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宅》——你绝对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房子!血腥恐怖,胆小勿入!

莲蓬鬼话 2474631 5026

为了寻找失踪的好友,主人公和六位恐怖协会成员冒着暴雨来到一栋荒野别墅,一阵搜寻后别墅唯一的出入口竟被莫名堵死,接着7人接二连三离奇死亡,死状异常凄惨。凶手到底是谁?是怨灵索命?还是惊天诡计,主人公最后能否逃脱死亡的魔爪?

情欲,背叛,谋杀,陷害,复仇......惨绝人寰的惊悚事件一一揭晓。欲望,使人堕入罪恶;嫉妒,让人迷失自我;世界上最致命的,莫过于人心......

一栋凶宅,四个密室,八种不可能犯罪,无数诡异离奇的现象,只用一个真相来化解。

据说,只有智商超过140的天才才能顺利解开这个案件的谜团......

  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度乙一定加快更新,写出更多的内容。如果觉得书还不错,打赏一下就更好了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第一章:凶宅伊始

我叫杜乙,外号阿杜,厦门大学生科院大四学生,也是校恐怖协会的会长。

你问我什么是恐怖协会?简单来说,就是一群闲得没事干的人聚在一起,寻求惊悚刺激的组织。大部分时候,我们会选择聚在一起看看恐怖片,聊聊民间怪谈,偶尔在周末或放假的时候,也会跑去探访各地著名凶宅。

北京四大凶宅:虎坊桥湖广会馆、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朝阳门内大街81号、西安门礼王府我都一一探访过,每栋都有很深的历史渊源,其诡异程度可想而知。但,其中没有一栋,像我现在所要讲述的这栋那么诡异离奇,阴森恐怖。因为,这栋房子的命案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或者说是——我现在正在经历的。

没错,我现在就住在这栋凶宅的某个房间里,躺在床上,握着手机码字为大家讲述我这几天的经历。

有人说,现实比小说更荒诞,因为现实不用讲究合理性。我一直不理解这句话,直到我来到了这里,这个开启我梦魇的地方。

短短三天时间,我的好友们一个个莫名死去,在最不可思议的情况下,以最惨绝人寰的方式。也许这一切只能用怨灵索命来解释,又或许,你们能够帮助我解决这个案件。

一切从7月5号的那个夜晚开始......

  • 豺狗花 2016-07-12 09:32

    湖广会馆??? 你没抽空去看看抽烟喝酒烫头的于谦???

  • ww19960906 2016-07-14 10:05

    @豺狗花 瞬间出戏

  • 天马铭涯 2016-07-19 19:16

    评论 豺狗花:湖广会馆在虎坊桥十字路口西南,德云社在天桥西侧,2者距离4、5站地,我也想看看于谦等人,现在离开北京多年,机会不多了

  • 豺狗花 2016-09-13 15:40

    评论 天马铭涯:按北京算法 真心不远

  • yc0428 2016-10-03 20:35

    厦大的路过...................

  • 纯洁恶魔诓 2017-04-13 13:04

    这怎么不敢进来?你以为我厦大的啊?

  • 爱在凉月满天 2017-08-31 15:05

    厦大生科院?学弟?

我家是属于公寓套房,客厅里有一台60英寸的液晶电视,恐怖协会经常会组织来我家观影。7月5号晚上,我父母外出旅游,留我一个人在家,我就约了几个社友一起看一部叫《死寂》的恐怖片,是我很喜欢的导演詹姆斯温拍得,结局比较意外。

电影看到一半,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徐静的爸爸徐刚。

徐静是生物学院的大四生,恐怖协会的影视部长,负责统筹策划协会的短片制作。她爸徐刚是一家电影公司的资深特效化妆师。徐刚有时候会来恐怖协会给我们做免费的讲座,讲座结束后我们请他吃顿饭,顺便听他唠唠电影公司的一些趣闻。一来二去的我和他就熟识了,他让我考虑毕业以后去他的公司工作,我深知电影这行水深,就随便搪塞了过去。

我和大伙打了个招呼,走进卧室接通了电话。

“喂。”

“喂,杜乙吗?”电话那头传来徐刚异常焦虑的声音。

“是我,怎么了,徐叔叔?”

“哎呀,出大事了!”他突然大喊道,“徐静失踪了!”

“失踪了?”我微微皱了皱眉。

“对,已经三天没回家了。”

“应该没事吧,都这么大人了,是不是去朋友家过夜了?”

“徐静晚归从来都会打电话。”徐刚越说越激动,音调不禁抬高,“这都三天了,电话都没一个,一定是出事了!”

听他这么说我也开始生疑了,以我对徐静的了解,她确实一直是个乖乖女,在社团里也从没见她迟到早退过,三年来几乎保持满勤。

“你先别着急,她去哪了你有头绪嘛?”

“去哪了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她当时接了一个电话就出门了。”他顿了顿,然后像想起了什么接着说,“对了,她接到电话的时候脸都吓白了,浑身都在哆嗦。”

“浑身哆嗦?”

“对,她挂了电话以后还一直嘀咕着'报应啊,报应'什么的,像撞了鬼一样!”

“那......你知不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

“好像是叫……张......什么栋。”

我心里一咯噔,脱口而出: “张佳栋?!”

“对!对,是他!就叫张佳栋。”

“怎么可能?!”那一瞬间,我似乎嘴里被塞进了一支冰棍一般,全身僵硬起来。

张佳栋在三年前就死了……

我和张佳栋是恐怖协会的创始人,3年前,恐怖协会创立初期,困难重重,人才,资金,管理都是问题,有几次甚至面临解散的困局。好在我家境富裕,在协会上投了很多钱。而张佳栋人脉广泛,拉拢了不少很有能力的会员。

我们两个算是最佳拍档,他管理人力,我负责活动,协会慢慢火热起来。加入的会员日益增多,活动也办得有声有色。半年的时间,从无人问津到门庭若市,甚至成了学校的十佳社团。社团成功以后自然要选一个常驻会长。张佳栋长相俊俏阳光,又为人和善,颇有领导风范,自然成了最佳人选。而我的性格与世无争,只要社团长青,做个二把手也不介意。

但是最后我却成了会长,他惨淡退出。

因为他爸张俊做了一件让人难以想象,甚至可以说是令人发指的事,导致张佳栋一下子身败名裂。而这件事,得从我所要讲的这栋异常邪门的凶宅说起。

23年前张佳栋还没出生,张俊是一家外贸公司的会计,入职5年来工作兢兢业业,攒了一笔钱,就琢磨着买套房子。

一次聚会上,张俊做新闻媒体的朋友李升财几杯白酒下肚,话闸子大开,无意中聊到一栋在出售的郊区二手房子,160平米的两层别墅居然只要2万!张俊一听两眼放光,兴趣盎然地问道:“这别墅咋这么便宜,不会有啥毛病吧?”

李升财摸了摸微秃的脑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房子没啥毛病,就是......很不吉利,是出了名的凶宅。”

“凶宅?”

“这房子建在比较偏僻的郊区,附近人烟稀少。建成以来一共住过两户人家,其中没有一户住满十年的。”

“为什么?”

“因为都死了!”

“这......咋死的?”张俊咽了口唾沫。

“死得都贼邪乎。第一户人家也就是建房子的业主,是个独身汉,本地一个服装厂的老板。三十五年前,他赚够了钱把工作辞了,打算找个地方盖栋别墅养老。这家伙也是奇怪,别人盖房子喜欢找风水宝地,他偏偏逆着来,雇了个风水师傅要他帮自己找块风水特别差的地方。”

李升财停了下来,喝口茶继续说道,“风水师傅当时愣住了,心想这王八羔子不会是来砸场的吧?他板下脸来正琢磨着怎么把他打发走,没想到土老板甩了一捆钞票在桌上,挺着胸脯说:‘这是订金,事成之后还有一半。’风水师傅见钱眼开,一下换了脸色,点头哈腰满口同意。他找了好多个地方,但都被土老板以太过普通为由拒绝了。最后,他跑遍了大半个城市,终于找到了常明街那里的一块地皮。”

张俊心里微微一咯噔,感到脊背一阵寒流袭过。他记得常眀街那里原来是块墓地,抗日战争的时候日军在那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埋了近万人的尸体,有一些甚至是活埋的,所以那里有了个别称叫“万人坑”。

  • 竹园小区 2017-04-30 03:10

    16年的小说,往前推23年,1993年,那时候2万块钱不少了,没几个家庭拿得出来,那时候一个刚参加工作5年的人根本赚不到5万,别跟我说按揭,那时候中国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35年前,1981年,那时候中国有私人的服装厂吗?

  • 竹园小区 2017-04-30 03:12

    对了,这35年是2016年的35年前还是1993年的35年前,如果是93年的35那年前那更不合适了。

  • 黑珍猪 2017-12-25 23:29

    确实,时间上有问题

  • 卿浅2534 2018-07-03 18:08

    看书和看剧一样,不能带上脑子的^0^

“据说他刚到那里的时候就感到寒气逼人,他吓得瘫在地上,大呼晦气。土老板听说风水师傅找到这么个地方,心中大喜,准备开始动工。风水师傅却连连劝阻,说这块地方阴气太重,住下来必有大祸!土老板却心意已决,丝毫不理会风水师傅的劝诫。”

“然后呢?”

“那里绝对是不祥之地啊,施工的时候死了3个工人,都是坠楼身亡!”。

“坠楼?你在逗我吧,两层的别墅怎么能摔死人?”张俊以为李升财在唬他,白了他一眼。

“邪就邪门在这里,他们坠楼的时候都是脑袋朝下撞死的!”

“这......自杀吗?”

“或许吧。之后那栋别墅就停工了,一下死了三个工人,哪还有人愿意去那里工作。最后土老板硬是把工钱提了5倍才把房子建好。”

“再后来呢?”

“再后来土老板住进了别墅,他住进别墅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乖僻邪谬,疑神疑鬼的,整日把自己关在别墅里,不愿见人。原本生活作风节制的他竟开始用积蓄在房子里酗酒赌博嫖娼,夜夜笙歌。”

“然......然后呢?”

“住在那种地方当然不会有好结果。这个土老板一个人住了10年后,有一天突然发疯了,咬断了自己的舌头,用手指沾了血在墙上写上“以死谢罪”四个大字。”李升财直勾勾地盯着张俊,露出一副骇人的深神情,“然后撞墙硬生生把头磕破,流血过多而死。”

“这......”张俊皱紧了眉头,“会不会是长期与世隔绝导致的精神分裂?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就因为工作压力太大精神分裂了,出现幻听幻视的毛病,老是觉得有人要害他。现在生活水平虽然越来越高,但是国民的心理健康水平却逐步下降。”说完他低下头长叹一声。

“也许吧,自从土老板死了以后,这栋别墅就荒下来了,没人愿意住死过人的房子。直到——这第二户人家的出现。”

“哦?”

李升财抚了抚下颚,嘴角浮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而这第二户人家,就更诡异了。”

顶一个

  • 度乙 楼主: 2016-07-05 13:07

    谢谢~

要火的节奏。

  • 度乙 楼主: 2016-07-05 13:06

    谢谢支持哈~

第一章:张佳栋的悲剧

“怎么说?”张俊呷了口水,问道。李升财的故事显然勾起了他的兴趣。

“第二户人家是一家三口,一对夫妇和他们14岁的儿子。丈夫是个恐怖小说作家,听说为了找写作灵感,才特意买下了这栋凶宅。”

“原来如此。”张俊微微点着头。

“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道,住进别墅以后作家一下灵感喷发,原本一直写不出好作品的他接连写出《鬼宅》《尸心疯》这样的卖座小说。短短两年内,从默默无闻的三流作家,一下跃居炙手可热的一线作家,稿费也涨了四五倍,连我们报社也采访过他。”

“这几本我老婆也特别喜欢,她平时就爱看这些吓唬人的玩意。可是,他哪来的这些灵感?”

“听说是因为凶宅里经常出现各种诡异现象,比如房门莫名地开合,房子的灯泡突然炸掉,或者屋外响起婴儿啼哭的声音。最恐怖的是有一次作家半夜听到断断续续的磕头声,那声音一开始像蚊子叫一样,后来却愈来愈大,愈来愈响,最后仿佛连房子都跟着声音震动起来。作家穿上睡衣哆哆嗦嗦地顺着声音来到客厅,声音却突然停住了,客厅里连个人影也没有!”

张俊咽了咽口水,额头冒出一股冷汗。

“作家的老婆求他把房子卖了,说这闹鬼的别墅实在住不得,作家却鬼迷了心窍,这凶宅是他的灵感源泉,他怎么都不愿意离开。”李升财抬了抬眼珠,像是在回忆什么,接着又说道,“后来他老婆得了失眠症,整夜整夜睡不着,开始变得疑神疑鬼的。她老是怀疑自己丈夫在外面偷人,两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终于有一天,作家的老婆疯了,用匕首把自己儿子捅死,然后——

  • 朴晗曦 2016-10-07 13:05

    楼楼,我可以把你的故事给写到别的网站上去么?楼楼写的故事很棒,求授权

”他伸出食指在脖子前划过,“抹了自己的脖子。”

“怎么会有这种事?”

“不晓得,这作家也实在可怜,写书十几年,好容易熬出头出了名,老婆孩子都死了,成了孤家寡人。你说家都没了,事业再成功有什么用?作家悲痛欲绝,低价把房子卖给了房地产商,买了市中心的房子住下。据说他现在都不敢到偏僻的地方生活,只有人多的地方他才有安全感。”

“真是够邪乎的!”

“是啊,现在流传的说法是:惨死在那房子里的人会变成怨灵,附在下一户人家身上。直到把他们都折磨死!才能超度升天。”

张俊冷笑一声,“这么说来,现在房子里的怨灵是那个作家的老婆儿子咯?”

“嗯,听说路过那房子的人有时候会看到里面有黑影飘过,或者听到莫名的阴冷窃笑声。久而久之,房子附近都没人住了,那一块也彻底荒了起来。”

张俊耸了耸肩,淡淡地说:“你的故事很有意思,放在恐怖小说里还是可以吓一吓人。可惜我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怨灵鬼魂这种事。”

“这咋能说是小说呢,这可都是真人真事啊!”李升财瞪着张俊,语气很是不满。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张俊不想与朋友争执,起身喊服务员埋单。

回家后他和老婆林汐子聊起了这栋别墅。林汐子也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怨灵索命的说法,反倒是对房子的廉价很感兴趣。两人决定去见识见识这栋所谓的凶宅。

一周后的一个双休日,张俊夫妇联系了业主,来到那栋别墅。两人参观了一遍,发现房子装修精美,宽大敞亮,就是位置偏了点,根本不像什么所谓的凶宅。业主见他们有兴趣,就鼓动他们买下房子,说马上签约的话可以再优惠3千。

两人讨论一番,决定签下合约。

一开始的生活平平安安,张俊的事业蒸蒸日上,别墅里也没出现过闹鬼的事情。张俊心想怨灵的事果然是以讹传讹,只不过是大家的恐惧心作祟罢了,他觉得买了这套房子实在是捡了大便宜,心中不免暗喜。

直到张佳栋出生的那天——他才发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如果没记错的话,前几天我看过这个帖子。。。

  • 度乙 楼主: 2016-07-05 13:10

    重新开贴了~

楼主加油

  • 度乙 楼主: 2016-07-05 13:35

    谢谢~

感觉楼主有练过?

  • 度乙 楼主: 2016-07-05 23:26

    新手啦

好看!

希望不坑

  • 度乙 楼主: 2016-07-05 13:13

    这次绝对不会= =

张佳栋的出生也很诡异,张俊和林汐子结婚3年都怀不上孩子,可是在住进别墅后不到一个月就怀孕了。有人说这胎儿是怨灵转世,但张俊对此只是一笑置之。

林汐子怀胎36周的某天突然感到腹部一阵阵剧痛,她紧捂着腹部,瘫倒在地。张俊慌忙把她送到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后,孩子虽然保住了,林汐子却因难产过世。

张俊对张佳栋又爱又恨,好容易有了儿子却死了老婆,也许这就叫一命换一命吧,真是造化弄人。

从此两人相依为命,张佳栋也茁壮成长,长得越来越俊俏挺拔。但渐渐地,张俊发现了一个令他不寒而栗的事实——张佳栋长得和张俊夫妇完全不像。

张俊和林汐子都是单眼皮矮鼻梁,张佳栋却是双眼皮挺鼻梁,从遗传学角度来说根本不可能。张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怎么解决自己的疑惑。

张佳栋15岁那年的某天,阔别多年的好友李升财来家里做客。张俊把儿子介绍给他认识,李升财见到张佳栋竟像见鬼了一般吓白了脸,身子猛地往后缩着,全身直冒冷汗。

张俊忙问他怎么了。李升财把张俊拉到一旁,一脸惶恐的说道:“你.......你孩子长得.......好像.......那个作家的儿子!”

张俊感觉脊背一下绷紧起来,他眨了眨眼,瞪着李升财:“胡说!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但真的......很相像。”

“你怎么知道作家儿子长什么样?”

李升财还是保持那副惊恐的模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俊,说:“你忘了吗,我们报社曾经在他家理采访过他,我在那时候见过他儿子。”

张俊白了他一眼,两手背在身后,深思般抬起头左右踱了几步,接着把手一挥:“不可能,一定是你想多了,我们两家又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哪要什么血缘关系!一定是怨灵转世!”李升财大喊道,“作孽啊!你就不该买下这栋房子!”

“你......你......!”张俊被朋友的话气得都要口吃了,“滚滚滚!什么狗屁怨灵!老子不信这套!”他摆手要送走李升财。

李升财见朋友对自己的好意毫不领情,只好叨咕着悻悻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停劝他早点卖掉这栋不吉利的房子。

当晚张俊一夜没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脑子里想得都是李升财的话和他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心中思潮翻涌,胸口仿佛哽着铅块般沉闷。他起床悄悄来到儿子房间,凝视着他安详熟睡的脸庞,心中泛起一丝父亲的慈爱。他轻抚着儿子的脸颊,嘴角浮出幸福的笑容。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吧,他想。

突然间——

他看到儿子的眼睛猛地睁开,面目狰狞地瞪着他,眼角爬满了蚯蚓般的青筋,那满布血丝的睁得快要爆裂的眼珠渗出一股股殷红的血液。他被吓得缩回了手,向后一踉跄,全身毛孔蓦地张开,费了好大的劲才抑制住喘息。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发现儿子还是那副熟睡的面孔。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他想着,心跳却异常剧烈。

从那以后张俊变得愈发神经质,脾气也反复无常。他有时会隐约见到窗外有黑影飘过,被这黑影搅得心神不宁。他经常无缘无故责罚打骂张佳栋,像对待仇人一般。

张佳栋不瞒不怨,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却依然保持开朗阳光的性格。

直到他大一的时候,也就是三年前,张俊犯下了一件令人发指的惨案。

难得看到好帖!

  • 度乙 楼主: 2016-07-05 13:41

    谢谢~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