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枫观:鬼镇》——陈景元初出茅庐

莲蓬鬼话 106313 3194

第一章:凶宅(3)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陈景元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

“痛!”那个中年鬼魂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陈景元。

“当然痛喽。”陈景元一脸同情地说道:“到底是谁,将你害成这般模样?”

“邱小乙。”鬼魂说道。

“那个邱小乙,为何要害你?”陈景元问道。

“他骗我来盗刀,引我打开一个金漆罐子……”鬼魂结结巴巴地说道。

“然后呢?”陈景元追问道。

“我打开罐子,他从背后割开了我的喉咙。”鬼魂说道。

“去何处可以寻到这个邱小乙?”陈景元问道。

“我只知道,他住在百卉镇。”鬼魂说道。

“百卉镇……”陈景元倒吸了一口冷气,咂舌道:“难怪这般的凶狠手辣,原来是住在那个鬼地方。”

鬼魂两眼含泪,望着陈景元,嘴里说道:“帮我报仇。”

“尽力而为。”陈景元应道。

从发生命案的屋子里出来,陈景元面色凝重。秦松上前问道:“小相公,怎么样,可有眉目?”

“我要去一趟百卉镇。”陈景元说道。

“百卉镇?”秦松也是一惊,寻思了一阵,开口说道:“我陪小相公一起去吧!”

“再好不过。”陈景元大喜。

两人结伴,出了望舒县城,直奔城南而去,步行了六七里地,来到一座偌大的镇子,正是那鬼魂口中所说的百卉镇。

此地百年前曾是一座官修的劳成营,关的都是些作奸犯科的囚徒,后来,经历了几次皇家的大赦,囚徒们大多被赦出了劳成营。这些囚徒也想去别的地方安家落户,开始新的生活,怎奈进过大牢的人,无论走到何处,都被普通人敬而远之,生存艰难。于是乎,这些离开牢房的囚徒,最终都不约而同地回到了百卉镇,渐渐地,形成了一个镇子,时至今日,望舒县的盗贼,盗得了赃物,第一想到的便是百卉镇,再棘手的物件,拿到此地,不出一两日,准能脱手。望舒县的男孩,若是不着调,父母都会说,你便如此浪荡下去,早晚归到那百卉镇。望舒县的女孩,若不是家徒四壁,无一人敢嫁到这座百卉镇做媳妇。

陈景元立在镇子边,向里望了望,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从腰间摸出一串铜钱,送给道边一位晒太阳的老汉。

老汉接过钱,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后生,有事吗?”

“老丈,这座镇子,可有姓邱的住户?”陈景元问道。

“邱氏乃是百卉镇的大姓。”老汉答道:“族人有三四百之众。”

“这么多人!”陈景元假意惊诧道:“这邱家一定人才辈出吧。”

老汉鼻子“哼”了一声,冷笑道:“什么人才辈出,都是些偷鸡摸狗之徒!”

“老汉莫要诳我。”陈景元不以为然地说道:“前几日,我结交了邱家的小乙哥,我们意气相投,拜了异姓兄弟,小乙哥对我说,若是今后遇到什么难处,尽管来百卉镇寻他。”

“你说那邱小乙?”老汉笑道:“莫不是被他诓骗,借给他许多的银钱,到了归还的日子,他却不见了踪影,你们两个是上门来要债的吧。”

“嘿嘿。”陈景元尴尬地笑了笑,摆出一副被看穿了心思的模样,小心翼翼地说道:“老丈,依您之见,我借出的银钱,可能要得回来?”

老汉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借出去的钱,十有八九是打了水漂,讨不回来了。”

“那可怎么办?”陈景元假意懊恼道。

“邱小乙能告诉你,他住在百卉镇,说明他还把你当半个兄弟,有些人将银钱借给他,都不知该去哪里寻他。”老汉问道:“话说回来,邱小乙向你借了多少钱?”

“二十两银子。”陈景元随口胡邹。

老汉咋舌道:“天杀的邱小乙,借了这么多的钱。”

“小乙哥整日里借钱,为了什么?”陈景元问道。

“还能做什么?”老汉答道:“买房子,讨老婆。”

“这个,也算是正事。”陈景元说道。

老汉笑道:“恶人自有恶人磨,那邱小乙是出了名的破皮无赖,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这样的人,偏偏遇到了一个母夜叉一般的老婆,他这个老婆又有一个吸血鬼一般的母亲。”

“老丈可知道这邱小乙的住处?”陈景元追问道。

老汉用手指着眼前的路,开口说道:“顺着这条路向前走,过三个路口,你会看到一座偌大的水塘,水塘边有一排房子,最大,最体面的那座宅子,便是邱小乙的住处。”

“多谢老丈。”陈景元深施一礼。

“后生,听我一句劝,他们邱家人多势众,你人单力薄,莫为了讨要银钱,将性命搭在了这里。那个邱小乙不是个好惹的主儿,镇子上的人都说,他敢杀人,手中沾着血。”老汉语气凝重地说道。

“多谢老丈。”陈景元再一次道谢。

按照老汉的指点,陈景元与秦松找到了邱小乙的住处。看过那座宅子,陈景元咂舌道:“现在这个世道,当泼皮都能住这么好的宅子吗?这也太豪华了。”

秦松望了望那座宅子,不免感慨道:“我在县衙门做公人,一个月有三两银子的月俸,每次出红差,还有额外的收入,放眼整个望舒县,我算得上富裕,但是,我做梦也不敢想,有朝一日,能住上这般体面的宅子。那个邱小乙到底有什么样的神通,能住这么好的宅子?”

陈景元见旁边的宅子前,大树下坐在一个乘凉的老妪,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婆婆,这座宅子,如此的气派,里面住的是什么人?”

老妪听了陈景元的话,鼻子哼了一声,开口说道:“住的什么人,住的是泼皮无赖。”

“泼皮无赖能住这么好的宅子吗?”陈景元假意吃惊道。

“这个世道,老实巴交的人只配住茅草屋,只有泼皮无赖才能住在这等深宅大院之中。”老妪说道:“若不是半年前,这座宅子里发生了命案,成了凶宅,那个泼皮无赖怎会低价买到这么好的宅子?”

  • 单纯的老王 2020-09-30 15:45

    “这个世道,老实巴交的人只配住茅草屋,只有泼皮无赖才能住在这等深宅大院之中。”楼主不好好讲故事,又在这里夹带私货,哈哈

杀人赖账,偷刀报仇,恶灵重生,起码一石三鸟高手啊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4 23:16

    等着多写几章,你就发现,这个故事的结构,我是用了心思的,哈哈

  • 老陆驾到 2020-09-25 01:09

    评论 蓝渐层:全现浇预应力钢筋混凝土结构,杠杠的

好人只剩一身硬骨头了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4 23:16

    好人有好报

顶,又有得看了,多谢楼主!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4 23:16

    哈哈,多谢来捧场

来了,来了,差点跟不上进度了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4 23:17

    呦,小胖子,你好

  • 小胖子啊啊 2020-09-24 23:30

    必须来啊,上过故事还没回味就结束了,赶紧不跟上思维就断档了

第一章:凶宅(4)

陈景元笑道:“原来,婆婆对那邱小乙的事情,十分地熟悉。”

老妪冷哼一声,开口说道:“百卉镇就这么大,谁还不知道谁的底细?我是瞧着那邱小乙一天天长大的,从小泼皮一步步变成大泼皮。那个臭小子,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是个十足的坏蛋,小时候骗别的孩子手中的糖果,长大成人,就骗别人手中的钱财。”

“婆婆的意思。这座宅子,是那邱小乙靠着行骗,买下来的?”陈景元问道。

“后生,你可知道,在这世上,即便是再吝啬的人,总会遇到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让他乖乖地把口袋里的钱财统统交出来,一个铜板都剩不下。”老妪说道:“邱小乙遇到的那个人,便是他的败家老婆。”

“此话怎讲?”陈景元好奇地问道。

“邱小乙的老婆名叫柳如花,乃是隔壁浮鱼镇小柳村的人氏,那个妇人,天生长了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睛。”老妪说道:“逛庙会的时候,两个人邂逅,邱小乙一眼就相中了她,像条赖皮狗一般,尾随柳如花,到了她的家门口。打听明白之后,求媒婆子上门提亲。柳如花的娘亲开口要十两银子的彩礼。那邱小乙爱煞了柳如花,兜里揣着一吊钱进了赌场,厮杀了三天三夜,竟然赢了十五两银子。

媒婆拿着银子去柳家,以为这门亲事水到渠成,谁知道,那柳母又提了第二个条件,就是在百卉镇买一座三进院的大宅子。房契上写她女儿柳如花的名字。

媒婆觉得这个要求太过分,回来劝邱小乙另觅良人,哪知那邱小乙竟是个痴情种子,对天发誓,今生非柳如花不娶。他问柳如花喜欢什么样的宅子。那个小娼妇说道,第一,一定要大,第二,门前要有水塘,风水书上说,水乃是财,出门见水,便是出门见财。

邱小乙找寻了一整日,寻到了眼前这座宅子。

邱小乙寻到这座宅子的主人张财主,问他卖不卖,凑巧的是,张财主正有意将这座宅子出售。两人一拍即合。邱小乙又问价钱。张财主说,我知道你的底细,若是要高了价钱,你肯定会憋出什么坏主意,这样吧,只收一个本钱,你出三十两银子,这座宅子便是你的了。

邱小乙对张财主说,你给我一个月时间,我凑齐了钱,你便写了买卖合同与我。张财主答应了。邱小乙拿着五两银子的本钱,又去赌场,一点点地赢钱,十两银子,十五两银子,二十两银子,二十五两银子,二十九两银子,眼见着还差一两银子,就凑足了宅子钱,结果,一夜之间,输了四十两银子,不但血本无归,还欠了十两多两银子的饥荒。”

“买个宅子,还真不易。”陈景元说道:“婆婆,后来呢?”

老妪说道:“后来,邱小乙消失了十几日,回来之后,竟然把赌债都还清了,有人说,他去山里做了十几日的盗匪,有人说,他去醉春楼做了十几日的男娼,众说纷纭,总之一句话,他赚到了钱。他想去找张财主买宅子,可是,偏偏这个时候,邱小乙的爹爹出事了,得了暴病,大口大口的吐血,抬到望舒县的医馆,坐诊大夫说,这个病,可医,只是,需要五两银子的诊金。邱小乙的娘亲跪求儿子,对他说道:小乙,为娘知道你手头有些银钱,拿出来,给你爹爹瞧病要紧。

你们猜,这个邱小乙如何应答?”

“如何应答?”陈景元问道。

“那个小畜生说:年纪大了,就要学会接受死亡,你和爹爹生了我,是为了延续血脉,而不是为了榨干我身上的血,来延长自己的性命。”老妪忿忿地说道。

“能说出这般的混账话,还真是个畜生。”秦松一脸怒容地说道。

老妪向他投去赞许地目光,继续说道:“可怜那邱老爹,因为手中没有银子,只能抬回家,眼睁睁地等死。没几日,就过世了。邱小乙买了一口薄皮棺材,将他爹爹草草下葬,带着三十两银子,兴冲冲地去找张财主买宅子。可是,张财主对他说,在你给你爹爹办丧事的这几日,我的房子已经卖了出去。

邱小乙大怒,愤愤地说道: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说好了卖给我,到头来,出尔反尔。

张财主说,说好了等你一个月,日子过了,也不见你拿钱来,是你毁约在先。

邱小乙一下子没了词,据说,临走时,留下一句狠话,这宅子是我的,我和我老婆要在里面过日子,惹恼了我,谁也别想过好日子。”

“然后呢?”陈景元追问道。

“然后,这间宅子开始没日没夜的闹鬼,各种诡异的事情不断发生,那户买了宅子的人家日日夜夜地不得安宁。最后,那家的女主人,竟然悬梁自尽了,过了没几日,那家的男主人,用一把匕首抹了脖子。这间宅子,一下子出了两条人命。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凶宅。”

“婆婆,你住在凶宅的隔壁,不害怕吗?”陈景元问道。

“我的儿子,儿媳吓得搬走了,我不走,我这么大年纪,今日脱鞋上床,不知明日能不能穿鞋下地。我怕什么。我就住在这里。”老妪一脸泰然地说道。

“后来呢?”陈景元问道。

“后来县衙门派来了捕快与仵作,瞧了许久,也没瞧出个子丑寅卯。”老妪说道:“最终,这两件自杀案不了了之。可是,过了三个月,我瞧出了端倪。”

“什么端倪?”陈景元问道。

“我觉得,那死得两口子,应该不是自杀,而是被邱小乙害死的。”老妪压低声音说道。

“婆婆何出此言?”陈景元问道。

“因为,这座宅子出了命案,无人问津,可是那邱小乙却花了八两银子的极低价钱,买下了这座宅子。”老妪说道:“宅子的里里外外做了一个简单的翻新,他便将那个柳如花迎娶过门了。”

陈景元咂舌道:“那个新娘子也是吃猪油蒙了心,竟然不知道这是一座出过命案的凶宅吗?怎么还敢嫁过来?”

“后生,不懂了吧。”老妪的脸上,露出一个看穿一切的笑容,开口说道:“有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那柳如花听说要住进这座凶宅,无论如何,也不肯嫁,那邱小乙又给他的岳母送去十两银子的聘礼,老泼妇发话,一定要嫁,于是,小泼妇便无可奈何地嫁了过来。要说这个邱小乙对待媳妇,也真是好,怕她一个人住在这宅子里害怕,便买了一个丫鬟,又雇了一个老妈子,日夜陪伴在她的身边。这个柳如花花钱如流水,小到胭脂水粉,大到金银首饰,买了不计其数。邱小乙在外面,日日绞尽脑汁,拼了命地赚钱,大半的钱,都供养了这个无底洞。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这句话,真是一点不假。这个邱小乙一定是上辈子亏欠柳如花,这才事事依她。”

秦松见老妪说起来没完没了,心中有些焦躁,用胳膊碰了碰陈景元的腰,小声说道:“莫要在这里纠缠不清,进去捉了那邱小乙要紧。”

“公人所言极是。”陈景元辞别了老妪,随秦松来到邱小乙家的院门前。

“家里有人吗?”陈景元拍打门环。

敲了好一阵,院中静悄悄的,无人应答。

“家里没人?”陈景元说道。

“胡说,门上没有上锁,却插着门,分明是不想开门。”秦松用手推了推门,得出自己的判断。

“该如何做?”陈景元问道。

“事到如今,顾不得许多。”秦松说罢,左右瞧了瞧,见没有行人在门前经过,弯腰从靴子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顺着门缝插了进去,拨开了门栓。用手一推,院门“吱扭扭”地打开了。

“情况有点不对。”秦松面色凝重地说道。

“怎么了?”陈景元问道。

“你看。”秦松用手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说道。

“是新鲜的,还没有凝固。”陈景元蹲下身,用手指沾了一点血迹,轻轻地捻了一下。

秦松顺着地上的血迹,从院子角落的一堆杂草中,寻到一具老妇人的尸体,看穿着打扮,应该是这院中的老妈子。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两人蹑足潜踪,向后院走去,在第二层院子里,又发现了一具丫鬟的尸体。

两人更加的警觉,迈步进到第三层院子,只见一个满身刺青的泼皮躺在地上,满脸是血,断了一条臂膀,在他的身边,蹲在一个黑衣人,手里拿着一把钢刀,低沉着声音吼道:“东西在哪里,快点交出来。”

那泼皮倒在血泊之中,一脸蔑视地笑道:“你这个人,十分地不讲究,说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到头来,你与我玩这般?告诉你,爷爷陪你玩到底。”

那黑衣人威胁道:“你不说出鬼头刀与金漆罐子的下落,我把你的另一条手臂也砍下来。”

地上的泼皮笑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规矩,你懂不懂规矩?”

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邱小乙描写生动活现,流氓泼皮,市井无赖,也都是一门职业,凭手艺胆量吃饭,得有两下子。蓝老师天津卫,旧社会青皮玩闹靠挨打生扛收份儿钱常常伤筋断骨,混星子之间恐吓对方什么下油锅捉钱,剁指头,攮子插大腿。想起来《神鞭》陈宝国老师饰演的玻璃花一角儿,就是“叠了”挨揍让人拿斧子把眼珠子给打瞎了,所以说啊,干什么也不容易,钱难挣屎难吃就是这个理儿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5 22:41

    哈哈,扫黑除恶,利国利民

真是天生一对,省得去祸害别人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5 22:40

    因为孽缘,所以成亲

这个泼皮,还是有几分骨气。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5 22:40

    吃江湖饭的,走两个极端

三重构架的记号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5 22:40

    这个记号比较厉害

坐等更新

第一章:凶宅(5)

那黑衣人听闻此言,扬手给地上的泼皮一个嘴巴,怒道:“规矩,你这种人渣,也配说规矩?说好的五十两银子,偏是你坐地起价,涨到七十两银子。你我二人,到底是谁没有规矩?”

那泼皮听闻此言,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丝的理亏,可是转瞬即逝,继而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开口说道:“嘿嘿,家里养了个败家娘们,花钱如流水,你若是成了亲,自然知道女人的厉害。我坐地起价,你卸了我一只胳膊,咱们两个扯平了。难不成,我这一条胳膊,还不值二十两银子吗?”

“你这条烂命,一文不值。”那黑衣人用手中的钢刀抵住泼皮的右肩膀,威胁道:“这一条胳膊再没了,你就彻底地废了。到底说不说!”

“大胆狂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私闯民宅,害人性命。还有没有王法了?”此时,秦松再也按耐不住,跳到院子的空地处,高声喊道。

那黑衣人回过头,瞧见了秦松,冷笑了一声,暂时放过了地上的泼皮,手持钢刀,直奔秦松而来。

那秦松没想到这黑衣人如此的胆大妄为,手持短刀,与他斗在了一处,一个回合,便被黑衣人打倒在地。黑衣人举刀就要砍,一抬头,发现了立在不远处的陈景元。

陈景元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从怀中摸出一只竹筒,对准天空,轻轻一拽竹筒下的麻绳,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一颗红色的弹丸飞上了天空,半空中发出了一声巨响。

“你做什么?”黑衣人怒道。

“当然是召集人马,将你捉住,瞧一瞧面纱下的真面目喽。”陈景元笑道。

黑衣人听闻此言,眼珠转了两圈,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或许是做贼心虚,他不再恋战,奔到墙根下,纵身一跃,上了墙头,消失在墙的另一端。

“这玩意真的能搬来救兵吗?”秦松从地上爬起来,从陈景元手中接过那只竹筒。

“当然不会有。”陈景元说道:“这是我前几日与做爆竹的街坊斗棋赢来的彩头。”

“……”秦松一时无语,将竹筒往地上一丢,飞奔到那奄奄一息的泼皮身前。

“你可是邱小乙?”秦松问道。

“正是你家邱爷。”邱小乙强打精神,开口说道:“姓秦的,你真有本事,这么快就寻到了我家。”

“我的鬼头刀呢?我的金漆罐子呢?”秦松逼问道。

“嘿嘿,给我七十两银子,我便告诉你这两样物件的下落。”邱小乙笑道。

秦松大怒:“告诉我,那个黑衣人是谁?他为何要算计我?不说的话,我整死你。”

邱小乙面无惧色,笑道:“即便是你不出手,我又能活多久。”他的断臂处,鲜血仍旧流个不停。

陈景元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若是死了,你的老婆会不会改嫁?”

“你说什么?”邱小乙听闻此言,忽然间暴怒。

“别那么激动,你自己瞧一瞧,伤口的血,流的更快了。”陈景元说道。

“那个贼婆子,狼心狗肺,我一心一意地对她好,她的心,却留在了娘家,她老子娘一句话,顶我说一百句。”邱小乙说道:“她弟弟要娶妻,她老子娘逼着她给弟弟凑五十两银子的彩礼,她天天与我哭闹,我这才伙同屠二,做了这盗刀的勾当。昨日,她老子娘来我家里说,她的亲家说除了五十两的彩礼,上轿钱要五两,下轿钱要五两,改口钱要十两,不给七十两银子,别想成亲。”

“你媳妇的老子娘娶儿媳,为何要让你这做姑爷的出聘礼?”秦松为邱小乙鸣不平。

“嘿嘿,丈母娘的眼中,女儿是用来卖的,女婿是用来宰的,为了她的儿子,她可以不择手段。”邱小乙说道。

“因为这个,你才坐地起价,被那个黑衣人斩了胳膊?”陈景元说道。

邱小乙一脸无奈地说道:“我能怎么办。鬼头刀和金漆罐子被那个臭婆娘带着回了娘家,没有七十两银子,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把东西交出来。”

“原来如此。”身后的墙头之上传来一个声音。

陈景元回头一看,墙头之上,竟然蹲着先前离去的那个黑衣人,原来,他并没有逃走,而是一直躲在墙头之上偷听。

“你竟然还在这里。”秦松从腰间抽出匕首,就要上前,可是想起方才黑衣人的身手,心中胆怯,只迈了一步,便退了回来。

“我平生最恨出尔反尔之人。”黑衣人说罢,右臂一扬,一只袖箭飞了出去,一道寒光闪过,那只袖箭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了邱小乙的咽喉处。之后,黑衣人纵身跳下墙头,消失得无影无踪。

“告诉我,这个黑衣人到底是谁?”秦松用力摇晃邱小乙的身子。

邱小乙的眼神有些涣散,不理秦松,却对陈景元说道:“求求你,告诉我老婆,别让她改嫁。”说罢,眼角留下两行热泪,之后,气绝身亡。

陈景元默念了一句口诀,登时开了鬼眼,只见邱小乙的鬼魂飘飘忽忽的从肉身里钻了出来,一脸茫然地望着地上的尸体,不知所措。就在此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鬼魂出现在邱小乙的面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不孝子,有钱讨老婆,没钱给你老子瞧病。”

一对中年夫妻的鬼魂也出现在邱小乙的面前,大声地呵斥道:“买宅子便买宅子,何苦害了我们夫妻的性命?”

那屠二的鬼魂也出现在邱小乙的面前,大声咒骂道:“狗贼,枉我对你如此信任,你竟为了银子,害我性命,走走走,阴曹地府,阎罗王大人的面前,我们好好说道说道。”

几个鬼魂撕扯着邱小乙的魂魄,将他拽入了泥土之中,消失不见。

秦松见陈景元愣愣地看着院中的空地,久久不语,便伸手推了他一把,开口说道:“进下来,该怎么办?”

“去浮鱼镇,小柳村,寻那邱小乙的婆娘——柳如花。”陈景元说道。

“咱们知道去那里,那黑衣人难道不去吗?打又打不过,即使去了,遇到了,又能怎样?”秦松有些泄气地说道。

“我们此行是为了寻回你丢得东西,你如此的胆怯,我还要不要帮你?”陈景元皱着眉头说道:“再者说来,你我知道那柳如花的娘家在何处,那黑衣人未必便知道。我们马上动身,抢在黑衣人的前面,找到那个女人,不就要回你丢失的东西了吗!”

“言之有理,咱们这就动身吧。”秦松被陈景元这么一说,又来了精神。

陈景元又望了一眼地上的邱小乙的尸体,感慨道:“如此精细的一个人,到头来,落了这么一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事不宜迟,快点走吧。”秦松拽着陈景元的胳膊,离开了邱宅,直奔浮鱼镇的小柳村而去。

精彩!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6 23:20

    哈哈,谢谢

周末愉快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6 23:20

    明天工作日,恼人

走过路过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6 23:20

    千万不要错过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