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古老灵魂的自述,如果你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莲蓬鬼话 854607 6283

天庭城墙外,三界河畔。

我看着正下方这颗蓝色的星球,有些晃眼,身旁站着的白袍老者是玄武大帝座下的一员将军,也是我的一位故交,平平淡淡地说:“该下去了。”

我回头又看了看天庭高耸的城墙上那精美绝伦的壁画,一如我初见它般美的惊心动魄,皓天壮阔的三界河此刻平静异常,波澜不兴。闭上眼,我纵身一跃。

随着耳畔呼啸的风声,身上开始着火,我一点点的变红,最后变成一团火球。

就像人死前的一刹那会回忆自己的一生。我那漫长岁月的回忆,也在此刻蔓延,从头一一想起。

一、我是谁

我是谁?

这是我最不愿回答的问题。

我记得我最初是一条青蛇,那时天地之间离得还很近,我很大,大到我抬起头,感觉都可以碰到天。我有许多同类,在这个湛蓝的星球上,我们这一种族,是绝对的主宰。周围的其他的物种,可能是我的食物,也可能是我的玩物。我那时很喜欢抓一种小动物来玩,它们在人类的已知中,有个不错的名字叫恐龙。我们是这个星球我知道的最初的主宰,并不是因为身体巨大,而是我们的灵魂,强大的意识、情感和自我,我们的意识和自然相连,自然是什么,自然是万物,是“道”。

我们种族同类之间是没有固定的伴侣的,因为我们没有性别,或者叫双性,雌雄同体。我是男性,也是女性,我可能喜欢男的,也可能喜欢女的。不过我不喜欢“雌雄”这两个字,像是在形容那些低等生物的性别器官。我有个相好,一条比我还大的白蛇,准确的说她是银白色的。在我大多数的记忆中,她都是女性,惊艳绝色,没有一丝多余的花纹,明亮的大眼,性感的大嘴,我和她一见钟情,然后就缠绵在一起了。我后来再也没找到比她更吸引我的同类,我们一直在一起,我想我和她是真爱。那段和她一起厮混的日子,是我遥远记忆里最快乐的时光,我们整天吃吃喝喝,抓各种大大小小的生物玩,互相调戏,情趣满满。

  • 血族饰品配饰珠宝 2017-07-24 21:25

    我们的意识和自然相连,难怪人们修道都要在有灵气的地方,这样人的意识就能更接近山川了呢~

  • 御骁 2017-09-08 15:09

    很久没看到这种文字了,这才是中文啊

  • 御骁 2017-09-08 15:11

    明亮的大眼,性感的大嘴——每每看到这里都想笑

  • michelleyln 2017-09-18 17:57

    评论 御骁:你出现了?好久没看到你写的文章了

  • 御骁 2017-09-26 22:18

    评论 michelleyln:有安排工作人员更新啊~不过换个标题了

  • 无悠无悠勿忘勿忘 2017-10-25 16:57

    小青

  • lgzbll 2017-11-02 14:00

    刘明

  • 西兰花婆婆 2017-11-06 14:44

    梦里见过你所描述的银白色的蛇,不过她也有银白色的头发,眼睛很大。

  • 了了兰色大海 2017-11-12 12:53

    真的有青蛇白蛇这种小说里面的么?

  • 甄门宗府 2017-12-23 12:48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第一章就落下了眼泪!

直到那一天,我正躺在她身下乘凉,远处突然出现一队身穿金色盔甲的人形生物,手中还拿着类似矛的武器。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形”,第一次看到“武器”。这些人身材巨大,竟和我们比都不小。他们正肆意的残杀目之所及的一切生灵,不容分说,不知缘由,单纯的斩杀一切,包括我最爱的她。她那仰天长啸的惨叫,我永远都忘不了,最后一眼,是她身首异处。

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愤怒,强烈的愤怒和绝望。我说过,我们种族与自然相连,虽然个体间的灵性和念力有高有低,但是任何一个蛇族的绝望,都会引起自然的惩戒。我活了下来,那一队来杀我的人,被我杀了。

那场战役之后,我们伤亡惨重,剩下的蛇族聚集“昆仑”,那里是我们的圣地,是我们王的住所。王是万物的主宰,她创造了万物,星球,生灵,山川,湖泊……,我不知道她是如何生的,她又活了多久,在我们眼中,她是至高无上的,是“道”的化身。她在人类中有许多的名字,最著名的一个是——女娲。

突如其来的战争,导致的不只是蛇族的惨痛,天下生灵亦被屠杀过半,几乎所有幸存者都向昆仑涌来,而屠杀依旧没有停止。大洪水是王最后无奈的选择,我想这是她第一次知道何为无奈。这场大水,终结了战争。

二、Gods

任何事物的开始,就注定了他们的终结。

“黄金人类”是被制造出来的,他们没有情感和思想,只会杀戮。制造者按照自己的外形造了这些战士,目的就是屠杀星球上所有的大型生物,他们有个好听的说辞,叫做清理。这场战役的失败,令“制造者们”领悟到,他们的战士需要升级,以更加适应这个星球。所以后来又陆续做了“白银人类”,“青铜人类”。每一次都有跨越式的提高,然而,太过肤浅。

他们并不知道,我们蛇族的思想意识,与这个星球相连,自然之力,无可撼动。外来物种,无论多么结实的身躯,与自然相悖,都是无法存在的。我记得青铜人类时期,他们已经把情绪、思维和感知模拟到极像自然的产物,连血液的颜色都模拟我们种族的蓝色,撑了好长一段时间,连我都快分不清了,可最终仍没逃过自然的惩戒。这次女娲的怒意,几乎将这些自作聪明的“制造者”们赶出星球。

我后来想,当初巨大的惨痛,大抵也是因为这些人卑鄙的偷袭,他们在之后的人类历史中扮演了无数次重要的角色,受亿万人的崇拜,实事求是点应该叫他们creator,不过大部分时间他们叫上帝,God。我觉得应该叫他们Gods,毕竟他们人数很多。

在昆仑的时候,我时常仰望星空,回想起我那相好白蛇,她美丽的面孔,软软的蛇身,比我身形还大,总是像在天上一样。腾,是我给她起的名字。天下已经变了多少次面容,天高了,地陷了,山川河流也早就变了模样,每次的战争,都改天换地,当初我们在的那个“家”,早已沧海桑田。

三、伊甸

在人类的概念里,人和仿造人的区别是什么?

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的时候,不得不说,太完美了。虽然我一直鄙视这些上帝们,但我必须承认,眼前的这两个人,是以往造的那些破铜烂铁无可比拟的。我想他们终于发现,要想人类在这个星球生存下去,必须要采用星球上的生物体系,也就是说不能被自然排斥。这次保留了一直以来追求的完美人形设计,体内体外的系统,免疫、呼吸、循环、消化、神经、骨肌、生殖,从宏观到微观,其精密程度叹为观止,集合了星球上所有物种的优势,并全面超越。我不知道上帝们研究了多久,但我之前之后所见的所有工程,均不及人类这般庞大与成功。我时常恍惚人类不可能是被制造出来的,可事实是确实是被制造出来的。

我在这里观察了他们很久,我喜欢看着他们俩,就像看一件杰作。他们异常聪明,智力极高,学习力和适应力很强,上帝们教给的知识和方法,他们很快便能掌握,甚至变通。面对陌生的事物,观察、理解、沟通、为己所用或不为己所用,一系列行为处理非常恰当。善于模仿,精于探索,喜怒悲忧恐,情智已通。只可惜,他们仍不是“生”的,因为无论多么难以捕捉,他们仍没有“意志”,没有“本我”。也就是说他们俩的所有行为和记忆,都是上帝们赋予的“权利”,而不是他们自我的意识。说的更贴切一些,类似于人类已知中的“机器人”“仿生人”,无论做的多么像人,但其意志均是所谓的设定,是无数个逻辑思维组成的有限选择,就算随机性很强,强到接近自然的概率,但其本质仍是被赋予的制造者的意志,而不是本我的意识,这就意味着没有灵魂。

四、昆仑

我将所见的一切,如实汇报给女娲,观察人类的一举一动,是我的任务。当我将我的所见呈现给王的时候,她久久不言,脸上的表情难以琢磨。我的四周,分别站着即、朌、彭、姑、真、礼、抵、谢、罗,我们直接听命于女娲,是女娲的直系,被称十巫,我是咸,十巫之首。这可能归咎于我比较老,跟女娲的关系更近,我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喜欢缠上她的蛇尾,一点一点的爬,企图爬上她的颈,她也并不赶我,任由我胡闹。我当然是爬不上去的,她太大了,每次爬到一半都累得昏睡过去。信任,是女娲对我最好的恩赐。

十巫中,我和彭关系最近,没事喜欢研究些花草动物,从中参解些道义,最后搞点发明创造。比如我们就发明了一种动物,叫狌狌。我常喜欢钻研先天之术,用筮占卜,尤善祝由。彭就喜欢研究不死之术,何为不死?并不是一直占据一副肉体,而是灵魂转移的同时,并存记忆。于是我们就找来了猩猩这种动物,足够聪明,还和人类很像,我教授他们部分占卜术,使他们只可以通晓过去发生的事,却不可知未来,彭将其记忆与筮灵相连,生生不息,所以改名“狌狌”。

我记得那晚尤其漫长,我站在女娲宫中,不发一言。其余九巫对如何处置人类各抒己见,有意见相左的甚至还争吵起来,我从中竟觉出了些恐慌情绪,我们这十巫活了这么久,天地都换了几次,从没觉得害怕过,可这两个小小人类的出现竟令我们这样,这也预示着我们在地球的时代终是走向尾声了。

  • 疯了物语 2017-09-08 22:00

    南山之首曰?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

  • 杨志雄1984 2018-02-18 19:04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天下没有不散之宴席

  • 一个洋葱的故事 2018-05-06 14:30

    评论 疯了物语:山海经

  • 他们通 2020-11-15 01:50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从小看圣斗士星矢,看的人能和神亢衡,总感觉很不真实,这是一,但是希腊神话中的??乌拉诺斯,据传被咒死割了,但是以人管制是尴尬了,但是神,神神神神神,是那样的么?还是在莫个胶罗兰溪呢?

女娲终于做了决定,我率先复议,其实她的决定,我自看到那两个人类时就已经预料到了,王的决定至高无上,其他人不管多么难以置信,也必须遵从。我领旨出宫,彭为我送行。

“你这一去,哎,你可知这是什么决定?”彭仍是激动难耐。

“你忘了我善先天之术?还问我知不知道。”此时我竟有些轻松了,还不忘调侃他。

“你真的要去吗?咸,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哈哈,你要我为你占卜吗?别害怕,彭,你都活了这么久,又操不死之术,你当明白,天地之间,物各有主,我族世代主宰万物,终有一天也会曲终人散,这天地间要易主了,也正应了有始有终,天道轮回。女娲命我祝那两个人类灵魂,使他们成为万物之灵,掌管地球,这已是无可改变的事实。”我不疾不徐的的说着,看着彭失望之极的脸。

“咸,一旦注入灵魂,他们就与自然相融,便不再是没有自我的木偶。你该知道意味着什么,人类即会成为这地球的霸主,连他们的制造者都不再能直接控制他们。”

“制造者?那些自称上帝的人只是造就了人类的肉体,而我们赋予了人类灵魂。严格来说是我们两方共同创造了完整的人类。为了平息永无止境的战争,为了天下苍生,女娲做出这个决定是必然的。”我看着远方既白的天空,美好而平静。

“你祝人类灵魂之初,就已经知道人类的终结了,对么?”彭终于接受了一般,颓废无力,“我知道,腾的死,让你伤心不已,这些年你从未平复。你要对杀了你爱人的人,祝什么命运呢?”

“他们毁了我的家。”我沉沉的说道,“我是掌管祝由一术的巫,我祝一个生命的生,也就祝了死,生死本就是循环往复。人类不会被这星球上的任何物种杀死,而是死于自己之手,终结于人类自己创造的新的物种,这就是人类的命运。”

我看着彭惊恐的脸,不由得有些不忍。“你在怕什么?”

“我,我没怕什么,我就是佩服你。”彭赶紧掩饰。

我轻轻一笑,“这当然也是遵从了女娲的旨意,我早就说过,自然之力,无可撼动。我看你就是怕死,恋家。”彭憋红了脸,样子好笑极了,我突然正色道:“我祝你长命、长生、长寿。”

“谢谢。”彭支吾了一声,随即大叫,“啊?什么?你…你…你祝了我?祝了我什么?你别开玩笑啊”

“哈哈哈,对啊,我祝了你,时间不早了,我走了”我确实是祝了彭,事实证明他果然活了好久好久。

“你你你,你,快去快回啊…还有…”

我早已走远,再听不清他的话,目的地,伊甸园。

  • ty_小黑猫94 2017-09-19 14:45

    “人类会死于自己之手,终结于人类自己创造的新的物种,这就是人类的命运”……也许,是人类自己制造的病毒。

  • zhang511621 2017-11-19 01:17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机器人吗

  • 作道悠游 2017-12-08 00:09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黑白颠倒

  • 东方古老血族 2018-02-10 20:45

    评论 ty_小黑猫94 :无法产生抗体的病毒

  • 偏执与炙热 2018-05-02 17:43

    评论 ty_小黑猫94 :大概是AI 人工智能 最终会毁灭人类

  • Takes2018 2018-05-25 07:25

    对啊,人类确实是死于自己之手,生老病死,无法逃脱

  • 堂吉诃德大英雄 2018-06-03 17:48

    评论 偏执与炙热:是啊,霍金不是劝人类远离人工智能吗?呵呵......

  • 成璹 2018-06-06 19:20

    转基因,机器人,所有黑科技

  • ty_科沃 2019-01-09 09:32

    人类就是不同的细胞无意识组成的,通过重复适应迭代而来

  • ty_科沃 2019-01-09 09:32

    人工智能到全智能就能实现很多想不到的创举

五、伊甸

我来过这个地方很多次,这里被上帝们称为伊甸园。

这里并不美,就类似于一个训练场,模拟了外界的生态、气候、季节,仿照地球大陆上大致的河流走势,有四条河,一些动植物,时常变换,用以增加两个人类的感知。后世人类历史中把伊甸描述成天堂,穷奢极欲,繁花似锦,是非常不客观的。为了方便行动,我把自己的身形变小,缠绕在园中最大的一棵树上。

“你是谁?”这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女人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这很难解释。”我说过我最不愿回答这个问题,“你是谁?”,我盯着她的双眼,不放过任何一丝情绪。

“我是夏娃。”女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迅速回答。尽管很微妙,但已被我捕捉到。

“这园里还有谁?”

“亚当。”

事实证明,从人类之初,女人就比男人更好奇,更敏感。我在这园子里呆了很久,每天看亚当学习,训练,恭恭敬敬地接受上帝的指示,他看见过我很多次,开始很吃惊,后来只要一对视便马上走开,从不与我对话。而夏娃则不同,她每次看到我,探究的欲望都会加深一分,我知道她就是那个即将冲破枷锁的人,也是我选中的人。

“这只是你们的名字,你是谁,从何而来,要去向何处?”我敦敦善诱。

夏娃呆在那,眼神迷茫,陷入沉思,不发一言地转身离开了。

比我想象中要快很多,不过几天,夏娃便又来找到我。问“你从何而来?要去向何处?”

“我从道中来,向道中去。这世界上万物都有生命,花开花落,四季更迭,由生至死,死又复生,此消彼长,循环不息,这就是生命。唯独你和亚当没有生命。”

“为什么?”夏娃有些焦虑,她会问为什么,就说明她早有察觉。

“因为你们是被制造出来的,没有生,何来死,你的一切,全依照于上帝的意志。”

夏娃又一次迷茫的走开了,她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又似乎得到了印证。

  • 西西子呀 2017-09-23 13:11

    被作者的这段迷住了,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刻画的真好

  • 倪市仁渣 2017-09-29 12:12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女娲,十祖巫和亚当夏娃这样混搭的画风你们真的受得了么

  • ty_家冠 2018-01-12 09:57

    评论 倪市仁渣 :我觉得很新颖,很好

  • 劝人为羊的狼 2018-01-14 13:39

    评论 倪市仁渣:的确有这个说法,一方造出了人的肉体,一方偷偷输入灵魂,然后人类开始了思考,就是所谓的吃了禁果,苹果是智慧之果,人类就是那样被输入了操作系统

  • 狼的大尾巴 2018-04-12 23:02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大家请相信楼主说的,都是真真切切的历史啊。。。

  • 16516800 2018-05-16 05:05

    这是圣经里头的桥段啊

  • 旮旯girl 2018-06-08 15:49

    这衔接,好自然啊,哈哈…

  • 夏橙秋 2019-05-09 18:00

    原来那条蛇是你啊

  • 他们通 2020-11-15 01:53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那么上帝让我干,也得有个我呀

第三次谈话时,夏娃带着坚定的神色,“我可不可以是树,可不可以是花,可不可以…是…上帝?”

“你可以是树,可以是花,你可以是万物,也可以只是人,只有你拥有生命之后才能去体会,有一天你也可以是上帝。”我如是说,我觉得这并不算是引诱,而是说了实话。

“那我怎样才能拥有生命?”终于,夏娃说出了这句最重要的话,人类之生最原始的动力。

那一刻,我的心异常平静,该来的终归会来。“你看这树上,所有的果子中,只有一颗青苹果是生命之果,你吃了它之后便会获得生命。但不能你自己吃,你要和亚当一起吃了它,人类才可以繁衍生息。”

我不知道夏娃是如何说服亚当的,但当我看到他们二人站在树下时,亚当明显还是迟疑的神色。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解决,如果上帝们知道这件事,他们将不惜毁掉亚当夏娃。我施展祝由之术,将生命和善恶一并祝入青苹果,我未曾告知夏娃善恶的事,这是女娲交予我最机密的任务,我们在人类初生时便导其向善,万物之灵,必须有爱。

夏娃率先吃了果子,转交亚当,亚当犹豫不决,最终仍是没有抵挡住夏娃的恳切,吃了一口。一念之间,他们二人焕发了巨大的能量,恍如重生,夏娃笑,亚当哭。第一次具有自我意识,千丝万缕的感知,之前我还怕他们承受不住这巨大的自然之力,但我显然是多虑了,人类无愧于世间最完美的物种。

我功成身退,准备离开,临行前,我给了亚当和夏娃两个提问的权利。

夏娃问:“我们还会再见吗?”

“我在昆仑,你会再见到我。”

亚当问:“爱,是什么?”

“爱,就像日月星辰,河水流向大海,苹果会掉下树来。爱是一切事物的规律定理,唯爱,不可辜负。”

说完,我便隐了身形。我在人类后世的历史中,有个响当当的名字叫“撒旦”。记载说我诱惑了亚当和夏娃,让他们吃了禁果,背叛了上帝,人类因此背负了原罪,我是万恶之首的魔鬼。历史怎么写,是写历史的人自我的意志,有它的必要性,也有它的必然性。

  • ty_绯月149 2017-10-15 20:35

    这个版本说创世纪也很新鲜

  • 实在是想不起来 2017-11-09 19:28

    喜欢“爱”的释义

  • 名字都被注册了了 2017-12-03 12:54

    字里行间,楼主对“名”看得很淡,别人怎么说有他们的道理,楼主并不解释什么,这种淡然让人钦佩。

  • 姗姗来迟荷包蛋 2018-01-08 15:44

    评论 名字都被注册了了:赞成

  • 名字都被注册了了 2018-01-13 20:15

    夏娃问:“我们还会再见吗?” “我在昆仑,你会再见到我。” ……后来夏娃见到大巫了吗?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 分陀利day 2018-01-22 10:47

    吃了一口的苹果???倒是很像现在的苹果标志。

  • 阿弥种子 2018-05-02 17:34

    好一个唯爱不可辜负,这世间若无爱那你便不是你,我也不是我了,大哥莫走让我抱抱你大腿,哈哈哈哈!!!

  • 夏末秋凉带点温热 2018-08-20 18:13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忽然暴风雨

  • zzxcjhz 2018-10-19 09:32

    大神将生命和善恶一并祝入苹果,莫非苹果公司的商标代表着生命总是不完美抑或残缺亦是美,以及人性总是善恶参半?这或许也是乔布斯一生的注脚。

  • 小燕子_飞_飞 2019-04-22 17:08

    所以god们比较仇视女人,因为对夏娃很不满

六、先知

回到昆仑几个月,听说人类那边乱成了一团。有说,亚当主动将吃了生命果的事告诉上帝,上帝们震怒,痛惜,绝望的无以复加,遂欲将亚当和夏娃处死,却终被上帝们中的另一派救下,放出伊甸园,进入自然生存。而上帝们的领袖也因此易主,据说上任的是和平派。有说亚当对背叛上帝十分悔恨懊恼,还是希望回到伊甸园,而夏娃却得偿所愿,努力生活,一直在寻找昆仑的下落。还有说,夏娃在伊甸的时候就怀了孕,这一胎是人类自然受孕,还是上帝的操纵不得而知。

种种说法不一而足,我也并没有什么在意,终日一直摆弄我的花花草草,与彭谈谈天,论论道。这一日,女娲召唤,令我等幻化人形,有重大要事参与。自人类成为万物之灵起,所有灵物便以人形为最高修行。

第一次用腿站着的时候,我还真是不适应,走起路来,扭扭捏捏,实在是不好用。我还是更喜欢人类的手,又灵活又便捷。我这一幻化,不觉竟是女儿身,这实在是始料未及,我说过我雌雄同体,而且大部分时间是男蛇,谁知竟是变身一身高丈余的女性人类。既是注定,也只好如此,我到天虞山取一犀兕的兽皮,将其最里的薄皮剥下,皮光无暇,最适蔽体,又到青丘山阴取些青雘,将兽皮染成靛蓝,蓝色是蛇族最喜欢的颜色。穿戴妥当,奔赴昆仑。

方到女娲宫,便知是上帝那边新任的领袖前来拜访,说是拜访,实际是来请罪的。他这一派主和,遂一上任便马上下了来昆仑的拜帖,等待女娲召见。王自然是有大气风范的,人类如今已经有了灵魂和生死,面对和平,何不共议。

偌大的女娲宫中一片肃静,十巫环绕而站,女娲亦幻化为女人形,端坐于大殿之上,她的长相还是很像她蛇形时的脸,大眼睛,大嘴,全身的气度极其美艳高贵。一行渺小的人型生物成一纵队而来,如果不事先知道,我还以为是人类,这些上帝们确实和人类的外形一模一样。为首的戴金冠者,望向女娲一眼,便马上低下头,声音透着十足的谦卑甚至恐慌,“女,女王,女娲神。”

周围一片安静,静到能听见他们这一队人的喘息声,他们正极度恐惧中。见无任何回应,为首的继续说道:“女娲神恕罪,我代表我这一族,为之前对蛇族,对生灵,对星球犯下的无数罪行忏悔。人类食生命之果,有了自我意识和灵魂,已被放出伊甸,在自然中生存。我族愿世代与蛇族交好,助女娲掌管人类命运,并承诺今后不干预人类自由,不再对蛇族发起战争。在此献上创造人类的生命图谱,以表诚意,愿王成全。”

旁边的巫即看向我,我明白他的疑虑。此刻他们呈上人类生命图谱,便等于交出了他们最致命的武器,这图谱是造人的依据,是上帝们的最高成就,有了这图,蛇族亦可造人。我当然也不信他们那些承诺,但为今之计,是要让人类繁衍生息,和平发展,对方的提议也算是顾全大局。我望向女娲,她会了意。

“收下。”我代替女娲取走图谱。

为首的颤抖着交给我,能看出这个决定他们也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有种置之死地的感觉。几番踌躇,他仍似有话要说,只见他突然匍匐在地,高声喊:“我还有一个请求!”

“恩?”巫真是个暴脾气,对这些上帝们本就心怀厌恶,我来时见他,他愤懑的说,若不是女娲的旨意,他绝不愿幻化人形,对这些人,他是深恶痛绝。此刻见这为首的领袖竟敢高声对女娲叫喊,巫真怒不可遏,恨不能化成大蛇,一口吞了他。

“说。”女娲开口, 任何生灵均要臣服。

这些上帝们显然是被蛇族女王的威严吓住了,其余人也跟着匍匐在地,首领仍不敢抬头,定了定神,缓缓道:“女娲神,我们本不属于地球,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们的星球已被他族占领,只剩下这些幸存者逃了出来。我们也并不是偶然发现地球的,是被告知的,指引我们来的人,是先知,是他让我们来地球殖民。”

首领顿了顿,“先知是我族世代的守护神,有无限的智慧和能量,没有人见过先知的本体,他会在一个孩子出生时,便选定其作为代言人,发布指示。”

附身?听他说完,我直觉这先知绝不普通,望向女娲,她竟是一愣,我从未见过她这副神情。

“先知在何处?”我代女娲问向上帝首领。

“先知这次挑选的代言人,当初随我们一同来到地球,现在还是个孩子,只是……”首领痛心道,“只是他近来时常昏迷,形容枯槁,醒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怕是不久于世了。”

首领敛了敛神色,“如果这个孩子死了,那么先知将会挑选下一任代言人,即便出生,下任还只是个呱呱坠地的婴儿……我族正是生死存亡之际,已等不及,希望女娲神能帮助我们,免于灭族。”

“我要见那个孩子。”女娲平静的说,此刻她已不似那般失神。

“是,我会带先知来见您。”首领同意,便领余下的退出了女娲宫。

这先知到底是什么来路,他定是熟悉地球的,不然第一次突袭不会如此成功。先知为什么要来地球,殖民的目的是什么,这些上帝们自己的星球又是因何被占领。赔上亿万生灵,毁天灭地的战争,甚至天地易主的背后操纵者,竟然是一个孩子。

七、死亡

最近越来越疲惫,一直泡在昆仑天池中,这样身体能稍微缓和一些,但还是很吃力。巫彭经常来看我,起初他以为我这是要蜕皮,像我这种大蛇,没个万八千年不会蜕一次,这次可能是费力一点。后来我发觉异样,气力越来越弱,身体越来越僵,大概与我消耗过多的灵力,祝人类灵魂有关。思前想后,我这次要是挺不过来,还有后事要找来彭交代。

我在天池里探出头,彭站在岸边,他倒是很积极的一直化作人形,看来颇满意现在的样子。“我托付你的事,研究的怎么样了?”我有气无力的说,那日得到人类的生命图谱,女娲便没有作进一步指示,我生病后将图谱交予巫彭保管,让他探究人类的身体结构,我总觉得这图谱中隐藏了些什么。

“重大发现。”巫彭眼睛里闪着光,兴奋的说,“你知道什么是进化吗?”

“因环境改变发生的适应自然的选择。”我疲惫的说,“你想说什么?”

“我解析人类的生命图谱,发现并不是单纯的设计,而是进化。”

“你的意思是人类是进化而来?那他们为什么没有灵魂。”

“当然不是,人类是参照了进化的设计,人类本身不是进化出来的。”彭正色道,“你知道最接近人进化之前的物种是什么?”

“什么?”

“就是我们!”

我震惊的看着他,“这怎么可能?”

“是的。”彭说,“我也很惊讶,但是仔细研究过很多遍,的确是我们进化成人的可能性最高。”

“你没搞错吧,我们的外形哪里和人接近?你说猴子进化成人还可信一些。”我觉着是彭在跟我开玩笑。

“这跟外形完全没关系。跟……”

彭估计是想向我解释一大堆道理,我赶紧拦住他,头疼的要命,“好好,不用说那么多,我们是怎么进化成人的?总需要环境的变化吧 ?什么环境?”

“这我还没研究清楚,不过有些进展了。”彭这个大话匣又要开始滔滔不绝。

我已经累得说不动了,便不再想听,不过这的确是个重大的发现。是什么环境让我们进化成了人形?是被动还是主动?这么说除了地球之外,还有我族吗?我带着诸多的疑问,打算觐见女娲。

  • 名字都被注册了了 2017-12-26 14:50

    生命图谱是指DNA嘛?

  • 东方古老血族 2018-05-19 23:19

    评论 名字都被注册了了 :双螺旋结构,女娲伏羲双蛇缠绕图

  • 小燕子_飞_飞 2019-09-29 23:26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这个故事我需要看第二遍??本故事以大巫的爱情为主线。还有一条线索就是人类基因图谱的去向。

  • 小燕子_飞_飞 2019-09-29 23:45

    大巫的母亲在人类基因上面做了手脚,融入了蛇人族的基因。巫咸和巫彭都不知道也想不明白。大巫一直以为自己是地球土著。这是何等的机密?故事的最后告诉我们,大巫的姥姥家是外星球蛇人族,大巫的亲生父亲是地球土著,那么大巫的生父,大巫,黑龙便成为蛇人族盗取人类基因的一个个步骤。

  • 他们通 2020-11-15 02:03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需要大海,大陆

  • 他们通 2020-11-15 02:04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战火让你进化,是死是活调教变化,说实在的我有时也懒得进化

  • 他们通 2020-11-15 02:06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这只是小小年纪的帝丘,外面还有海,北冥有鱼,事还,冥河什么的

  • 他们通 2020-11-15 02:07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还有什么武大华科神州什么的

  • 他们通 2020-11-15 02:07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大千世间什么的

  • 他们通 2020-11-15 02:08

    评论 此消彼长奈何:上下四方余额<。)#)))≦,股往金来曰宙,心有多大,宇宙就有多大。你说宇宙有多大

女娲自从见过那位“先知”之后,便一直不见任何巫。今日我连人形都难以幻化,拖着僵硬的蛇身,匍匐在女娲宫外。许久,宫门打开,我用尽全身气力缓缓爬进,只见女娲以人形坐在高处,手托下颌,正沉思着什么。我慢慢靠向她的双腿,感受她庞大的灵力,此刻真想沉沉的睡去。

“我可能要死了。”我勉强说出这句话,竟有些挣扎,面对死亡,我还是没能做到置之度外。

女娲的手轻轻摸着我的蛇头,“不是死,你只是睡一会。”她的声音真好听,就这样死在她身边我也满足了。“我要离开地球一段时间,等我回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女娲对我说话,我记得朦胧中,被她带到一处山洞,冰冰凉凉的,我巨大的蛇身平躺在山洞里,异常舒适,随即逝去。

本文创作版权归作者所有,任意转载或者抄袭,作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另,不定时更新,谢谢!

八、太行

上古蛇族死后,身体会被埋葬在一整座山脉中,这条山脉便是“龙脉”。龙脉关乎天下苍生,自然规律,天地之间,无不受其左右。

像我这种活了那么久的大蛇,又是大巫,身体巨大,很难说是我死后形成了这处山脉,还是这整座山脉就是我的墓穴,绵延千里,此处曰:太行。

我醒来的时候 ,眼前一片漆黑,仔细辨认,是个山洞,周围灵气浩瀚,又分外熟悉,是我的身故之地。然而此刻,我身形不过十尺,周身法力皆无,也不知我死了多久,又为什么醒过来,一时间不知所措。

冷静下来,呆在这也不是办法,打算先从这山中出去。我这条小小的蛇,往前爬了足有月余时间,也没看到任何光亮,没碰到任何活物。左右思量,难道爬的是个圈,可我分明记得我绝不会盘着死,这是对我尊严的侮辱。估计当年的蛇身太大了,只好安慰自己,兴许我醒来的地方离出口近,我这是背道而驰,于是往折返方向爬。我这毫无法力的小小身躯,面对如此长途跋涉,实在有些力不从心,好在这洞中虽没吃的,但冰冷舒爽,也不会觉得渴。

又爬了足有两个月时间,这期间上上下下,早已搞不清方向,我正沮丧万分,突觉洞中的风疾了,大喜,于是打起精神奋力前行。直到前方的第一缕光亮照进洞中,我刺眼的缩了回去,太久没见过光,一时难以适应。

爬出洞口,此处是个半山腰,左右环视,郁郁葱葱,我拖着筋疲力尽的身子,爬到个高处望了望,这山灵秀壮美、群峰巍峨、深涧幽谷、清泉碧湖,真是个风水宝地,可见我那蛇身把这地方养的不错。

此刻我饥肠辘辘,当务之急是找食物果腹,也顾不得欣赏再多风景。可说来惭愧,这山中野物不少,可身形较我却都不小,有一些獾猪、狐狸之类,成群结队,我只身难以应对。那些蚯蚓爬虫之流,我又实在难以下咽,连日来只饮了些山泉,吃了几颗果子,为避危险,不敢离洞口太远。说也奇怪,在这山中从未见过任何蛇类,我死后,族之中难道遭了什么劫难,怎的今时连个占山的地头蛇都没了。

这日,我自山上眺望,远处山谷似有些烟火之气,我大喜,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人家的炊烟,只盼是哪位蛇族在修习法术。于是匆匆下山,奔那烟火之气而去。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