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我太爷爷遇到神仙的故事

莲蓬鬼话 3421 53

既然有朋友要看,就借此贴更新一个短点的鬼故事,提前说好,这个故事不那么温馨!!!

前文说过,小时候很喜欢听老人们讲一些神神鬼鬼的故事。

特别是炎夏的晚上,大家吃过晚饭,搬着小板凳,拿着蒲扇坐到大树底下,吹着凉风,啃着井水镇过的西瓜,那种享受是有钱买不到的。

听过的故事很多,说实话,比起鬼故事,我更喜欢神仙精怪的故事,因为鬼故事有时候太恐怖、太血腥、太悲剧。我自认为从小就是一个内心柔弱的人,直到现在,我都是一个连小情侣分手都不忍心看的人,何况生死别离?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要是我知道结局是个悲剧,我一定会尽量不看。

言归正传,故事开始,前面说过我的老家是豫东平原一代,老家一代不止是我们那,甚至到安徽交接,都盛传两个故事,一个是狼搭肩,我们那有没有狼不知道,但这个故事真的流传很广,后来我发现不止我们那,甚至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有流传。今天不说狼搭肩,说另一个——老头背棺材。

  • 宝髻如来BJRL 2019-05-21 21:49

    评论 无定河边未成骨:签到。祝楼主和大家天天开心快乐,心想事成。祝见此文者增福无量。《尽(没有了)一切恶得须陀洹(洹念huán)。然后布施远离诸苦。受苦众生令得解脱。怖畏众生令得远离。》

据说,月黑风高,如果是一个人赶夜路,有时候你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感觉背后有一个人尾随着自己,有时候你甚至会听到他的脚步声,可当你回头看的时候,却发现背后空无一人,但若是你倒霉到家了,你回头的时候会看到一个老头,他穿着黑衣,带着黑帽,关键是这个老头的背上,背着一个漆黑的棺材。老头背棺时常游走在荒郊的高粱地,玉米地,丛林里。 我一直认为这个故事是以讹传讹,不过是谣言而已,后来听到这个故事后才知道并不是!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姑姑家的表兄,虽是表兄,我和他年纪差得不少,所以不算一个年龄段的的人,平时很少见面,那年我刚毕业到上海工作,表兄也在上海工作,听我姑姑说我到了上海,他联系到我,非要一尽地主之谊。他乡遇亲戚,酒多话不多,因为实在不知道聊什么,只能喝酒,喝的差不多了俩人也就话多了起来,聊这聊那,后来也不知怎么,就聊到了鬼上,于是表兄讲了下面这个故事!他说他曾经遇到过老头背棺材!

为了表述方便,我以下以第一人称。

故事是在我初三的时候,我初中学校在野外,学校住宿条件比较简陋,所以很多学生都不愿住宿,大多离家比较近的都是晚上下了晚自习回家睡,学校到家一路上净是荒地野坟,说实话挺渗人的。那天因为摸底考试刚结束,老师要讲解试卷,所以拖课拖了很久,差不多到快十点了才结束,那天放学早的学生都已经回去了,刚放学的人因为太晚,不愿再折腾着回去,所以那天晚上回家的就我一个人。

我家离学校大概三里多地,不远不近,但走大路会绕的更远一点,小路的话比较近,但是一路上没有一户人家,都是深深的庄稼,大多还都是玉米地,小路很窄,只容得两个人并排走的样子。那个季节,玉米已经长的一人高了,我像往常一样赶路,那天天气不好,似乎要下雨的样子,本来闷热的天也变得有些微凉了,我为了赶时间就走了小路。在走过一片玉米地的时候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我,衣服划动玉米叶的声音哗哗的很响。我当时还庆幸,难道是有人和我同路了?我故意放慢了脚步等了一下,可是那人也慢了起来。我加快了脚步那人也快了起来。在走到一个岔路的时候我就等了一下,那人也停住了脚,我第一反应就是碰到打劫的了,因为学校比较乱,学生经常出现打架斗殴、抽烟喝酒、半道劫钱的。我虽然不是混混,但认识的也算有些人,那时候在他们所谓的混混圈里有点面子,不至于有人敢打劫我。

我当时摸出烟点了一支站在路边(我抽烟比较早,初中时候似乎会抽烟就是混的了,幼稚吧),那人还是没动,我就报了一个名字,又问他是谁,他也不回话,我想可能是谁偷着来跑出来上网的吧,当时我站的那岔路有一条通向镇上网吧,我没理他就赶路了,走了不到五分钟,我身后那哗哗的声音又响了,明显那人也跟了上来,而且感觉更近了,这时我才感觉不对劲,神经立马紧张起来。

我不问是谁了,就加快了脚步往一条比较宽阔的路上走,到了那路上我便找了个柴堆藏了下,我想我一定看看是谁跟着我呢,后面的哗哗声也没了,那一会特别静,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连蛐蛐叫都没有,更别说其它的了。我等了一会,看他还不出来就准备走,就在这时,小路上闪出来了一个人,我离他也就五六米远,虽然天黑但我看得清楚,那是一个老头,带着一顶尖尖的黑帽子,背上背着什么东西。他从小路上探出头左右看了看,似乎没发现我,便走了出来,这时我才看清,他背上竟然背了一个棺材!(待更)

楼主家的前辈心地太善良,好人有好报

你太爷爷是好人!能遇到神仙得见一眼幸运

看的正精彩,楼主就不更了

我看清了那个老头,顿时感到头皮好像炸裂了,我脑子一片空白,差点两腿一软栽到地上。

以前看电视上演,女人受到惊吓尖叫一声然后昏过去,总感觉太夸张了,经历了这次我才知道,原来那一点都不夸张。

我抖着双腿一时间竟然忘了跑,整个人愣住了。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夜,甚至到现在,还会有时从梦里惊醒。

月光昏暗,天地一片寂静,在荒郊野外,我竟然见到了传说中的老头背棺。

这个时候老头也看到了我,他也愣在了当时,老头伫立片刻,缓缓的动了,他竟然朝着我过来了,老头步履沉重,背上一口漆黑的棺材划着玉米叶,哗啦啦的响着。

跑!这是我唯一的念头,也是本能念头,双脚终于恢复了使唤,我也不管哪里是路了,那个时候只知道拼了命的跑,我跳进了玉米地,凭着自己的本能,尽量朝着家的方向拼了命的跑。

我一路的跑,玉米叶打在脸上火辣辣的,那时候是夏末,我穿着的是短袖,我知道脸上、胳膊上已经不知道被划破了多少口子。但我不敢停下来,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总感觉我在跑,那老头在后面追着我,棺材板碰撞玉米杆的声音在我身后急促的传来,仿佛离我很近。

幸好我离家不远,当我跑出了玉米地,又上了大路,就看到了村里的灯光,不过也就半里远,我的心顿时缓了下来,我这时两腿已经像是灌了铅一样,身后的声音也没有了,世界又是一片寂静,我一边看了看村里的灯光,又回头看了看玉米地,仿佛一切都是梦一样。

我大口的喘了几下气,强迫自己停下来,慢慢的走,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幻觉,是我眼花了。

“哗哗哗。。。”

该死的玉米叶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彻底绝望了,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我的头皮又一阵发麻,大夏天的又跑了这么多路,我感觉不到一丝热意,反而感觉浑身冰凉,心口还阵阵的绞痛。

跑!拼命的跑,还好离家不远了,我一路跑到了村口,听到了村里的狗叫起来,我心安了!

心里的那股气一泄,我再也跑不动了,但我知道这还没完,只能硬着头皮一步步往家走。

到了家门口,两腿一软,也不知怎么就跌倒在门口上了,我使出浑身力气,狠狠的拍了几下门。

开门的是我爸,他看到萨在门口的我,赶紧一把将我抱起来,往屋里走。

“**!咋了?有没有事?”我爸紧张的喊着我的名字问我。

“给人家打架了?”我妈也听到了身影,从屋里走了过来。

“鬼。。。,老头背棺材。。。,鬼。。。”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爸把我抱到屋里,催促我妈去倒热水,又手忙脚乱的掀开我的被子,将我放进去。

“别急!别急!你慢慢说!”

“我看到了,老头背棺材,追……,追了我一路!”

我爸将我安顿好,两眼泛红,提着家里的铁锨就出门了,他在村口晃荡了很久,但什么也没有见到。

————

说到这,我表哥微笑着对我说:“你要是再大点,就会听到我和在野外和鬼拼斗的传说了!”

他说,那一夜他遍体鳞伤,回去就混混沉沉的睡了,第二天便发起了高烧。高烧烧了一个星期,村里头都传,老梁家的孩子半夜回来见鬼了,而且跟鬼打了一架,但打输了,浑身都是鬼挠的伤。

天晓得!他们哪来的自信我有这样的本事,表哥补充,在那以后的几年里他看见玉米地都有阴影,直到结了婚睡觉才敢关灯。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