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莲蓬鬼话 1326539 4301

《判罪者》作者厌笔川做客天涯文学名人访谈,和读者讲述《判罪者》创作中的脑洞和创意!

访谈已经结束,想要回顾川川访谈的读者可以点击进入访谈页面,了解《判罪者》背后的故事→→→

访谈中奖用户名单

@乱飞的干枯头皮

@ty_118653166

@芬yuki521

@霓裳de飘羽

@xinghuaweiyu2016

@ty_雪舞樱飞

@轩筱叶

@莫离

@没有记忆DE鱼

@福尔摩斯雪

@叁嗰頭

另外,为了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回馈小伙伴一直以来的鼓励。

我将在本帖新增踩楼送书活动,相关活动链接请戳点击了解抢楼送书 →→→

我是一名法医,我喂自己袋盐,真特么的咸……

我记得毕业刚进警队实习的时候,那帮老油条们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当警察别当刑警,当刑警别干技术,干技术别干法医。如果你真点儿背干了法医,那就想办法调到省厅、市局直辖的‘刑科所’一类的单位去,千万别来基层刑侦队。你小子能全摊上,祖坟冒的绝对不是青烟,而是黑烟。

我当时完全懵逼了,在上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法医学报考人数是最少的,也知道在当下公安系统中法医占得人数比例最低,但我没想到能到这么蛋疼的地步。

当时刚进社会,身上还有那种愣头青的劲头儿,就大言不惭的回了他们一句:“毛 说过,我们是革命工作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当是他们都笑了,说:“慢慢儿你就知道了,还真不如去搬砖。”

事实证明,这帮老油条不是在给我下马威,因为随着实习期满开始出越来越多的现场,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法医这份工作是多么的艰辛和枯燥。

刑侦队比不了‘刑科所’,不光工作环境和配套设备差着十万八千里,就是工作量也要大的多,最要命的是没有固定休息时间,什么时候有案子什么时候就得从床上爬起来。技术岗历来都是公安系统的最大缺口,尤其是在小城市的基层,完全就是一个萝卜盯一个坑,更别说法医本来就不受待见了。

勘察现场、初步尸检、后续深度尸检、做法医物证鉴定、整理填写尸检、伤情以及各种鉴定报告,琐碎繁重的工作让我有好几次都想转专业,家里人也一度这么劝我。

不过真正让我动了转专业念头的还是一次相亲,我至今都忘不了当知道我法医身份之后那个女孩儿嫌弃、恐惧还有厌恶的目光,点了满桌子菜一口没吃就走了,最关键的是还特么没跟我AA制,不过最终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来我听媒人说,不光那个女孩儿不愿意,她家人没有一个赞成的。

因为,他们认为法医经常跟死人打交道是不吉利的!

那段时间我精神恍惚,工作中总是出差错,带我的师傅就找我谈心。知道我的情况以后,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人不能看不起别人,更不能看不起自己。别看咱们法医容易被人误解,也没有太多的上升机会,但案件破获过程中最不能少的就是法医,早知道现在要转专业,当初还报考法医学干什么?”

我承认他说的在理,不过当时我还真没听进去,真正让我改变主意的是紧接着发生的一起命案,跟我相亲的那个女孩儿被杀了,头皮被切割了下来,尸体下落不明。

在基层刑侦队工作是真累,不光要负责法医尸检、鉴定的事情,很多时候还要担任刑警的角色。不过这样也有好处,就是我们以‘双重身份’介入案件,对案件做最直接、清晰的了解。

接下来我就把入职以来接触过的案件讲给大家听,包括跟我相亲的那个女孩儿,看完之后就会知道真相有多么的可怕,某些人的人格是何等扭曲,心理是何等的变态。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会尽量把故事做出小说性质的描写和叙述,以求能尽量剖析清楚隐藏在案件背后的东西。不过有一点大家可以放心,这都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

但既然是小说、是笔记,那就一定会有加工的成分,比如某些地方会故意夸大,比如某些氛围会营造的略显诡异,又比如人物形象会倾向于完美。所以情节、悬念或者文笔出现欠缺的情况,还请大家包容谅解。

我叫许峰,今年二十八岁,是一名从业三年的主检法医。

对于普通人来说,法医或许是一份颇为神秘的职业。但只有从业者才清楚,这份职业不仅平淡无奇,而且还相当枯燥,每天的工作都围绕着鉴定伤情和尸检这两件事情展开。原本,我以为自己会像大多数前辈那样,熬资历、评职称,捧着铁饭碗一直熬到退休。

但最近发生的一起案子,却让我身心俱疲,如履薄冰,甚至,还一度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师父退休时曾说的那句话:“这个世界并非只有男人和女人;同理,这个世界也并非只有活人和死人,还有……”

这一切,都要从那夜凌晨,我接到苏沫打来的电话开始说起。

“许峰,刚接到报警,华光路十八号发生了一起命案。我不管现在是几点,也不管你在干什么,马上带着你的勘查箱滚过来,如果十五分钟内我看不到你,明天你就给我脱了警服滚蛋!”说完苏沫便挂断了电话。

法医,是一个没有准确作息时间的职业,毕竟我们无法掌控凶案发生的时间,因此这三年下来我患上了严重的睡眠障碍。这个电话换作别人来打,我可能会直接挂掉,也可能对着电话直接问候对方家人,但是面对苏沫,我只能无奈地咒骂几句,然后从床上爬起来,拎着勘查箱急忙赶往案发现场!临出门,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正好指向了凌晨一点,我不由得发出一声苦笑,看来今晚又别想睡了。

华光路距离我住的宿舍不是很远,当我赶到那里的时候,局里的同事已经封锁了现场,从停在这里的警车数量推断,这起案件怕是并不简单。果不其然,我刚下车,马三眼就冲了过来,拉着我就往里面走:“疯子,你可算来了,再不来苏队可又要骂娘了!”

马三眼,真名叫马磊,因为刑侦业务过硬,总是能先别人一步找到决定案情走向的线索,甚至可以说任何案件只要到了他手上,只要多看几次现场,基本上就能做出和实际情况基本吻合的推理,于是便有了这个外号。他既是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同时也是高我三届的同校学长,加上他这个人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所以我们私底下关系很铁。

“马哥,到底是什么案子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疯子,你还是自己去看吧。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这起案子不简单,而且……”话说到一半儿,马磊抿着嘴唇皱起了眉头。

“马哥,而且什么?”马磊的刑侦能力,在全局都是出了名的,如果不是有个比他还变态的苏沫,刑侦大队队长这个职位肯定是他的。正是因为我了解这些,才会感到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案子,竟能让身经百战的马三眼,也变得忧心忡忡起来?

“而且……不像是‘人’干的!”最终,马磊如释重负地吐出了一句话。

“马哥,这大晚上的你可别吓唬我!不是人干的,难不成还能是什么‘妖魔鬼怪’干的?”我这句话多少带着些调侃的成分,毕竟干我们这一行,经年累月跟尸体打交道,可以算是阅尸无数,身心早已经历过磨砺,这三年来的从业经历,早就让我成为坚定的无神论者。

“算了,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我还要在外围排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目击者或者其他的线索。”马三眼说完,抬起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招呼了身边另外两名同事,向着楼后面走了过去,看上去脚步显得前所未有的沉重。他走后,我打量了下周围环境,这是一座仿古的二层建筑,门的左侧是一个小花园,右侧是两个车库,一看就是非常有钱的人家。此时大门已经被隔离带封锁了起来,两名同事正站在门口警戒着,朝他们点点头之后,我就从隔离带的下面钻了进去。

“告诉许峰,如果五分钟内还不到的话,就可以脱掉警服直接滚蛋了……”刚进门,我就听到楼上传来了苏沫的怒斥声,我不由得皱了皱眉,这家伙的火暴脾气如果再不改改,将来能不能嫁出去恐怕都是个问题。

没错,苏沫是个女警。而且,还是整个警局最漂亮的首席警花!说起来,我跟苏沫还颇有些渊源,大学的时候我们是同学,我工作的时候她去了学院继续深造,一年前带着调令回来,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我们的大队长。刑侦队,是每个警局里精英们的聚集地,让一个女人来当大队长,自然有很多人明里暗里不服,用马磊的话说:“都是男人们在干活,凭啥让一个娘们儿当头儿?”

  • 榴莲大大王 2016-09-18 21:07

    @我是厌笔川 顶一下

  • 业火离朱 2016-09-24 16:10

    说真的,很讨厌这种烦是刑警队的女警都漂亮的一比然后跟男主擦出火花的桥段,有时候会把好好的案子给毁了

  • 我是厌笔川 楼主: 2016-09-24 17:42

    说的在理,下次注意!

  • ql55015563 2016-09-25 08:37

    评论 业火离朱 :????

  • 成年果子狸 2016-09-25 10:35

    评论 我是厌笔川:又是漂亮警花,前面铺垫的营造的气氛轰然坍塌

  • 山下的姑娘 2016-09-25 17:35

    评论 业火离朱 :同感。这让不漂亮的女警们都怎么办

  • 筱蕾1899 2016-09-26 21:21

    评论 业火离朱:+1

  • 噜噜猪猪 2016-09-27 09:22

    评论 我是厌笔川:又是长相漂亮性格火爆的警花,然后随着情节的深入,警花就会越来越弱智,以衬托男主的机智聪慧

  • Selene052 2016-09-27 11:19

    评论 业火离朱:同讨厌这种情节设计

  • i__dongdong 2016-09-27 12:44

    评论 我是厌笔川:动不动让人脱警服滚蛋,太讨厌了,脾气暴躁也不是这样的

前排留名。

@dgqi888 2016-09-18 11:01:00

前排留名。

-----------------------------

感谢支持,么么哒

当时,的确有很多人也是抱着这种想法,不过当苏沫拿出散打冠军、专业技能大赛冠军等一大摞证书和那堆满屋子的奖杯时,没有人再敢小看她。事实证明,苏沫天生就是块干刑侦的料儿,入职一年多的时间,破获了好几宗大案。时至今日,她在全省公安系统内也已小有名气,很好地诠释了“巾帼不让须眉”这句老话。整个大队的人对苏沫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从最初的质疑,到后来的认可,再到现在的言听计从。实际上,其他人都或多或少有些怕苏沫,不过我可不怕,不仅因为我们是同学,更因为我那已退休的法医师父苏国锋,就是她的亲爷爷。

一上楼我就看到苏沫正皱着眉头站在走廊上,精致的五官,清爽的马尾,得体的警服,一副英姿飒爽的干练样子。

“苏队,催命也不是这么个催法儿,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是不要命的工作狂?”放下勘查箱,我从里面取出了一双手套。听到我的话,苏沫回过了神,狠狠瞪了我一眼:“许峰,我没空跟你打嘴仗,你最好还是好好地想想怎么写这份儿尸检报告吧。”

“尸检报告,就不劳烦您苏大队长操心了……”或许是妒忌心理作祟又或许是关系熟的缘故,总之每次我面对苏沫,都必须在嘴上占尽便宜才行,否则就会有种浑身难受的感觉。

  • 榴莲大大王 2016-09-18 21:24

    @我是厌笔川 赞!!!

  • 琋瑾 2016-09-18 22:04

    太刺激了!!!

  • zhuqiyun 2016-09-21 14:57

    6666666

  • 乖乖小妞0424 2016-09-23 11:17

    不晓得评论的人这些人在说什么,刚开个头就太刺激了,刺激在哪里???

  • 悲催的小土豆 2016-09-24 16:08

    评论 乖乖小妞0424 :哈哈哈哈我也觉得怪怪的

  • 我是厌笔川 楼主: 2016-09-24 17:43

    因为之前开过一个帖子,后来废掉了,他们看过一半儿,不要介意。

  • 我是厌笔川 楼主: 2016-09-24 17:44

    @乖乖小妞0424 之前开过一贴,后来转到这个帖子了,他们看过一半儿……

  • 我是厌笔川 楼主: 2016-09-24 17:45

    @悲催的小土豆 这是后来开的帖子,他们有的人看过一半儿转过来的。

  • 汪懋资勇 2016-09-24 21:10

    评论 我是厌笔川:川,不要把好好的恐怖事件写成爱情小说了吧。

  • 我是厌笔川 楼主: 2016-09-24 22:06

    评论 汪懋资勇:不会,张弛有度哈哈,不能总是绷着弦,适当缓和缓和氛围。

“峰哥,案发现场在那间卧室,我们进去吧!”说话的人叫徐睿,是局里的另外一名法医,刚从业不久,同时也是我的助手。

“开始吧!”在面对苏沫的时候,我的确是有些不正经,可工作一旦展开,我就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因为我始终记得入职第一天,师父对我说过的那句话:“如果将刑侦比作一双抽丝剥茧的手,那么法医就是两只寻找线索的眼睛。一名优秀的法医,必须要做到事无巨细。因为哪怕很小的失误,都有可能会致使案情出现偏差,从而延误了黄金侦查期,让世间又多出一件悬案、错案!”

几句话,道出了法医的本质,也正是因为时刻谨记着这几句话,我的工作才很少出现失误,让我在入职三年后,成为全省最年轻的主检法医。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轻轻地推开了那扇房门,首先闻到的是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这种香一般都是用来安神的,可以初步推断,这间卧室的主人恐怕最近过得并不顺心。整间卧室很大,装修得也很精致,不过此时我没有任何心思去理会那些东西,我的目光完全被悬挂着的那台吊扇给吸引了。

确切地说,是缠在吊扇上面的东西。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头发!

乌黑浓密的头发一头绑在吊扇上面,另外一头则是簇拥在一起,从形状以及颜色上来判断,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确定,另外一端是一张被从身体上剥离下来的头皮。而且从形成的干瘪窝篓状来看,那还应该是一块完整的头皮,但令人感觉更为诡异的地方在于,那上面竟没有丝毫的血迹,在炽白的灯光下,无比瘆人。

从业这三年多出过多少次现场,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但这样骇人的一幕,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吊扇,靠近阳台的方向,阳台的推拉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隙,风吹得头发连带着头皮轻微地摇晃着,让我顿时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凉。深吸口气之后,我强令自己冷静下来,摒弃掉脑海中纷乱且恐惧的想法,因为这些东西,很有可能会让我出现错误的判断。

  • zzrm 2016-09-27 16:22

    个人一点看法,不能说燃檀香就说明主人不顺心,喜欢香道的人很多,檀香,沉香都是常用的香。

  • 好想疼你 2016-09-28 02:08

    评论 zzrm:还有,装修那么精致的房屋,不应该用吊扇啊,应该用空调才对啊

  • u_113752895 2016-09-28 11:10

    哪里说死者是叫马向阳的?

  • 十四只狐狸 2016-09-30 13:13

    评论 好想疼你:关于吊扇倒还好,因为有的装修风格会搭配很精致的吊扇,而不是像教室里面那种大白吊扇

  • 我要吃西瓜_ 2016-10-08 10:27

    评论 好想疼你:我也是这么想哈哈哈

  • 牛牛May 2016-10-09 10:11

    要是装修的很精致的房子,现在谁家还用吊扇啊……

  • 牛牛May 2016-10-09 10:11

    评论 好想疼你:你说得对,想到一块了

  • 糖果罐子1987 2016-10-12 15:37

    评论 牛牛May:有种吊扇灯

  • 猪不叼够不啃的路 2016-10-17 14:10

    评论 好想疼你:有些是复古的吊扇,可以装修搭配

  • 永远的毁灭术士 2016-10-22 19:39

    从业三年 连鉴定资格都没有 还能单独看现场?恭喜你的案子跟鉴定书在法庭上被律师做非法证据排除。至少深入下生活吧,不带这么乱编的。

我先顶

因为南大碎尸案

见刑侦帖就进

新帖、新故事,支持+100000000

就发这么点儿内容啊,不够看的啊!

另外,一直觉得头发什么的特别寒,感觉这个故事情节要炸!

火钳刘明!!

超喜欢的文,开追不解释。各位大大们记得留个地板给我坐坐啊

楼主,求八腐败巨人观。对法医一直充满各种好奇~

  • 我是厌笔川 楼主: 2016-09-24 22:14

    嗯嗯,抽个时间,专门做个普及,或者讲讲一些有趣的小案子。

  • 入梦hhe 2016-11-28 19:15

    还他喵的有这种嗜好

期待期待,一开始就吸引住啦!

作者大大66666

围观占楼。。。。。

烧脑,求作者大大快点更新。

地上背对着我们跪着一名男子,披着一件外套,脑袋耷拉在胸前,从毫无声息的种种迹象可以判断,这个人已经死亡。

“峰哥,地上有大摊的血迹,周围有喷溅的痕迹,应该是重力打击所造成的不可修复的创伤,从凝固的血液颜色来看,案发时间是在一小时前左右,具体的死亡时间还要进一步检验才能确定!”

“嗯!”对于徐睿的说法,我是认可的,血迹呈现出喷射状,说明是被重力撞击造成的,比如匕首的猛然刺入拔出,就会造成这样的现场。而血液的颜色变化,的确能初步推断出案发时间。不过正如徐睿所说的一样,具体的死亡时间还要通过深入的尸检来确定,毕竟流血跟死亡是两码事。想要得知受害人死亡的真实情况,就必须做更详细的勘查。法医的现场勘查,都是为刑侦服务的,为的就是提供更多线索争取最宝贵的侦破时间。当我们确定了案发时间以后,苏沫的命令已经传达了下去:“去告诉马磊,先确定死者的身份,然后调取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并逐步排查死者的人际关系。作案手段如此凶残,一般来说都属于仇杀,详细了解一下死者有没有跟什么人结过怨。还有,尽量把事态往下压,避免引起其他人不必要的恐慌。能在这里居住的人,非富即贵,一旦处置不妥当,我们可能就要被迫承受极大的舆论压力,这会让我们自己陷入被动之中!”

“是!”门口的小警员应了一声,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 地瓜地瓜ABC 2016-10-10 02:27

    评论 我是厌笔川:我就问问你苏沫用了三年当上刑警队长。三年的正处级干部是么。。好好的破案小说。为什么就一定要加个美女。没有美女此案破不了?

  • LINGSHANS 2016-10-12 19:01

    你是作者?爱看不看 要看的 怎么写怎么看 给意见也不是这样的语气吧

  • LINGSHANS 2016-10-12 19:02

    评论 地瓜地瓜ABC:你是作者?爱看不看 要看的 怎么写怎么看 给意见也不是这样的语气吧

  • 无敌的老猫 2016-10-13 21:10

    评论 LINGSHANS:写书就会有各种评论,如果作者连这一点意见都听不进去,那干脆别写了。

  • 吃瓜群众随便吃 2016-10-16 09:37

    评论 地瓜地瓜ABC:我单纯就像问问,你听谁说刑警大队长是正处级?支队长才是正处级好吗?吐槽之前能不能自己先搞搞明白!

  • 吃瓜群众随便吃 2016-10-16 09:40

    评论 地瓜地瓜ABC:当然了,直辖市可能除外,级别高

  • rainbowlove2011 2016-10-23 07:43

    这么能哔哔自己写啊。又要看又要一门心思鸡蛋里挑骨头。开始阅读的目的就不单纯。。那就别看了

  • Bobbybi520 2016-10-25 06:49

    评论 地瓜地瓜ABC :港真 我也不喜欢这种小说还来个女主

  • 迷茫的菜鸟蛋 2016-10-26 15:05

    评论 地瓜地瓜ABC:这个就别纠结了,山东省济宁任城区书记是五年干上的副厅,可以百度,在这个社会啥事都有可能啊

  • zc181995466 2016-11-08 15:16

    评论 地瓜地瓜ABC:一般刑警队长也就正科级~~ 谁家处级还干一线刑警…………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