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律师,在给杀人恶魔作辩护

莲蓬鬼话 5016 213

“不可能,高丰集团这次提出不再和我们续签常年法律顾问合同的理由,是我们去年代理他们的诉讼案件中,有两起案件因为承办律师不尽责导致一审败诉;此外,还有一项尽职调查出现了数据上的错误,导致他们错失掉一项商业合作……这些问题涉及的标的额虽然不高,不过高丰集团作为我们的老客户,一旦他们在这些问题上做文章,我们江华所的招牌就要被彻底砸掉。”江成荣用手揉了揉眼睛,脸上流露出了多年未有的疲惫。

“很抱歉,主任……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接受高泽惠的委托,作为高泽羽的辩护律师。”面对律所即将面临的致命后果,我依旧坚持一开始的立场。

“是因为两年前的那起案件吗?”江成荣重新戴上眼镜,长长吸了一口气,问我。

“是的,我不想再帮真凶脱罪,我不想再成为大众口中的恶魔律师。”我看着江成荣低垂的眼睛,说。

“承贤,你是个称职的律师,你是我接触过的,最有天赋的刑辩律师。”江成荣抬头看我,用不带情绪的语气对我说。

“称职?!你指的是让真凶无罪释放,然后有机会再次杀人?!”听到他的评价,我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问他。

“候小京案是个意外,这种被判无罪的连环凶杀案,十万起里面都不会出现一起。而且惟一那一起,还是你担任的辩护律师。”江成荣坐在那张宽大的黑色办公桌前,眼中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绪。

“我知道。其实早在开庭前,我就意识到候小京有很大可能,就是那一系列连环凶杀案的真凶,不过当时我没有选择退出,而是坚持给他作无罪辩护。”我重新坐回沙发上,用力地吸了一口气,说。

“对当事人有所怀疑是件很正常的事,作为律师,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帮当事人争取无罪以及罪轻的结果。相对的,美国辛普森杀妻案的李·贝利律师,你觉得他在给辛普森作无罪辩护时,内心就真的确信他的当事人是完全清白的吗?!”江成荣加重说话的语气,问我。

“这……主任,让我再认真考虑一下,毕竟……我不想让两年前的事再次发生在我的身上。”低头盯着脚下的浅灰色的地毯,我再转头看向窗外没有尽头的远方,一时间变得没有了头绪。

“好吧,这件事确实需要认真考虑,不过高泽惠给我的答复期限是今天下午四点前,过了四点要是没有给她答复,就相当于是拒绝。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快给我答复,不管你的答复是同意还是拒绝。”交谈到了尾声,江成荣把笔记本电脑拉到了面前,双手打开了电脑屏幕,说。

@ty_Gloria563 2021-04-19 20:26:08

没了吗?

-----------------------------

最近没时间写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