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吾卫》(已出版)解密明朝五行之师,破解历史上的惊天秘术。

莲蓬鬼话 9406046 14183


楼主荣获莲蓬鬼话2016年年度十佳作者
            

本文荣获莲蓬鬼话2016年年度十佳作品
          


本文荣获莲蓬鬼话2016年年度新作
          


感谢天涯网友支持,目前《金吾卫》第一卷风起金陵已经出版上市,当当京东各大书店均有销售,影视项目正在开发之中。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想要签名书也可关注本人微博:柳三笑119,不定期有转发赠书活动。

混混和书生,设局人和解局人,携手入金吾卫,解开一个个瞒天过海的迷局。历史解秘、南京城六脉风水、神鬼奇术、江湖恩怨,当然也有明朝年间,一个个身怀绝技的奇人大咖!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喜欢和支持!

也可以继续支持我的第一部作品《诡戏录》地址:http://book.tianya.cn/book/70689.aspx

目前诡戏录的影视版权和游戏版权均已售出,实体书也在制作之中,《金吾卫》也有多家出版社、影视公司在咨询,总之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爱,金吾卫第一部七煞将全部在天涯刊登。

第一章 惊天秘术

建文四年,六月。

暮色渐渐笼罩四野,残血一般的夕阳即将坠落在南京城的尽头,落日的余晖将原本青褐色的城墙染成一片赤红。

燕王朱棣的大军横渡长江,一路直逼南京城下,金川、神策、定淮等城门外早已齐齐列阵了十几万身披铁甲的将士,这是靖难之役的最后一战,朱棣和朱允炆二人的恩怨将在此彻底画上一个句号。

眼下,朱允炆闭门不出,犹如困兽无处可逃。

但朱棣很清楚,此番想要破城容易,但杀人逼宫就难了,众目睽睽之下,若他亲自下令攻城诛杀朱允炆,难免要背上弑君杀亲的罪名,这不是他想要的;若是不杀,朱允炆不肯让位,他的拥趸者众多,这场面自己也很难处理。

朱棣面色严峻,问一旁的道衍:“军师,此番该如何处置?”

道衍俯首道:“燕王莫急,属下自有安排,一个时辰后,请燕王看城内火光行事。”

皇城内,七名黑衣人趁着夜色行动如风,一路疾行直奔奉天大殿而去,皇宫内数千名禁军侍卫竟然不能觉察分毫。

而奉天殿内,朱允炆早已焦头烂额,是退是进,是拼死抵抗,甘心禅让,还是逃之夭夭?他一向优柔寡断,到了此刻更是难以决断。朱允炆的身边还剩下二十余人,皆是他亲信,这其中又有六名是最特别的,分别是教授杨应能,监察御使叶希贤,金吾卫指挥使岳松,驸马都尉梅殷,翰林院编修程济,以及少监王钺。

这六个人虽然年龄职务各有高低,但在国难关头,却只有一个共同的称谓,那就是建文帝最后的死侍——天章六侍。

天章六侍是一个极为秘密的组织,一生隐藏死侍的身份只为了暗中保护好朱允炆,这六侍各有所长,杨应能主计谋设局,叶希贤善易容伪装,岳松武艺高强,梅殷懂机甲之术,程济观星占卜,王钺则擅长秘术,六人都是不世出的偏门奇才,然而偏门之才不可治世,只能乱世之中取巧保命,所以不到关键时刻绝不轻易显露。

此刻,六人集结,显然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

是杀出一条血路,还是百丈之外取下朱棣的首级,皆由朱允炆一句话来定夺,奈何朱允炆始终念及叔侄情分,下不了狠心。还是一直跟随朱允炆的杨应能最了解他,此时就算杀了朱棣又有何用,朱棣的三个儿子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皆不是善辈,今时今日这一仗已是输得彻彻底底了。

他低声劝道:“皇上,大势已去,不如早点离去吧。”

叶希贤也道:“皇上,千金散尽还复来,只要留得性命,日后必可卷土重来!”

其他人也跪地高喝:“我等誓死追随皇上,宁死不降!”

在众人声声劝阻下,朱允炆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这生活了二十多的皇宫,就在这时大殿外突然传来一阵冷笑:“皇上做事如此优柔寡断,自己性命尚且不能决断,又如何能决断天下人的性命?叫你让位可不是我大明江山之福?”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0-30 21:15

    鉴于最近有一些公司和人在私信询问,我在这里回复下,《金吾卫》除了实体书签约现代出版社外,其他版权都尚未签约,这部作品也还没有跟天涯签约,如果有影视、游戏等版权意向的,请直接私信本人,或联系我的新浪微博:柳三笑119,及QQ17939677。

  • HIPOP小子 2016-11-12 09:59

    评论 兰陵不羁凹:傻逼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1-12 10:44

    评论 HIPOP小子:他就是打广告的,不用理他

  • 羽林玉郎 2016-11-24 22:22

    mk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1-25 22:11

    评论 羽林玉郎:谢谢关注

  • sos0906 2017-08-17 08:24

    评论 柳生三笑:本座丢雷楼某

七个黑色身影显露在大殿门口,他们的身后是一条尸骨铺就的血路,数百名禁军早已丧身他们的刀剑下。七个人,居中的带着高高的帽子,两侧六人分别持刀、剑、斧、矛、短刃和长弓。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带高帽的黑衣人凌空踏步而入,好似地狱中走来的黑无常:“我等自然是来送皇上最后一程!”

各侍卫眯眼细看才发现,这黑衣人的脚下有一条极细的黑色丝线,丝线在外面绵连不绝,似乎已将整个奉天殿都紧紧包裹起来,若是在半空中俯瞰,会发现这丝线已经围着大殿结成一个阴阳法阵,很显然这些人有备而来,要让大殿里的人全都葬身于此!

朱棣顾及声誉不敢明着杀朱允炆,但暗中刺杀却是最好,两军对垒,朱允炆慌乱之中丧身皇宫,这是意外,更是天意,可就怪不得他朱棣了。

七名黑衣人都是道衍遴选出的一等一高手,日后在朝廷之内皆是各处要职,只是此刻他们都是不知姓名的杀手!杀人不眨眼的超一流杀手!

朱允炆的六侍里也有岳松、梅殷这样的高手,只可惜梅殷早已受伤,惟有岳松一人奋力抗击,这岳松是金吾卫指挥使,师出名门,练得是分金掌,双掌锐利如刀,可分金断玉,几乎任何兵器与之相碰都会折断在他双掌之下。

杀手围将过来,岳松拨动双掌,一步一杀,光芒所及之处不论是长刀短刃均被其一一击断。持弓的杀手突然引弓,一支凤羽箭带着刺耳的清啸声如流星般飞来,岳松正想要劈断这利箭,却不想利箭当空炸裂,直接化作了九支分箭从不同的角度飞梭而来,这一招正是这人的绝技,凤动九霄!

这一变招又快又疾,九支箭的方向、速度、威力都不一样,就算是超一流的高手都难免要被乱箭穿心,但不想这岳松当真了得,他飞舞双掌,整个人突然如陀螺般高速旋转起来,手中的刀气更是在烛火下反射出一道道清光,九支凤羽箭的箭头不偏不倚均被一一斩落。

梅殷正要赞叹岳松神技无双,另一名黑衣剑客就飞身而出,这人用的是七把又长又软的细剑,名曰:七决剑!七柄细剑首尾经过雷火淬炼,互有吸引力,一剑挥出,长剑首尾相连,如长鞭蜿蜒,又像流星飞梭,所到之处,皆是血肉飞舞,无往不利!

岳松一见此剑,不禁神色大变,因为他的分金掌是以刚克刚之力,而这七决剑软韧如鞭,正是他的克星,分金掌频频使出,数次点住长剑却始终劈不断,反而是软剑借力打力,刺得岳松浑身伤痕累累。他深知自己不能退敌,惟有大叫道:“快掩护皇上离开!”

其他人带着朱允炆正欲逃走,突然为首的尖帽黑衣人像巨鹰一样掠来,阴沉沉道:“皇上想往何处去?”

众人惊恐道:“大胆逆贼!想做什么?!”

尖帽黑衣人道:“自然是请皇上长眠于此!”他袖子一扬,突然一阵黑色的粉末从袖口中狂喷而出,这粉末如烟似雾,像有灵性一般围着黑衣人旋转不停,金灿灿的雕龙楠柱触之即暗,显然粉末具有极强的腐蚀性。这人再一伸手,黑粉如同黑龙一样冲破大殿狂卷而起,所有人都吓得往后躲避三尺,黑衣人大喝了一声:“燃!”

星星点点的火光从黑烟之中冒了出来,而后整个烟柱迅速转为火柱,大殿轰隆一声燃烧起来,火焰像火龙一样直奔天际!壮观又恐怖!

黑衣人哈哈笑道:“皇上见自己大势已去,惊慌失措之时,不慎自焚而死,这便是我替皇上安排的历史结局,不知诸位觉得意下如何?”

这黑衣人不但要杀朱允炆,还要篡改历史,杀人诛心,胆大如斯!他原以为朱允炆一众会恼羞成怒,但不想一旁的谋师杨应能冷笑道:“我等早以料到燕王会下此狠手,火攻确实是最好最歹毒的办法,不过皇上乃是真龙岂会惧火,你这大火可是助了我等一臂之力。”

黑衣人咦了一声,似有所觉察这些人的意图。

前方的程济突然双袖一舞,只见双掌之间突然青光闪现,化出一个巨大的八卦,八卦旋转,四处隐隐有砖石机括转动的声音,而后只见所有的砖石、楠柱、铜灯、案桌开始扭曲变形。

黑衣人大惊,正欲带领杀手上前擒人,突然少监王钺猛地喝了一声:“护好皇上!”

这人连连纳气,浑身迅速鼓胀,整个人像是皮球一样越吹越大,最后涨到足有一丈左右,宽大的衣襟都尽数撕碎,肚皮更是胀得透如薄纸,微微发亮。

这是王钺修行的秘法,引气术。

引气入体,注入每一寸血管和肌肉缝隙,让自己的身子膨胀到极致,原本这一秘术可让自己的肌体变得坚硬而毫无痛觉,只是这样催化之下,显然是要自爆卫道了。

“小心,快后退!”

嘭!

一声巨响震彻奉天殿,这威力化作一道强烈的波震,直接将七名黑衣人逼退了两丈有余。

而后程济借着这道波震一转长袖,整个奉天大殿连带火焰迅速被他收入袖子之中,四周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了!朱允炆、杨应能、叶希贤、岳松等二十余人全都消失不见了!

就像一幅画被他轻轻地卷走了。

程济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静坐废墟之上,低眉垂目,面如死灰。

……

世人皆知程济有道术,但不想会是这么匪夷所思,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朱允炆等人消失不见,关键是连整个奉天大殿都消失不见了!原本光彩华丽的大殿只剩下夜幕下空荡荡的广场。难不成,这眼前不起眼的小小修编真的有什么惊天异能,竟可以混天移地?!那朱允炆等人是逃遁到哪里去了?

尖帽的黑衣人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世间会有这样通天的本领,他自己本就精通阴阳秘术,自问不论是相术、谶术、咒术、蛊术、符术、遁术、魇术、炼丹术、堪舆术、万毕术、鲁班术他都略知一二,但是在他亲眼目睹之下,施展这样逆天的术法确实超乎了他的想象。杨应能的诡计、叶希贤的伪装、梅殷的机甲术、程济的道术以及王钺的故意自爆,这一切都训练有素,着实太可疑了,但黑衣人一时间也看不出破绽在哪里,惟有一把揪住程济冷喝道:“他们去哪里了?!”

程济望了一眼黑衣人,嘿嘿笑道:“程济早已随皇上而去,我虽是我,还早已非我,但我知道你是谁,就算你蒙面裹衣,刻意隐藏阴阳术,我也认得出你的双眼,饿虎之眼,惟独庵老鬼莫属,你不是自诩佛道皆通、万法皆会么,那不如来揭开我这个迷局罢!”

说罢,他双目紧闭,一言不发,好似活死人一样。

  • 山东帅帅 2016-10-19 14:14

    刚才评论点错了地方,天章死侍是野史里有记载的吗?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0-19 14:35

    评论 山东帅帅:建文帝自焚的说法倒是有,这些叶希贤啊,杨应能啊,人也都有,至于天章死侍就是杜撰的了

  • 白思宏 2016-10-19 23:07

    评论 柳生三笑:这功夫都不知道!乾坤大挪移啊!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0-20 09:02

    评论 白思宏 :哈哈!乾坤大挪移也不能凭空把一个大殿都挪不见啊!再说我这里没有太逆天的功夫,偏武侠等级

  • 胖子王2016 2016-10-20 15:55

    评论 柳生三笑:像惊天魔盗团那种,嗖一下变没有了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0-20 20:00

    评论 胖子王2016 :差不多那种感觉!

  • 若素女子 2016-12-25 17:50

    因为这篇小说,我重新翻看了朱允炆和朱棣的历史,用时3个小时。又翻看了朱棣在位期间为什么把京都建立在北京,嗯,又是一个小时。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2-25 20:35

    评论 若素女子 :看了之后,是不是觉得我虽然瞎编,但也有一定道理吧。。。。。

  • 小白白555 2017-01-26 09:55

    顶贴!

  • 爱情不变我心 2020-04-04 22:36

    评论 若素女子:在哪看历史

在余下的时光里,程济被人传言当道士去了,但另一个程济却被秘密囚禁了起来,无论他遭受什么样惨无人道的刑罚,始终一言不发,而他的对手道衍,不论怎么穷尽精力,也没有解开这个旷古烁今的迷局。建文帝如何逃遁,去了哪里,也成了永远解不开的历史谜团。

尖帽黑衣人脱下了布罩,露出了一双令人胆寒的饿虎之眼,正是朱棣的军师道衍,他自诩修行百家秘术,设局破局的能力可与刘伯温相提并论,如今这小小的程济死到临头了还向他发出挑战,岂不是螳臂当车?道衍愤意难平,还欲在广场附近看个究竟,但此时火焰越烧越旺,整个皇城都被熊熊烈焰所包围,常人如何还能长待下去。仓促查看无果,无奈只好下令出城。

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方熄灭,朱棣急忙带着道衍进宫搜寻,尤其是朱允炆凭空消失的奉天殿附近,更是仔仔细细地看了个究竟,可这一带除了残留的地基外,什么都没有,朱棣不信邪,叫人掘地三尺,也始终不见任何密道。朱允炆就活生生地在所有高手面前隐遁得无影无踪。

朱棣一时没了主意,他问道衍:“这该如何处理?”

道衍面色阴沉,这个迷局确实令人费解,不过随后他突然笑了起来,他并未正面回答朱棣的问题,而是捻了捻地下的尘土,画了一个简易的五行图,而后徐徐道:“燕王可曾发现,从太祖驾崩至今,天地失常无度,阴阳五行混淆,灾祸也变得无穷无尽。我记得便有,洪武三十二年春,京师地震,江北蝗灾,死伤逾千,损失惨重;洪武三十三年四月,朱允炆赐李景隆玺书及斧钺,渡江时遇水蛟作乱,舟破尽沉诸江;六月,水淹金华城市,死者又千余人;入秋,承天门无故起火,焚为灰烬。去年以来,常州、溧阳、京师已发生数次地震,锦衣卫、武库接连起火,更有虫灾、水患、狐妖、恒阴、龙蛇之变接连不断,到了今日,便是连皇城都付之一炬,皇太孙也殒命于大火之中……此不正是五行灾祸横生所致么?”

朱棣道:“军师的意思是?”

道衍道:“不若顺水推舟!自古凡师出必有名,清君侧、靖国难乃是平乱之举,如今皇太孙毙命,岂不要再立名目,以昭告天下?”他望着眼前化为灰烬的皇宫道:“太祖驾崩以来,皇位接连数年未定,天下五行自然难定,灾祸连连就不足为奇,我观《汉书》中有五行成灾一说,《明史》自然也该有,现如今这天下大势已定,燕王也将不日登即,不如择日昭告天下,皇孙朱允炆遭受五行灾祸,自焚于皇宫中,而国不可一日无君,燕王英武盖世,众望所归,登基之后理应心怀天下,安抚五行之灾!此社稷之福也!”

  • 蔚迟司音丶 2016-11-20 17:15

    精品萝莉 http://95lolita.com/forum.php?x=687410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1-21 21:14

    评论 巴黎雨季2012:这么厉害,我好怕怎么办。。。。。

  • u_110928404 2017-01-01 21:20

    评论 蔚迟司音丶: 宝宝吧

  • 麻辣烫不麻 2017-01-06 22:08

    评论 柳生三笑 :

  • hatenide 2017-01-22 02:39

    评论 柳生三笑:原来那会儿我的家乡就叫常州这个名字了呀

  • 东北王二小 2018-11-11 14:32

    还明史,懂历史不?都是新朝修前朝历史。一个朝代还没结束历史就写完了?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8-11-12 13:06

    评论 东北王二小:首先明代的人是不会修明史,但也要记录明朝历史,这句话的语境明显说的是,大明的历史也该有五行一说,你没看明白吗?还是你想跟我抖历史?

朱棣恍然大悟,道衍的意思是让他不承认朱允炆的皇位身份,而后将他的死因归结于治国无能,天下五行灾祸丛生,最终导致自己命丧火海。而他朱棣心忧天下,乃是无奈之下上台主政,并专心治理这天下的五行灾祸,还天下一片清朗。

朱棣听取了道衍的建议,做了两个重要的决定,一方面暗中派人搜寻朱允炆的下落,大肆缉拿建文余党,同时安排记史官员删除建文年间的相关记录,不承认朱允炆的帝位;另一方面,扩编原本只是负责城门巡逻、火灾扑救的金吾卫,重新打造一支能够对抗五行天灾的特殊军队,抵御连绵不断的五行灾祸,真正维护起南京城平安的重责。

攘内安外之法是道衍给朱棣的开国之策,不过与道法高深的道衍而言,权力从来不是他追求的目标所在,如何解开建文帝凭空逃遁这个谜团似乎才是心病所在,他需要在有生之年,尽快找到能破解谜底的人!

第二章 饕虫

眼下已是永乐六年,南京城善和坊,韦宅。

入夜,厅堂之上挂着一幅发白的观音画像,案桌上一对白烛摇动,照着四处昏噩难辨。

一乡绅模样的中年男子以怪异的姿势被捆绑在长凳上,似是十分痛苦。

一名青衣道士围着长凳来回走动,口中念念有词。

这道士名叫秦明,生得浓眉大眼,须髯浓密,细看之下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怪异。

他看了一眼板凳上的人,一脸正色道:“韦施主,你这情况有多久了?”

韦二爷道:“有半年了,你看我浑身皆瘦,只有肚子越来越大,尤其是刚才突然又鼓大了许多,我怀疑是不是被饿鬼附身了?”

那人的肚子确实大得像一颗皮球,硬邦邦的有些怪异。

秦明摇摇头道:“施主你这体内可不是什么饿死鬼,而是生了一种虫!”

“虫子?”

“不错!”秦明解释道:“这是一种很罕见的寄生虫,不知道施主见过蟹奴没有?”

“蟹奴?这又是何物?”

“唐代的《北户录》有记:蟹奴如榆荚,生在蟹腹中,生死不相离。说的是这蟹奴寄居在螃蟹的腹部,看起来就像螃蟹暴露在外的蟹黄,但其实里面会像霉斑一样生出无数蜿蜒缠绕的根须,触须蔓延到螃蟹的爪子内脏,甚至大脑,不断地吸取精血,让螃蟹渐渐干枯成一具僵尸,直到死了都会在一起。”

“你体内的东西跟蟹奴有几分相似,不过它叫饕虫!”

韦二爷浑身鸡皮疙瘩都炸起来了,惊惧道:“真人莫要吓唬我!”

秦明正色道:“嘿嘿,我可不是在吓你,这饕虫形如蚂蟥,色泽紫红,浑身都是嘴巴和触手,最喜欢寄生在富贵人家的肚子里,传说饕餮之所以能只入不出,就是因为体内生了大量的饕虫,凡是犯贪吃一罪的人便会寄生饕虫,终身遭受饕餮之苦。恕我直言,韦施主平日里估计有些贪杯吧?”

韦二爷默不作声,富贵人家哪有不锦衣玉食的道理,自己赚了钱不吃不喝又有什么乐趣呢,只是这道士的饕虫一说着实有些匪夷所思,叫他半信半疑。

秦明道:“这样,我用一秘术让你亲自看看这饕虫在你体内的情况,你便清楚了。”

说着,他用手指沾了下白酒,轻轻地划过韦二爷的肚皮、胳膊、下腿,低声念道:“饕虫饕虫,遇酒显形!出!”果然,一道道猩红色的印子在皮下显了出来,这些印记犹如蔓长的树根一样密密麻麻扩散开来,看上去就像所有的经络血脉都浮现在了表皮上,就像丝瓜络一样,恐怖得令人头皮发麻!

韦二爷啊了一声惊叫了出来,他只觉得浑身都开始奇痒无比,这骚痒遍布全身每一个角落,甚至是自己的指尖和头皮,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虫子触须在自己的皮下扭动,不停地吸取着他的血肉和真气,直到他最终枯死成一截木头,这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啊……”

“现在信了么?”

韦二爷头点得跟捣蒜一样,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秦明道:“既然信了,那我就再给你讲讲,这饕虫如果只是吸取人的精血倒也罢了,最可怕的是这虫子会控制你的六识,它会用触须钻进你的大脑,让你像个傀儡一样替它行动、觅食、产卵,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你还记得前年青州爆发的僵尸案么?那就是人感染了饕虫,最后只剩下一副皮囊被这些寄生虫所控制,四处游荡觅食,浑浑噩噩不可终日。僵尸失了人性是要害人的,朝廷无奈之下派出金吾卫以火攻之术,将九个感染虫毒的村子不分老幼全部焚烧,最后连骨灰都找不到了,韦施主,你恐怕不想步这些人后尘吧?”

韦二爷已是面无血色,口鼻里更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他生怕自己多吸一口气,就能让这饕虫多长一分。良久,他终于迸出了一串字:“真人,你一定有取虫的妙法对不对?”

秦明笑了一声,开始不急不慢起来:“贫道自幼修行六壬之术,这取虫倒也有几分把握,不过干我们这行也委实不易,窥破天际,替人消灾,都是要折阳寿的,施主你看这银两……”

韦二爷直截了当道:“三两纹银,一分钱都不会少你!”

秦明翻了翻眼珠子,坐在板凳上:“韦施主,我这可是救你一命,只值三两么……”

韦二爷只觉得身上的红色脉络又在蔓延,这触须都快生到脖子上了,再上去那就是脑子了,饕虫一进脑子可就无药可救了,他已是急得火烧屁股:“五两!五两还不够吗?!哎哟,救命啊真人!我保证从今往后,诚心礼佛,不是,诚心入道,只吃素,再也不贪口腹之欲了!”

秦明暗暗发笑,但他依旧掐了掐手指,自言自语道:“唔,还有半柱香,这虫子就要正式进入你大脑了,到那时你便是一具害人的僵尸了,哎,到那时贫道唯有替天行道施法收了你。你说,我是用火符烧了你好呢,还是用镇尸符电住你好呢?”说着,他转了转手掌,竟有一团明亮的火焰闪了出来。

“十两!十两!”韦二爷完全是扯破了喉咙叫喊道:“真人,快给我取虫啊!再不取虫真!要!来!不!及!了!我死了你就一分钱也拿不到了!”

秦明站了起来,拍了下手道:“成交!施主,那钱呢?”

  • 宁嘉2017 2017-07-15 21:45

    好文章,初次拜读。顶楼主,不过文中提到道士秦明称呼对方为“施主”好像不对。施主是佛教徒的称呼俗家人的,道长应该不是这样称呼的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7-07-15 22:29

    评论 宁嘉2017:这种低级错误我怎么可能犯!!

  • ty_无为955 2017-09-28 22:24

    评论 宁嘉2017:道士也会叫施主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7-10-04 09:49

    评论 ty_无为955:继续看后面就明白了,哥写文很严谨的

  • ty_131827397 2018-01-08 21:37

    老哥稳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8-01-08 23:20

    评论 ty_131827397:多谢支持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钱!”韦二爷嘴皮子都在发抖,他朝门外大喊道:“老王,快从我左床脚靠左的墙缝里的红箱子中的绿匣子里,拿十两银子过来,快!”

躲在门口的一名仆人应了一声,赶紧狂奔出去,过了一阵子又折返回来,将一袋银子铛地甩在桌子上,而后人影都没看清,就迅速躲回门口,仿佛多呆一会,就要被感染饕虫一样。

秦明见了钱,终于端出一个盖着盖子的铜盆出来了。

“这是五味引,可是贫道用五种珍贵的食材熬制出来的,足足熬了三天三夜呢,贵得叫人心疼!这饕虫最爱吃腥味之物,它一闻这味,就会自己爬出来,这过程可有些不舒服,毕竟是要抽丝断根的,韦施主一会要忍着点。”说着,他把铜盆放在韦二爷面前,说道:“施主,深深地吸一口气,感受这来自天地的精华罢。”

揭开盖子,一股恶臭扑鼻而入!

韦二爷只吸了一口,就觉得整个人好像被闷在了夜香桶里,简直是熏得头昏眼花,体内颤抖得像一只疯狂的筛子,他紧闭双目,面容扭曲道:“唔,怎么这么臭,比茅坑还臭!不行了,这虫子在抽筋了!我感觉要吐出来了!”

秦明道:“要吐出来就对了,来,使劲吸,让虫子闻到这个味道!”他猛地一拍韦二爷的后背,念道:“无垢无污,妙见圆澄!出来罢!”

这人终于抵受不住,哇地一声吐了出来,铜盆里污秽之状更甚,只是这呕吐物中,果真有一物在蠕动!色泽暗红,状如肥硕的蚂蟥,浑身都是嘴巴,更有无数恶心的红色丝线蔓延缠绕,极其恶心不堪。

果然是传说中的饕虫!韦二爷见了饕虫,浑身都开始发麻、颤抖、冰凉、眩晕,这感觉真是太震撼了!他怕自己体内还残有虫卵,干脆挣脱了麻绳,用手指拼命扣嗓子眼,直吐得黄胆水一地,双眼冒金星,还不肯停歇,口中还叫嚷着:可恼可恼!可恶可恶!而后又趴在墙角一阵扣,一顿吐,最后竟然咣当一声,直接吐晕在地上。

屋内臭气熏天,场面更是不忍直视。秦明哑然失笑道:“韦施主这般猛吐,好比女子临盆产子,身子是清净了,但也吐虚了,该多多休息,银两我收了,顺便帮你把这污秽倒了,省得祸害人!”

韦二爷早已昏厥,自然是一句话也答不出。只有门口的女眷、家丁一个个捂着口鼻大叫道:“真人快去倒了!莫要留着祸害人!可倒远点!最好倒到李富贵家门口去!”

秦明应了一声,便端着铜盆大摇大摆地出了寝房,两侧人皆是退避三舍,无人敢来相送。

门外晚风轻拂修竹,沙沙声应合着溪水潺潺,与屋内污秽相比,当真是天壤之别。

秦明顺手将这铜盆甩进井里,而后撕了假眉毛胡子,露出一张年轻英武的面孔,原来这人年纪不过十六七岁,方才不过是用一些粗浅的易容术罢了。他浑身神清气爽,喜滋滋地掂了掂钱袋子,笑道:“嘿嘿!一群蠢驴,小爷我略施小计,就稳赚十两,这次又可赌两把了!我这叫劫富济贫,功德无量!”

他正得意着,全然不顾四周情况,突然不远处有人轻轻地咳了一声。

  • 界行者 2016-10-20 11:35

    铜盆扔井里太坏了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6-10-20 11:45

    评论 界行者:哈哈,韦二爷家属才坏,莫要害人,快倒到李富贵家门口去!

  • 小邪不抽烟 2017-02-28 10:30

    李富贵亮了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7-02-28 11:15

    评论 小邪不抽烟 :哈哈,李富贵躺枪

  • _唐舞_ 2017-03-21 11:33

    李富贵心说:真是ri了狗了。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7-03-21 11:39

    评论 _唐舞_:哈哈,躺枪!

“兄台,还请留步!”

“谁?!”

墙角竹丛里,走出一白衣书生,他的衣服洁净得像是新纺出来的白棉,面皮也是如衣着一般白净,眉清目秀,斯斯文文,人还未靠近,就有一缕桂子的香气先飘了过来。显然这人衣着虽简单却很讲究,一身衣服都是用干桂花熏过的。

秦明急忙收了银两,眯着眼谨慎道:“小秀才,你刚才叫我?”

那书生不慌不忙,上前作了个揖,恭敬道:“在下东山邹县白齐,还未参加乡试,只能算是个童生,方才我见兄台用妙法救人,心中着实有些好奇。”

秦明不耐烦道:“有什么好奇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秀才你快点让开,不要挡道!”

这名叫白齐的书生并没有让步,相反摇了摇头,笑道:“非也!非也!七级浮屠乃是佛教之语,妙见圆澄亦是《楞严经》中关于天趣的描述,十方世界,妙见圆澄,更无尘象一切沉垢,如是一类名善见天。你,佛道不分,恐怕……不是真道士吧。”

秦明冷笑道:“所以说你们是书呆子,这天下有规定道士就不能看佛经吗?三清老道坐莲花,观音坐莲不也一样欢快淋漓吗,读书人不要这么古板!走开,走开,不要挡了我的道!”

说着,他便要推开书生离去。

  • u_103406125 2017-01-19 01:49

    观音坐莲。。。那必须欢快淋漓啊

  • 柳生三笑 楼主: 2017-04-14 10:53

    评论 春雨小楼舱:这是个骗子!!!

  • 宁嘉2017 2017-07-15 21:50

    看到这章始知楼主文笔严谨,一个骗子冒充道士,称呼自然对不上

不想,白齐却高声道:“在下以为,你刚才丢的铜盆里根本没有饕虫,对不对?”

秦明脸色一变,陡然提高声音道:“这位爱读书的朋友,屁可以乱放,话可不要乱讲,你哪只眼睛看到没有饕虫了?”

白齐笑道:“你陡然提高音调显然是心虚了,这也进一步应证了我的猜测,你最开始让他吃了一些面饼,说先安抚住肚里的饕虫,其实你是在这面饼里加了酒曲,面饼酒曲一到胃里就开始发酵,而后产生酒劲和气体,让他出现肚胀的症状,他便以为自己肚子里真的出现了异物。”

“而后,你的右手食指上抹了刺蛾幼虫的毒粉,再沾了酒化成了毒液,这毒液会通过酒气进入他的皮下,让他浑身冒出红疹,看起来就像蔓延出的红色经络一样,又痒又麻,而且这毒液还能进一步引发肚皮痉挛,让他觉得体内瞬间有无数活物动弹。当然,这最后一步才是最关键,你在铜盆里藏好了事先准备好的道具,一只藏在病变猪肝中的木偶,你故意用臭粪掩盖,就是要让对方尽快呕吐,同时不忍直视盆中的情况,而后你只要等那人一呕吐,再轻轻一踢盆子,把这猪肝木偶弹射出来,这一切就大功告成了,整个过程是不是这样的?”

白齐眨着眼珠子,精光熠熠,似是等待秦明的肯定。

秦明的脸色已是十分难看,冷言道:“臭书生,眼神倒不错,看来你是解衣?”

古来有以营造虚假之像为生的戏法师、幻象师、幻术师,亦有喜欢拆人戏法的拆解人,这些人自有一套门派,专门以拆人戏法幻象,解密种种机密为生,他们会像剥解衣服一样,将幻象师复杂的戏法一层一层剥开,重新呈现在众人眼前,所以被称为解衣。

解衣一行有大有小,大者解局救世,小者市井娱乐。很多人以为解衣远比设局容易多了,其实也不尽然。比如当年建文帝朱允炆在他的天章六侍的帮助下,上演了惊天动地的大逃杀,直到如今都无人破解,就连高深如姚广孝冥思苦想多年也未有线索,可见高明的秘法是十分难以攻破的。

这书生偷偷观察了秦明一晚上,拆穿其中的作案手法,显然是另有所图。秦明心想若是这名弱不禁风的书生真是解衣,自己必然要给他一顿痛揍,绝不客气!

出乎意料,这书生竟然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道:“其实不论戏法、傀儡抑或是幻术皆源于道术,都是扭转五行之法,让阴不阴,阳不阳,火不似火,水不像水,超脱你对现实的认知,而解衣之术正是顺应五行,让阴阳虚实归入其位,一切回归有序,二者本是同宗同源之法,只是世间对解衣一法总有偏见,总觉得是拆人后台,颇不道德,但却不知解衣亦有门派规矩,若不是对方用于伤天害理之事,我等绝不会随意拆人戏法。”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