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枫观:鬼镇》——陈景元初出茅庐

莲蓬鬼话 126561 3519

三孝子反转的记号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29 23:31

    天天这么有才

坐等楼主

第三章:尽孝(3)

“拓儿,不可鲁莽行事。”曲阳将曲游拓拽到一旁,低声呵斥道。

“爹爹,难道说,您方才没有将那个婆婆的话,听进耳中吗?”曲游拓愤愤不平地说道:“百善孝为先。老婆婆的三个儿子,简直就不是人,连禽兽都不如。”

“清官难断家务事。”曲阳说道:“你的年岁还小,不知这世事的繁纷复杂。”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曲游拓说道:“我要随老婆婆去见她的三个儿子。就算是有理讲不通,骂他们一顿,也是好的。”

“你这个孩子,太不听话了。”曲阳气得直跺脚。

“师叔莫急。”陈景元开口说道:“师弟古道热肠,侠者风范。我随他同去。凡事有个照应。”

曲阳思索片刻,开口说道:“也罢,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让他去见识一下人世间的纷争也好。元儿,师叔信得过你,你一定看管好你的师弟,别让他惹出祸端才是。”

“师叔,您放心,我自有分寸。”陈景元拍着胸脯,保证道。

曲游拓找来一辆马车,将老妇人搀扶着上了车,对她说道:“走,婆婆,我随你去找那三个不孝子评理。”

老妇人将曲游拓好一顿夸赞,曲游拓听得十分地受用,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老妇人的三个儿子好好教训一通才是。

马车一路奔驰,转眼来到望舒县城的城郊处,此处有一个三四千人的小镇,名叫马角镇,小镇有一处繁华的街道,街道两旁,满是商家,店铺,卖得都是些日用,杂货之类。

老妇人坐着马车之上,用手指着路边的三家店铺,开口说道:“这三家连着的店铺,便是我那三个不孝子开的。”

曲游拓抬头一瞧,只见左边第一家店,是卖杂货的,招牌上四个掉漆的金字——马记杂货。

“这是我大儿子——马十九的的店铺。”老妇人说道。

曲游拓又将目光投向中间的店铺,那是一家水产商铺,门口摆了几只大木盆,里面盛着水,几条鱼在水中半死不活地等待买家。招牌上四个半旧的金字——马记水产。

“这是我二儿子——马二一的店铺。”老妇人说道。

曲游拓最后将目光投向第三间店铺,那是一家小餐馆,门口挂着酒幌子,招牌上四个崭新的金字——马记酒馆。

“这是我小儿子——马二三的店铺。”老妇人说道。

曲游拓点了点头,搀扶着老妇人下了马车,陈景元跟在后面,三个人走到那间杂货铺门前,开口喊道:“店里有没有带活气的,滚出来一个。”

“客官,您要买什么?”一个四十来岁,半头白发的中年男人从店里走出来,满脸堆笑,他一眼瞧见老妇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沉默了许久,不情愿地开口说道:“母亲,您怎么来了?”

老妇人有了曲游拓的撑腰,底气十足,嘴里说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有事吗?”马十九笑着问道。

“兴师问罪。”没等老妇人开口,曲游拓翻着白眼,大声吼道。

马十九望了曲游拓一眼,微微笑道:“这位小哥,是不是我母亲对你说,我这个做儿子的,十分的不孝顺?”

“原来,你这个人,并不糊涂。”曲游拓讥讽道。

“这一次,我母亲在背后如何说我?”马十九不慌不忙地问道。

“我且问你,你母亲得了风寒,你为何不给她喝汤药?”曲游拓瞪着双眼,怒斥道。

“原来如此。”马十九点了点头,转回身,对着店里大声喊道:“孩子他娘,出来一下。”

“何事?”一个与马十九年纪相仿的妇人,从店里走了出去。

马十九开口说道:“孩子他娘,我且问你,前些日,母亲咳嗽,说自己得了风寒,你是怎么做的?”

那妇人瞧了瞧眼前的阵势,登时明白了八九分,开口说道:“我请了临街的李郎中,来家中,给母亲瞧病。李郎中说,娘亲没得风寒,只是秋燥,肝火有些旺盛。”

曲游拓听闻此言,微微一愣,扭头问老妇人:“婆婆,她的话,可当真?”

老妇人说道:“那李郎中是个赤脚医生,只会看痔疮,割鸡眼之类。我明明得了风寒,他却让我喝什么梨汤。这个妇人……”她用手指着大儿媳,怒道:“她从街上买了六七个雪花梨,拿回家中,梨肉都分过自己的孩子吃,却将吃剩的梨皮,给我煮水喝。小哥,你评评理,这样做,不是虐待老人,又是什么?”

“…… ”曲游拓一时无语,良久才说:“婆婆,你要明白,雪花梨的糖分太高,上了年纪的老人,服用梨皮熬出的水,效果更好,生津止咳,润肺清燥。您老人家误会您的儿媳妇了。”

“…… ”老妇人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从隔壁的水产店中,走出来一对中年夫妻,男人赤着上身,脖子上套了一只皮围裙,满身的鱼腥味,看长相,与马十九的长相十分相似。瞧见老妇人,嘿嘿一笑,开口说道:“呦,娘亲又搬来救兵了,这一次,我们兄弟三个,又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行了?”

“你是老婆婆的二儿子?”曲游拓问道。

“算是吧,我叫马二一。”那中年人说道。

“我且问你,你母亲上了几分年纪,手脚不便利,不小心打碎了你家的一只花碗,你与你的老婆,为何揪住不放,将老婆婆好一顿数落,逼得她,寻死的心都有了。”曲游拓问道。

马二一笑道:“我家是卖鱼的,每日的菜,只是吃没卖出的鱼。我这老母亲,自去年秋天信了佛,便不沾荤腥,只吃青菜,豆腐。那一日,店里生意忙,没顾得上买青菜,吃饭的时候,我媳妇对她说,娘亲,这顿先将就一下,明日再做青菜。没想到,她便将碗摔在了地上,又哭又闹,嘴里说道:佛门的大师傅对我说了,不能吃荤,一沾荤腥,就犯了杀戒,死后要下地狱的。”

马二一顿了顿,继续说道:“依我之见,这些晚年信佛的人,都是不得好死的,年轻时,做了太多的亏心事,末了末了,念几句佛,吃几顿斋,就想化解罪孽,只怕是痴心妄想了。”

“你这个不孝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老妇人怒道:“被佛祖听了你的话,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嘿嘿,我一个杀鱼的,原本也没指望死后能有什么好去处。”马二一忽然间变了一副嘴脸,恶狠狠地说道:“不知道,我落到今日这般天地,又是被谁害得?”

老妇人听闻此言,身子一颤,竟然低头不语。

就在此时,从隔壁的小酒馆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人,望见曲游拓,妩媚地一笑,自我介绍道:“小哥,我是这老妇人的三儿媳,她在背后,如何诋毁我的?”

曲游拓说道:“你让婆婆去住养济院,可有此事?”

“有。”妇人应得干脆。

“你可知,只有无儿无女的老人,才会住进那里去。你们兄弟三个,看情形,日子过得还算富裕,将老母亲送进养济院,不怕世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吗?”

那妇人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我家三郎说过,他十岁那年,抱着这个妇人的腿,不让她改嫁,但是硬生生地被这妇人的弟弟一脚踢开。之后,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从此,再也没有过问三兄弟的死活,这么多年过去了,三郎心中,只有亡父,至于什么狗屁母亲,他不曾有过。”

“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陈景元两手一拍,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又是一出人间悲剧。”

呃…………在呃一下……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30 21:01

    是不是三观尽毁

老王年老体衰,手脚不太灵光,来得迟了,楼主莫怪则个。

  • 蓝渐层 楼主: 2020-09-30 21:00

    哈哈,老王来了,就圆满了

第二章:尽孝(4)

“什么,什么?”曲游拓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问那妇人:“什么改嫁?”

妇人抱着肩膀,一脸的嫌弃,嘴里说道:“小哥,下一次,替人出头之前,先把事情问个清楚明白。你眼前的这个老太太可不一般,我家公公过世之后,她在马家守了三年,三年之后,便又嫁了一次,听说,对方的家境虽说贫寒了些,那个男人却比我家婆婆小了十来岁,初婚,黄花大小子。”

“弟妹,说话别这般刻薄。”大嫂不悦,开口说道。

妇人像是对这位大嫂十分的敬畏,被她这么一说,吓得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

“婆婆,您怎么没有将自己改嫁的事情,提前告诉我?”曲游拓回过头,抱怨道。

那老妇人一梗脖子,开口说道:“我替马家守了三年,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儿子,那日子有多艰难,你可知道?再者说来,我便是又嫁了别人,这三个兔崽子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让他们供养于我,过分吗?”

“母亲说得是,儿子供养母亲,乃是天经地义地事情。”老大马十九是个厚道人。

老二媳妇此时开了口:“听我家二郎说,婆婆改嫁的第一年,三兄弟的日子艰难到了极点。大哥推着一只独轮车,走街串巷的卖杂货,赚些小钱,养活两个兄弟,后来,大雪天露宿街头,生了重病,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两个弟弟守在身边哭个不停。二郎走投无路,出去行窃,被人家逮个正着,吊在房梁上,用皮鞭沾了水,足足打了十几鞭,差一点,被人活活打死。三郎跪在地上,给人家磕头赔罪,头皮磕破了,鲜血淋漓,人家看他们兄弟俩个可怜,这才放了我家二郎。三郎将哥哥背回家,两个哥哥,一个病,一个伤,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三郎哭,不知所措,大哥说,去求求娘亲吧。

三郎哭着去找娘亲,砸门,娘亲挺着大肚子,给他开门,三郎求她回家照顾两个哥哥,她塞给三郎一串铜钱,告诉他,你们已经长大成人,今后,要自力更生,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再来寻她。婆婆改嫁那一年,大哥十三岁,我家二郎十一岁,三郎九岁。”

“婆婆,她的话,可是当真?”曲游拓的眉毛立了起来。

“…… ”老妇人低着头,沉默不语。

老三媳妇接着二嫂的话,继续说道:“我家三郎说道,长兄为父,长嫂如母,他能活到今日,全仗着哥哥嫂嫂的扶持。大嫂乃是菩萨心肠,当初,不嫌弃我家大哥穷困,嫁入马家,对两个弟弟照料有加,寒冬腊月,她给二哥做了新棉裤,给我家三郎做了新棉鞋。兄弟二人,手捧着棉裤、棉鞋,哭得稀里哗啦。没爹的孩子,命贱,没妈的孩子,命苦。多亏了大哥大嫂,不然的话,我家三郎,早就不再人世了。”

马家大嫂有些不好意思,嘴里说道:“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怪煽情的。”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二媳妇说道:“但是,今日这里来了外人,有些话,还是说个明白的好,免得让人家说我们马家无情无义,在背后戳我们的脊梁骨——母亲大人,我的嘴里,可有半句假话?”她说这话的时候,一双杏眼,恶狠狠地望向自己的婆婆。

“……”老妇人仍旧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来说两句话吧。”一直冷眼旁观的陈景元此时开口说道:“老话说——生而未养,断指可还,生而养之,断头可还,未生而养,百世难还。做父母的,生儿育女,有责任将孩子抚养长大成人。老人一生操劳,年老体弱时,做儿女的,有义务床前尽孝,给老人养老送终。这是人伦。”

“小哥说得没错。”马家大哥称赞道。

陈景元继续说道:“当初,三爷去寻求母亲的帮助,被母亲拒之门外,这份母子缘分,其实已经尽了。这个事挑明了,对做母亲的,对做儿子的,都不好,不如,心照不宣,老死不相往来。对大家都好。”

“小哥是个明白人。”马家二哥挑起大拇指称赞道。

一直沉默的老妇人此时终于开了口,她将眼前的众人逐一望了一遍,恶狠狠地说道:“既然与你们这些人,有理说不清,老婆子也不要脸了,我这就去县衙门告状,告你们三个忤逆不孝。”

“你这个老婆子,十分的蛮横。”曲游拓怒道:“如此厚颜无耻的话,你是如何说出口的?”

“婆婆,我且问你。”陈景元说道:“你有了新的家庭,新的丈夫,应该后来又生儿育女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促使你又重新考虑回到三个儿子的身边。”

“这个……”老妇人一脸的为难,心事重重,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还是我来替她说吧。”小酒馆中,走出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人,正是马家老三,他用手指着老妇人的鼻子,一脸厌恶地说道:“三年前,她再嫁的那个丈夫又被她克死了,两年前,她与那个男人生出的女儿出嫁了。她自己一个人独居,年岁大了,又多了许多种疾病,无人照料的她,此时,又想起我们三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来了。”

哟我迟到了,蓝老师更完了。祝楼主和诸位看官中秋快乐,花好月圆家团圆。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1 23:30

    哈哈,昨天太困了,九点开始写,写完就睡觉了,节日快乐

祝楼主和各位节日快乐!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1 23:29

    老王,节日快乐

反转的精彩啊!!!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1 23:29

    世间的事,好像剥洋葱,一层一层,层层递进。没有真相,只有观点。

祝楼主节日快乐!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1 23:28

    小胖子,节日快乐

节日快乐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1 23:28

    小芳,节日快乐

祝愿大家节日快乐!!!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1 23:27

    哈哈,节日快乐

第二章:尽孝(5)

“三郎,说话不要这般刻薄,好不好?”老妇人垂泪道:“怎么说,你也是我十月怀胎,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这般对我,不怕遭天谴吗?”

马家老三不语,转身进了小酒馆,不多时,手握一把菜刀,走了出来。众人一见,大惊。

马家大哥吼道:“老三,你拿菜刀做什么?莫伤了母亲。”

“我才不会砍她。”马家老三一脸的不屑,用手指着一旁的陈景元说道:“方才,这位小哥有句话说得有理,生而不养,断指可报。我今日便断了自己的手指,赔给她,从今以后,母子情份一刀两段。”说着,将自己的左手摆在二哥店门的菜板之上,右手举起刀,便要往下剁。

“老三,你这是做什么?”马家老二一把抓住了三弟的手腕,从他的手中,抢过了那把菜刀。

老三媳妇吓得面如死灰,一头扎进丈夫的怀中,又是哭天抹泪,又是用拳头锤丈夫的胸口,嘴里呼喊道:“当家的,你这是为了哪般?你若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过活?难不成,也学你的娘亲,改嫁他人,抛弃自家的孩子吗?”

老妇人听闻此言,又羞又恼,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二媳妇走过来,轻轻拍打弟妹的肩膀,嘴里说道:“老三媳妇,你别胡说八道行不行?我跟你说,若是你改嫁,变成了别人的媳妇。活着的时候,受人唾骂也就算了,死了之后,难题便来了。”

“什么难题?”老三媳妇好奇地问道。

老二媳妇说道:“我且问你,你若是死了,到底应该进谁家的坟地呢?进老马的坟地吧,你改嫁了。进新嫁的夫家吧,你这么大岁数了,也替人家生不出儿子,进人家的祖坟,不怕被人家的列祖列宗嫌弃吗?”

“你们两个,这是在笑话我吗?”老妇人听出了其中的道道,气得浑身颤抖。

老二媳妇白了她一眼,继续滔滔不绝:“进祖坟的事,还是其次,这个鬼魂去了阴间,见到了阎罗王大人。阎罗王大人一定会问你,你是谁家的媳妇?你怎么答?

你说,我先嫁了马家的爷们,后来他死了,我就改嫁了。又嫁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没几年,又死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算是谁家的媳妇。阎罗王大人,您老人家英明,您说,我是谁家的媳妇?

阎罗王大人说,这个好办,拿锯子来。两个小鬼拿来一把锯子,将你按到在地,从腰间一锯两半,上半身给了前夫,下半身给了后夫。

前夫不乐意了,嘴里说道:凭什么我要上半身,我不愿意看她这张丑陋的脸。

后夫也不乐意了,嘴里说道:凭什么我要下半身,这段身子,除了能泄火,一无所用。

阎罗王大人听这两个男人一闹,大手一挥,指挥小鬼又将你的身子粘了起来,取来一把斧子,从脑门中间,一斧子劈下去,一劈两半。

这一次,两个男人都满意了,抱着各自一半的身躯离开了。”

“你……你……”老妇人气得嘴唇发紫,用手指着老二媳妇的鼻子,说不出话来,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翻,竟然昏死了过去。

马家老大两口子见状,一个掐人中,一个往嘴里灌热茶,忙碌了好半天,老妇人这才悠悠转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曲游拓立在一旁,冷眼旁观,啐了一口唾沫,嘴里骂道:“活该。”

陈景元感慨道:“人这一生,起起伏伏,时强时弱,强盛时期,一定要善待弱者,孱弱时期,才能得到强者的善待,父母与孩子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的人际关系。”他寻思了一阵,将马家大哥拽到一边,陪个笑脸说道:“今日之事,无意得罪,只是你母亲一个人跑到寿安堂的神君像面前去哭,我这兄弟听了老太太的一面之词,年轻气盛,这才上门讨说法,给您惹了麻烦。”

马家老大是个厚道人,听陈景元这般说,连忙摆手道:“你们小哥俩是心善之人,这么做,是出于好意,我们兄弟三个不会责怪你们的。”

陈景元望了一眼仍旧坐着地上的老妇人,开口说道:“小人愚钝,说得对与不对,还望您多担待。”

“小哥,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无论她过去如何的不对,她,毕竟是你们的母亲,有朝一日,她因无人赡养,饿死在家中,传扬出去,你们兄弟三个即便是不吃官司,也要背负一生的骂名。依我之见,您兄弟三个还是要坐下来,好好商量老母亲的养老之事。”陈景元说道。

马家老大听了陈景元的话,频频点头。

陈景元小声地说道:“我瞧马家三位嫂嫂,数大嫂最为贤惠,明事理,不然的话,还是将老太太接到你家,给她一口饭吃吧。不为别的,只为后代儿孙,立个榜样。”

马家老大苦笑一声,开口说道:“小哥,你年岁还小,不懂这世间的艰难,世上有两对矛盾不可调和,一是敌我矛盾,一是婆媳矛盾。我家老母亲见到老二媳妇,老三媳妇就像老鼠见了猫,可是,见了我媳妇,就像武松见了老虎,能欺负,就欺负。这个事情,也是邪了门。去年,母亲在我家住了一个月,把这家里搞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

“那……你们兄弟三个,凑点钱,给老太太雇个婆子,一日三餐,浆洗衣服,只要不住在一起,花些钱,图个耳根清净,也好。”陈景元又说。

“不瞒小哥说,这半年,我们就是这么做的。”马家老大说道:“我们兄弟三个,一人凑二百文钱,替母亲雇了邻居婆子,临近照顾他,另外,她后来生得那个女儿,离她住的地方也不远,隔三差五,总回娘家去看她。这半年,相安无事。不知发生了什么,母亲今日又来我们这里闹。”

陈景元听闻此言,托着下巴寻思了一阵,迈步走到老妇人的面前,弯下腰,直视她的双眼,开口说道:“婆婆,我问你,家里的孩子不孝顺,你为何要跑去道观去哭诉呢?你觉得,做神仙的会管这等家务事吗?”

老妇人抬起头,望了陈景元一眼,开口说道:“我去寿安堂,主要是为了求护身符。在道观里,瞧见一个六十岁的男人搀扶着八十岁的老母亲烧香拜神,想起自己的身世,一个没忍住,便哭了起来。”

“求护身符?”陈景元好奇地问道:“为了何事?”

“前几日,我的姑爷被人杀了,我女儿跟我说了我姑爷死时的惨状,据说被人取走了五脏六腑。我听了害怕,一闭上眼睛,就是他满身是血,向我走来的样子。”老妇人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去寿安堂,是为了求个护身符,带在身上。”

“什么?”陈景元微微一愣,开口问道:“你姑爷叫什么名字?”

老妇人答道:“我姑爷名叫屠年中,因为排行老二,街上的人都叫他屠二。”

  • 老陆驾到 2020-10-02 00:14

    老太太命格够煞,克完倆老爷们又克女婿

  • oceanli9 2020-10-02 07:37

    评论 蓝渐层:这么巧?

  • 巍巍昆仓 2020-10-02 22:08

    评论 老陆驾到:哈哈哈哈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2 23:09

    评论 老陆驾到:说到点子上了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2 23:10

    评论 oceanli9:这个故事写完,我把所有的不合理,解释的合情合理,记得给我点个赞,如果留下一个遍地是坑的故事,说明我还在学徒期徘徊。哈哈

  • 老陆驾到 2020-10-03 01:02

    雨打沙滩万店坑,自然规律不稀奇

  • 清新第一 2021-05-06 14:17

    合着丈夫死了不让女人改嫁,还什么死了两个丈夫分尸?那男人死了老婆是不是也不该另娶?娶了两个老婆的男人是不是也该让两个老婆分尸啊?

  • 清新第一 2021-05-06 14:17

    提醒一下作者,现在是21世纪了,不是封建社会。

  • 蓝渐层 楼主: 2021-05-06 15:15

    评论 清新第一: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就滚

  • 13980639852 2021-05-28 05:46

    评论 蓝渐层:他说错了什么?

月亮一般般,小马扎坐等楼主

虽然来晚了,还是要恭祝楼主双节快乐,文思如东海之水,福禄如南山之松!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2 23:11

    哈哈,谢谢老友的祝福

这可真是,都是熟人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2 23:11

    世界那么大,能遇见,都是缘分

楼主厉害,这情节发展的就如同想象力插上了翅膀一样好看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2 23:12

    哈哈,过奖了,写了两个星期,目前还没有崩盘的迹象。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