿缠绕住。

这时宏亮忽然睁开冰冷的眼,变得非常陌生,带着一股绿油油的的光芒,脸上有一层凶厉之色,双手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眼神阴森森的,说不出的慎人可怖。

2 撞邪了

表弟仿佛邪性大变,双手紧紧掐住我的脖子,眼神冰冷森严,脸色惨白。

虽然他才十三岁,但这次力气大得惊人,我连掰他几次手腕,竟然没将他小手掰开,心知不妙,表弟似乎被河中冤灵附了身,也就是迷信说的中邪。

我嗓间气息越来越窒滞,憋得满脸通红,都快蹬腿了,眼看就要死在这儿了。

“住…手…唔唔唔……”

在水里一张嘴,河水不断灌入嘴腔儿,呛得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咕噜噜地冒水泡。

我不断挣扎,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已经对生命的渴望,使劲掰他的手,希望他能恢复清醒松开。

但是他像是发疯一般,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他的眼神,在水里冒着绿光,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我的脑海里,似乎传来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扰孤清净,自寻死路!”

此刻我已经头晕目眩,开始出现缺氧的症状,忽然想起了二叔曾对付被灵异附身的办法。

(能管用吗???)

这一刻,我一手仍掰着表弟的小手使他尽量减少力道,跟着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嘴中,用力咬破指尖,顿时鲜血淋漓,朝着表弟双眉之间,猛地按了下去。

一记血红指印按在了他眉宇间,血腥之气,似乎起了作用,干扰了这里的灵异,表弟双眼闭上了,手臂也松开,整个人虚脱浮在水底,不再有任何举动。

我没想到这个办法还挺管用,赶紧拖着表弟向上猛游,忽然感觉脚踝又是一紧,这次回头一看,水草处俨然现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头身,面目狰狞,身穿不知哪个朝代的官服,手臂长伸正抓着我脚腕处。

“我的个姥姥呀!”

心下骇然,我急忙摇划两下,但被他用力一拽,整个人与表弟落到了水底石板上。

我心下大急,出于对求生的渴望,手在沙泥底乱草中想摸找石头做武器,殊知触到一个带尖的铁器,挥手一砸,正打在男人的头部,忽然古代男子轮廓消失不见,而脚踝处的水草也松开了,已经分不清是不是缺氧引起的幻觉?

不敢再逗留,挟着表弟瘦小的身子,向水面疾窜直上,游到筋疲力尽,才露出了水面。

“噗!”

喷了两口水出来,双眼直冒金星,我浑身发凉,大半都是吓的,拖着表弟爬上岸边,这时海生、春旭他们跑了过来问长问短,那冬子早吓得跑掉了,真他妈的不仗义。

我一探表弟鼻端,已经快没呼吸了,赶忙按照在上游泳课曾学到的急救方式,双手合拢按在他的胸口,反复压了几十下,宏亮喷了几口水出来,才算重新有了心跳。

给他做了几下人工呼吸,表弟脉博呼吸总算恢复正常,但不论怎么招呼,也不醒来,都说小孩子最易中邪,容易被脏东西附身吓到。

我们几个也不敢在洗了,赶快背着宏亮赶回家,这一次,表弟病的不清,高烧不退,还一直说着胡话,二叔没少烧香烧纸,但仍不好转,后来去了县医院,连打了一周的退烧药,才有了好转。

有了这次生死经历,我不敢逗留了,回到了沈阳,本来要把这件事告诉给父亲,却不料他已经不在家里。

我在一张留言本上,看到了他的字迹,给我写下了一段话,他收到了一位朋友的邮件,着急去一趟云南办事,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在意,谁也想不到,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父亲,神秘地失踪了。

暑假无事,我一个人在家等候多日,不见父亲归来,出于好奇,有时候自己去集古斋,不接生意,只是去打扫一下店里的卫生,顺便看一些父亲曾研究过的书籍,但是父亲却一直没有了音讯。

直到有一天,一位叫闫衣陵的叔叔,也是我父亲的生死之交,走进了集古斋的大堂。

“叶晨,你父亲呢?”

“我父亲有事去云南了,走了半个月,还没有回来,闫叔叔,你不是去湘西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三天了。”闫衣陵轻声回答。

“去江西办事顺利吗?”

闫衣陵的脸色有些发僵,半晌点点头道:“还好,九死一生,总是没把命搭进去。”

我一听,就知道他们办事不顺利,可能遇到了什么发麻和意外。

(上面‘江西’打错了,为湘西,更正一下。)

湘西那地方,邪的很,苗族居住地,巫文化盛行,其中赶尸,也与蛊毒、落花洞女一起,并称为“湘西三邪”。

南方的不少文化,都跟巫文化有关,兴起的茅山、龙虎山等道教分支,也多少有驱魔法术、降鬼解蛊方面的宣传,使那里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这时候,闫衣陵忽然看到了桌上的一个青铜爵杯,咦了一声,眼光烁烁,开口道:“这个杯子,是你父亲留在这的吗?”

我摇了摇头道:“是我从老家捡的!”

那青铜爵杯就是半个月前,我在河水底捡到的,本想带回来让父亲检测一下真伪,是否有价值。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