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七十六》芳蒌之米叕论【首页推荐】

文昌 599 16

现在网络上很流行“又双叒叕”的网络用语,其意就是强调某频繁发生的事件再一次发生。在这个网络新成语上,也非常形象的表现出了海南民间传统篾、叶编织品“叕”而“叕”的海南话读音“lab”,方言音源出普通话注音“li”。海南人喜欢做“叕”,所谓“叕”者,就是把食物或者动物包裹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一般用来包裹米食的用椰子叶和蒌叶编成的叶子袋就叫“米叕”,这种“米叕”编织得很密,没有缝隙。而用竹篾编织成的竹笼来装猪装鸡贩运,我们叫做“猪叕”和“鸡叕”。猪笼就是“猪叕”,但是鸡笼就不是“鸡叕”。鸡笼是给鸡住的竹笼,像个小房子,鸡冚就是用来冚鸡的竹笼,下口大,上口小。而“鸡叕”的“叕口”一般很狭小,要用力往两边掰,才能打开,这样的结构就是为了避免笼起来的鸡从“叕”了逃出来。

一、米叕的制作工艺:

1.“米叕”的编织材料取材:最常用的有椰子叶和蒌叶两种,其他叶料的不常见。

2.叕栂的要求:海南人“做米叕”,必须有“叕栂”,一般会根据所需的大小来取用蒌叶的对数,一支蒌叶分两半,就是两支“栂bou”,两对栂就能做出一个“叕”来。不同栂数的“叕”,编织的方式就不一样,栂数越多,编织的难度就越大。叕栂多少和蒌叶直径的大小决定了一个“叕”的大小,可放多少米,可以分多少人?而叕栂多能最终决定“米叕”能做多大,为了保证所做的“叕壳”同样大小,这时候就会把蒌叶从边径上“丝”成一样宽的叶栂来,这样做出来的“米叕”就显得精工和齐沓。叶栂对数的多少是“米叕”大小的关键,所以就有四栂叕、八栂叕、十六栂叕的区分和区别。笔者的父母就曾经做过十六栂的“米叕”,就似枕头那样大,做酒席时,几席人都唊不完,不过十六栂的“米叕”,一般表现的是做叕者的“做叕”编技高,并不会真的做,因为在海南人的风俗里,做“蒌叕”就是要用来装米炟熟成“米叕”的,如果那做“叕壳”的话,那么就代表年冬欠没有米食,兆头不好,所以海南人非常忌讳做这种不“怛誽/da.na”的事。

3.米叕的编织:任何“叕”的编织,都是叶栂之间做对角线的交叉和交合,这种交叉最形象的就是“又双叒叕”的一个过程,最终形成结构紧密的叕状。叕的编织,一对叶栂就是一经一纬,但是这交叉的经纬线是和叕面成45°的斜交状态,这就很形象的跟这个“叕”字如出一辙,这也就是“叕”字的由来。

4. “叕”字的多种含义:叕有四种读音和四个含义:1)读作zhuó时,本意是连缀,短处。这也就是一个编织过程,把较短的材料通过连缀和编织成一个较大的整体;2)读作yǐ时,本意是张网的样子。这就是编织成的一个网状,这也就是“叕”的外观表现;3)读作lì时,本意是系。这就是“叕”的成型的过程,把经过连缀和编织后的叶子袋进行扎口,就是相互的系在一起,最后形成一个整体,这就是“蒌叕”、“椰叶叕”、“猪叕”,“鸡叕”等;4)读作jué时,本意是速,笔者认为,“速”通“束”。速,从辵(chuò),从束。辵,从彳从止,乍行乍止的意思。在“叕”的制作过程中,不断的把蒌叶片插进叶栂中,这就是“束”,叶片的缀合和束缚,蒌叕就成型和定型了。叕读作jué音时,可以通“抉”,本意剔出。这更符合在编织“叕”的过程中,对于多余叶片做出的必要剔除,叕逐成矣。

这就是“叕”的四种含义在实际应用中的形象表现。

5.“米叕”的摓米量:摓者,装也。就是指两手执著,分而扐之。摓米,就是把叕口支开,用双手捧米,手掌做漏斗状,让米从掌缝落进“叕肚”。大米经过蒸煮后,有一定的膨胀系数,一般是1:2.5。“米叕”的摓米量选择在50%左右就正好,米放少了米叕就会有松软,米粒就会糜烂,成为了䊈状,外壳还会有米糊溢出,这种米叕水分多,不容易久置,自家食用尚可,招待送人就有失体面了。米放多了,叕里的米不容易煮熟,而且米粒哽硬。

6. “米叕”的炟煮:糯米做粽,糁米做叕。外地人的粽子是煮熟的,海南人的粽子是炟熟的,这是很有区别的米食作法。所谓的煮,对于煮饭时加水量是没有事先确定的,所以火候也不好掌握。所以,海南人是炟粽子,也是炟叕的。还有炟番薯,炟䒷楸(木薯)。所谓的“炟”,就是放在鼎中用来蒸煮食物的二过水是不再食用的,原因有二:第一,猛火水;第二,水粕;但是可以做“餴水”,也就是饲猪用的泔水。

所以,海南人做的“米叕”是要炟熟的,不会是去煮熟的。

二、海南人做“米叕”的民俗:

海南人为什么要做”米叕”?这在海南各地众说纷纭,都能各自成说。首先必须肯定的是,“米叕”不是海南人的日常米食,是在一种非常状态下制作的一种便捷米食,也就是干粮。古时候,海南人出远门办事和侱亲戚朋友时,在长途跋涉中为了防止饥饿, 往往会在路上备点干粮,一般准备的就是“糒䭙”和“米叕”。“糒䭙”就是俗话中的“饭团”,最特别的就是海南人在鸡油鸡汤加入适量的食盐后煮糒捏出圆圆的“糒䭙”,都不用“糸配”就能唊到饱了。只是由于“糒䭙”携带不方便,而且还要用精米来煮干糒,所以在嚮时候也算是一种奢侈米食。所以,“米叕”就是海南人出远门访亲会友做生意时首选的干粮。

炟“米叕”,就会炟鸡蛋来配,要是有咸鸭蛋那就更好,这样补充营养最啱称。那时候的山泉溪水是可以随时饮用的,所以解渴是没有问题的。嚮时候的“米叕”就是远行时必备的干粮,一般是用糁米中的糙米来做叕,糙米者,糲[li]米也。所以,米叕[lad]者,糲[lad]米也。

海南“米叕”的特点就是有一种植物叶子的芳味,这种植物就是“芳蒌”, 芳蒌和刺蒌都是蒌类,但是在叶质和香味上有较大的差别.“芳蒌”的叶沿虽然是锯齿状,但是齿刺不尖硬,而且叶质较软,叶片气味芬芳.把芳蒌的长叶钆成小段放在“蒌叕”中,合着捧入的大米加入适量的盐一起炟熟后就会香味四溢,这样更能增加食用者的食欲,而且“芳蒌”也有一定的药用价值。

嚮时候的农村人能不能丰衣足食,除了眽天外,就是眽家口。家有余粮也不敢“有哔三三卺,无哔四山颠”。哔,语气助词,海南话借指“就会”。年成不好的时候,都是番薯䊈番薯粥的,能够唊饱肚就不错了。䊈醠䊈粥嗺落肚就是一肚子的水,都不由就尡了,哪有干糒米叕来得耐肚咧?不是过年过膤的时候,想唊顿糒是真不容易的事。但是“做叕”“绑粽”不是日常生活中日日都有的,因此“做叕”“绑粽”也显得非常的隆重和重要。

“做叕”是海南人特有的一种便捷米食,但是由于这种米食的出现,又衍生出了很多特色的传统饮食的民俗来。

所谓叕者,就和它的编织成的包裹原理一样,海南人把做叕当成了留住好运气的一种寄意,为亲人祈福,为了未来祈福,为留住好运气来祈福,通通的把这些美好的愿望紧紧的叕在一起。

做蒌叕,有尖角的,有兀角的,不同的“叕角”有不同很含义。小孩子做“对岁”的时候,大人们还会编一些“鸭子叕”等动物形状,用来增加喜庆的气氛,和着书、笔、算盘,鸡蛋等放在簸箕中让孩子抓周,就算孩子不抓去书、笔、算盘,读不了书做不了生意,但是找食总还是能做得到的。

家有红白喜事时都会剀鸡剐肉拜公还愿,比如动土挖井、升梁入厝、作灶回火、祭祠立碑,亲戚之间往来时做叕炟蛋就是必不可少的。这时候做的”米叕”就会比较讲究一些,鸡蛋染颜红,米叕也绑红纸。而琼文地区的乡下“做叕”一般要求咸淡适中,还比较讲究叕味芳醇。不过少见在米叕中放入其他配料的做馅料的,因为松散的米粒和馅料之间没有很好的均匀度,而且加入馅料之后,就破坏了米叕独有的味道,倒变成了四川那地的九米饭味道了。

海南人做家事时,一般不会请全村人唊酒席。如有体贴和关爱村里某些老人的,就会从旁边剁几块鸡胸、鸡朒脽,剐几块米叕,搯点头盘送过去,让老人家特别感受一下邻里之间这份情义,这最能体现海南人的人性之中的尊老爱老之心。而喜家总在宴后也会把亲朋好友送来的粑篬、粑尕、米叕逐户派赠来一起分享。

三、关于“琼海苙”的分析和延伸见解

米叕,鸡叕,猪叕海南人通成为“叕”,用前置名词来区分不同的叕种。海南人的叕文化,琼海人称之为“苙文化”,而这个“苙”原指一种草,也就是白芷。白芷本身就是一种香草,这点比较符合“米叕”本身就有的植物芳蒌的香味,但是可能海南人没有几个见过白芷这种草,并且白芷的叶子是编织不了“叕”的?最为奇怪的是,苙字在词典里标注的本意又指猪圈,这点是值得分析一下的。苙,艹立也。那么把某种艹竖立起来围成一个圈,这应该就是猪圈了,但是这种是半包围,而不是全包裹?而猪圈在海南话中叫做“猪碉”,猪碉,顾名思义就是用石头围成一周,把猪圈养起来,就算猪的獠牙再尖再硬都是不能拱开的,而用草围起来的猪圈,最多是一种防风保暖的遮围和覆盖。所以,笔者认为,苙在古汉语中的注解应该存在谬误?

叕者,是一种编织形式。编织的材料和工艺不同,那么它的作用也不同。蒌叕、椰叶叕是用刺蒌和椰子叶编织的,形状小而柔软,用来做米食的包裹。而猪叕和鸡叕是用竹篾做的。鸡叕的篾条是小青竹为主,猪叕的篾条是以大白竹为主。这两种竹叕的主要作用是用做临时贩运鸡、鸭、鹅和猪,鸡叕扁口,猪叕两边开口,大口是把猪摓进去,小口是为了把猪嘴露出来,让猪在里面能够把头伸直,好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免得一路掼个不停。

所以说,“琼海苙”没有装猪装鸡的功能,那么这个“苙”就不是成为海南人乡下普遍存在的三合一的叕种,最起码在琼海以外是不能得到认可的。

叕者,首先是一种编织形式,其次就是内容物。米叕,因为装的是粝米而成米叕,因为是用蒌叶和椰子叶制作而叫做“蒌叕”、“椰子叕”。猪叕、鸡叕由于是用竹子制作,所以叫做“竹叕”,由于制作的形状、工艺,用途的区别而叫做猪叕和鸡叕。猪叕有大小之分,小的猪叕用来贩运猪苗,叕篾上粘有䊈醠和米糠等餴粕,这就是“生叕”。大的猪叕用来装肉猪并把叕中的猪从捅脰放血至死,所以叕篾上渗有血红,这就是“死叕”。

其实,叕本身既是一种人为的禁锢织器,就是要把衰运禁锢起来。先叕住后解开,这就像是一种法术、一种仪式。从做结做扣到连缀穿搠,像蜘蛛精的吐丝一样,生死就在作茧自缚者的手里。像法海的雷峰塔一样要压住成精的蛇妖白娘子,又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不能轻易的打开。

而对于“叕”来讲,好运坏运也就在一线和一念之间。无论是“米叕”,还是“鸡叕”,“猪叕”,叕中之物最终都要进入人的五脏庙之中,那么人就是凡间中最大的一尊神了,那么神鬼又何能何敢来欺讹呢?

海南话大讲堂《七十六》芳蒌之米叕论

个人微信公众号《海南话大讲堂》原创基地,天涯社区文昌版特别出品

椰子叶栂交叉——又

叶栂交叉编角——双

叶栂编织连缀——叒

叶栂连缀穟系——叕

椰子叶编织成叕

扎束1角——兀角

扎束2角——兀角

扎束3角——兀角,等待摓米进入后进行炟叕

小朋友还不知道“叕”为何物?

叕中情

笔者/编者和大小朋友合拍叕片

特别奉献一对叶两栂尖角叕

想不到哥良还会织叕,差点看走眼了。

哥良,你识织鸭栂叕不?当有人大难不死时也做叕来割一割,冲掉晦气。

哈,哥良识织笠?鸟笠最苛织。(恶织?)

@南国刁民 2018-10-31 15:22:25

哈,哥良识织笠?鸟笠最苛织。(恶织?)

-----------------------------

鸟笼喋,咋讲是鸟笠?斗笠之中,越南笠最精工和创意!

鸭栂叕

鸭姆叕?锦山、铺前地区叫 鸟叕。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8-10-31 17:45

    吓我一跳,鸭子也是笨鸟,所以叫做鸟叕,通哦。不过鸟笼还是鸟笼哦! 鸟叕鸭牳就用这牳吧,牲口都是牛做偏旁的!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