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读书吗

文昌 1026 46

这一问听起来有点怪怪的是吧?

也是的,我都有点、有好意思此时还提那些话题。

这话题出于一则新闻。

伊拉克战乱十年(好像已是以上),好好的一个国,已被战火弄得举目荒蛮,人心惶惶,灾民遍是,随地可遇的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战乱留下的伤残。只有一块园地还是未至于战乱而荒芜,那就是属于他们内心高贵的精神家园。巴格达的书市依然是那么幽雅地显出一派世外桃源般的风景。就是在弹坑边,也意外地还有书摊在其边上,况且还有人有心思在枪炮声不绝于耳中能以凝静的心态在选择他所想要的书,还在战乱偏安一偶闲暇地在细心宁静地看手中的书,于炮声中偏安一偶的人们在坎坷残败的弹坑边静静地读书。在费心地阅读在战乱中不乱的书。

尽管他的生活翥因为战乱而乱无纲常,尽管国家成了各派强人手下的争夺物,但属于他们自己的心灵还在,他在守护着并守望着自己的精神家园不能让她也因为战乱而至于荒芜。

他们还在宁死而不弃地守住他们的精神园地!守住他们的文化!!守住还建树于精神文化之上的内心不破的国家!!

这是一则新闻中的画面。是今天早上央视早新闻中报道的新鲜事。

颇也让我感到有点意外!也未免内心萌生一种莫名的敬畏!

看他们在那四处战乱中自己心灵中另一块宁静的家园,好让人情不自禁,发自内心的敬畏与诚意的感动与肃然。不知怎的,反让我,有感心愧于他们。

我们国度平和安恬于物质丰腴中而好像,已是得魏忘蜀之态。我们都大都被物质沉甸其中而得意忘形,你还读书吗?

现在最冷落的地方就是书店。本来开阔地气派的书店门市早成了外租人的商店,书店含羞、被富态物流冲散,被蒙耻似的搬离闹市,搬到楼上去了,原来的书店下面只能出租于零售商。所幸,只留下一条狭窄而偏在一边的小梯子的独成一门可踅足还在的搬离二楼的书店。而本来下面乡市以前也有个书店门市,时常有书可买,有时还可遇上好书!比如那些年我都偶或有幸买得到嗜好的小说呵,什么集的。其中我买到的雨果的“悲惨世界”(可惜只有下册),还有卢梭的“忏悔录”,也有唐诗宋词的。都是最难得的书,是名重千百年于世不衰的书!当时让我记得最深的,是刚发行的新书——好像是“苦菜花”或是“朝阳花”的书(小说),因为书量不足,让后来而不得买书者只能在他(书店)的门口贴上一张大字报。说他为新书走后门了!

而现在,书店早不见了,那门市也不见了。前几年还能为学生课本能完成发行。现在学校收摊的多,留下的少,全市(乡镇)本来有十几所学校,现在也只在三二间学校了。所以书店,好像也不在了。前几年在大街边上也有书摊在,时不时的也能买几本杂志,书也有,但没有了扯得有艺术含量的书,都只为什么“相命博过”的书,或是与“奖”相关,什么梦兆的书了。自前年,那书摊也不在了。只是偶乎,在市井上还遇得上以前排书摊的那人,跟我这般年纪的人了。因为卖书与买书人之间,成了相知之同齿人,我问他何不将书摊排下去?老人做那样的活不算是重活。况且他也早是车轻路熟了。但他只是笑笑,反问“你看现在谁还手中有书?连奖卷买的人都少了。以前都还可卖几张“都市报”,“南国”也卖得好。你看现在,还有谁穿着“南国”的汗衫在卖“南国”(本地小报)?

最后他重掸起——书不如薯,公明不如西刀鱼!三年无书都过去,三日无薯饿死猪!

本来此说的最后一句:三日无薯不是饿死猪。而是“三日无薯肚空灰”。这话以国语不好说得透彻的,我又不知海南话该何是侃况(我想在此有求助于英良老弟了,也不知他在否)。只好将这改成了“饿死猪”。其意思与音韵也有切恰处。

此话要是海南本地人是不必解释的。但这儿偶乎也有外地,甚至可能在大陆人,这话要不细说,可能理解得透的人不多。前半句平直如俗,好懂,而后半句,可能是似懂非懂,或有理不透,不妨,我细说一番——

所谓的:公明不如西刀鱼。公明,是聪明。指聪明人。西刀鱼,是市面是最便宜的,也是最无肉、其鱼身薄如刀片(所以只能象形为西刀鱼。我不知那学名该怎么般命名)。只是满身是剌,稍不当心会被鲠住。而可称得上为“公明”的人大都是指读书人,乡下人也知道知书达理的成语,读书明理,是必然。所以无论其家长是如何的不知书,再颟顸无智的人都要他的孩子读书。所以文昌人向来推崇耕读之事。耕以养家,读以待世!

而你说,到了读书不如种薯,公明不如西刀鱼时,那该是怎般风景,何地模样?

但在一定的时势下,也有人大念此早成缄言的谚语。

因为,真的,满腹诗书不如一只番薯,不如那半只烤不熟的番薯!

此帖本想是在王英良那个帖子里有继别人对我在那的留言的回复的回复。但在那遇上的已将话题挪为有点异味,故尔放下。但话已讲了,不让此言见人有点,不落意似的。所以最后只好另成独自一帖了。

@汶昌 2018-09-16 23:27:47

"公明不如西刀鱼"?渔家有"红鱼头黑鱼尾(马鲛)西刀腩"之美味称,怎西刀鱼是低挡鱼?大西刀鱼(上5斤以上,价压马鲛哦)其香熬味与马鲛一时环燕…

-----------------------------

常需过肚不如西子头!

  • 野下秋草 楼主: 2018-09-17 20:14

    还有一句俗话说:北甲狗吃剩,西刀狗转猛。市面上有四五斤的西刀鱼也是太少。

@还是13907508825 2018-09-16 22:25:47

讲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读小说包括古典三国红楼西游水浒三言二拍和现代小说《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红高粱》这些及唐诗宋词不能说无用,但真实作用与看电视剧一样消遣娱乐为主.

我认识一些爱读这类书的但品质待人仍很低劣的人,所以觉得好人仍是好人,坏人仍是坏人,不会因为爱读闲书有丝毫的改变.

-----------------------------

并不是说每一本书都对阅读者都有用,或者说是因为有用才读书。读书本身是个人的嗜好和内心的某种孤寂,为了消遣,也是为了充实自己的精神需求。阅读确实也是一种娱乐,人除了柴米油盐,还是需要一种精神的支撑。与戏剧和音乐一样,就是娱乐与消闲。但这种娱乐往往比打麻将或是与酒消闲情逸致要让人充实并得到某种内在的升华。

也不能说读书的人都是好人,而不读书的人是坏人。好坏之间本来也没有个固态的标准。凭个人的遭际好恶评价一个人,未免也有太显狭隘的地方。

但读书确实是对个人的精神与事业至少是有帮助的。

不读书你就惨了。知识改变一切。

问下毛 ,国家当时那么乱,为什么还能读那么多书。n_n

昨天电脑坏了,呵不对,不是电脑,不是主机,算是附件,是那块小小的屏幕坏了,无法打开,那小小的画面上一片空白!我正是借那块小小的窗口有幸窥视外面的世界的,一时间那一片空白的屏幕像将我也摒拒于物外,我的生活被关闭,我的生活也被清空最零似的,一片空白,我一时间也只感到感情与心灵一片悬空!

习惯了的东西一时间缺失,真的一时间太显得茫茫然,花了七百才将虚缺的东西补上。那是我将是半年的养老金哪,尽管心有点微微地稳稳的痛,但算也是重让我找到了失落的自我,让我感到充实许多。

呵不是七百,而该是六百六,可能也得以一个大顺的好兆吧?但愿!

读书本来就只是消闲时。并不为什么。也不是为了什么。读书是一种习惯。是积习下来的嗜好。

确实是书不如薯。很多嗜于诗书的人就是为薯与书弄得焦头烂额。

有一首小诗,正就是在书与薯之间徘徊无归——

“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岁暮清淡无一事,竹塘寺里看梅花!”

这是唐寅的一首随心无奈而悄自而即的小诗。唐寅是谁,知道的人不多了。因为时下读书的人太少,大凡有嗜于书的人或许知道他是谁。

中华读书报上有篇文章说唐寅是才大志疏,才高八斗而人在尘埃!一代大才子却就是毕生为薯而百般无奈,纵是在百般无奈中与他厮守毕生的就是那还是百无一用的书!一生与诗书画为伴相伴相随一生!

而郑板桥更让人难以理会。他本来不易中了举,以进士晋身为官。官本也并不算大,也是一方地域之官,是一县之令。一个以县长为身家处于那个位置,凭我们的真实感受可能也能感受得到他在地方上的位置可谓是权重一方!而后来他、偏放下官印回家守着他的诗书画笔!

毕生以卖字鬻画为生。

他自嘲:难是糊涂!

别人却为他之糊涂而糊涂!

后来郑板桥自辩道:“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来扫也!”

苏东坡早也曾说:“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如是看来,还真的,糊涂难得,难得糊涂。糊涂人他并不糊涂。但他只能糊涂。那种糊涂实在难得。他人也有不少想糊涂而不能。人还是糊涂点好!

郑氏还说:“万里长城今安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能点破此境的人,他糊涂吗?

他正是难得糊涂人!于别人眼里他真是糊涂!!

而太多聪明的富翁贵胄都早已随岁月烟尘湮灭,而恰恰这万分无奈的有逆“三观”的糊涂人的文字偏穿越时空、留了下来。感动不少人。还在感动着。还会在感动。当然只有感动有闲心读此诗的人而并不是所有人。

但那些有背“三观”的闲书,她就是在无用中无息地潜移默化着每一个接触诗书的人,那是只有人类才能积累下来的成为文化的在闪耀着人性和直入人心的文字。那是超脱物质的情愫,却是陶冶人性的温馨之怀的阅历。之所以说:胸有诗书人自华!

读书本来就只是消闲时,就是只有闲暇时,只有闲下来时才有机会打开眼下的那扇门,打开眼前的那翼窗,才在闲下心来看看那门外世界和欣赏窗外的风景。

西方有位学者说:是闲暇创造文化!

而阅读正就是闲暇时。终日忙于生存,为了活着,谁还有能耐或是心情关心生存之外的事情和眼前的风景?

中国文化的盛世就是唐宋,也能自唐诗宋词的词句间缭倒窥当朝生存的境地,那就是在安宁地生存下来的余暇才有闲情留与自己赏玩身外世界时留下自己的情怀,是情怀创造了灿烂文化,唐诗宋词可说是中国的绝唱,是无法替代的文化,那些耀眼地闪耀着思想精神之光的文字,至今无人敢说要超越,也没有人能超越。这些文化结晶着的书是闲书吗?当然要搁在物质功利面前她确实难以给予你带多少实质或是什么物质,就只是一掬流动着的心情,而且在这些文字构筑的心情搁在当下的所谓的“三观”面前有的也确实是一观不是!但是她却意外地感动了千年,还在感动着人们,不能排斥你我!

人是最复杂的生命。直说,人就是一群怪物!

都说人心深于海。

敢问一句,你读过唐诗宋词吗?谅必你也是读过。并且还被那些文字感怀不已。人生各异,但人性相近,大凡中国人,可能无人无知中华文化中有早已久远的唐诗宋词!

我妈并不识字,但她时也有一念——谁知盘中餐,粒粒偕艰苦!

有些话,就是要等到你闲下心来才能慢慢理会和解读自己的心情。也只有放下所有才能欣赏身外的风光与世界。

而闲下心来就是最爱看闲书。因为那些闲书才能让你将烦躁的心情宁静下来。

非淡泊不与明志,非宁静不能致远。

而此时那些杂书,小说进入人们的兴致中来了!

因为人们大都有偷窥的陋习,喜欢自己生存之外的故事和人物。

而此时找开一本书也就等于是打开一扇窗,阅历他人也在审阅自我,自这文字内的故事悄悄地窥视另个处于你生活之外的人和事。往往之中,会遇上你所疏忽的或是意想不到的情节,故事更是故事之外的心情与怀愫。

人是需要精神支撑的。人是无时不在思想着的精灵!

人是需要精神支撑的。人是无时不在思想着的精灵!

少读书现在,有点懒惰了,惭愧。追综艺节目倒是很积极。

“万里长城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上面还有两句:“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

据传这是郑板还在某地为县令任上,接到家人千里迢迢送一书,拆开来看,却是在家修房时与邻居因地界发生争执,有望他借同僚的关系与地方县令通融能否让邻居退出被占之地。郑板桥不与那般见解,随即修一书让家带回,书信中就是那一首小诗。

家人接到信后,真的主动将争执之地上退让三尺。而与之争执的那邻居闻讯,也主动动退让三尺,所以原来争执不休的事即此化解,留下一段佳话。就是在争执地各退三尺,留下六尺之路与人通行,所以在本地留下一条六尺巷的佳话。

这则逸闻是另有说,说是一位姓张的大员的逸事。

但此事大多都说是郑板桥的逸闻。

抓住那片云彩

假若你每天行色倥偬,只知道自这边往那边追、又从那边往这回赶,你绝不会仰起你高贵的头,绝不会想到,在你高贵的头顶有一片绚丽的云彩。但最后是、你整天都在慌乱中,你到底在忙乎些什么呢?

不就是为了那一口食,为那一袭衣?说到底不就为那一点钱?

不是说,钱是身外之物?

啊,这人哪,人生不就那么几十年天下,数十年光景中,太多的诱惑;可能也就由于那太多的诱惑,这苦难辛涩的世间,才更显得苦涩辛酸。

但,在为香车美人、豪宅美食而操心辛苦时,别忘了、你头顶上还有一片美丽的天空,天空上飘浮有绚丽的云彩。

说不定、让你留下匆忙脚步的那片流动着的云彩、,它会给予你新奇的审美,美好的向往。而那苦苦追寻的荣华富贵,那锱铢必较,真能给予你带来几多富足?

然而纵然是你、“车有千乘,马有万匹,强弩无数,统帅百万雄师指派天下!”又何与那仅拥有“酒只半壶,茶只一杯,书琴异声,相邀二三知已抒怀意韵”相异几多?

贫贱富贵、不也只是一天一天地过!又怎地里、逃得脱那光阴无情、岁月流逝所追逼?同样的是、每一天都是唯一,当然也应该将她当成就是最美好的。有阳光,就有云彩,有风雨,也必有彩虹!你又怎地不为那转瞬即逝的时间的痕迹逗留,让那片找不到故乡的云彩也留下你追寻的注目礼?将她留下。留在你的记忆里!

抓住头顶那片未曾逗留的云彩,让她留在你感动的记忆里,只有记忆才能超越生命,那即是永恒!记忆中、让人有一种获得永恒的感觉。回忆成了遗憾的回偿。当宁静致远的心灵回首凄风苦雨的岁月时,记忆里的辛酸苦辣、仿佛也已是半生积蓄下来的财富。让人重又回到凄风苦雨里迎着绝望仰望彩虹里的美好,想入非非的幻想、像悬于半空的摇篮,晃悠着、在绚丽飘渺的云彩上,穿栖着渴望里温情的回顾!抓住那片飘浮的云彩,寄托你毕生的希望,尽管虚幻飘渺,个中却安卧着、沐浴生命甘露中的婴儿。

有位倾其半生,穿越困顿寒贱潦倒,却为了一个梦。以一个美好的梦想支撑起他卑微倾斜的人生天空。不觉一晃、半生未醒!那绚丽的梦想,犹如头顶那片飘渺的云彩,为了追寻梦想的足迹,他毁家纾难似地、一路追寻,像要抓住脱手飘飞的风筝。想抓住头顶的那片云彩!然而梦境无痕,却是那片飘浮的云彩为他留下了潇洒的踪影!为了追赶那片承载有他太多渴望的云彩,他首先却将自已变成了个要四处无家的流浪汉!

他最后只觉得、很疲惫,身心交瘁的感觉,还是应该找个荫日蔽风的处所,他只想,好好地、歇一歇!哪怕只是个仅可荫风蔽雨之所。

有一位匆匆待世的路人只顾匆匆赶路,由于心急,只顾埋头赶路,不顾看路,仅凭感觉和依约的记忆前行,后来看不清方向,迷路了!

越是迷路心里越急。越急越找不到哪是哪了!感到面前一片迷茫,惶惑,像是被谁劫持了!被绑架了!也似是被谁拐蒙了!内心发懵!像遇上谁将他给紧紧绑架,拐蒙进一个迷宫里了!出不来,也进不去。蒙骗了,迷失了方向!她并不停下来反而越是焦急越是无知该往哪走,越是朝前走越是不知在哪,只觉自己只在原地来回!

这时他想起:是遇上“孟凉”了!相传,世间有个“孟掠”的妖魔,是个专在夜间走动的巨神。它是专门拐懵行夜路的人。要让你迷路!因为它太巨大了,大得让你看不清它,看不到它的真面目。它本即无形无影,它还提着个巨大的袋子,专将行夜路的人懵住,丢进他那巨大的口袋里!你看不到它在哪。但到处都可能遇上它!所以人们要是遇上它,你还不知道是遇上了它!因为你看不到它的真实面目。

遇上了,它会让你也就找不到路了。这时,你只能停下来,脱下自己的裤子,将自己的头蒙起来,蹲下,歇会儿。让“猛掠”误以为你是掉进了它的那只巨大的口兜里了。或许“猛掠”也就放过你。要是你不信,或歇得不够,或是不脱下你的裤子、蒙上你的头,那是对神灵的不敬,再匆匆赶路,你还是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自个走进、跌入它那巨大的口兜里,你走不出它那只口兜的!越急越要迷!

他在艰苦地走着大半夜还就是走不出那丛密的树林。知道真是遇上那巨大无形的神灵了。这时他只好脱下他的裤子,用他的裤子蒙上他的头,睡上一觉。耐心等日头出来。

贪眠的日头终于翻身,太阳出来了,他也终于醒来。

醒来才会发现:你并没迷路。也并未走远。而是在原地徘徊!

  • 正牌乡巴佬 2018-10-02 18:57

    聪明人应该象猪一样无忧无虑,永远心安理得才对。拿下自己伸手就能拿到的,不要追求那些高大上的东西,不要用那无尽的烦恼来惩罚自己。

我坚信,一个爱读书的人在做人和做事方面都不会太差。用伟人的话说:“饭可以一日不吃,书不可以一日不读。”

我曾经十分爱好读书,抱着部长篇看个通宵也不是什么怪事,但现在基本不看书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看书了呢? 这我还真的不知道。

可以肯定,楼猪是个读书人,你能告诉我们,你最喜爱的是什么书吗?说不定我们还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呢

说起读书,你说像我这般的人能读得几本书?

说来还真要让我脸红耳热,自感惭愧不已。其实我读的书不多。得读的书更少!像这我样的年纪那样的时代更是如我这般的身世,读书是最奢侈也最让人耻辱的事。如我这般背景还读书于常人看来是另一种异想天开也是最让我不敢在人前亮出真我的羞愧的丑事。

书不如薯,更是我所不能遗忘的至理之谶!

人到饥不可自持时的常态实在是太让不敢恭维于还要高贵!

坦诚说,我书读得很太少。少得手指头都扳得过来!不想为自己辩白,也确实是、得读的书不多,读书的机会太少,命运与我太挑剔,能买得起的书也越来越显得少得可怜。我只读得几本破书,真是破得朋多没了封面的书。巴金的“家”,茅盾的“子夜”都是文革时抄家得来的还是残本!到了几年以前有一家“贝塔斯曼”的,是西德进入中国大陆的首家外来书业公司,

我没读过大部头的书,也遇不上!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是我读的第一本书。但我确实也读过好几本书,像蒙田的“随笔”,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还有卢梭的“忏悔录”。司汤达的“红与黑”。这些大都是前几年自“贝塔斯曼”邮购到的。后来那家西德公司撒出大陆后,不再买书。

但现大多也只在网上读点。网上读书,还是那“豆瓣”网有很多充满智慧和艺术潜在的书在。不少名著都在那遇上。但我都只读上半部,下半部由于我不知如何定购,网购的事我也不敢涉水。所以只能偷偷借空读些免费的上半部。在那最让感动的,是一部“小于一”的书,是被前苏联驱逐出境的一位诗人散文作家的作品。作家名字我忘了(好像是布罗斯基)。也正是那部散文让他得了诺贝尔奖!他的那份诺贝尔奖跟我们那位“莫言”的诺言贝尔奖相差太远了。那部书是有世界精神文化中影响力不低的书。

呵,我这又像是坏了的那只水笼头了。算了。说得不少了。说得再多也只会让人或要偷偷以另一种笑了。

还是书不如薯呵!你我这般,种田人读书真是。。。

你说的这些书,我只读过巴金的《家》,茅盾的《子夜》,再就是司汤达的《红与黑》,记得多少呢?那就是记得“我曾经读过这书”而已!

《家》和《子夜》的主人公叫什么名字我都忘记了,《红与黑》,记得主人公好像是一个叫做于连的家伙,此人是个野心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他极善于勾引贵夫人,最后好像是被吊死了。

我现在感兴趣的是老子的《道德经》,不知你是否亦有兴趣?

跟你差不多吧!书中主人公都不再记得了。

但是“红与黑”中的那位于连不是被吊死而是被砍头了。那位公爵小姐偏将那带血的头颅以她那洁白的裙子包着亲手将他埋葬!

对对老子的“道德经”不感兴趣,却是对庄子心有偏好。。

我们文昌人的确应该朝拜这位祖师爷。

庄周不仅在中国是吹牛的祖师爷,我看他也是世界级的吹牛大师。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要说北冰洋的冰盖“不知其几千里也”,这个大家都信,但你见过这么大的鱼吗?更有奇者,这鱼还“|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翻开庄子的书,吹牛的言语可以信手拈来,根本不需要特别搜索。我们文昌人都喜欢吹牛,所以

你是琼山农场的人,不要说我们文昌人,现在真的是阿猫阿狗都要出来黑文昌一把。

@正牌乡巴佬 2018-10-05 18:07:13

我们文昌人的确应该朝拜这位祖师爷。

庄周不仅在中国是吹牛的祖师爷,我看他也是世界级的吹牛大师。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要说北冰洋的冰盖“不知其几千里也”,这个大家都信,但你见过这么大的鱼吗?更有奇者,这鱼还“|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翻开庄子的书,吹牛的言语可以信手拈来,根本不需要特别搜索。我们文昌人都喜欢吹牛......

-----------------------------

你根本就无知庄子,遑论庄子。你可知道庄子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力透千年,你根本就不配谈庄子。

那好啊,既然无知的乡巴佬不配谈论庄子,就请我们有知而配谈庄子的野下秋草先生来谈谈,让我们开开眼界怎样?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