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守村人》守灵人给你讲述农村那些说不得又讲不出的诡异故事

莲蓬鬼话 58531 668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自从认识我们村的羊蛋以来,我便对守村人充满了好奇,在他的帮助下,我认识了我们那不少的守村人,从他们口中我听到了不少农村的古怪之事,今天我将这些事整理出来,也带你们走进守村人的世界。

第一篇山城羊蛋

第1章羊蛋

我们村子属于山村,前后两座山,可惜没有愚公,所以至今那两座山依旧将我们村与外界隔断着。

羊蛋是我们村一个放羊的羊倌捡回来养大的,羊倌是个老光棍,据说之前因出身不好给生产队放羊,后来生产队解散后便分了两只羊自己放起来。由于出身的原因,一辈子也没寻个老婆,村里人笑话他是把羊当老婆了,他也不在意,总是笑呵呵的,不知什么时候他身边多了一个流着大鼻涕,整日里就会对人傻笑的孩子,这孩子就是羊蛋。

羊蛋没有大号,羊蛋这个名字是羊倌自己给取的,但大家都看出来,这孩子有点傻,但大家也都知道羊倌没老婆,孤苦一人,有个人在身边至少能说个话,最起码死了能给披麻戴孝,所以大家也都没细问这孩子哪里来的,便接受了羊蛋。

认为羊蛋傻的人总会找机会捉弄他,但羊蛋从来都不生气,哪怕别人将羊屎球裹在糖纸里当糖给他,他也会对人家千恩万谢,这事我们村的孩子都干过,而且屡试不爽,他似乎从来都不觉得别人会骗他,哪怕他被骗了无数次,所以那会我们觉得他的傻是真傻。

我们虽然会捉弄羊蛋,但是对于羊倌我们都很忌惮,因为村里的长辈对他都很客气,甚至会尊称他一声羊哥,而到了我这一辈都要叫他一声羊爷,所以每次我们捉弄羊蛋后羊倌便会带着他来村里挨家挨户的找,但我们都不会承认,因为我们知道羊蛋也不会指认我们,所以我们才会没有顾忌的去捉弄他,但家里长辈也知道我们这些孩子的尿性,总会拿出点好吃的作为赔罪给羊倌,有些孩子会看不过去,认为羊蛋就是个傻子,为啥还要给他东西赔罪,但换回来的却是家里人的一阵毒打,后来大家也都慢慢的形成了一种默契,无论羊倌来村里拿走多少东西大家都不说话,但是捉弄羊蛋的事却越来越过分。

  • 老诺贝尔潜 2021-03-21 07:05

    真的吗?好看 顶一下

  • 宅男屌丝王 楼主: 2021-03-21 21:26

    评论 老诺贝尔潜:故事性多点,结乡村的一些民俗,最近女儿出生,家里酒局多点,创作慢了很多!

我记得那是一年的夏天,正是男孩子热衷玩水的季节,而我们村前的山上有不少打石头留下的沟堑,加上山泉与雨水的混合便形成了不少的水塘,那里便成了我们这些正在调皮捣蛋时期的半大男孩玩水的聚集地。

那会我们有个领头的叫杨德全,就一个爹,没妈,据说他妈是他爸花两百块钱买来的,生完他后便跑了,至今也没再回来。也许是因为没妈的原因,他的性子刚硬,也是狠人,我们这些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人都怕他,而他因为羊蛋的事挨揍是最多的,所以他也最恨羊蛋,也是捉弄羊蛋最狠的人。

以前我们玩水羊蛋都是躲着我们的,不知道他是怕水还是怕我们欺负他,反正我们玩水的时候从未见过羊蛋,可那一次不知为何羊蛋就坐在我们头顶沟堑的上方傻呵呵的看着我们,这让本就恨羊蛋的杨德全心生了歹意,便想着狠狠的捉弄一下羊蛋。

“羊蛋,下来玩水啊?”杨德全冲着头顶的羊蛋带着伪善的笑意喊道。

羊蛋摇摇头,还是冲着我们傻乐。

“羊蛋,你敢从上面跳下来吗?你要敢,我给你一块钱!”看到羊蛋摇头,杨德全自然不死心,便诱惑的说道。

这时我们这些孩子都觉得杨德全这话说的有些过了,那沟堑从上到下最少十几米,而且这水塘的水深也不过一米多,一旦羊蛋从上面跳下来,不死也得摔成重伤。

“全哥,算了吧,太高了。”有个跟杨德全关系不错的也知道杨德全这事玩的有些大,便劝说道。

“你他娘的怕啥,他傻你也傻啊?”杨德全瞪了那人一眼后便继续冲着头顶的羊蛋说道,“你跳下来,我不光给你一块钱,还给你找个媳妇!”

杨德全说完,我们都笑了起来,那会我们都算半大的小子,对媳妇这个词的理解也就局限在暖被窝的层面上,但我们也清楚杨德全的话是在开玩笑,他爹自己买的媳妇都跑了,他哪里去给羊蛋找个媳妇去。

原本我们都以为羊蛋自然不会上他的当,但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羊蛋突然站了起来,一脸兴奋的看着沟堑下面的杨德全。

“俺不要媳妇,你能给俺爷找个媳妇不?”

“成!只要你敢跳下来,我不光给你找个媳妇,也给你爷找个媳妇暖被窝。”杨德全很是坏笑的仰着头冲着羊蛋保证道。

“你不骗俺?”羊蛋第一有了怀疑的问道。

“骗你干啥,只要你敢跳,晚上我就把媳妇给你送家去!”杨德全看得出羊蛋对他的话有怀疑,便再一次的肯定说道。

羊蛋低头看了看下面的水塘,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但是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你给俺发誓。”

“行,我发誓,我要是给你找不到媳妇,我就是没妈的孩子!”杨德全将手举了起来冲着天的说道。

杨德全这誓发的跟没发一样,谁不知道他是个没妈的孩子,但是羊蛋却偏偏的信了。

羊蛋颤巍巍的在沟堑的顶上站了起来,此时我们才意识到杨德全今天不是在捉弄羊蛋,而是想要了羊蛋的命。

“羊蛋,你别跳,杨德全胡扯呢!”有个孩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的冲着头顶的羊蛋喊道。

杨德全也不恼怒,而是仰着头冲着羊蛋说道:“你要不跳,那你的媳妇可就跟人跑了。”说完,杨德全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看着杨德全得意的笑,我们都不敢再说话了,那时的我们根本不知道羊蛋跳下来摔死意味着什么,我们只看出来杨德全的狠,如果说之前是有些忌惮杨德全,现在的我们都是害怕,怕我们的罪他之后他也会如同想要羊蛋的命一样也要了我们的命。

“你要是再不跳,那我可就走了啊,到时候你的媳妇跟人跑了我可不管了。”杨德全说完便从转过身子往外游。

我们知道这件事会要了羊蛋的命,便也不敢再掺和,早已经纷纷的离开了水塘,但是好奇心让我们没有离去,而是都仰着头想要看看羊蛋是否真的会从那十米多高的沟堑上跳下来。

楼主加油,等你更新

第二章活了一个

“啊——”伴随羊蛋那一声由远及近的惊呼声,一团身子便直接从沟堑的上方一跃而下,站在下方水塘外的我们也都有些惊恐的看着羊蛋的身子从上面落下来,有些胆小的也都赶紧用手捂住了眼睛,但是却都透着指缝看着。

“我操!”杨德全不知道是突然心虚了,还是觉得自己过分了,原本就在水塘里的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骂了一句后,伸手想要去接住疾落而下的羊蛋。

“砰!”的一声,伴着一阵水花的溅起,羊蛋狠狠的砸在了杨德全的身上,水塘的上荡起了从未有过的涟漪,我们都站在水塘边等着两人从水里出来,可不一会,一阵气泡带着血从水塘里冒了出来。

“血!”一见到血,大家顿时慌乱起来,胆小的直接被吓哭了,胆大的赶紧的大声的呼喊着救命,有个别心眼多的早就撒丫子跑开了。

“咩——”伴着哭声与慌乱的求救声,一声羊叫让我们这群早已被吓的惊慌失措的孩子突然的静了一下,大家清楚在这山上听见羊叫意味着什么,顿时大家如同商量好的一般,异口同声的大声呼喊着:“羊爷,羊爷……”

羊倌将羊蛋与杨德全救上来后用一只成年的公羊驮进村的,我们都紧紧的跟在那只羊的身后,看着血还不停的从两人身上流出来滴在地上,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害怕。

一进村,村里人便赶紧张罗来一辆拖拉机将两人拉出了山村,原本我们会以为村里人会问我们事情的缘由,可大家似乎都忙着救人,根本没空搭理我们,就连一路上的羊倌也是沉默不语。那天上拖拉机的只有村长跟杨德全的父亲,羊倌都没跟着出去,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似乎羊蛋的死活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拖拉机还没出村,羊倌就牵着那只公羊回山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以为肯定会有人问我们事情的缘由,所以我们几个孩子还特意商量着该怎么说这件事,那会大家都是孩子,谁也不敢因为这件事撒谎,所以大家一致决定实话实说,但是这件事过了两天,没有一个人问过我们这件事,甚至我们家里人也都没提半句,似乎这件在我们看来要天塌下来的事就跟从未发生过一般,我那会还想跟父母坦白,但是却被父母嘱咐让我不要多说一句话,无论谁问都要说不知道,这让我幼小的心理第一次对这个村子的人心产生了疑惑。

三天之后,那辆拉着两人出去的拖拉机又回了村,只是在拖拉机铁皮箱子周围绑了一圈的白布,我们知道,定然是有人死了。

原本我们以为死的肯定是羊蛋,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又砸在了杨德全的身上,肯定是活不了的,可让我们惊讶的是,死的并不是羊蛋,而是杨德全。后来才听说杨德全的脖子被羊蛋给砸断了,当场就死了,羊蛋却命大的很,只是受了点轻伤。

杨德全的父亲是我们村出了名的无赖,平时又喝酒好赌,所以找不到媳妇,就算买了媳妇也跟他过不了跑了,进而导致他的无赖性格更上一层楼,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但村里人也都拿他没办法,俗话说的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谁愿意得罪一个老光棍,而他儿子杨德全也被他爹带的不学好,性子野,要不然也不能想这么损的招要害羊蛋,但天不遂人愿,自己却死了。

原本大家都以为杨德全的爹会因为杨德全的死而迁怒与羊倌,但杨德全不仅没有去怪罪羊倌,甚至还请了羊倌当他儿子葬礼的管事,这件事在村子里传了许久,因为年轻人都不很理解,但那些老年人却都觉得杨德全的爹做了他这辈子最正确的一件事。

原本大家都以为羊倌肯定会因为羊蛋将杨德全砸死而会因为愧疚在用心的给杨德全操持这场葬礼,可让人没想到的是羊倌直到杨德全下葬的那天也没有露面,这次就连那些村里的长辈都有些埋怨羊倌了,觉得他不识趣,甚至有些年轻气盛的要上山去找羊倌,但都被村里的长辈给拦了下来。

“爷,这羊倌有什么可傲的,他养的那个傻子把人家德全害死了,人家没找他麻烦,他还拿起劲了,我看他就是欠削了!”一个经常跟杨德全爹喝酒打牌的年轻人很是不服气的冲着拦住他的老人怒道。

“你懂个球!你要是去找了他的麻烦,以后你爷死了,就没安生了!”老人也怒斥着年轻人道。

“爷,你这话说的,他一个放羊的,我不信你死了他还敢把你的坟扒了,他要敢,我就把他的皮扒了!”年轻人有些不解的看着老人。

“你个混账东西,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老人被青年的话气的举起拐杖就往年轻人身上甩。

“行了,爷,你们这些长辈跟他有什么交情我们不管,可这件事明明是他不对,他还拿样起来了,这事要是他不给个说法,反正以后这村子他是甭想再进来了。”年轻人一把抓住老人甩过来的拐杖,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你……你……”老人被年轻人气的老脸涨得通红,但是又丝毫没有办法。

“行了川东,放开你爷,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别瞎掺和了!”

就在老人跟年轻人互不想让的时候,杨德全的爹走了出来,冲着年轻人说道。

“你脑子被驴踢了吧,你儿子被人害死了,我替你打抱不平,你倒说起我来了,你良心被狗吃了!”见到杨德全的爹说话不向着自己,那个叫川东的年轻人不由的狠狠的瞪了杨德全的爹一眼讥讽道。

大家也都不明白川东明明是帮着杨德全的爹说话,为何他还要指责他,这完全不像他平时无赖的性格,都带着疑惑的神色看向了杨德全的爹!

第3章 羊倌之死

“这事跟你们都没有关系,你们要是不愿意在这里待着,就都回吧!”杨德全的爹见到大家的疑惑也不做解释,直接下起了逐客令。

“你……杨广富,我没想到你他妈的是个怂包,白长了那俩蛋了!以后不要说你认识我,我丢不起那人!”川东用手指了指杨广富,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回头冲着一众围观的人说道,“都他娘的还待在这里干啥,人家都不要脸,你们难道也不要了吗?”

杨广富这话顿时引来一众年轻人的应和,接着便一大帮子人都跟着川东离开了,只留下了几个年长的人一脸无奈的看着那群离去年轻人的背影。

“广富啊,他们年轻人不懂,你也别往心里去。”老人拄着拐杖走到杨广富面前安慰道。

杨广富没理会老人的劝慰,反而瞪了老人一眼,转身走进了挂满白绫的屋子。

杨广富死了儿子,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说白了,他心里恨羊蛋恨的牙痒痒,甚至撕碎他的心都有,但是他做不到,也不敢做,因为什么?我那会还不知道,当时我也如同川东一样觉得杨广富是个怂包,觉得杨德全有这样爹确实不值得,虽然我清楚杨德全的死是他咎由自取,但作为父亲的杨广富就这么忍了下来,这让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就在这群老人站在这里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的时候,羊蛋着急忙慌的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脸上还挂着泪,一看好像是刚哭过。

“爷……爷……爷走了!”一看到这些老人,羊蛋走到刚刚那个老人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眼泪再一次的流了出来。

“什么!”羊蛋没听清羊蛋的话,皱眉的问道。

“爷走了,他让我来找你,给你磕头。”羊蛋含糊不清的继续说道。

“走了?去哪里了?”老人还是不解羊蛋的意思。

“一个爷躺床上,一个爷走了。”羊蛋有些着急起来,开始比划着。

老人看着他的比划眉头皱的更紧了。

“会不会死了?”有个老人似乎理解了羊蛋的话,小声的提醒着那个老人。

“羊蛋,你说你爷躺着,你叫了吗?”老人得到提醒也反应过来赶紧问道。

“叫了,叫不醒!”羊蛋边哭边说道。

“那你说的爷走了又是怎么回事?”老人继续追问道。

“还有一个爷,跟我说话,说完话就没了,找不到了!”羊蛋似乎很着急,顿时大哭起来。

众人的脸色顿时都阴沉下来,因为他们从羊蛋的含糊不清的口中终于理清了一个事情——羊倌死了。

就在这些老人商量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杨广富再一次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到羊蛋不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怎么来了?羊叔呢?”杨广富以为羊蛋是跟着羊倌一起过来的。

“你羊叔没了。”老人有些悲痛的看着杨广富说道。

“没了?”杨广富不由眉头一皱,阴着脸看向了羊蛋,“你爷没了?”

羊蛋似乎很害怕杨广富,见到杨广富阴沉着脸,蜷着身子一直往老人的身后钻,生怕杨广富看见自己。

见到羊蛋这个样子,杨广富心里的火顿时上来了,走上前一把将羊蛋拽了出来,瞪大了眼睛看着羊蛋再一次质问道:“你爷真的没了?”

羊蛋吓的浑身哆嗦的赶紧点点头。

“啪”的一声脆响,杨广富一个大嘴巴直接扇在了羊蛋的脸上,瞬间五道血印便出现了羊蛋的脸上,伴随着的还有嘴角渗出的血。

“你个狗娘养的,害死我儿子,今天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杨广富面露狰狞的瞪着被他死死攥着的羊蛋,手也不停的抽打着羊蛋的脸,边打边骂。

“杨广富,你给我住手!”杨广富的动作极快,没等老人反应过来已经将羊蛋的脸打的满脸是血了,老人反应过来后赶紧上前拉住杨广富的手喝止道。

“二爷,之前顾忌羊爷,死了儿子我能忍,如今羊爷死了,我儿的仇我总要报吧,除非今天羊爷活过来,否则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让他给我儿子偿命!”杨广富红着眼的瞪着老人狠狠说道。

“你……你……”看着已经将仇恨灌满双眼的杨广富,老人气的浑身哆嗦的说话也不利索了,“你要真想让他偿命,那你就先把我打死吧,我活这么大岁数了,也活够了,我替他给德全偿命。”老人说完这话,将头直接伸到了杨广富与羊蛋的中间,闭着眼睛等着杨广富下手。

“二爷,你……”杨广富即便是再浑,也不敢对老人下手,不要说老人本就是自己长辈二爷,这老人下面的儿孙就十几个,要是他真敢对老人下手,估计自己不被老人的儿孙打断腿才怪。

“广富,你二爷也是为你好,你出出气也就算了,要是真要是把这孩子打个三长两短的,不要说你二爷,就是我们几个都不会答应的。”之前没有离开的几个村里长辈也都说话了,明显的也是偏向与羊蛋。

“羊爷都死了,你们怎么还向着他?!”杨广富很是不解的冲着这群老人嘶吼道。

看到杨广富如此的撕心裂肺的喊叫,众人也都无奈的摇摇头,大家自然清楚杨广富失子之痛,可这件事谁心里不清楚原因呢。

一个胡子比二爷短一些的老人走过来,扶住了二爷,“二哥,你先别冲动。”说完这话他看向了杨广富,“广富,我也看出来了,你羊爷的事你也知道,要不然你也不能找你羊爷给你家娃的事当管事,但是听你五爷一句劝,有些事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孩子你动不得!”

五爷的话再一次让在场的不少人产生了疑惑!

第4章一老一小的葬礼

要说之前二爷护着羊蛋是因为羊爷临终的托付,可如今五爷也站了出来,这让杨广富原本已经被仇恨蒙蔽的意识不由的清醒了几分。

五爷是什么人杨广富也清楚的很,那可是上过战场的老兵,手上那是合法的沾过人血的,不要说在这个山沟沟的村里,就算到了县里,那是也要给面子的人,但五爷这人却很少管事,在大家的眼里就属于那种人狠话少的主,今天能站出来帮着羊蛋说话,确实让在场的人吃惊不少。

“既然你羊爷不在了,你家娃也没了,那我就做个主,你娃的是跟你羊爷的事一起办了,我给他们做管事,你看中不?”

五爷也理解杨广富,毕竟人家死了儿子,拿羊蛋出出气实属正常,但要是让羊蛋赔命,性质就变了,所以五爷也是给杨广富一个台阶下,顺便给他个脸面。

“五爷,这话可是你说,你可不能骗我?”杨广富有些不信的看着五爷问道。

“怎么,你不信我?”五爷听了杨广富这么一问,顿时脸色一沉。

“没有!”杨广富赶紧摇头,转脸看向了羊蛋,“今日里我看在五爷的面上饶了你,但以后你要是再敢进村,我就打断你的腿!”杨广富自然不敢跟五爷叫板,转脸威胁羊蛋道。

羊蛋本来就胆小,再被杨广富这么一顿打,早就吓的胆都快破了,赶紧头点的如捣蒜一般。

杨广富松开了羊蛋,羊蛋吓的赶紧躲到了五爷的身后,五爷转头看着一脸惊恐不已的羊蛋摇摇头没说话,而是扶住了被气的差点背过气的二爷。

“广富,既然我做了管事,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五爷看着双眼依旧通红的杨广富说道。

“五爷,我也没什么要求,既然您说羊爷的葬礼跟俺家娃子一块入葬,那我希望这灵堂能摆在俺家里,你看中不?”杨广富有点心虚的说道。

“中!”五爷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回应道。

“那就中!别的俺没要求了!”杨广富没想到五爷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的微笑,也许怕五爷反悔,跟五爷点了下头转身就进了屋子。

“老二,这事你怎么能答应他!”听到五爷答应了杨广富,二爷顿时着急的跺了下脚看着五爷说道。

“二哥,人都死了,在哪里办不一样,何况广富死了儿,总要给他个面子吧。”二爷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啊!糊涂!你以为你这是给他面子吗?你这是会害了他的!”二爷咬着牙的看着五爷很是气恼的说道。

“你也知道广富这人,如果不答应,这孩子以后还能活?”五爷转头看了眼躲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羊蛋说道,看着羊蛋那被打的肿了两圈的脸,也是带着气的埋怨道,“你这孩子也是真傻,他打你你就知道躲一躲啊!”

“我不敢!”羊蛋赶紧摇头回答道。

“有啥不敢的,二爷还护着你呢,不怕啥?”

“我怕他后背上的女人。”

羊蛋这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眼中顿时充满了惊恐之色。

要是之前那群年轻人在,也许羊蛋的话没人会信,最多也就以为是被杨广富打花了眼,胡言乱语,但是这场的各位都是村里的长辈,其余的也就我们几个半大的孩子,而在场的长辈都是村里有威望的人,说白了吃的盐比我们吃的饭都多,他们听了羊蛋的话都面露惊色,但没有一个人去质疑,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更是没有质疑的权利了。

“现在你知道了吧!”二爷听了羊蛋的话,冲着五爷怒斥一声,然后拉住羊蛋的手,“走,带我去山上看看你爷。”说完就拉着羊蛋离开了,

“老五,这事怕不好办了。”一众长辈看着二爷带走了羊蛋,便都围向了五爷,也都露出了为难之色。

五爷皱眉思索了一会,转头看了眼杨广富的屋里,那里毕竟还躺着死去的杨德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拿主意了,毕竟自己说出去的话,要是再收回来,那自己这张老脸也不好看,便冲着大家摆摆手,“大家先回吧,我跟二哥去山上看看啥情况,有事我再通知大家。”

众长辈此时也都没了法子,如今也只能听从五爷的安排,毕竟他算是村里面最有脸面的人,而且如今又成了这件事的管事,再加上他跟二爷又是亲兄弟,二爷又跟羊爷走的最近,所以这件事他们也就乐意不多管了,便都散去了,五爷也赶紧去追二爷跟羊蛋了。

没有了?

那时的我胆大又好奇心强,再加上五爷跟二爷又是我的本家爷爷,所以也跟在五爷屁股后一起上山去追二爷跟羊蛋,并第一次走进了羊倌的家。

那是一间在后山山窝窝中用茅草与桃树枝搭建的草屋,里面不大,一张用胳膊粗细的桃枝做的床,上面铺着一层早已干枯的桃叶,羊倌就躺在桃叶的上面,身上盖着一张发了黄的黄布,黄布上面胡乱的画着一些画,看上去就跟鬼脸一样,使得这本就阴暗的草屋里更加阴森起来。

“爷,叫不醒。”羊蛋晃了晃羊倌,然后委屈的看着二爷跟五爷说道。

“我知道了。”二爷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五爷,想说埋怨二爷把我带过来,但没说出口,而是冲着羊蛋说道,“你先跟着娃子出去玩会,我们来叫你爷。”

羊蛋有些期待但又有些警惕的看了看我,毕竟他从未跟同龄人玩过,就算玩也都是别人在戏谑他,再有上次跟杨德全的事,即便他再傻,也知道同龄人都不喜欢他。

我冲他笑了笑,然后招招手,他一见我招手,很开心的向我走过来。

“你先把他带回家。”五爷转头跟我说道。

“带回家?”我有些担忧的看着五爷。

“回去就说二爷跟五爷的说的,这两天先让他在你家住着,等这事过去了我们再想办法。”五爷看出我的担心。

此时我才明白为何我跟五爷过来五爷没赶我,原来是想让我带羊蛋回我家,心里不由有些后悔起来。

第5章 新坟贡品

五爷的话我是自然不敢违背,但心里多少对羊蛋有些嫌弃,再加上杨德全的死与他有关,要是让村里的年轻人知道我带羊蛋回家,以后我在村子里也没人跟我处了,所以我便带着羊蛋先在山里胡乱的晃悠一阵,想着等天黑下来,再带他回家。

“你累了吗?”羊蛋看着跟在他身后气喘吁吁的我带着傻笑的问道。

“我又不天天放羊!”看着他脸不红气不喘的,我肚子的火气顿时冲了脑,很不客气的冲他呵斥一声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身边一块青石上。

“那以后我教你放羊。”羊蛋走过来也坐在我身边,讨好的说道。

“不需要。”我将脸转了过去,不看他。

“哦。”羊蛋看我不愿意搭理他,也只好不说话。

看着还没到山顶的太阳,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着急,中午因为想看热闹,就没正经吃饭,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噜”的叫了起来。

“你饿了吧?我带你去吃好的。”听到我肚子叫起来,羊蛋赶紧再一次的讨好说道。

“这山上有好吃的?”我有些疑惑的看着羊蛋,心里想怎么说我也是这山里长大的孩子,这山里有啥东西我也是知道的,除了桃树梨树之外,也就一些野生的野枣,但如今都不在季节,难道说还有我不知道的东西在这山上,“你没骗我?”

“我干啥骗你啊,真有好吃的!”羊蛋见我不相信他,有些着急的说道。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