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先生注定五弊三缺,秦皇陵,千年毛僵,阴间客栈,战国古墓……

莲蓬鬼话 7031 155

在重庆市的一个叫红叶村的小村子里,

村子坐落在偏远的山上,远离城市,也就等

于了远离繁华,我的父母也是两个普通的农

民,红叶村不大,全村上下加起来也才五百

口人不到,不过人多有人多的好,人少也有

人少的好,红叶村就是这样,基本上村子的

人很少闹矛盾之类的,大家也比较和睦、不

过就是地方偏僻了点,落后了点,到离我们

这里最近的县城,过去也得俩小时。

其实越落后的地方,就越容易出现一些

让人难以解释的东西,也就是科学无法理解

的。比如鬼怪之说,其实按照常理来说,我

们这些90后在祖国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带动

下,不应该相信这些迷信的说法,不过这真

的仅仅是迷信吗?

一切的一切还得从我听到的一个关于自

己的故事说起,我两岁那年说起,那天,太

阳高照,我父亲往常一样做着农活,可是一

锄头挖下去,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我父亲

感觉到他挖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我父亲估

摸着是瓷器,于是迅速的更用力的挖了起

来,因为说不定挖到的是古董也说不定,这

个在我们那个村子以前遇到过好几次,都是

有村名挖到了古董,瓷器之类的,然后就会

有外面的人进来买,而且一般都是用高价

买,所以父亲也很兴奋。

没挖多久,就把东西一点一点的挖了出

来,父亲把东西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一个密

封的罐子,罐子呈深褐色,有两尺长,一尺

宽,外面还有一些红色的符文,我父亲也没

注意,而且这个罐子看起来确实值不少钱,

所以我父亲抱着罐子就往家里赶。

可是跑到一半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父

亲感觉里面好像有东西,而且罐子里还发出

一阵阵的恶臭。

我父亲也挺疑惑的,于是自个把罐子打

开了,不打开还好,一打开就吓了一跳,里

面竟然是一个死婴,这个死婴浑身青紫,看

起来应该是生下来没多久死了,闭着眼睛卷

着身体睡在罐子里。

我父亲可吓傻了,他可没遇到过这么邪

门的东西,于是赶紧转身回到挖出罐子的地

方,把罐子埋了回去,回来了以后,心一直

砰砰的跳,提心吊胆的,这件事情也没有和

其他人说,当天晚上12点钟的时候,我父亲

听到院子里竟然有婴儿的声音,问了我母

亲,我母亲说她什么也没有听到,就这样我

父亲也以为只是是今天被吓到了而已,出现

了幻觉。

可是后来,第二天又出现了,哭声还越

来越大,倒第五天的时候,我母亲也听到

了,俩人都挺怕的,就在第七天的晚上,却

奇怪的没有传来哭声,反而那时候仅仅两岁

的我就开始发起高烧了,而且还一直哭,这

个我就没什么印象了。

反正就是挺严重的,把附件的医院跑遍

了,都说没法治,不知道遇到什么怪病。我

可是我家的三代单传,独苗啊,我父亲一听

这么说就急眼了,要知道以前农村,三代单

传不比现在的大熊猫的宝贵程度低多少丫

这个没了,万一继续生,生个女的怎么办,

而且还得罚款什么的。

就在所有人都快急白了头发的时候,我

父亲突然想到了那天挖到的罐头,又联想到

这几天的这么多怪事,感觉我的病应该和这

个死婴有关系,想到这,我父亲立马跑到比

较有威信的村长家里,因为村长年纪大,见

识广,我父亲跑到村长家,急急忙忙把事情

的经过都告诉了村长。

村长听完了,也是眉头紧皱,这事也是

真的邪门,和我父亲商量了许久也没有法

子,毕竟他也不是行家,后来村长无奈说:“

只有去请个有本事的先生来看看了。”

我父亲也点了点头,所谓先生在以前指

的是有本事的人,比如教书先生等,不过那

时候说的先生可不是指的教书先生,而是指

阴阳先生,本来这个世界就有很多离奇古怪

的事情,特别是以前农村更是如次,那时候

就出现了许多的阴阳先生,不过可惜的是在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之后,外面有本事的先生

越来越少了,现在外面的一般都是骗钱的。

不过村长倒是认识一位有本事的先生,

以前村长的父亲去世,请那位先生来看的风

水,后来他们家也的确是越来越好,我父亲

一听村长这么说立马问了先生所在的位置,

和我母亲带着我立马赶了过去。我那时候的

病情真的拖不了,据他们说如果再耽搁个一

两天,我就直接变痴呆了,也不会有后面的

故事了,咳咳,继续继续。

这位先生真名叫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姓

刘,外面都是叫他刘先生。听说在这一带很

有名气,抓个鬼什么的都是小意思,外面更

有传闻说什么他还和什么僵尸打过,反正是

传的挺邪乎。

刘先生其实就住在离我们这个村子五十

里路的一个小山坡上,小山坡后面是一块竹

林,小山坡上有一个小木屋孤单的独立着,

这个小山坡也刚好容下一个小木屋,看起来

也有几分优雅的味道,我父母一看到木屋,

兴奋了起来,跑的速度又快上了几分,赶到

的时候,刚想敲门,门里的人就把门打开

了。

刘先生开了门就说道:“进来再说”然后

就转身进了屋子,我父母也没有犹豫,按照

他们的话,为了我,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得

闯,何况是进一个屋子。

进去了以后才发现,里面布置倒是很清

雅,家具都是竹子做的,刘先生已经坐在凳

子上喝起热茶来。

刘先生看我父母进来后,笑着说道:“过

来坐下喝杯茶把。”

刘先生看起来50多岁,慢头白发,脸上

也有一些皱纹了,可是面色红润,精神饱

满。

我父母也没有客气,直接坐了下来,不

过没有喝茶,我父亲就直接就问道:“刘先

生,我家孩子撞邪了,希望你能你救救他。

刘先生这个时候犹豫的皱起了眉毛,父

亲看出了什么,问道:“刘先生有什么难处

吗? 钱的话我家里也穷,拿不出什么,不过

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家还有一些粗粮,可以

送给刘先生一些。”

刘先生听了我父亲的话,一愣,没有正

面回答我父亲的话,反而绕起了弯子,面带

愁容的说道:“不是不愿意帮两位,不知道两

位听说过五弊三缺没有。

“五弊三缺?”我父亲和母亲对望了一

眼,疑惑的问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先生会

说这个。

“哦,想来你们应该也不知道的,所谓五

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不外乎'

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

命,权这三缺。而我便是犯的命缺。”说道

这里,刘先生脸上一脸的平静。

“我以前的一个朋友给我算过,我做的事

情不多,还能剩下二十年的命,也就是说,

我只要还帮人算命,除妖,我的姓命就会越

来越短。”说完刘先生便闭上了眼睛,也不继

续说什么话。

我父母听了这句话,也沉默了起来,的

确,刘先生如果还帮我父亲,就是拿自己命

来救别人了,我父母也都是善良的人,也不

想为了我,让刘先生白丢了性命。

我父亲望了一眼躺在他怀中的我,说

道:“这样可怎么办啊,我孩子还这么小,我

不想他就这样死了啊,不然这样吧,我家孩

子认你做干爹,我听说你这一辈子也没有子

女,这样就破例救一下我的孩子吧。”这也是

之前村长告诉我父亲的,刘先生一直没有子

女,一直想要一个。

刘先生眼睛闪动了一下,看着躺在椅子

上的我,满是慈祥,不过摇了摇头说到:“干

爹? 算了,不过我收这小孩子做我徒弟还可

以考虑一下。”

不行,这样的话他不是也会五弊三缺

吗?"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母亲开口了,她刚

才听说了五弊三缺的可怕,可不想我去修什

么道。

我父亲一听,有些生气,毕竟现在刘先

生能收我做徒弟就算不错了,万一等会他心

情不好,不想收了怎么办?

刘先生倒是没什么,而是点头说道:

五弊三缺未必是什么好事,但是也未必是坏

事,要知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父亲听了刘先生的话,沉默了下来,

想来我的父亲也不是很愿意让我去跟着刘先

生去所谓的修道,现在哪有那么多鬼抓嘛,

不过也知道事情的孰轻孰重,看着刘先生的

态度,已经打算,如果不答应,就一定不会

救我的样子,虽然五弊三缺必范其一,但是

总比现在就死掉好。所以父亲一咬牙,也就

答应了下来。

看到我父亲答应了,刘先生点了点头,

转头看我的情况,不过一看我的情况,倒吸

了口冷气。

“老弟,你到底是犯了什么东西啊。”刘

先生郑重的看着我父亲问道。

接下来我父亲就把他的遭遇全告诉了刘

先生,刘先生一听,掐指算了起来。

大家是否想知道后面的事情呢?可是后

面的事情没了,准确的来说是我也不知道,

我名叫巫九,姓挺奇怪的,我今年也有十六

岁了,跟着师傅一起学道十四年了。从我有

记忆开始就一直是跟着师傅生活,师傅也对

我特别的好。

不过每当我向师傅问起我父母的事情的

时候,师傅就会说这个故事,不过后面发生

了什么,

师傅他什么也不说,开始我还会感

觉新鲜去问问,可是时间一长我也懒得去问

了。

此时天灰蒙蒙的,太阳缓缓从东边升

起,小县城的街上已经慢慢有人影开始走动

了,

大家都在开始为了新的一天努力。

今天我起的比较早,六点就起来了,

傅今天要出一趟远门工作,这点前文也说

至于工作,当然

师傅是一个阴阳先生,

是抓鬼了,师傅其实早就金盆洗手很久了,

反而是开了一个冥店,冥店也就是专卖死人

生意的,寿衣棺材之类的

可是我们居住的小镇临近乡下,经常会

遇到脏东西,师傅后来考虑了良久,还是出

山了,继续坐起了阴阳先生。

不过师傅价格收得很底,一次最多也才

一千左右,可能有人会说都千了还低? 如果

你想想

这么问的一定是不了解现在的行情,

现在外面的骗子随便一忽悠就是成千上万

的,而师傅一把年纪了拼死拼活的降妖除魔

才区区一千。

师傅就从卧室出来了,如

我刚做好饭,

今的师傅其实已经满头白发了,额头上满是

皱纹,不过面色还是很红润,眼神也炯炯有

神的,很尖锐,属于瞪人一眼就能把人吓到

的类型。

“小九,

为师今天过去,可能要过三天才

能回来,

记住不能随便接‘生意',知道了吗。

"师傅坐下吃了几口饭,叮嘱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敷衍道,虽然也知道师傅为

了我好,怕我乱接生意,遇到厉害的脏东

西,

收拾不了。不过我这十四年也不是真的

什么也没有学到,真的遇到‘小生意,能做的

我自己也就做了。

师傅随后又叮嘱了我半天,才稍微安心

的出门了,看着师傅出门了以后,我兴奋的

蹦回到床上睡觉去了,

碗都懒得洗,

平时师

傅都规定我必须八点起来,今天打死也得睡

一个传说中的懒觉。

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

道睡了多会,反正就是睡得挺香,梦到自己

旁边有一大堆的钱,和师傅一起住在豪华的

别墅里,吃的是大鱼大肉。

“啪...啪”突然有人在拼命的拍打着大

门,那两扇大门边的门板上发出令人烦躁的

哐哐声!

我继续蒙住了自己的脑袋,管他什么事

情呢,天塌下来有师傅顶着,继续睡,梦里

那碗鲍鱼还没吃呢。

不过拍打声一直没有结束,反而越来越

急促,门也吱吱的叫起来了,滚犊子的,

让人睡了不,要是师傅回来看到门被拍碎

了,估计也得生气,得得,为了师傅他老人

家健康着想,我还是得开门,我突然发现我

真孝顺。

我起来穿上鞋子,打开了门,看到来

人。

“小兄弟,刘先生,在吗?"客气的问

道,

门口的人看到门开了,原本急躁的样子

来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

反倒平静了下来,

一身的西装,头发梳的快反光了,怎么看怎

么感觉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我楞了一下,随即想到应该是找师傅做‘

生意’的,因为以前也经常有人这样,不过想

“没有,我师父他刚

起师傅的叮嘱,便回到:

出门一趟,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那请问刘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我找他的

确是有一些事情。

“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一样的,我是刘先

生徒弟,

当然,如果不方便那就三天后再来

吧,我师父三天才回来。”我说完就准备关

门,

和这个人不想有过多的交集,因为师傅

经常就告诉我对于他们这一类人不要有太多

的交往了。

他听到师傅要出门三天顿时脸色都有一

点微白,不过他转眼看了我一下,犹豫了起

来。

我在他的眼里不过一个16岁的小屁孩,

事情好像挺严重的,不知道该不该信任我。

不过最后他好像一咬牙说道:“小兄弟,我俩

进去说吧。’

我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他跟我进去

以后,我自顾自的做在了凳子上,然后看着

他,等着他的下文,他也坐下了,停顿了一

下,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出了来源。

来人名叫,杨红军。

原来事情的缘由是因为杨红军的母亲前

几天去世了,

本来人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

所以杨红军看得挺开的,紧接着就筹办葬礼

起来,可是第二天晚上,杨红军竟然梦到了

自己母亲,并且自己的母亲告诉自己还没有

死。

本来混的人都是比较迷信的,杨红军也

不例外,所以第二天立马叫医生检查了一

遍,可是检查结果还是死亡,呼吸都停止

了。

“不会是你多疑了吧,一个梦而已。"我

听到这疑惑的问道,不会是这混蛋就因为一

个梦就把我吵醒了吧,你妹的。

“不是,我还没说完呢。”杨红军答道。

原来杨红军当时也认为是自己多疑了,

想早点安葬自己母亲,不过后来一直没选到

黄道吉日,就这么耽搁着。

到了第七天晚上的时候,凌晨杨红军正

睡得正香,突然听到客厅有响动,杨红军开

始还以为是小偷,偷偷起来打开门向客厅偷

自己的母亲竟然站起来了,这可不

偷一看,

杨红军还以为自己母亲醒了,是好

得了,

不过很奇怪,因为杨母走起路来竟然一

事,

蹦一蹦的。

“你母亲不会是变成僵尸了吧。”我的冷

汗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因为以前听了师傅说

过很多关于僵尸的故事,可是厉害的很。

“我也是这么感觉的,可是第二天白天我

母亲就睡了回去,我天刚亮就到处打听,才

打听到这里的刘先生是有真本事的,希望能

帮帮我。”杨红军有些害怕的说道。

这可搞糟了,师傅不在,可是我去的

话,估计直接就嗝屁了,也不成啊。

看着我在犹豫,杨红军好像明白了什

直接说道:“只要是能把这个事情解决,

么,

要多少钱都不是问题,你开个价吧。”

不是钱的事..我挠挠鼻子,尽量显

出对钱财漠不关心的样子。如今想来,一个

十五六岁的孩子,在一个活了半辈子的中年

老油条面前,所有的伪装都不值一提。

听到我这句话,杨红军才笑了一下,从

怀中掏出一张空白的支票,说道:

“只要今天

解决这件事,

自己填。

“啥。”今天,那不是就得我自己上么,

不过看了看杨红军手上的支票,咽了一口唾

沫,干脆的说道:“行,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等会我请小师傅去吃个饭

先。”杨红军听到我答应下来,也笑了起来。

我直接跑到师傅床下拿起了工具,桃木

剑,一瓶黑狗血

铜钱,牛眼泪,还有几张

符。

别看这些东西电视上都演烂了,其实这

些东西是最实用的,就拿桃木剑来说,有一

说是和夸父有关,相传夸父追日饥渴而死,

化为一片桃林,

将手中的杖一拋,

临死前,

也就是桃林,是为了让后世追日得人能够吃

到甘甜可口的桃子,因为夸父跟太阳有着紧

密的联系,所以鬼会害怕桃木的。不过这个

是传说,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怕桃

木,反正只要年代越久远的桃木,功能越

强。

杨红军看我从床下拿出这些东西,心里

也踏实了一些,搂住我的肩膀说道:“走,小

兄弟,我俩先去吃点东西先。”

我点了点头,

跟着他出门了,原来开门

的时候我没注意,门口正有一个奔驰越野车

停在门口,见杨红军上了车,我也上了副驾

驶座。

紧随着车子开向了镇上。

我们这个镇子比较偏僻,别说奔驰越野

就是普通的奥迪也很少,车子很快停在

车,

沈园饭店门口,杨红军带着我进去了,里面

的伙计看到我们是从奔驰车下来的,

态度很

杨红军也没有小气,两个人愣是点了10

好,

多个菜,

让我一阵咂舌。

杨红军看我的表情,问我是不是不喜欢

这么菜,我赶忙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只

是平时和师傅一起,一年也吃不到这么丰盛

的。杨老板,等会能不能把剩下的饭菜打

我想带回去给师傅也尝尝。”

包,

师傅对我恩重如山,现在老了还为了我

的学费出去捉鬼,是我该孝顺他的时候了。

“没想到你这个孩子还挺孝顺的,不用打

包了,回来的时候,我给你的钱够你师傅吃

很多了。”杨红军应该也是个孝顺的人,听到

我的话也想到了他母亲。“小兄弟,我母亲怎

么办,如果真是僵尸呢?”

我听到这话想了想师傅以前给我说的:

僵尸是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一般来说,

变成僵尸后,不能再入轮回。”

杨红军的脸上眼角闪过了

听到我的话,

一丝泪花,像是在给我说,

又好像是在自言

自语的说道:“哎,从小我母亲对我就很好,

好吃的全都留给我,就让我好好读书,我年

轻的时候还不喜欢听她的话....杨红军愣是

说了五分钟,说着说着就快哭了出来。

突然我想到师傅给我说过,一般来说僵

尸没有吸血之前不能算是僵尸,还能进入轮

回,不过前提是不能吸血。

我想到这里立马说了出来。

杨红军一听我的话,红着眼圈问道:“小

兄弟,这话当真?

“恩,这个是我师父给我说的,当然是真

的,

吃过饭就快走吧,万一你母亲吸血后就

麻烦了。”我想了下说道。

随后我和杨红军随便吃了点,立马上路

杨红军

了,杨红军听了我的话不知道怎么想的,开

车愣是冲得忒快,紧接着上了高速路,原来

他是我们隔壁安澜市的。

车子大概行驶了五个小时左右,已经是

下午五点了,终于到了安澜市,安澜市很

大,反正比我们那个小县城大多了,摇了摇

头,

现在可不是看风景的时候管,现在得想

想怎么处理那个什么僵尸才行。

其实杨母应该不算是真正的僵尸,真正

的僵尸应该是在养尸地养成,那样的僵尸才

是集怨气而生的,而这个养母的尸体应该是

在头七的时候被黑猫之类的东西串了气,才

起尸的,这样的话应该也不会太危险。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一会就被杨红军摇

醒了,一看天色,已经快完全黑了。

“到了吗?"我揉着眼睛问道。

到了。”紧跟着他自己便了了车,

“恩.

我也了下来看了起来。

下车后看到车子就停在一栋三层的别墅

门口,这座别墅华丽到极点,占地估计怎么

还是三层楼的。我张

也得有一千平方左右,

着嘴看着眼前的别墅,这别墅最起码也得上

百万啊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