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自我救赎(真实的灵异经历)

莲蓬鬼话 154206 626

大家好,我正在参加天涯文学2016年年度热帖及年度作者评选活动,欢迎大家投票,如果分享给自己的朋友就更好了!点击下面的文字即可进入投票页面。谢谢大家支持!

2016年莲蓬鬼话年度热帖评选

手机版用户请点此投票

2016年莲蓬鬼话年度作者评选

手机版用户请点此投票


本帖已授权天涯社区,欢迎洽谈出版、影视、音频改编事宜。

【合作QQ:906548624】

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我叫黄忠,28岁,外号黑子。有人说3年就是一个代沟,来到西安4年了,自从进了这家国企的门,我似乎除了不可思议且义无反顾的爱上了陕西的油泼面和羊肉泡馍,爱上了陕南妹纸那如南方女子般的晶莹肌肤,又兼具北方女子的倔强味道之外,似乎一事无成。同年入院的同事们早已成了领导眼中的顶梁柱,有的甚至已经提拔为副科长,而自己则依然浑浑噩噩,不思进取。和自己相熟的老前辈总是鼓励自己要追求进步,可我依然不愿意整天的去装孙子陪领导吃吃喝喝,整日和几个一样不思进取的同事喝酒打牌。随便你们怎么样,爷一样活得好好的,你们愿当领导当领导,愿当大师当大师,小卒子总是要有人做的,而我这样的卒子,能过河且断然不会回头。可是从2010年的那个秋天的早上起,一切都突然改变,活得好好的竟突然成了我的奢望。

“分给你的这些报告怎么还没有写完?都多长时间了,你周末也不加班,干啥去了?早知道你做事这么拖拉,我还不如要个外聘的学生给我帮忙”这天早上,刚到办公室,平时一起喝酒的兄弟突然发难。这可是平日一起喝酒的兄弟,此时全办公室的人目光聚焦到我身上,此刻真的是愤怒无比,大脑立刻一阵空白。

多年的兄弟,又没有出大事,居然这样当众羞辱我,拿我和实习生比,老子怎么说也是一个工作多年的工程师。想到此,内心的愤怒像火山一样喷发,抡起胳膊,挥起拳头一拳砸在张猛的鼻子上。这一拳绝对没有辜负我那力大无比的屠夫父亲的遗传,当拳头砸下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咔嚓一声响,自己的手背都被震的生疼,而张猛则口鼻是血,蹲在了地上。更为悲惨的是,此刻处长正好来办公室找所长,看到我当众为了工作打人,当即表示要严肃处理我,甚至开除我。整个办公室顿时乱成一锅粥,几个年轻人扶着张猛,让他仰起头,用打湿了的毛巾敷着鼻子,用纸巾堵着鼻孔,急匆匆扶着他往外走,而角落里几个人则在偷偷的窃笑,妈的,张猛平日里的嚣张,今天由我替他们出了气了,便宜这帮孙子。而我拿起了桌上的体检报告,看着领导和老同事们向我走来,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罪犯,内心一阵恐慌,不知道为什么,我头也不回的快速走出了办公室。走出单位门口,我打了辆出租车,来到了朋友小满的家里,我需要冷静几天。而这一走,居然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小满是个散打高手,曾经拿过次轻量级的冠军,退役后,曾在娱乐场所看过一年场子,凭着散打和通背拳的硬功夫一战成名,认识了西安黑道白道上的不少大哥,如今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顾问。个子不高的他,文质彬彬,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里总是拿着一串佛珠,退役十年的他完全了没有了一个职业散打人的影子。因为同住在一个小区,又喜欢文玩和喝茶,在小区业主群里认识后,我俩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兄弟。知道他的过去,我可不敢和他动手,而小区里的几个保安却不识真佛,被他揍了个稀巴烂。当时小区要求统一封阳台,本不想封阳台的小满被迫同意了,可是这帮物业居然说小满家自己找人封的和大家的窗户有点不一样,要求小满拆了找他们重新装。看着小满斯斯文文,个子不到一米七,料定恐吓恐吓就吃定了他,施工队那边的回扣拿定了,几个保安也许正做着拿着提成去喝酒的美梦。没曾想,酒没喝到,却被小满几记鞭腿撩翻在地。

  • 黑哥311 楼主: 2016-11-24 10:56

    评论 qq2329453767:谢谢您,我这说的都是真的,打架太厉害了!

  • 贰拾柒V 2016-12-20 21:50

    好帖要沉下心才能看明白,大家不要浮躁,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读完了的跑到前面告诉点进来的朋友,耐心看下去,很有意思~

  • 黑哥311 楼主: 2016-12-20 21:52

    评论 贰拾柒V:谢谢兄弟这么支持!

  • 贰拾柒V 2016-12-20 21:53

    评论 黑哥311:因为真的好看嘛。。加油楼主

  • 黑哥311 楼主: 2016-12-20 21:56

    评论 贰拾柒V:啥也不说了,好好写

  • 老龚讲事 2017-01-13 11:34

    喜欢这个风格

  • 黑哥311 楼主: 2017-01-13 15:03

    评论 老龚讲事:谢谢老兄,希望你经常来!

敲开小满家的门,来开门的居然是个女孩,裹着件浴巾露着雪白的膀子和深不可测的乳沟,摇摇摆摆的出现在黑子面前,半露的酥胸上赫然一道红印。

“禽兽!”黑子一边骂道,一边咽着口水。

“你说谁是禽兽呢?”女孩扬起眉毛,生气的问道。“小满,这人敲门,开了门怎么就骂人啊,来,揍他。”

小满此刻躺在沙发上,身上就穿着件大裤衩,下身的位置居然有点潮湿,狗日子的,刚办完事也不知道去洗个澡,黑子心理再次骂道。

“揍你妹啊,这是我兄弟黑子,堂堂的设计院工程师。再说,老子又不是你的打手,最多当个炮手”小满一副玩世不恭。

“小满,你占我便宜啊,小心炮放多了以后成了空炮。工程师咋了?工程师就能骂人了?我还是理发师呢。这年头,谁还没个师啊。”女孩不依不饶。

“对不起,美女,我不是骂你,我是骂小满呢。另外,你说的对,工程师算个屁,陕西这地界,管谁不叫师啊。周师,杨师,遍地都是。”我赶紧道歉,这娃一看就是个九零后,惹不起。

“咋了?兄弟,咋上班时间来了?不在单位搞你的铁路建设?”

“小满,我今天把人给打了,还是同事。”

“草,你这干的啥事啊,领导你都打,以后在办公室咋混呢?也没啥,打就打了,是那谁吧,我也看不惯那个嚣张逼样,他要是敢扎刺,兄弟给你出头。走,别想了,晚上喝酒去,给你压惊。”

“行,喝呗,怕你不成,喊上士杰和东哥吧,这兄弟俩好久没见。”

“东哥忙着他蛋糕店,士杰忙着收账,今晚上他们肯定来。”

东门里的涮羊肉,老式铜锅加木炭,宁夏盐池的现杀羊肉,一边涮着羊肉,一边看着西安的古城墙,真的是人间美事。啤酒一瓶瓶下肚,我逐渐感到一阵头晕,只听到他们劝我别放在心上,不就打个架嘛,也渐渐把不开心的事忘记了。尿憋得难受后,我晃晃悠悠的找厕所,无奈厕所就一个位置,里面不知道谁在里面便秘,半天出不来。实在憋得难受,只好去到路边城墙下,拉开牛仔裤的拉链就尿,此刻心想,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尿尿了吧。憋了这么久,这泡尿自然是势大力沉,尿的较远。就在尿完的时候,拉上拉链要走,城墙根突然伸出一只手。这只手居然白白嫩嫩,漂亮极了,一看便是年轻女子的手。若是清醒的时候,我估计没尿也得吓出一身尿,可是喝了酒的我,哪里会怕,一脚踩下去。“啊呀!”一声高亢而刺耳的尖叫传来,惊得我突然清醒了过来,努力睁眼看着城墙根下,除了秦砖汉瓦,什么也没有。肯定是幻觉,我摇了摇头,快步走回吃饭的桌子。

  • ty_亮甲山 2016-10-19 11:47

    风格完全变了啊

  • 黑哥311 楼主: 2016-10-19 12:36

    评论 ty_亮甲山 :是的,不同类型,其实希望反映些哲理

“妈的,我尿个尿,你们把肉都给吃完了,再给我来盘手切。刚才你们听见女人的叫声了没?”

“谁让你老去尿尿,年纪轻轻的肾就不好。哪有女人叫,你想女人想疯了吧”士杰喝了酒开始嘲笑我。

“谁肾不好,要不你把你那个俄罗斯混血女友让哥试试。”这还是真是我的心里话,士杰的俄罗斯混血女友有着中俄两国血统,五官立体还胸大肤白,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女神,只可惜现在流行一句话,别人的女朋友。既然他们没有听到,这肯定是幻觉。

“我看行,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士杰,你就牺牲一回,我也觉得黑子肾不行。”东哥一旁添油加醋。

“去你大爷的。你们两个那么多女友,咋不给他试。我也渴望真情,可上帝总给我一份肉体。”士杰自然不同意,一帮人笑骂在一起。

晚上回到自己家,一人住着120平的房子,此刻感到空空荡荡,酒精和羊肉的作用让我觉得浑身火烧一般。正欲打开电脑,和苍老师交流下,多日未见,有几十亿礼物要送给她。就在这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声音微弱又不连续,这么晚了,谁会来呢?难道是小满他们?不可能,这帮孙子敲门都跟砸门一样。

我满心狐疑的起身开门,居然是凌子。

十天前的一个夜里,我和士杰在酒吧喝酒,喝多了,记忆中和一个酒吧刚认识的女孩喝酒,之后便和女孩一起出去了,第二天醒来时,居然一丝不挂的躺在酒店的床上,我急忙查看自己的钱包,还好都在,再摸了下自己的腰,没有伤口,肾还在。什么也没丢就好,唯一让我疑惑的床单上的那片血迹。努力回忆,总算找到点记忆的碎片,那天晚上,喝醉的我们一起滚了床单。酒店回去后没多久,女子打电话过来。

“你是黑子吗?”

“我是黑子,你是谁?”

“我是凌子,昨晚我拿你的手机给我拨打了下。怎么昨天把我睡了,今天就不认了?”

“没有吧,我起来你都走了,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你混蛋,敢做不敢承认?”

“美女,有吗?即使有,也是你情我愿的,我记得你喊得声音比我大。”

“你这人怎么也这样?我怎么就遇不到好人。”凌子哭了起来。

“别啊,我们有话慢慢说,哭什么啊。不行我们见面再说。”正欲约凌子见面,对方挂了电话,自己也是没办法,万一被她讹上咋办,这年头多长个心眼是对的。可是女孩真的是不像有其他想法的,可惜自己就这样伤了她,内心还真是有些不忍。可是既然她不见面,自己何必多事,可惜自己还记得凌子的面容,着实是个美女。

回忆一闪而过,黑子突然回到现实。

“你怎么知道我家?”

“我跟着你来的啊。你吃饭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凌子的声音怎么这么空灵。

“啊?那你咋不和我打个招呼?”

“我打了啊,你不理我。”

什么乱七八糟,懒得想了,我径直抱住了凌子,来到了卧室。滚完床单后,人总是容易睡着。睡着了之后,我听到房间里传来千军万马奔踏的声音,这声音是如此的清晰,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清晰,我甚至中途还睁开了眼睛,看到凌子站在我的床边咯咯的冷笑,我使劲像坐起来,也怎么也起不来,像被人按在了床上,身上是一身冷汗。而我隐隐看到凌子的脸突然开始变得狰狞,她的眼珠居然掉了出来,她手掌托着黑色的眼珠,眼眶里都是血,幽怨的说道:“我就是瞎了眼!”

直到第二天下午,士杰开门进来,来到我的床边时,我才突然的醒了过来,浑身无力,像是大病了一场,一点力气也没有。士杰看到我的脸,吃了一惊。

“黑子,你咋了?脸色这么白?”

“我也不知道,我浑身没有力气。凌子呢?”

“谁他妈是凌子,你现在看起来像个死人,知道吗?你昨晚喝了多少,至于么?”

“啊?昨晚我回来,前几天酒吧认识的那个女孩来找我,醒来就是这么难受。现在几点了?”

“下午四点了,晚上我和朋友新开的酒吧开业,找你去喝酒呢,打你电话死活没接,我就来看看,你昨天是不是喝多了,别出什么事,没想到你真喝多了。”

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却仍起不来。这时士杰才开始急了,扶着我起来,我却一直头晕,急忙让他放下我,让我躺着。

“不行,我一起身就天旋地转,眼睛睁不开。”

“你这是咋了,平时身体那么好,喝个一斤白酒都没事。不会是昨晚和那个什么凌子玩的太狠了吧,小心精尽人亡。”

听士杰一说,我下意识用手摸了下裆部,手上居然有血,士杰一看,彻底慌了,这下我俩都不再说什么,赶紧打了120急救,焦急的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十多分钟后,武警医院的救护车来了,几个医生拿着担架就上来了。

“你这是咋了?有心脏病史吗?昨天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一个美女医生,看起来年纪不大,轻声问道。

“他这是精尽人亡。”士杰急忙解释。

“你是他朋友吗?病人都这样了,你还在这胡说。”医生显然觉得士杰乱说。

“不信,你看。”

士杰掀开了被子,只见我健壮的身体,此刻感觉肌肉像缺水了一样不再那么饱满有光泽,浑身都有点发黑的颜色,而自己的内裤上,一股血腥味异常刺鼻。

美女医生先是一愣,有些羞涩的样子,随后便急忙的招呼其他几个医生,抬我上了担架,一行人急急忙忙的送我到了医院。

“医生,带上我的体检报告,说不定可以参考。”临行前,我居然意识比他们清醒。

去到医院,医生们一阵忙乎,先是做了心电图这些,心跳微弱,只有50,抽了血化验,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我就是觉得浑身无力,医生对照了我的体检报告,一切都很正在,甚至比一般人身体要好很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士杰去到外边买了稀饭,这时他感觉自己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只好做些这样的小事。可是不等他稀饭买来,我就又觉得浑身无力,沉沉的睡去。梦里,我再次听到地底下传来千军万马的奔踏声,这声音那么真切,那么清晰,仿佛我的床下就是一个战场。

再醒来时,已经是入院后的第二天下午。在我沉睡的时候,医生怎么也叫不醒我,可是我的心跳和脉搏都有,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医生又给我做了全身的CT检查,可是依然找不到问题出在哪?准备上报总院,请全国的专家来会诊。

第三天,东哥、小满他们来了。

“黑子,要不要喊你家人过来?”东哥想的很周到。

“算了吧,我父母还在老家种地,这会正是收割稻子的时候,他们来了也无济于事。”想到父母此刻还在老家辛辛苦苦收割稻子,我的内心一阵酸楚,也许自己这次就命丧于此了,可惜自己连婚都没结。

“黑子,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你,你睡着的时候,单位打来了电话,我接的,你打的人鼻梁骨断了,做了手术花了2万多,目前打算起诉你,你单位的同事使劲劝和,可能需要你拿8万来赔偿,毕竟鼻子不是小事。另外,你领导知道你病了,来看了下你,让我们照顾好你。另外,领导让你病好了再去上班,养好身体要紧,他们会再来看你。”

听士杰说完,我感到一阵后悔,当初真的不该打那一拳,目前工作几年的积蓄刚好够给张猛赔偿的,而那些钱自己打算给父母在老家盖一座房子,老家的房屋年久失修,下雨的时候,父母都会拿着脸盆接水。每当自己要给父母盖房的时候,父母都说“黑子,你自己先在城里买个房,成家了再说,我们这下雨也不多,我们有个地方住就可以了。”想到这里,黑子的眼角流出一滴眼泪,父母为了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年,而自己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活,还能不能再孝敬父母。这些事情下来,真的是让自己焦头烂额。

@喝尚 2016-10-18 21:38:00

好文章

-----------------------------

真的吗?兄弟,第一次写这个类型,感谢您的支持

@黑哥311 2016-10-18 21:11:00

小满是个散打高手,曾经拿过次轻量级的冠军,退役后,曾在娱乐场所看过一年场子,凭着散打和通背拳的硬功夫一战成名,认识了西安黑道白道上的不少大哥,如今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顾问。个子不高的他,文质彬彬,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里总是拿着一串佛珠,退役十年的他完全了没有了一个职业散打人的影子。因为同住在一个小区,又喜欢文玩和喝茶,在小区业主群里认识后,我俩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兄弟。知道他的过去,我可不敢和他动......

-----------------------------

职场还是有点复杂

@黑哥311 2016-10-18 21:23:00

“你这是咋了,平时身体那么好,喝个一斤白酒都没事。不会是昨晚和那个什么凌子玩的太狠了吧,小心精尽人亡。”

听士杰一说,我下意识用手摸了下裆部,手上居然有血,士杰一看,彻底慌了,这下我俩都不再说什么,赶紧打了120急救,焦急的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十多分钟后,武警医院的救护车来了,几个医生拿着担架就上来了。

“你这是咋了?有心脏病史吗?昨天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一个美女医生,看起来年纪......

-----------------------------

加油,开篇挺好的

@黑哥311 2016-10-18 21:11:00

小满是个散打高手,曾经拿过次轻量级的冠军,退役后,曾在娱乐场所看过一年场子,凭着散打和通背拳的硬功夫一战成名,认识了西安黑道白道上的不少大哥,如今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顾问。个子不高的他,文质彬彬,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里总是拿着一串佛珠,退役十年的他完全了没有了一个职业散打人的影子。因为同住在一个小区,又喜欢文玩和喝茶,在小区业主群里认识后,我俩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兄弟。知道他的过去,我可不敢和他动......

-----------------------------

@山里的地质人 2016-10-18 21:40:00

职场还是有点复杂

-----------------------------

恩,相当的复杂,本来有些其他的,删掉了

@黑哥311 2016-10-18 21:23:00

“你这是咋了,平时身体那么好,喝个一斤白酒都没事。不会是昨晚和那个什么凌子玩的太狠了吧,小心精尽人亡。”

听士杰一说,我下意识用手摸了下裆部,手上居然有血,士杰一看,彻底慌了,这下我俩都不再说什么,赶紧打了120急救,焦急的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十多分钟后,武警医院的救护车来了,几个医生拿着担架就上来了。

“你这是咋了?有心脏病史吗?昨天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一个美女医生,看起来年纪......

-----------------------------

@山里的地质人 2016-10-18 21:41:00

加油,开篇挺好的

-----------------------------

呵呵,你的评论都说鼓励啊

写的好!伙计!好好写!把西安人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憨厚 果断 热血 情义。一直顶你

真的还是小说

加油.希望能写出冷娃的感觉和关中风情和情怀来

不要写些半吊子东西搁那

  • 黑哥311 楼主: 2016-10-19 06:58

    评论 u_96322930:哈哈,半吊子的东西,什么意思?

  • u_96322930 2016-10-21 05:30

    就是一句话不说完留半截。

  • 黑哥311 楼主: 2016-10-21 07:54

    评论 u_96322930 :不会,尽量写完。你是我认识得人吗?

被女尸给干了

@我是欲望的旗帜 2016-10-19 04:31:00

加油.希望能写出冷娃的感觉和关中风情和情怀来

-----------------------------

好的,尽力

“对了,黑子,我打电话,想让那个凌子来帮忙照顾下你,她的电话一直关机,可是当我挂电话的时候,仿佛传来一声女人的笑声,你说邪乎不?我自己又试了一次,可是再没听到那个笑声”士杰一脸的惊诧。

听到他说完,我一下惊醒了,难道自己真的是被遇到鬼了,不信鬼神的我此刻突然顿悟,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士杰,你去找个高人来看看吧 。”

经我一说,他们几个陡然都清醒过来。医院查不出原因,断然没法给你说,这是灵异事件,可是咱们自己可以去找人看看。就这样,小满留下照顾我,士杰和东哥去到东郊灵鹿塬找那个隐士。

隐士据说亦佛亦道,又非佛非道,精通天文地理,奇门遁甲。年幼时据说竟自然开了天眼,可以看到许多常人无法看到之事,偏偏这位隐士又有慧根,看透人间生死后,隐居在灵鹿塬上,自学各种玄幻之学。

“一切皆有定数,缘起缘灭,前世今生,皆是因果报应。你的朋友的事,还得靠医生。”接见他们的是隐士的徒弟,一个中年男子,他并无一点帮忙的意思,想到我的样子,士杰真的是急了。

“求你了,大师,我的兄弟真的三天了,水米不能进,危在旦夕,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们不是出家人,你们请走吧。”

任凭士杰和东哥许以重金,如何恳求,徒弟就是不为动摇,就当他们绝望了,准备再去其他地方寻求帮助的时候,里间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也罢,那位仁兄与尘世尚有未了之缘,让我们去看看吧。但请你们先把病人接回家吧,我们这样去到医院里,十分不妥。”话音刚落,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走了出来,只见他步履轻盈,如同少年般轻快。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