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枫观:鬼镇》——陈景元初出茅庐

莲蓬鬼话 125868 3519

楼主不知道怕啥,总是用各种故事藏起自己的心里话。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2 23:17

    坚持写故事五百天了,我想表达的早就说完了,现在,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人生百态,命运无常。距离成熟,一步步接近。

第三章:投胎(1)

“屠二。”陈景元与曲游拓异口同声,两个人对视一眼,虽然没将心里话讲出口,却是心照不宣。

“婆婆,我且问你。”陈景元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家姑爷在世时,你可教唆女儿与他吵架拌嘴?”

老妇人听闻此言,面露不悦之色,开口说道:“我为何要教唆他们两口子吵架?”、

马家老二冷笑道:“这不是娘亲的拿手好戏吗?”

“……”老妇人望了二儿子一眼,竟然不敢出言反驳。

“按理说,做姑爷的,离开人世,化身鬼魂,是不会寻到丈母娘的梦中。”陈景元说道:“婆婆,那屠二给你托梦,所谓何故?”

“要钱。”老妇人心有余悸地说道:“他说他在阴司,日子不好过,需要好多的钱,上下打点。”

“听人说,你那位姑爷,在江湖上,有些名气,为何沦落到向一位老妇人伸手讨钱的份上。”曲游拓满腹狐疑地说道:“听起来,十分的不可思议。”

“这又什么可奇怪的。”陈景元笑道:“无非是两种情况。”

“哪两种?”曲游拓问道。

“第一,屠二来寻婆婆,是为了讨从前的债,第二,屠二将能借到钱的人,逐一借了一个遍,走投无路,这才寻到婆婆这里。”陈景元说道。

“第二种,第二种。”老妇人忙不迭地插嘴道:“我那姑爷在梦中说,他将亲戚朋友逐一托梦,让他们给他烧纸钱,我这个做岳母的,自然也要给他凑些银钱。”

“婆婆,做晚辈的,要说您两句。”陈景元开口说道:“怎么说,那个托梦的鬼魂也是您的女婿,张嘴与你要钱,多少也要应付一下才是。”

老妇人哭丧着脸,开口说道:“小哥不知,梦到他的第二天,我便去纸钱铺买了二十文钱的纸钱,在十字路口烧给了他,可是,当天晚上,还是梦见他满身是血,来我的梦中要钱。真真把人吓死。”

“二十文钱,太少了吧。”曲游拓笑道:“打发要饭的,也不一定够。”

“第二天白天,我又去纸钱铺,买了二十五文钱的纸钱,在十字路口烧给了他,可是,当天晚上,他还是来了,满身是血,脸贴脸的冲我要钱。”老妇人一脸慌张地说道:“我已经好几日不敢睡觉了,我去寿安堂求个护身符,只求在梦中,不要再梦见屠二。”

“护身符求来了吗?”曲游拓问道。

“没有。这只桃木作的护身符,竟然要二百文钱,太贵了。”老妇人嘴里说道,不住地用眼神瞄一旁的大儿子。

马家老大恍然大悟,赶忙回屋,取来一串铜钱,双手捧着,送到老妇人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道:“母亲要钱,直说便是,跟儿子不必兜圈子。”

老妇人将铜钱接过,揣进袖子里,一脸的心安理得。

陈景元将曲游拓拽到了一边,小声说道:“师弟,我觉得,我们应该随这位老婆婆去她住的地方瞧一瞧。”

曲游拓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个老婆子,满嘴胡说八道。若不是被她哄骗,我也不至于在她的儿子、儿媳面前丢了面子。我不想去她家。”

“这个事情,十分的蹊跷。”陈景元说道。

“怎么个蹊跷法?”曲游拓问道。

“屠二是被邱小乙设计害死的,邱小乙又是死在了叶不念的手中。叶不念在暗地里搞什么,我们不知道。万一在做不利于寿安堂的事情呢?”陈景元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去调查一下屠二吧,或许,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师哥心思缜密,考虑周全,就依你的意思。”曲游拓说道。

得到曲游拓的支持之后,陈景元回到老妇人的身边,开口说道:“婆婆,您可知,我们是什么人?”

老妇人答道:“你们两个不是寿安堂的吗?”

“正是。”陈景元笑道:“既然婆婆信得过寿安堂,我们两个便随您去您的家里瞧一瞧。帮您在门上贴两张门神像,量那屠二的鬼魂,大半夜的不敢再来搅扰您。”

“贴两张门神像,便管用吗?”老妇人将信将疑。

“管用,不管用的话,不收钱。”陈景元答道。

老妇人大喜,嘴里不住地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马家三兄弟像送瘟神一般,送走了自己母亲,立在店铺门前,常常地松了一口气。

陈景元与曲游拓驾着马车,将老妇人送到她居住的小院前,到了门口,三人下车。老妇人从腰间取出钥匙,打开门上的锁头。请两个少年进了院子。

陈景元抬起头,环顾四周,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 A与C的距离 2020-10-03 20:09

    还是那么精彩,过节都忘了给楼主问个好!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3 23:21

    评论 A与C的距离:哈哈,节日快乐,这几天光在家睡觉了。

冤死鬼怨念极大,魂魄留在阳间凭一口执念要报仇,尸身可化煞,一般不肯去往阴间,不入轮回。小叶要报仇,要超度老叶,那么投胎的是谁?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3 23:22

    上个故事,被你猜到了发展脉络,这个故事,嘿嘿嘿嘿

精彩!楼主节日写文会不会写的喜剧一些?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3 23:23

    这个,这个,写完这一章,写点搞对象的事吧

楼主辛苦了,顶!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3 23:23

    谢谢,哈哈,晚安

叶不念,到本事了得。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3 23:23

    这一季的大反派就是他了

  • 雨花石o 2020-10-04 08:27

    反派,也要很有智商的啊~

越来越蹊跷,,,,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3 23:24

    慢慢看吧,目前为止,我还能控制剧情的发展

第三章:投胎(2)

曲游拓跟在陈景元的身后,拔着脖子向院中观瞧,只见一位二十多岁的白衣妇人立在院中,将两个纸糊的童女摆放在墙根底下,又将一大堆的纸钱,纸元宝整齐地码放在两个童女身边。

“母亲,这两个人是谁?为何来到我们家?”那妇人瞧见陈、曲两个,开口问道。

老妇人说道:“原来是女儿回来了,为娘的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寿安堂的法师,来咱家做一场法事,辟邪驱鬼的。”

“原来如此。”那妇人冲着二人深施一礼,开口说道:“小女子屠王氏拜见两位法师。”

陈、曲二人赶忙还礼。

老妇人瞧见墙根下的纸人、纸钱,好奇地问道:“女儿,你这是做什么?”

屠王氏抹一把眼泪,开口说道:“启禀母亲,昨夜,女儿又梦见亡夫了。”

老妇人问道:“又寻你要钱?”

“是啊!”屠王氏答道:“不单单是要钱,他说今夜要请阴司衙门的鬼差来家里吃酒。”

“所以,你就买了两个童女来陪酒?”老妇人恨铁不成钢地斥道:“做媳妇的,做到你这般天地,我也是服了。”

“难不成,让女儿亲自上桌,赔一帮鬼魂饮酒吗?”屠王氏一脸委屈地说道。

“说的也是。”老妇人寻思了片刻,觉得女儿的做法是正确的。她开口又问:“对了,让你准备酒菜,招待鬼差,你不在自己家中摆席,跑到我这老婆子的院中,做什么?”

“母亲,我怕啊。”屠王氏一脸惶恐地说道:“但是一个屠二,夜夜出现在我的梦中,便把我吓得要死,今夜多了几个鬼差,不知长相何等的狰狞可怕。女儿不敢一个人呆在家中,因此,与屠二相约,在母亲的院中摆酒席,招待鬼差。”

“…… ”老妇人一脸的无奈,许久才说:“当初,我真不应该把你生出来。”

屠王氏将目光投向一旁的陈景元与曲游拓,开口问道:“两位小法师,有何办法,将那屠二拒之门外,不再来搅扰活人的生活。”

陈景元笑道:“大娘子,屠二是你的亡夫,他在梦中寻你,这个事情告到阎罗王大人的面前,也不能治他的罪。依小人愚见,不如满足他的心愿,看看情况再说。”

“三更半夜,死鬼屠二带着几个鬼差来这座院子中吃酒,这个事,单是想一想,就让人吓破了胆子。”老妇人吓得脸色煞白。

陈景元说道:“不然的话,我与师弟今夜便不走了,睡在厢房之中,若是有什么动静,我们兄弟二人替你们母女俩个挡一挡也好。”

“这……”屠王氏一脸的犹豫不决,她要在心中权衡,自己是寡妇,住在娘家,允许两个年轻体壮的男子住在这里,是不是会毁了自己的名声。没等她开口,老妇人却率先开了口,忙不迭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有两位法师住在院中,老妇的心就彻底地放下了。”

屠王氏望了母亲一眼,没有说话。

当夜子时,老妇人母女两个在天井当院摆了一桌酒菜,又将两个童女并许多的纸钱一把火烧了。之后,匆匆回屋,将屋门紧闭,躲进被窝中,不敢动弹。

陈景元与曲游拓用黄钱纸挡住了口鼻,防止呼出的活人气息惊走了屠二的鬼魂。

“师哥,你说,我要是幻化成屠二的模样,去勾引那小娘子,她是被我吓死,还是乖乖脱了身上的衣服。”曲游拓小声地说道。

“我劝你慎重。”陈景元笑道:“为了一时之快,只怕后患无穷。那个屠王氏的老娘,可不是一个省油灯,你敢睡她的女儿,只怕第二日她就会把女儿嫁到你们曲家。那样的丈母娘,你想要吗?”

曲游拓听罢,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嘴里说道:“多亏师兄提醒,不然的话,险些惹出大祸。”

他们两个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就在此时,院中刮起一阵旋风,旋风过后,院中凭空出现了两个鬼魂,一个是前几日被开膛破肚的屠二,另一个头上生角,两颗獠牙生出唇外,乃是一个青面鬼差。

那屠二十分地恭敬,对鬼差说道:“大人,此处便是我岳母的住所,今夜大人赏脸,来此处吃酒,小人万分感激。”

“好说,好说。”鬼差笑道。

两鬼分宾主落座,两个童女立在桌前,一个斟酒,一个布菜,伺候得周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屠二一脸献媚的说道:“大人,小人投胎的事情,您指点一二,如何?”

“这个投胎的事情,可是非同小可。”鬼差摆起了谱,慢悠悠地说道:“这个魂魄转世投胎,最终的决定权,在南斗星君的手中。投胎的标准是什么呢?当然是你上辈子的作为了,上辈子你修德,这辈子便享富贵,上辈子你修智,这辈子便得高位。上辈子你既修德又修智,这辈子便是高官厚禄。南斗星君住在天上,你这样的鬼魂,是巴结不上的。

但是,你也不用沮丧。为什么呢?因为替鬼魂写人生总结的官员却在阴司衙门。”

“请大人赐教。”屠二谦卑到了极点。

“众所周知,阴司有十殿阎君,第十殿,转轮王薛,四月十七寿诞,专司各殿解到的鬼魂,分别善恶,核定等级,书写报告,上交南斗星君,南斗星君看过转轮王薛的报告,才会决定这个鬼魂下辈子过什么样的人生。”鬼差滔滔不绝。

“那……”屠二听了一阵,眨巴眨巴眼睛,开口说道:“大人便是在转轮王薛手下做事,您能不能替小的美言几句,让我得一份体面的人生报告,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富贵人家。如何?”

“此事,十分的难办!”鬼差一脸的犹豫,嘴里说道:“你生前行为不端,做下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莫说是投生富贵,便是投胎为人,也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大人,替小的想想办法吧。”屠二一脸的哀求,偷偷将一张银票塞进鬼差的手中。

那鬼差接过银票,瞥了一眼,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嘴里说道:“这个事情,虽说有些难度,也不是不能操作。”

“请大人赐教。”屠二听闻此言,两眼放光。

鬼差压低声音说道:“你可听说过‘冒名顶替’四个字的含义?”

“冒名顶替?”屠二一时没明白鬼差的意思。

鬼差笑道:“你看阳间,总有一些孩童,有的刚出生,有的出生几个月,有的出生三五年,忽然间,便夭折了。那样的孩子,十有八九是顶替了别人的投胎指标,后来被发现了,阴司衙门纠错,把他们从阳间硬生生拽了回去。阴司衙门最大的冒名案发生的元末明初,一只斑斓猛虎错投了人胎,在阳间杀人无数,纵横驰骋了四十年,这才被阴司发现,急忙召回。这个人便是大明朝开国名将常遇春。”

“茶楼说书先生曾讲:有人给常遇春算命,说他能活八十岁,谁知到了四十岁,暴毙而亡,原来是这么回事!”屠二一脸的恍然大悟。

“所以呢,你要想投个好人家……”鬼差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怎样?”屠二大气都不敢出。

鬼差说道:“需要找一个生前修德,修智的好人,被转轮王薛审问之后,我来写他的人生总结,之后,送到南斗星君那里,批个好去处。公文送回阴司衙门,我把这份公文给你。你拿着这纸公文,冒名顶替,就可以投胎,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了。”

“这个……”屠二寻思了一阵,忧心忡忡地说道:“那被我顶替的那个鬼魂,若是告到阎罗王大人那里,该如何是好?”

“怕什么?”鬼差笑道:“我定然千挑万选,找些老实本分,无权无势的鬼魂来顶替,大不了对他说,你的德行不够,南斗星君没批下来,你再等一等吧,也许过个三五百年,就轮到你投胎做人了。”

这是山东大学的鬼,哈哈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4 23:10

    嘘,低调低调

终于追到最新处了,

  • 蓝渐层 楼主: 2020-10-04 23:11

    完了,我更新的慢,一天只有一两千字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