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我太爷爷遇到神仙的故事

莲蓬鬼话 2714 50

夜深人静、此时风雨正急,我突然睡不着了,忽然想起我太爷爷遇到神仙的故事,时间久远,口口相传的事情也不知道有了多少不实,我有种想推测整理下,将它写下的冲动。

但我却是个文笔很烂的理科男,业余时间也不多,且没有什么恒心(狠狠谴责自己五秒钟),现在是5/10号,估计写出来再发出来,要半个月了,所以要是有错字,错句,跳跃很大的部分,希望看官海涵、再海涵!

小时候,那时候家里没有手机、没有WIFI、甚至没有电视,最喜欢的就是晚上在树底下听老辈人讲神鬼异志,荒诞的故事几乎是那时候唯一的精神娱乐。

比如奶奶娘家有颗神树,生病的人只要诚心便可以求来灵药。

比如王子庄的老祖宗在大桥下遇到两个下棋的人,看了一局棋,世上过了四百年(类似烂柯人)。

比如村里古井下住了井王爷,春上唱大戏结束后,戏台子下面像是蛟龙爬过的痕迹,那是井王爷听戏来了。

比如阴阳先生独眼大爷有个玉佩,可斩厉鬼(我想有时间讲几篇独眼大爷的故事,会提到这个玉,但这个玉没见过,像是《聊斋志异》中燕赤霞的剑气自动斩鬼)

。。。。

这次说的事外人不知,也就我家族里几个人知道。

我家在河南东部的一个小农村,落后、贫穷。自小只见过太爷爷、爷爷的坟,从小我父亲就告诉我们,我们还有一个距离我们那大概一百公里的老家,我们家的祖坟在老家那边,我的太奶奶、高祖远祖辈都葬在了老家,我经常问父亲或家里的长辈,为什么太爷爷没有葬进祖坟?为什么没有和太奶奶葬在一起?我太爷爷,为何一个人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地方,死后也没能回家?太爷爷生活在清末民初的时间,那个时候即使已经流行外出务工了,也不至于来出门百十公里,同样和老家相差无几的地方,对于我的疑问,家里的堂兄堂姐也有过,但家里的大人似乎忌讳莫深,从不多提。

后来,一次我大爷喝醉了,讲出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太爷爷家里特别穷,太奶奶年纪轻轻就因病去世了,后来家里生活不过去,加上兄弟不和睦,总是被排挤,太爷爷就带着一双儿女逃荒出来,行了一百多公里,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在一个地主家里租了十几亩地。

一年夏天,据我爷爷说,那一年出奇的热,自入夏后天没有下过一次雨,土地因缺水龟裂了,人踩在马路上脚底板都烫的生疼,太爷爷茅屋边是一片菜地,菜叶都快被暴日晒焉了,对于传统的中国农村,向来靠天吃饭,太爷爷整天望着一片片的庄稼,不住的叹息,不少人家都开始烧香拜佛,甚至地主家也开始请戏班子唱大戏求雨了。

一日,烈阳当空,快到吃午饭时间了,太爷爷父坐在茅屋的门口,用高粱结扎草人(我们那边的风俗,很小的时候见过,说是扎成小人放在日头下暴晒,老天爷就会下雨),一个穿着十分破烂,满身脏污的乞丐自大路上走过,那个时候我们老家算是地广人稀,还没形成真正的村落,大家都是靠着大路在自家田边有钱的盖房,没钱的打草屋。那时外面兵荒马乱,到处打仗,大路上经常会见到过路的流民乞丐(我推算了下,故事的时间段应该在1925-1930年这个时间段)。

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或者是那日太爷爷无聊,竟鬼使神差的喊住了那个过路的乞丐。

“老头儿,是你喊我?”乞丐似乎很不知道礼貌,我太爷爷那个时候也不过是三十来岁,风吹日晒即使是显老,但也不至于被当成老头。

我太爷爷不高兴了,沉着脸说道:“天热,你喝口水再赶路吧!”

老乞丐三步并两步从大路上跳下菜地,来到了太爷爷的面前,一把抓过水瓢,舀了一瓢水喝下。

然后老乞丐很自然的走进屋里,往桌边一坐,对着太爷爷说:“老头儿,给点吃的吧?”

太爷爷打量着老乞丐,心里寻思这人怪不得混到讨饭,都这样了还没做乞丐的自觉性。但那个时候的人都很老实淳朴,即使老乞丐多有不敬,太爷爷还是给了他两个窝窝头。

老乞丐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两个窝窝头,两眼在屋里滴溜溜乱转,看着坐在门边的太爷爷,问:“还有没有?”

太爷爷愕然,这人有点不知足啊,还能厚着脸皮要?一边回:“没,没了!”

老乞丐眉头一拧,回道:“胡说,明明那个筐里还有三个。”

太爷爷那三个窝窝头本来是准备留给我爷爷和姑奶奶 的,没想到这老乞丐眼睛这么尖,藏这么深都被他发现了。

太爷爷也不再藏着掖着了,想着依着老乞丐的德行,想要讨饭估计也讨不到哪去,说不准哪天就饿死了,自己饿也就是饿几顿,指着这十来亩地也不会饿死,他要吃,这几个都给便是了。

太爷爷从筐里摸出来最后三个窝窝头,递给了老乞丐,嘱咐道:“都给你,你省着点吃吧!”

老乞丐根本不领情,还翻了个白眼,几口又把三个窝窝头吃完了。

老乞丐对着太爷爷说道:“老头儿,给我递瓢水来喝!”

太爷爷已经知道了这老乞丐的秉性,也不和他多计较,便自己舀了一瓢水给他。

老乞丐咕嘟嘟的喝完,把瓢放到桌上,又滴溜着眼睛在屋里打量了一圈,似乎是发现再没吃的了,便放心了。

他看到太爷爷坐在门边手里编者草人,便问:“老头儿你编这劳什子做啥?”

“老天爷也不下雨,眼看地里的庄稼都晒死了,我编这求雨!”

老乞丐冷哼一声,道:“这玩意一不能说话,二不能走路,他能求个玩意雨?”

“可不能乱说!”太爷爷连连摆手。

老乞丐说:“天道茫茫,自有注定,有得必有失,你可知道?”

太爷爷哪听得懂他神神叨叨的,应付着他:“我知道,我知道!”

“你福德本就不深,若是真给你求下雨来,必会折你福德,损你寿元。”老乞丐说道。

“你说的啥我也不懂,但这天要是再不下雨,就真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要是真能下雨,我少活几年就少活几年,毕竟还能让这世道上其他人多活几年不是?”太爷爷听得迷迷糊糊,似乎懂了一点,便回了老乞丐。

“你竟然还有一份造化终生的心,也算接近大道,你若真心不怕死,我帮你向龙王借雨一尺如何?”老乞丐认真的问我太爷爷。

“啊?那我还能活多久?我娃还没娶媳妇呢?”听老乞丐这么大的口气,我太爷爷似乎也信了他。

“哈哈哈,我保你再活十年,看到你儿女成家,你死后可藏宝地,儿孙三代富贵不愁如何?”老乞丐大笑三下答道。

太爷爷也不知是信是不信,喃喃道:“真能让我的娃以后吃得饱,穿的暖,活的好些,死了也值了。”

老乞丐回:“我今天吃了你五个窝窝头,喝了你两瓢水,这段因果不能不结,也罢!便送你五个孙子,两个孙女,你死后所葬之地,虽不能保你后人出将入相,但一生富贵亨通,福泽三世不成问题。”

“啊。。。,哦!那成。”

老乞丐在屋里巡视一遍,从自己袖子上撕下一缕布条,用高粱节在锅底沾了些锅底灰,在布条上写下“借雨一尺”四个字,他将布条仍在桌上,随手拿了一个碗,扣在了上面,嘱咐道:明日这个碗碎后,你就烧了这个布条,必会有雨。

“真的假的?会成?”太爷爷问道。

老乞丐不理太爷爷,出门跳上大路,朝着南方走去,老乞丐顶着烈日,走的很快,不一会便不见了身影。

太爷爷将信将疑,也不动那只碗,自顾编起来了他的草人。

第二日清晨,太爷爷一早起来,正在做饭,爷爷发现了桌上倒扣的瓷碗,问太爷爷:“爹,这是啥?”

“这是。。。”太爷爷还没说完,桌上的碗啪啪的凭空碎成了几块。

太爷爷脸色大惊,想起来老乞丐的话,说:“快快,拿火,到门口烧了!”

爷爷看到太爷爷的反应,不迟疑,到锅底掏出一块劈柴放到了门口,太爷爷颤抖着手,捧着那块碎布条,将布条放到冒火的劈柴上。

布条遇火而焚,天挂起了一阵凉风,慢慢的,几个月不见雨的天上堆起了黑云。

烈日不见了,风越来越大,卷起了枯叶,乌云越来越厚,天慢慢的暗了下来,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

太爷爷一脸吃惊,瘫坐在地上,嘴里一直喃喃道,下雨了,真的下雨了!

太爷爷后来告诉了我爷爷和姑奶那天他遇到了老乞丐的事,几人都唏嘘不己,太爷爷没有说自己只有十年的寿了,为了一场雨,折了半生寿,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他当时是怎样一种心情?

直到十年后,我姑奶奶远嫁到外省一个当官的家里,我爷爷也结了婚,我太爷爷才将折寿的事告诉我爷爷。

太爷爷去世的前一天还在地里干着农活,与人有说有笑,第二天早上便不行了,他撑起身子自己穿上新衣服,躺在床上一脸平静的走了。

太爷爷起灵那天要返回老家,那天出门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出门三里后天气骤变,遇到了一场暴雨,爷爷他们不得不临时搭起灵棚避雨。

骤雨过后,怪事发生了,太爷爷父的灵柩抬不起来了,六七个小伙子上来,灵柩纹丝不动,看事的叫来我爷爷,说:“怕是老爷子看上了这地方,不愿意走了。”他让我爷爷拿主意,看能不能葬这。

我爷爷听过我太爷爷父讲那段奇遇,心里明白原因,知道这地方一定就是老乞丐说的那块宝地了,便同意了我太爷爷下葬。自此,我们家的坟也就不入祖坟了,公社结束后,农民承包土地,人老后都是葬在自家地里,所以我爷爷后来也没有和我太爷爷藏在同一个区域,我太爷爷的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坟。我从没见过我太爷爷,也没有见过我爷爷,过年祭祖的时候我每次去给太爷爷上坟,都会想起这件往事,想起他的仙缘,想起很久前的那一场甘雨,还有他坦然面对死亡的态度。

往后,我爷爷真的生了七个孩子,五男二女,在最动乱、困顿的年代,我们家没有饿死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出过意外,新中国建立后,我几个大爷(爷爷的儿子)都当了兵,大大爷(爷爷的大儿子)还被转正提干,眼看红火的日子到了,一切都向着那个老乞丐的说的发展着,风头正盛时,出了意外。

大大爷被迫转业,二大爷明明考上了大学,被人顶了名字。。。,诸如此类,我家始终没能富贵起来。似乎老乞丐的话成了空话。

再后来,大大爷偷偷的问村里的独眼大爷,他是我们那最有本事、最值得相信的一个阴阳先生了,我大大爷将我太爷爷的奇遇和盘托出告诉了独眼大爷,独眼大爷沉思很久,说我太爷爷估计遇上了真的神仙,至于是哪位无法判断,后来我家没能如愿发迹,是因为有人破了我太爷爷的风水局,斩断了风水龙脉,可惜的是独眼大爷风水虽有涉猎,但却不精通,无法修复。

独眼大爷说,老神仙赐下的这一场富贵不应该出错,定然有人截了这场气运,为了达成某项不可告人的秘密。

再后来太爷爷的坟也牵出来一起风水之争的秘事,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有空再谈。

小说还是真事?

无定河? 作者哪里人(๑•́ωก̀๑)

@枯叶等风来 2019-05-18 18:29:47

无定河? 作者哪里人(๑•́ωก̀๑)

-----------------------------

起名字的时候突然想起这首诗,然后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你太爷爷遇到的应该是济公。

估计是妖怪,哪里有神仙啊,妖怪我还信,可是我学道七年,鬼见了不少,一个妖怪也没见过,妖怪比熊猫还稀有,能遇见真是好运啊

既然讲因果,那应该是佛教的

讲的不错,能直接写上借雨七尺就显灵下雨的,估计至少是吕洞宾这个级别的神仙吧

谢谢各位看官!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