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律师,在给杀人恶魔作辩护

莲蓬鬼话 5081 213

凌晨3点23分,我胆战心惊地走在一处即将被拆迁的小巷里,血液的腥臭混合着垃圾堆里的腐臭不断涌入我的鼻孔,让我有种想要呕吐的反胃感。

忍受着从胃部传来的剧烈不适,我借着微弱的月光,在一处破旧的小屋门口捡起一根沾有泥沙的木棍,然后继续朝着巷子深处走去。

踩着地上的沙石和瓦砾,在我耳中,我听到若有若无的风声和猫叫声,以及一个男人不断反复的低吟声。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懂得爱你……”

男人病态的低吟在无人的深巷里显得格外的渗人,在我不断接近声音的源头时,能清楚地听到肉块被割开的声音。

“求……求……放……放了……”在那阵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吟声中,混杂着一名女性浑浊不清的求饶声。

得知眼前的女生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我再也顾不上内心的恐惧,握紧手中的木棍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当我奋力冲到男人身前时,看到他正背对着我,举起手中的尖刀一刀又一刀地刺向他身前的女人。

“谢……谢律师?!”似乎注意到了我狂奔过来的脚步声,男人缓缓放下握住尖刀的手,转过头笑着看向了我。

“你……你在干什么……”我手脚冰冷地站在男人面前,看到他那张沾满了鲜血的狰狞笑脸,费力地控制着自己不住颤抖的下巴,问他。

“我爱她!”男人说着,握住明晃晃的尖刀朝着我转身站了起来……

楼主文笔不错~

早上6点40分,手机的闹铃声将我从惊恐不安的梦境中拉扯回来。

我大汗淋漓地从床上坐起来关掉了闹钟,然后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

是梦……惊醒过来的那一刻,我努力告诉自己,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场虚幻的梦境。

然而,当我彻底清醒后,却清楚地知道,梦境里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存在我律师执业生涯里,那个无法被光亮触及的角落。

早上8点23分,我开着银色宝马Z4跑车,搭着同所的林晓雯律师前往东江法院。路上,我放在车载支架上的手机“叮”的弹出了一条讯息。

“谢律师……抓到了……那个变态杀人魔终于落网了!”讯息刚弹出来,坐在我旁边的林晓雯就屏住呼吸盯住手里的苹果手机。之后,她在我旁边激动地喊了出来。

“林律师,你说的是高泽羽吗?”我盯着眼前的车流,问她。

“高泽羽?谢律师……你说的是那个杀了十三名女孩……还把一名女孩的头放进酱缸里捣成肉泥的杀人恶魔?”林晓雯放下手机,盯着我的脸问。

“是。”我点头回答她,继续驾驶车子匀速行驶在东江大道上。

“报道上好像没有提到他的身份……谢律师,你从哪里知道他是高泽羽的……”知道凶犯的身份后,林晓雯翻看手机上的讯息,然后扶着眼镜抬起头,睁大了眼睛问我。

“他的家属一个星期前找到了我,想委托我作为他的辩护律师。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这起连环碎尸案的凶手,是传闻中被杀死在鸣海市的暗夜幽鬼……”车子行驶到东江大道和长泽路的交汇口,我看到闪烁的绿灯,轻轻踩住了刹车。

“……确实……谁也想不到,犯下这一系列凶杀案的……会是江北市的天才企业家高泽羽。那么……谢律师,你应该是拒绝了他家属的委托吧……”林晓雯紧紧握住手机,声音干哑地问我。

“林律师,你知道他家属光是侦查阶段的委托,给我开了多少律师费吗?”我问。

“多……多少啊……”听到我的话,林晓雯有些紧张地盯住我的脸。

看到她那副紧张不安的样子,我把右手伸到她的面前,摆出了一个阿拉伯数字“7”的样子。

“七……七十万?!”林晓雯睁大眼睛,惊讶地问我。

“不,是七位数,六百万。”我将右手搭回方向盘上,说。

“这……这么多……我再执业个十年都不一定能挣到这个数。所以……谢律师,你是接受他们的委托了……”林晓雯掰着手指惊呼起来,然后看着我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没有,我拒绝他们了。”我看着远方初现的阳光,想到错失掉的那笔律师费,叹了口气说。

“太好了,幸好你没接受他们的委托的……这家伙可是害得我这段时间都不敢晚上出门。不过……你拒绝掉了六百万的律师费,应该也蛮可惜的……”林晓雯高兴的同时,像是为我惋惜地叹了口气。

“没什么好可惜的,要是不出意外,主任应该会在年底的合伙人会议上,再次提名我作为新的高级合伙人。我不想再像上次那样,因为接手这种案子,让其他人有机会暗中把我拉下马。”我看到交通指示灯由红转绿,轻轻踩住了油门。

“这……谢律师,你以前也接手过这种类型的案子吗……最后的判决结果是什么……还有,你说那个人,该不会是我们所的……”林晓雯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我。

“是的,两年前我处理过类似的案子。最后,真凶被无罪释放了……”回忆起往事,我再度感觉到战栗。

“两年前……谢律师,你说的不会是孤巷凶杀案吧,那个案子我听同学说过,凶手被释放后又马上杀了人……难道说……”林晓雯看着我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是……好了,先不说这个,今天是你正式执业后第一次出庭,案子你准备得怎么样了?”回忆起那起案件的细节,我仿佛又回到那个深夜的小巷,看到那个血肉模糊的画面。于是我用力咬住牙,活生生地吞下痛苦的回忆,并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这个嘛……我昨天下午六点多才从汉江市飞回来……不过为了做好主任交给我的第一个案子,我可是熬夜到了一点多,庭上应该不会再有疏漏了……而且不管怎么说,不是还有谢律师你在吗。”似乎领会了我的意图,林晓雯没有继续追问,而是从手提袋里拿出案卷,放到我面前晃了晃说。

“对了,谢律师,这个案子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啊!”正当林晓雯准备和我讨论案件时,一辆红色的玛萨拉蒂MC20,突然从我右边的路口飞蹿出来,一下就冲到了我的面前。

看到那辆玛萨拉蒂突然冲过来,林晓雯慌张地用手捂住眼睛,大声地尖叫起来。

玛萨拉蒂冲过来后立刻发出尖锐的刹车声,将车头稳稳地横档在我的前面。

看到我们即将撞上那辆玛萨拉蒂,我立刻往左扭住方向盘,同时一脚将刹车踩到了底。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