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引之隋唐秘事》--第一部《白云苍狗》

莲蓬鬼话 3385886 11591


楼主荣获莲蓬鬼话2016年年度十佳作者
            

本文荣获莲蓬鬼话2016年年度十佳作品
          


这段时间,一直在写电视剧,没有多余的时间写小说了。但平日也未放下小说,这一年间便不时在写一部历史奇幻的小说。由于架构极为宏大而本人笔力不够的原因,写作进度实在是太过于缓慢,无奈之下,便另开了这部《妖怪引之隋唐秘事》,打算过几年再去写那部历史奇幻小说。

这部《妖怪引》的类型也是历史奇幻,通过一个御前侍卫、一个皇帝妃子、一个前朝皇室遗子、一个妓女,讲述隋朝末年出现的战乱。小说以中国历史上神秘的“八柱国”为背景,将南北朝、隋朝、唐朝有机的结合在一起。至于“八柱国”这个概念,很多人都很陌生,我查了许多资料,发现已有的小说和影视剧也还没有涉及,所以便迫不及待把它写出来了。至今,已完成第一部《白云苍狗》的创作,大约四十万字,现在正在写第二部。仍要特别说明的是,第一部《白云苍狗》的奇幻元素稍微多了一些,实在是因为考虑到在网上连载,故此要写得更为有趣。但从第二部开始,小说的走向便改变了,奇幻元素减少,权谋战争元素得到显著的增加。

网址:http://bbs.tianya.cn/m/post-16-1621005-1.shtml

楔子

公元420年,刘裕废晋恭帝,自立为帝,国号宋,定都建康。至此,东晋覆灭,华夏大地的南方地区,相继出现了宋、齐、梁、陈四个汉人政权,史称南朝,与鲜卑人在北方建立的北魏、东魏、西魏等北朝政权对峙。

公元465年12月,南朝刘宋王朝的湘东王刘彧(yù),篡权夺位,史称宋明帝。

然则,宋明帝喜怒无处,言谈日易,性格极端乖僻邪谬,不仅在皇族中德薄望轻,天下亦无人服之。一时之间,各地诸侯王与手握重兵的大臣,纷纷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反抗朝廷。早已满目疮痍的神舟大地,复又硝烟四起,战火纷飞。

宋明帝见“四方逆命”,毛发皆竖,急张拘诸。好在,建安王刘休仁已与刘彧结成统同谋,此人和国舅王两人率领朝廷军队,拼死抵抗来自东西南北的各路叛军,为宋明帝夺得苟延残喘之机。

然而,纵使有两人率军拼死搏斗,宋明帝的王师还是败相尽显。叛军蜂拥而至,王都陷落。就在历史即将重演,刘彧拿出随身备好的毒酒,准备以身殉国,江山再度易主之际,风雷激荡,一支“鬼兵”横空出世!

鬼兵共三千,身穿东晋军服,个个面色青灰,刀枪不入,在夜间向叛军发起攻击。伴随着鬼哭狼嚎般的凄厉怪音,他们有如鬼魅般屠杀惊恐万状的敌人,所到之处,哀鸿遍地,赤地千里。据说,有人见过这只鬼部队的指挥官,竟然是已死了一百三十多年的苏峻。

由鬼兵助战的王师士气大增,很快所向披靡,将各路叛军屠杀殆尽。

随着宋明帝坐稳江山,鬼兵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民间暗地流传,其实宋明帝早已随着那杯毒酒死在龙榻,然而心有不甘、壮志未酬的他竟向阴间的阎王借兵,妄想篡改天意。

此后,宋明帝每每午夜梦回之际,皆能看到无数冤魂向他索命,原本健康的身体很快百病缠身,生不如死。

宋明帝大崩的当晚,早已消失的三千鬼兵,又全部从数尺深的湍急河流中,整齐划一地走了出来……

  • kkstfu 2016-09-06 22:47

    还没看,不知道好看不了。

  • 叶严奴 楼主: 2016-09-06 23:37

    评论 kkstfu:很努力的在写,一定尽最大可能,保持可看性。希望能得到您的一直支持。

  • wyy_8848 2016-09-20 17:09

    看看,挺不错的写的

  • 叶严奴 楼主: 2016-09-20 20:46

    评论 wyy_8848:多谢认可,请多多支持。

  • 时光划破青拆 2016-11-16 12:14

    马克

序章 妖行天下

十八年前。

大雪如同利箭一般砸在树枝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地面上积雪数寸,但耐不住凛冬的严寒,松软的雪花还未落地,便被冻成兵刃,斩碎已然坠地的雪花,深深扎进雪堆里。

冷,数九寒月里的空中芦花、蒲公英、柳絮、鹅毛,都在诉说着一个字,冷,生人勿近。

然而,总有不要命的人。

突如而来的车轮飞一般压过雪堆,马蹄踏地的沉钝磕击声吞噬在厚厚的积雪中。马车呼啸而去,漆黑的车厢密不透风,好似一口上好阴沉木打造的棺椁。

马车上,坐着一名男人,轮廓敦厚,穿着深棕色狼皮大衣,一手握紧疮痍的马鞭,使劲瞅着两匹神清骨峻的黑色胡马。只见马身上的黑色长鬃都变成了一根根的冰渣子,在积雪反射的月光里好似针针银刺。

男人感受着刀割似的寒风,回头看向车厢:“夫人,天亮就能到五羊城了。你再坚持一下。”

“年审,良儿要出来了,我快生了。”车内,欧阳良倩紧紧抱着余温不多的暖炉,紧皱着眉头,话语从牙缝中痛苦地挤出。

董年申又是使劲全身力气的一马鞭,狠狠地抽到胡马身上:“驾!小骢,小狮,快跑,你们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前方,一个村人背着一筐干柴,仓皇失措地往前跑。他时不时看向身后,像是有什么野兽在追着他跑。纷飞的冷漠,厚及膝盖的羁绊,令这惊弓之鸟变得越来越魄散魂飞。

村人的后方,突然鬼魅般出现一个黑影。黑影那投在雪地里的阴影与身躯融为了一体,比树木的阴影不知浓重了多少倍。清晰的黑影轮廓行动迅速,双脚踩踏雪地,如履平地,脚底不滑,身体不斜。它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受这个世界的规则束缚;却又好似游刃有余,享受着在这个世界里的至高无上。

村人回头,却看到身后空无一人,唯有凛冽的北风,呼啸狂吼,仿若天地停滞,星月坠地。村人以为自己听错,转身欲走,但他心中突然颤了一下,那雪地上……村人迅速回头,看到雪地上一连串清晰的脚印,在自己不远处,一直延伸到遥不可及的辽阔远方。

村人举起手中的劈柴刀,扫望四周。刀,虽不是由最好的玄铁所制,春去秋来,却帮着村人每日砍下了足够多的的柴木,养活一家老小。刀,虽无法削铜剁铁 、斩金截玉,更没有镜面般光滑的刀身,然而刃口上依旧流动着寒光,切入肉体、割筋断骨,却也绰绰有余。刀,这是一把杀人的好刀。

天透着亮,拂晓已至,天将大亮。

头上传来异动,村人火速抬头,双手举起劈柴刀。

“咔。”

村人的身体迅速向一边滑动,这一次留下的脚印,比之前的任何一个脚印,都要浅。

黑影落在村人方才站定的地方。

村人站直身体:“请问,阁下是什么人?”

寒光闪过,村人赫然看清黑影所持兵器,乃是弯曲镰刀,脸色骤变:“你……你是……”

黑影鬼魅般来到村人面前,手臂一挥,靛蓝色的黑夜里,凭空多出了一柄弯月。村人的劈柴刀从中间断开,一条骇人的伤口出现在村人脸上,鲜血汹涌而流,在雪地里开出一朵朵明艳的残花。

村人:“黑衣……死神。”

村人倒地而亡。杀人的好刀,却是淹没在了纷飞的雪花之下。

马车呼啸着北风而来。

黑衣死神扭头斜觑着马车,握紧镰刀。

马车上坐着的是董年申。董年申看到两人挡在路中间,青筋暴起地吼道:“让开。”

董年申看到躺在路上的人已死,而站着的那人,手握镰刀,镰刀上,满是血液。董年申骤然勒紧双马,双手抱拳:“兄台,我娘子就要临产了。事况紧急,小弟不过问江湖事,烦请您给让条路。”

衣玦翻飞,黑衣死神冷冷向马车走过来,带起雷霆万钧之势,仿若将整个黑夜都压在了董年申面前。

董年申感到气息一滞,星速拿起马车上的玄铁剑:“兄台,我不想做杀戮事,请您自重。”

黑衣死神仍旧冷漠地向他踏步而去,令人怀疑他要么是失聪不闻,要么是被人操控。

董年申跳下马车,握紧玄铁剑:“得罪了。”

黑衣死神举起镰刀,快速冲向董年申,挥刀砍向他的脖颈。董年申也举起玄铁剑,冲了过去。两人快要撞在一起时,董年申上身往左边边一矮,手腕一转,向黑衣死神小腹一剑刺去。怎料黑衣死神反应了得,挥刀回挡,震得董年申虎口发麻。董年申顶灌真气,立刻架开这又快又狠的镰刀,纵身跃起,剑气直冲黑衣死神头顶。黑暗中,只见镰刀光芒飞洒,从四面八方迎向剑尖。

兵器相撞,划破寂静,两人擦肩而过。

黑衣死神的镰刀上血迹斑斑,他转过身,看着董年申的背影,猎猎北风鼓动起他的斗篷。

噗通一声,一个黑影倒下。

董年申转过身,看着倒在地上的黑衣死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欲要查看村人和黑衣死神的尸体,却听到小骢在远处呼呼的喘息声。他看到那匹自小便跟着自己,从来不会恐惧的胡马正扇着马尾,四蹄不停地击打着地面,好似在代替将要出生的婴儿呼唤着他。董年申迅疾地回到马车上,挥舞着马鞭,驾车离开。

欧阳良倩气喘吁吁地问道:“年申,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拦路,不过要点银子,你怎么样了?” 董年申柔声回答,满腔的疑惑与愤怒化为对娘子的担忧。

欧阳良倩喘了一口气粗气,闷哼一声:“我快撑不下去了。找个地方停下来吧。”

董年申猛抽一马鞭,胡马小骢与小狮似乎也感受到了女主人的痛苦,仰头齐齐嘶鸣,震得树上的积雪唰唰地往下掉。

雪,下得更紧了。

马车又前进了一程,小狮的右前蹄突然滑了一下,然后这匹马整个倒了下去。车轮急速向右偏移,整辆马车向路边倾斜。董年申用力拉紧缰绳,粗糙的麻绳将他的手勒得血肉模糊,却也无法阻止车厢的倾倒。“轰”地一声,马车翻倒在地,车内传出变了音的惊呼。

董年申抓起玄铁剑,敏捷地钻进车厢内。小骢随着小狮的疲软之态,也终于气力不支地完全倒在地上。车厢也翻了,在车厢完全触地之前,车厢突然炸开,董年申抱着欧阳良倩飞向空中,然后缓缓降落。

两匹马瘫在雪地上,奄奄一息,呼出的热气霎时变成了冰碴。

方才在车厢内,董年申已经把狼皮大衣脱了下来,裹在欧阳良倩身上。因为刚才的震动,欧阳良倩的痛吟声更大了。

董年申注视着小骢依旧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到瞳孔中并没有面临死亡时的绝望,他微微点了点头:“好马儿,今生我没有让你过上安享晚年的好日子,下辈子,下辈子投胎做人,我伺候你。”

小骢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似的,眼睛眨了眨,虚弱地嘶鸣了一声。

董年申最后再看了一眼这从小的玩伴,施展轻功,飞行在空中,将马与车抛在了身后:“娘子,再等等,方才有村人路过,前方肯定有村庄。”

欧阳良倩咬紧嘴唇,宛如秋水的明眸望着丈夫刚剃过胡须的下巴:“有你在,我不怕,最坏也要保住孩子。”

董年申落到地面上,双脚点了一下地面,又飞了起来:“别瞎说,马上就到了。”

雪下得那么大,掩盖住了荒原残景,却也惨白了整个世界。董年申的身上已经落满厚厚的一层,或许能掸掉,或许最终化进他的心里。

很快,董年申终于看到了村庄,几垛掩盖在雪里的木材,满是温暖的味道。

  • 石骨玉偕 2016-08-16 17:40

    楼主分开点发吧。。。。

  • 石骨玉偕 2016-08-16 17:41

    楼主分开点发吧。。。。

  • 爱无轮回ZT 2017-04-05 20:27

    文是好文就觉得铺垫太多太啰嗦了,个人意见请勿喷。

  • adgjl01a 2018-03-11 17:48

    评论 叶严奴:数九寒月里的蒲公英和柳絮是什么鬼

一只大黄狗从村头第一家农户屋里跑出来,冲着董年申便是龇牙咧嘴地大叫。董年申从空中落到农户家门口,缓缓飘下,落脚之地,踏雪无痕。然而大黄狗身畔的雪花却突然停滞下来,一股气流既像是托着它们,又像是在凝固它们。很快,这片片雪花便攒成了一团,急速滚动,忽地如离弦之箭般砸在大黄狗脑袋上。大黄狗吃痛,呜呜两声,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是此人的对手,自觉地躲在一旁,竖起耳朵倾听。

董年申抱着娘子,手掌一挥,用隔空打物之力推开院门:“有人吗?有人在家吗?”

董年申走到院中,隐隐感觉到自己踩到了什么机关,几只用竹子削成的利箭直冲他们的所在之地飞了过去。董年申始料未及,只得弯腰躲开第一波箭矢,乘着箭弩交接之际,飞到空中,躲开第二波箭矢。

董年申猜到这有可能是村人狙击那黑衣死神所做的机关,便朗声说:“我娘子快生了,我们急着去五羊城,但两匹马都跑不动,想在这里为我娘子接生。我们不是坏人。”

董年申与娘子缓慢落下,他看到欧阳良倩的面色越发苍白,从来是面不改色心不乱的他,在这冰天雪地之中,额头上竟也冒出了一排汗珠。

“吱呀”一声,窗户开了一道缝,一双目光如炬的眼睛出现在缝隙后面,死死盯着董年申。

董年申转向此人,克制着自己的急切,彬彬有礼地解释:“您看,这是我娘子……”

“啊!”一声痛苦而嘶声力竭的尖叫声直冲云霄。

董年申低头,慌乱地看着欧阳良倩,关切地呼喊:“娘子,娘子……”

顾不上那么多,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上浮现起不耐烦,董年申立刻就要往堂屋里走。

窗户突然被推开,一名散乱着头发的年轻人匆忙阻止:“别动,先等等。”

屋内传来一阵杂乱与争吵的的声音,突然,又是一阵静谧。雪下得更大了。房门被推开,年轻人快步跑出来,领着两人就往屋里走:“快,快进来,我是这里的村长,这房门也有机关。”

董年申立刻抱紧欧阳良倩,跟着村长穿过小院,走向了温暖的屋内。

村长拉着董年申来到里屋,示意他将欧阳良倩放到床上。看到娘子躺在床上,紧皱的一张脸终于露出舒缓之色,略微放下一口气后,转而又急切地道:“村长,麻烦您快帮我请一名产婆过来,我娘子要生了。”

老实巴交的村长连连点头,吩咐自己的大儿子赵旭:“快去把孙大姐请过来。”

董年申回头一看,见村长、村长的夫人,还有村长的儿子都站在自己后面,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热流。什么名门望族,什么侠义之士,都不及这偏村孤落里古道热肠的朴实村民。

村长儿子约莫有十二三岁,纤瘦得像是营养不良,又好似是个子窜得太快而来不及长得再壮实些。男孩眼神里露出的机慧聪敏令董年申大吃一惊,这是名天赋不错的孩子,有机会,他或许可以指点一二。男孩还很勇敢,明知外面危机重重,却二话不说,扭头就要跑出去。村长夫人赶紧将儿子拉住,紧紧拽了拽他的手,泪水无声地滑落在儿子的手上。村长拿起竖在墙角的弓箭,递给儿子,将他向外屋推去:“拿着这个,速去速回。”

赵旭接过弓箭,望了一眼董年申。不善言辞的男孩用眼神宽慰着他,让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把产婆为他带来。董年申点点头,赵旭立刻在母亲担忧的注视中,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看着躺在床上,鼻翼一张一翕,闭着双眼,强忍着痛苦的欧阳良倩,董年申靠坐到床沿上,抓起她青筋暴起的双手抚慰着:“娘子,产婆马上就到了。”

“不,不要产婆,你们出去,出去。”欧阳良倩痛苦地摇头挣扎。

董年申骤起眉头,神色中透出不悦:“娘子,那件事暂且搁置,生孩子这种事,还是让产婆来帮忙,万一……”

“没有万一,她们什么都做不了。只有五羊城的那几个人才能帮我们,我们到不了,只能靠自己了。必须靠自己!”欧阳良倩死命拽着董年申的手,指甲几乎快陷进他的肉里,她继续说道:“快走,快出去。”

董年申与欧阳良倩久久相望,仿佛都要将对方深深地刻在自己的眼眸中、心海里。董年申用力地挥了挥拳头,拿起玄铁剑,抑制着自己回头的欲望,快步走了出去。村长与村长夫人左看看右看看,只好也无措地跟着走了出来。村长夫人返身关上里屋房门,村长走到董年申身畔,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少侠,我们村里的产婆手法娴熟,无论什么样的难产,从不曾失过手。尊夫人何以如此固执?”

董年申透过窗缝,看着眼前白茫茫地雪地:“村长,你有所不知,我夫人腹中的孩子,曾经有过异动。当时,五羊城青羊宫的道医曾经说过,要想母子平安,一定要在临产前赶到青羊宫找一位姓柳的道医,不然,母子将会发生血光之灾。”

村长还欲说话,却被一声凄厉的叫声打断了。如此尖锐而又沙哑的声音,像是在撕裂喊叫之人的全部灵魂。

@叶严奴 2016-08-09 15:38:00

一只大黄狗从村头第一家农户屋里跑出来,冲着董年申便是龇牙咧嘴地大叫。董年申从空中落到农户家门口,缓缓飘下,落脚之地,踏雪无痕。然而大黄狗身畔的雪花却突然停滞下来,一股气流既像是托着它们,又像是在凝固它们。很快,这片片雪花便攒成了一团,急速滚动,忽地如离弦之箭般砸在大黄狗脑袋上。大黄狗吃痛,呜呜两声,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是此人的对手,自觉地躲在一旁,竖起耳朵倾听。

董年申抱着娘子,手掌一挥,用......

-----------------------------

您好,我是新浪的编辑,请问您这部作品有意向签约么?如有这个想法,请给我一个您的联系方式,或者加我的QQ:499328769,我们细聊。

@叶严奴 2016-08-09 15:38:00

一只大黄狗从村头第一家农户屋里跑出来,冲着董年申便是龇牙咧嘴地大叫。董年申从空中落到农户家门口,缓缓飘下,落脚之地,踏雪无痕。然而大黄狗身畔的雪花却突然停滞下来,一股气流既像是托着它们,又像是在凝固它们。很快,这片片雪花便攒成了一团,急速滚动,忽地如离弦之箭般砸在大黄狗脑袋上。大黄狗吃痛,呜呜两声,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是此人的对手,自觉地躲在一旁,竖起耳朵倾听。

董年申抱着娘子,手掌一挥,用......

-----------------------------

@精神分裂也挺好 2016-08-09 15:53:00

您好,我是新浪的编辑,请问您这部作品有意向签约么?如有这个想法,请给我一个您的联系方式,或者加我的QQ:499328769,我们细聊。

-----------------------------

好的,已申请。

  • 叶严奴 楼主: 2016-09-14 10:20

    今天有其他编辑找我,看到这里的记录,以为此书已经签约了。在此解释一下,此书《妖怪引》还未签任何网站或者机构。我是做影视剧的编剧,所以对国内审查制度比较了解,《妖怪引》虽有灵异现象,但多数都能自圆其说,在出版审查以及影视剧改编上都已巧妙地避开雷区,欢迎影视剧公司和出版公司前来洽谈。

  • 半蓑烟云 2017-02-08 22:19

    评论 叶严奴:我虽然觉得我不会写小说,但是评论的资格还是有的。我认为作者大大的作品里还可以更加细致入微一些,例如

原着当然好,不然郑晓龙也不会想拍成电视剧,并找蒋胜男做编剧。 可问题是後来蒋胜男出版的小说《芈月传》,并不是她的原着,而是搀入大量王小平所写的剧本情节啊!

原着当然好,不然郑晓龙也不会想拍成电视剧,并找蒋胜男做编剧。 可问题是後来蒋胜男出版的小说《芈月传》,并不是她的原着,而是搀入大量王小平所写的剧本情节啊!

@鲁茂新 2016-08-09 19:25:00

原着当然好,不然郑晓龙也不会想拍成电视剧,并找蒋胜男做编剧。 可问题是後来蒋胜男出版的小说《芈月传》,并不是她的原着,而是搀入大量王小平所写的剧本情节啊!

-----------------------------

是的,所以从文中看出来,我的叙事还是影视化的。

@鲁茂新 2016-08-09 19:25:00

原着当然好,不然郑晓龙也不会想拍成电视剧,并找蒋胜男做编剧。 可问题是後来蒋胜男出版的小说《芈月传》,并不是她的原着,而是搀入大量王小平所写的剧本情节啊!

-----------------------------

而且,蒋胜男之前是作为编剧的身份加入的,只是后来写的本子形不成剧本,才由王小平来构建的

惊悚的叫声是从里屋传出来的,董年申的脸部不自觉的颤抖,他抓住窗沿,强自镇定,却不想,悄然之间,他的五指贯穿真气,已深深地插进墙体中。

村长看着董年申不自觉露出的功力,咽了口唾沫,后退半步。他的心中一阵慌乱,请佛容易送佛难,他不知道自己这次又是迎进了一个什么人。心中默念着自己作为村长的职责,他逐渐稳住了心神。

窗外,传来零碎杂乱的脚步声。

堂屋的门被推开,走进来几名穿着粗布袄衣的青壮年。其中一个年龄较大,身形也最为壮硕的男子冯格看到董年申,眼神中露出惊疑,脱口便是质问:“村长,他们是什么人?这是怎么回事?”

董年申恢复楚楚不凡的仪态,抢先一步抱拳回答:“兄台,我们夫妇二人路过此地,因为我娘子快临产了,所以只能在此地耽误两天,还望海涵。”

乡下人性格爽直,一听董年申是行路中遭遇了困难,冯格的弟弟冯丹立刻同情地看着他:“往日这个时候,总会有黑衣死神前来猎食,但今日如此安静,我们隐约感觉到,对方在积蓄势力。”

村长表情严峻,想到若有董年申这样的高手相助,定会胜算倍增,连忙将之前的狐疑抛之脑后,向几名年轻人吩咐道:“告诉村民们,准备好武器,全力备战。”

“慢着,村长,此人来路不明,谁知道他在这大雪之日出行,不会有什么密谋?留他在此,我不放心。”冯格与他耿直的弟弟冯丹性格迥异,凡事总是三分信其真,留着七分怀疑。

村长似乎也对冯格另眼相待,对他的提议均会多加考虑。只见他略一沉吟,避开了与董年申的眼神交汇,看向冯格:“那你认为?”

冯格窥望了一眼里屋。此刻,欧阳良倩的呻吟由门外听来,已细若蚊吟,然则大家都明白,此刻里面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不能有半分差池。

“黑衣死神?各位口中的黑衣死神,莫非是身穿黑衣,手持圆月镰刀的神秘人?”董年申决心引开话题。若按照平常的性格,董年申断然不会如此耍计,不过此刻关乎自家娘子以及孩儿的性命,一生从未动过弯弯肠子的侠客,在这些淳朴的村民前,却做了一次小人。

村长诧异地看着董年申:“莫非少侠之前见过他们?”

董年申点头,再次望向窗外,“我在来的路上,恰好碰到一神秘人杀了一个村民模样的人,我本不想多生事端,奈何此人步步紧逼,欲杀了我和娘子,无奈之下,我只好一剑杀了他。当时天色很暗,但能看出,此人使用的武器即是圆月镰刀。”

窗外,白雪皑皑,千秋明灭。

冯丹如同雷轰电掣一般,不可置信中又带着崇拜:“你,一剑杀了他!”

窗内,敦实俊雅之人,无端让人信服。

董年申再次点头,不以为意地回道:“在我娘子临产之时,不是万分无奈,我也不想行杀戮事。”

年轻人和村长面面相觑。一阵冰风吹过,众人身上的汗毛好似着了魔般地冰冷直竖起来,眼神中均含着深深的震撼。

在连番惊愕中,盐吃得更多的村长先众人一步回过神来,拍了一下额头:“少侠,你刚才说,黑衣死神杀了一个村民,你还记得那村民的样子吗?”

董年申皱眉思索,可惜脑海中只有漫天雪白中的两个黑点,他作罢摇头:“想不起来了,我看到他们时,那村民慢慢倒至地上,只能看出来也是一刀毙命。“

冯格赶紧追问道:“少侠既然没有看清,又怎么知道他是村民?”

“他倒下去的时候,身边散落一堆的干柴,手中所拿的武器,则是最常见的劈柴刀。”董年申回忆起了那名倒在雪与血中的村民。他的劈柴刀被砍成两半,一半掩在急速落下的厚雪之下,徒留下刀尖还露在外面。另一半落在尸体身侧,借着肉体的余温,短时间内还未被冰雪覆盖。它诉说着这名一辈子都在山里砍柴的墩朴村民,曾经也像英雄般握紧了手中唯一的武器,为那一背篓能够供给家人温饱的柴火而战斗。

村长点头,看向几名年轻人:“昨天不是让你们挨家挨户告诉村民,这几天不要上山砍柴吗?怎么还会有人去送死?”

董年申的沉思被村长的责怪声打断,回过神来,看到冯丹眼中满是疑虑不安:“村长,昨天我们确实把你的命令传达下去了,至于为什么有人貌似砍柴,我也的确不知道啊!”

村长又问道:“知道是谁家的吗?”

年轻人摇头。

董年申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从村民被击倒后,滑行的痕迹来看,这人明显会一些功夫。滑行三丈之远,还未跌倒,可见底盘极稳。”

冯丹不乏得意地说:“少侠,你有所不知,我们村里,无论男女老少,其实,都会一些武功。单凭这一点,还是不能断定此人是谁。”

董年申诧异地扫视众人:“都会武功?你们不是这里的村民吗?怎么都会武功呢?”

村长走到门口,扶着门框,正是壮年的挺拔身躯,竟像是背着千金重担般,被压得有些佝偻:“少侠,莫起疑心。其中的渊源说来话长,但我们都是本性善良之人,绝不是面善心恶之辈。”

董年申尴尬地勉强一笑:“村长误会了,我只是比较诧异,如今又受到各位恩惠,断不会以怨报德。”

远方,传来隐隐的一声狼嚎。村长和几名年轻人的脸色顿时变暗,眼神中的光亮却反愈发如火如炬。短暂的静谧,更多的冰原狼开始引颈嚎叫,一声又一声,绵延不绝,好似在浅唱低吟着,那从远古传来的勾魂歌谣。

董年申见状,心中一紧:“发生什么事了?”

年轻人从背上拿起弓箭:“黑衣死神来了。”

“黑衣死神,究竟是什么?”董年申望向大家。众人在他提出这个问题时,纷纷转移了目光,不再与他对视。他按捺住满腹疑惑,定定地盯着村长。

村长眼中透着古怪,亦错开了董年申投过来的目光:“传说,它们是一种古老的生物,是上古神魔大战遗留下来的生物。它们寄居在人类体内,控制人类。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也是唯一的一个,但具体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董年申迟疑了一下,直视着村长的眼睛:“但它们一直在攻击村子?村子里所有人都练功习武,也是因为它们?”

闻及此,冯格盯着董年申的目光,渐渐变冷:“你问得太多了,村长收留你,是看在你夫人的面子上,并不代表你可以随心所欲。村子里的事,你少管。否则,这里不欢迎你。”

村长走到门口,留给大家一个背影:“你不属于我们的一份子,有些事,不方便告诉你。”

屋外的狼嚎声,越来越密集,像是四面八方都有狼群,将村庄围成一圈。此起彼伏的狼叫,使得在场每一个人的太阳穴都突突直跳,有若戴上了紧箛圈一般,挣扎得越厉害,头痛也越厉害。

@叶严奴 楼主写过什么电视剧啊

@故事曲折 2016-08-10 08:40:00

@叶严奴 楼主写过什么电视剧啊

-----------------------------

我只想静静地写小说……

我之前在拍微电影,没事也是写写剧本

现在也在写小说

可以相互沟通沟通

http://bbs.tianya.cn/m/post-16-1331404-10.shtml

@故事曲折 2016-08-10 09:22:00

我之前在拍微电影,没事也是写写剧本

现在也在写小说

可以相互沟通沟通

http://bbs.tianya.cn/m/post-16-1331404-10.shtml

-----------------------------

一定一定

@故事曲折 2016-08-10 09:22:00

我之前在拍微电影,没事也是写写剧本

现在也在写小说

可以相互沟通沟通

http://bbs.tianya.cn/m/post-16-1331404-10.shtml

-----------------------------

@叶严奴 2016-08-10 10:21:00

一定一定

-----------------------------

-故事曲折

这是我的微博,我俩可以互相关注一下然后有什么想法沟通沟通

冯丹的身体微微颤抖:“这是,这是全面进攻的讯号。”

“村长,以前都是每次来一两个黑衣死神,最多的时候,也不过五六个,现在恐怕要来几十个,我们没有胜算啊……”另一名年轻人颤声说道。

村长果断转身,看着众人:“快去,把所有人都组织起来。”

众人沉重点头,冯丹和身后两个人立刻推门走了出去。冯格却关上房门后,默默看着董年申与村长,紧闭着嘴,不多言语,却也再没有任何行动。

村长眯眼瞅着冯格,叹了口气:“去吧,我自会小心。”

“他可以和我们一起,他在这也并不能帮什么忙,如果他的武功真如他说的那么厉害,我们组织大家的时间就可以减半,准备也能更加充分。”

董年申看着村长在房间走来走去,谨慎地问:“村长,究竟是怎么回事?”

村长踱步的速度更快了:“我不知道,黑衣死神一直要得到某种东西,是的,只有他们发现了它们要的东西,才会集体出动。可他们要的是什么呢?一两百年来,他们也没有这么大规模地行动。他们发现了什么?”

董年申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村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到你们这边,与你们并肩作战。这样,我与这位兄弟一块去召集村民,我的娘子……”董年申望了一眼里屋的房门,横下心里,“我的娘子,就只有仰仗您与夫人了!”

董年申向村长抱拳后,走到屋门前,推开了一个门缝,却被村长制止。

村长停下脚步,古怪地看着董年申,却又立刻摆手:“不用,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你帮不了我们,多你一个人,我们也赢不了。或许你可以一刀杀死一个黑衣死神,但眼下有无数个,这不是属于你的战争,你走吧。赶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