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七十五》碰撞论【首页推荐】

文昌 2141 27

撞,在现代汉语中有几种含义注解:1.,两个物体猛然相碰;2.猛冲;闯;3.不期而遇;碰见;4.试探着进行。而近代人普遍使用的第一、二种文字意思,在海南话中却是完全相悖的,唯有第三、四种含义值得商榷。

撞,从读音上做一下比较:[zhuàng]在海南话中读作[duàng],所以,状[zhuàng]元读作状[duàng]元,猪[zhu]就读成了[du],做[zuo]也就读成了[duo]。

撞者,执手之童也。童者,同立之邻里也。童者,足不出邻里之孺子也。僮者,行为受限之未成年男子也。童(僮)者,顾名思义就是言行受到管束的童子也。在海南话中,儿童的称呼不是本土习惯用字,儿童叫做“鲁童”(鲁莽的顽童),小孩子就叫做“倪子/倪尕”或者“孺童”。

古代五家为邻,五邻为里。《说文》:立,住也。人若是为同住一邻之邻,同居一乡之里。每每出入时,低头不见抬头见,则必会“撞见”和“相撞”,这就是在固定的环境和一定的范围场合的意外相遇,这是由于地区性产生的偶然,也是必然。

海南话中的“找人办事”,就是“去撞人”。这种“撞人”是在一定的场合下,进行有目的的沟通和交流,基本是有求于人的见面方式。可能是买卖关系,也可能是疏通关系。到单位,到市上等办事部门和公众场合找人办事,只能用“撞人”来形容。而到亲戚朋友家去拜访,那就是叫做“徎人”,就是从己到彼处。“徎人”,不是有隶属关系,就是有亲属朋友关系。而找人又叫做“挰人”,只是这种“挰人”方式存在不确定性。

“挰人”有时候是有约定的,有时候只是按照常理去照章办事,所要挰的人,不一定能够遇见,所求之事不一定能够如愿。举例说明一下“得逞”,在人们的理解中,“得逞”就是贬义词?但是所谓的“逞”,其实就是一种有目的、有计划的投入和付出,并一步步得到了实现?但是正因为这是有备而来的投入(投机),无论是智慧和阴谋都超出凡人一等,所以往往占了先机,这也是俗人所不能容忍的,这些在人与人之间表现是最为明显的?就像起义和造反一样,其中的性质不都是完全一样的。所以,得逞就变成了贬义词。而“逞”的词性在“呈”系列的文字中,唯一一个带有贬义的字,就是其字代表的目的性太强了。

在现实中,走关系求人办事都必须去“撞人”。关系不够硬,礼数不周全,那么事情就不好办?关系过硬时,一句话、一盅茶就能把事情办妥当,所以说熟人好办事。但是前提是这个熟人的实力和能力如何,又和你的关系如何?如果这熟人无实力有能力,那么,靠这种关系办事的,花费必然会很大。有专门替人办事的人,我们叫做中介,也就是中间人。在各行各业中通过介绍买卖两家达成买卖关系的中间人,海南话就叫做“某中”,比如海南话中的“官中”、“瓜中”、“学中”、“菜中”、“奖中”。这种人基本就是靠“做中”来抽水赚取利益,求办的事难度越大,索取的产物就会越多,甚至花了钱还办不成事,这三种情况都算是撞不对人了?

但是,有时候去“撞人”,由于把握不大,也有做试探性的先“撞撞”,这就叫做投石问路。一次“撞人”不成,就想想对策后又“再撞”一次,这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但回头后还是必须做一下总结和对策才能把问题解决妥当。撞南墙,其实就是“碰壁”。碰壁,也就是遇上了难题。但是为什么会碰壁?那肯定是处理问题的方法和思路不对或者有违世情和法理,所以才处处碰壁。

撞,现代的汉字解释中,唯一和海南话含义基本一致的注解就是,不期而遇,碰见。但是,这含义除了偶然性的见面外,在海南话中还有一种必然性。约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面谈的内容,商议的结果,都是要有计划性的。遇上贵人相助,就是撞上好运气。遇上小人刁难,那就是撞了衰人衰事,海南人就叫做“碰衰”,而不是“撞衰”。如果没有做好计划使见面商谈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这种见面就是莽撞的。莽撞,不会有人说成莽碰,这也就是撞和碰本身的主要区别。莽撞,就是见面时行为的鲁莽,言语的冒失。做事情考虑不周全,不顾后果和他人的想法就是莽撞,“莽撞”的海南话语法和现代汉语语法相同。

人之相撞,相约偶遇。陌生熟面,作揖问安。人之䚒见,意外惊喜。好运丑事,一䚒则知。故而执手之撞,或喜或忧,可伤心劳神,可喜乐连连,绝无肌体之伤失和性命之忧。偶遇偶䚒,揭恶諹善。可隐忍可声张,人之善恶,一䚒昭然。

遇,行走之禺程,一禺为一华里。相遇是于各行其事的行途当中的不约而见,转身又各奔东西只留下某种印象。遇见某人,遇见某事,都是道听途说的由来和根据。相撞即是不期而遇,也是如约而至,彼此之间存在某种关系,主要还是人与人之间的遇见。所以,在文字含义的表达上有奇遇,巧遇,没有奇撞,巧撞,这就是必然和偶然之间的关系。

碰,两石相並也。两石相并,有摩擦,有碰撞。摩擦的方式是上下左右摩合,只会对表面造成影响。而碰撞是面对面的冲击,轻则震荡表碎,重则破裂变形。当出现硬碰硬时,撞人,撞车,撞树,相撞,都读作碰人,碰车,碰树,相碰。所以,鸡蛋碰石头就不会写成鸡蛋撞石头。在海南话中,横冲直撞也是读成横冲直碰的,这就是对“碰”和“撞”字义的最明显的区分——碰不能等同于撞。

在现代汉语中,碰头有时候指见面和面谈,兼指触碰到了头。其实碰头是一种较深入的沟通。虽然不是硬碰硬,但是两者的接触是非常紧密的,所以海南人也使用这个语句说法。撞头,在现代汉语中,单指触碰到了头。但是海南人却不是如此说,正因为是彼词不达此意。

要想正确的表达海南话的含义,最直接的就是讲海南话,这在目前来说只能用方言意会,不能用普通话言传的。假如你偏要用蹩脚的普通话说“今天撞到了人?”,其实本是想说遇到了某人,而那外地人就会认为你碰到人,关心的是人伤了没有?如果你要用普通话说“碰到了人”,那外地人才会认为你“遇见”了某人。但是,在海南人的口语含义中,可以“碰死人”,但不会“撞死人”。因为碰的主要的含义是硬对硬,而撞的含义是面对面,这就是两个字存在的本质区别。

但是,“撞大运”却是人人尽思的好事,也是古今都比较流行的。此中之“撞”,便是机缘巧合之遇,也便是海南人认口中的本来之“撞”,最正解也。

那么,如果还要继续深入的分析海南话中关于“见到、遇到、找到”的几个正音文字的话:有目的去面对面的彼此打交道,这就是“撞着”,以为交流沟通为主。偶然性的遇见,那应该是“䚒见”,以“看见”为主。这种“䚒见”或者是好事,或者是坏事,局外人和局内人各自心知。䚒,普通话读音[chuáng、zhuàng],海南话读音[duàng]。

那么,无论是见到还是遇到或者是找到,其中都有必然的联系。无“䚒见”就没有“撞着”,所以“撞见”其实也就是“䚒见”,只是所见略有不同罢了。

海南话大讲堂《七十五》碰撞论——主要分析的是海南话使用的词组的词性和现代汉语中的词性存在的差异和不同。

个人微信公众号《海南话大讲堂》原创基地,天涯社区文昌版特别出品

哥良:撞大奖、不一定得;碰大奖、硬得。恰否?

“挰人”有时候是有约定的,有时候只是按照常理去照章办事,所要挰的人,不一定能够遇见,所求之事不一定能够如愿。

对应 - 海南话 : 普通话

1)撞 tuang :會晤

2)撞著 tuang ddo :遇見

3)相撞 tio tuang :相见

4)盅著 tsiang ddo :撞到

5)碰 phong :行趕

6)“亭” (本字不详)heng :探望

地道海南阿叔手把手教你说正宗海南话

叔良心中有文版,文版版中有叔良。

哥良对海南话颇有研究,海南话是古汉语不?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8-10-17 23:19

    只能说是古汉语之一,目前主要是保留在口头文化上,基本的情况就是大多数是音不对字,字不对音!

海南话与国语就文字层面来说,都是源出同本,都差不多,只是读音相异偏多。但其中也不乏与国话同调处。当然我对语言连起码常识也扯不上,对语言缺少敏捷程度。

看来英良真颇具语言天赋,其对语言的秉赋与研知程度也不错。

但坦诚说,上面的话题我也只是泛泛而过,能理会的不多,所以也难以道出个中左右来。只是凭他那一腔热诚真令人敬而佩之!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8-10-19 08:34

    就算是汉人,由于区域的不同,文字(方言字)和语言(方言)也会不同的。在海南乡下,能够坚持做文学和文化的人已经不多了,草哥正是一个!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