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八十一》崦嵫丛说【首页推荐】

文昌 2192 94

南朝.陈.徐陵《报尹义尚书》:"余崦嵫既暮,容鬓皤然,风气弥留,砭药无补”。 又《与李那书》:“迫以奄兹,难为砭药”。徐公诸多感慨,时而崦嵫,时而奄兹,皆是感慨"日落西山犹如人到暮年,打针吃药也于身无补了。老人暮年,英雄迟暮都是最自然的崦嵫。是自嘲,是感悟,都无人说得清楚?

但是,真正的殗孑和殗㱴才是最悲惨和不幸的人生。

殗孑,海南方言拼读为“ian.jie”。从字义上眽,殗从歹从奄,歹一般指不好的、坏的等。奄,用于表示动物的某种生命体征时就是气息微弱。殗有三个音义:病;死,浑浊;孑,单独,孤单,最常见的成语就是“孑然一身”,又指小。海南先人偏好于文言文和半文言文的口语表达模式,便断词取义组成了很多新词,其中就有“殗孑”,这其中的意义很的深刻。就比如从中原赵高的“指鹿为马”到海南人的“证龟成赑”,这本应是要记录在古代汉辞之中的成语,却被静悄悄的带到了海南来。

“殗孑”在海南话中,就是指没有父母和亲人照顾的孤寒仔。亲人生病或者死亡,一家子的生活必定陷入困顿和困乱,遗下幼小的子孺孤单无依,社会上可能存在的各种接济,并不足以让这些幼小的个体得到必要的生活保障和谋生条件,而处于自生自灭的边缘。

殗孑,就是幼小的个体处于凄惨的境地时,被有人道思想的世人同情和关怀时,也是对这种家破人亡现象的一种语法。一个家庭的破败,会导致子女无法立足和生存。社会上有良心的人并不一定有能力和义务来承当这种行善济世的责任,而倒是那些邪恶相邻会乘机分割这些无助的孤寒仔的房屋田舍,最后逼得伊人流离失所。但是,这个幼小的生命个体还是处在一种秋草逢霜的斗争数,只要有必要的社会力量支持和自身的自强不息,一切可能还会变得美好起来也是一个未知数?

殗孑,当指向无依无靠的老弱病残时,一切都是无望和徒劳的,只能处在于一种无奈和绝望的等死状态。人在世俗中生活,自身厄摆脱不了世俗观念的束缚,没有脱俗的淡定心态,相反还会自怨自艾和自暴自弃,最后在绝望中怀着怨恨死去,这就是最悲观的殗孑。就算又能够脱俗,但是断了血脉繁衍能力的家庭,迟早面对的就是绝俎和绝爼,结果也是很惨淡的。但是一关目后,人世间的有无都已经和此身全无关了。绝俎是无子女传后,绝爼是祖先无人祭。当然,如果眼光放远一点,人终归也就是宇宙的尘埃。只要能好好的活在当下,也是从有了人类后就一直繁衍至今的物种,这已经就是个体生命延续的奇迹了。而有无子孺,也终归一死。而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幼有所教,老有所养”,才不会陷入孤寒和殗孑的境地。

孺童孤寒,就是殗孑。可以看做是命运和老天的安排,这种安排有三种因果。

第一,因果报应。当我们面对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时,并不是都可以全部伸出援助的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去帮助。对于那些自作孽又顽劣的弱势人,原本就不应该得到社会上正义力量的救济。就比如《农夫与蛇》和饲老鼠嘎米袋一样,好心厄得好报,何必开目来做䁟䁾事呢?

当你砍倒了恶魔的大树时,难道你会认为恶魔的种子会是无辜的,你难道会认为它会萌发出善良的花葩来?

所以说,处在于因果报应者,被社会遗弃和唾弃也是一种因果循环。如果硬要视天下为己任而逆天行事,将反受其害。孽障之人如果不能悄悄的去自生自灭,最后也会因为继续做凶做恶而被天谴,这就是命中注定无法逃过的劫难;

第二,社会良知。建立良好和健康的道德观念前提,必须要有明辨是非的思想。千万不要像现在的扶贫一样,公家好心的送牛送羊给穷困的老百姓饲养,都没转身牛羊就被剀了分胙去配酒了?所以,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是先培养伊人自食其力,后创导伊人能够服务社会,体现其自身的生命价值。一般人的能力,一粥一粟的施与,是基本的人性怜悯,让其殗孑的人生存权利得到了一点保障。但是,这种帮助也是有限的,只是为了让伊吃好、喝好、纕好和活好,只能是一个生存的概念。不过这种庶民之交,也是社会稳定和谐的基础。

第三、感恩社会。吃过百家饭长大的孺童,不是孤寒就是殗孑的人。在这种良好的社会道德基础环境下生存下来的人,自身也必定是得到身边的人的认可和肯定的,所以才会得到这么多的社会关爱。而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人,对社会必会有感恩的心。小器之才可以团结互爱于乡里,成大器者,可造福桑梓。

而关于海南话口语中的“殗孑”,本地人都会认为是“阴积”。应该说明的是,“阴积”是一种负能量气场,而不是一种形态。阴气积累重,则阳气衰退,由此就会出现困厄的情况最容易造成人丁不旺和家业不兴。但是,“阴积”却不能代表一个人的遭遇和不幸,只是预计着未来的将走向颓废和没落。这是一种兴衰轮回,与“殗孑”所体现出的一种孤寒和困苦有着本质的区别。

积阴德,就是讲人要真心实意的去做一些不张扬的功德事。阴功,就是行善积德所得到的功德。阉公,就是做了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殗公,就是做伤天害理的坏事。人如果不心存善念,那么对人对事的心态就会是㤿㥽和䛳謮。怨气重,阴气也就重,迟早会做出没有人道的殗公事。

一个家庭相互之间的阴积太重,成员之间就会相互的指责和埋怨对方,这就是心胸狭隘和目光短浅引起。家口大时,要考虑如何去创造致富和兴家的机会,而不是全家围着那一亩三分地来计较谁分多谁分少?其实,就算是全留给一人劳作,也是致富不起来的。只有跳出这个人多地少的困境,才能迎来新局面。当然喜欢田园生活的,也可以安于清贫自得其乐。

孺童和老人的殗孑,主要是指幼无父母哺养,老无子女赡养,此皆是人生轮回中的大不幸。殗孑是自身心境出于自卑自怜,其处境又让人同情。如果本身处于殗孑的境地却又不安分,整日做贼做盗,那就是“什种仔”了,将会无人顾怜反而人人厌恶。崦嵫和奄兹那就是生命中最终都要面对的结局,只能无奈的去感叹岁月蹉跎,时日无多。

殗孑是无人饲养,崦嵫是日渐衰老。当崦嵫(衰老)又遇到了殗孑(孤寡)时,就会很殗㱴。那些没有失去自理能力或者是瘫痪在楪上的老人,经常会哀叹道:“活着无味,又死不了”,这就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悲嚎?眽不开,想不开者,必将郁郁而终。

孤寡老人老病死去时,有的都死殠死烂都无人知晓,这种情况可以眽做和称做“殗㱴”,这种情况在嚮候最为常见,基本就是那些没有男丁家庭的老人最终要面对的凄凉结果。因为近代人在传统的道德观念的沦丧,现在就是多子多孙的家庭也已经面临了这种凄凉的结果。先是“殗孑”,后再“殗㱴”,人生活到最后,竟然连个贱鬼都不如?

倪尕殗孑是小因果,有变数。文人崦嵫是自嘲,是领悟。老人殗㱴是大因果,无药救。人生从头到尾谁又快乐几何过?

殗,本字在一些老册中使用不多。奄奄又做殗殗,或者做痷痷更好,此为瘦病也,瘦到有气无力或者病痛到有气无力的样子。做殗忽时,应为误解?清平乐《孤儿记.绪言》:匹夫匹妇不能得助于天,其殗忽以死,可无论矣。本意应该是:一般的男女不能够得到老天的帮助,他们因为疾病忽然就死了,可以不在此论了。所以说,殗是殗殜,忽是指忽然,两字是不能组成词组的。《文选.左思.三都赋》:重葩殗叶。其中做“殗ye”音论,实乃叶误。应为重复的树葩遮掩了下面的叶子不得阳光照耀,但是叶子也不至于枯萎,不过是少了点生机,多了点浓郁而已。

殗殜,本意已经是接近死气沉沉的样子,是一种气氛,殗孑是一种情景。殜,病也。在海南话中用得也较多,人生病了精神萎靡,就叫做“殜殜“。“殜殜“古文中指做气息微弱,而气息微弱表现出来的形态就是有气无力,有气无力亦可谓“殜殜“,而非气息微弱这一种解释。那么延伸开来,所谓殜者,海南话还叫做“掰殜“,却常误认为是且和屌,倒变成了粗话了。“掰”海南人常常认为是“败”。败是是在输赢上论,“掰”是在对错上论。掰的本义就是用双手分开和折断,虽然分开和折断是根据实际需要而动作,但是对于被动作的对象来说,就是破坏了一个整体,这就是“掰了”,也就是坏了。“掰了”和“别了”含义略不一样,“掰了”就是坏了,“别了”就是破了。

植物无土壤,植物就会坏。人无土地耕作,也会去做坏事,这就是“坏”的起源。 “败坏”和 “掰坏”在海南话中,还是可以读出两种读音和两种意思的。败坏,因为做事失败和不成功而破罐破摔去危害社会的坏人,就叫做“败坏分子”。被有意和无意的破坏,就叫做“掰坏”。“败”是二声调,“掰”是一声调,细细品读起来,别有韵味。

古人使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字眼并不一定都是正确的,因为后人无法考证,就列入了通假字来通俗。而所谓通假字其实就是一种不断出现的笔误。不过因为象形文字的相似,又可以让人触类旁通以为然了,而后人又不求甚解去约定成俗了起来,文字的谬误就越来越多,通假字也越来也多,最后被理解成千奇百怪了起来。

文昌之所以变成了文化县,那是受骨子里本来就有的海洋文化的影响,南洋文化就是走出去的文化。主要还是因为沿海的土地贫瘠,这就是一种“埯瘠”。头苑和宝芳一带的土地就是属于这种情况,雨天走在山坡上,都感觉地面是顿顿的。我曾经在头苑和宝芳做过几座路桥,打灌注桩孔时发现这一带的土壤层很薄,岩石也很硬。沿海的沙土地更是这样,晴天沙尘飞扬,雨天沙土饱含水分,这对植物是一种“煎熬”,生长速度极慢,只能种番薯、番豆和椰杍树比较适合。所以以前文昌东郊半岛的百姓一边种番薯、番豆和椰杍维持生计和积攒散钱,一边教子读书,才能有好的出路,这就是“地肥饲懒人,地瘠出大人”。人生有时候,路总是逼出来的。

奄字类,有很多不同偏旁的文字,但总的含义多是和阴暗、隐晦有关。如果都从奄从责(兹)以[ian.jie. ze”]声论,试着按照海南口语的词组进行通义,就可以凑出这(么)多组类,仅供参解:

1.淹.渍:这个词组有现代汉语中出现,淹浸沤渍;

2.腌.胏:吃不完的肉类,用盐巴等佐料腌起来,成干肉状;

3.餣.糍: 糕和饼;

4.醃.醵:手头拮据的人聚集在一起凑点散钱饮点小酒;

5.唵.啧:形容说话或者吃东西时的动作和发出的声音;

6.剦.㓤:把雌雄动物割去和剥走某种生殖器官,让它失去生殖和繁殖能力;

7:阉.阄:就是指是躲在门后(暗中)来抓阄、抓阉进行表决和分配;

8.㤿.㥽::心里不高兴,怨恨别人;

9.䛳.謮:暗中说人坏话和指责他人;

10.掩.掎:隐蔽某个区域和某种事物问题或采用隐蔽的手段去牵制别人;

11.㞄.蹟:腿脚瘸跛,走路不能循道。也就是说眼中所看到和心里所想走的路,却是在举步维艰中偏偏跨不到位;

12.痷.癪: 由于疳积和营养不良导致的消瘦;

13.殗.㱴:风烛残年又无人照顾和赡养的孤寡老人;

14.㛪.嫧:牙尖嘴利和心直口快的剩女;

15.䁆.瞔: 䁆,闭一只眼。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16.晻.昃:日头偏西或者被云层遮住;

17.黤.皟:深黑和白净,黑白分明;

18.罨.羁:张网罟罱和束缚动物;

19.菴.箦:用竹子和草编织成的席子或者达成的寮屋;

20.庵.庎:低矮简陋的房子,避世独居的住所;

21.䣍.郅: 周武王即位后,封纣王之子武庚管理商朝旧都殷(河南安阳),是为商䣍。武庚郅治,遗民大悦。武庚叛乱,周公东征诛杀武庚;

22.裺.襀:围在小孩子胸前保护衣服干净的小褶布;

23.㡋.帻:始见于中国汉代的男子裹束鬓发、遮掩发髻的巾帕;

24.馣.積: 积蓄浓郁的植物芬芳,暗香弥漫;

25.匎.匓:生活节俭不奢侈,日子平淡无趣;

26.崦.嵫:日没的地方,又指人到暮年;

27.埯.埴: 埯,小土坑。埴,黏土。有黏土的小土坑,多指播种定植挖的小坑;

28.硽.磁:山崖或者山岩两相合,似乎两者之间存在吸引力;

29.㽢.㽧:安于农耕,五谷丰登的避世生活;

30.䤶.镃:一种齿形锄头。锄齿,海南人叫做“錤”,通“箭”,似平口锥形。现在疑似常见,名称不同。平口锄头挖沟除草,四铫松土,齿口锄头薅草拁蒳。

31.䎨.耫:书上写是一种农具,具体不详(厄考);

32.䅖.稵:移栽禾苗时萎败不生的样子;

33.㷈.炽:隐藏起来的火种,火芯炽热;

34.㭺.樍: 树名,㭺檢和柽柳;

35.补遗:俺、债、奄、兹、鹌,鹚,螆,禌;

在以上的各类组合词中,笔者皆采用“ian.jie”做为读音,按照象形文字的基本含义延伸出来的类似词义,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是无法考证的,甚至都是没有的,是笔者从海南话近似的常用口语中衍变,可做为今后的辅助资料进行再参详。

崦山在甘肃在甘肃省天水县西,嵫山在山东省兖州市嵫阳县,本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座山两个字,但是用来形容日落和暮年时,崦嵫就成为看了一个有代表性的词组,这就是中国先贤们创造出来的文字魅力。

就比如近代汉语中常用的“刀俎”,“俎案”,“俎桌”,在海南人的口语中也保留着“绝俎”和“绝爼”,也是从考于古汉辞的有力佐证。

注解一:痷,读音“ān、yè、è”。从象形文字的特点上看,“痷”基本是从“奄”声,而读成了“yè”和“è”,是值得进一步考证的。在海南话中“痷”读成“e2”音,也有读成“rye4”音,但是含义又是什么,应该是少有人去深究。但此字在读音上有了三种分歧,其中必有其演变和延伸的历史在内(待考)。

闪了腰,海南人就叫做“痷ryè了腰”;崴了脚,海南人就叫做“痷è了脚”,此字在古典上的三种音义目前还真能从海南话的口语中考证出一些确实存在的口证。或者是因跃[yue]成痷[ryè],因硌[ge]成痷[è],用来区分和特指上肢和下肢关节脱臼及受伤。痷癪是一种痩病,是一种不正常和亚健康的身体状态,这就影响到了肌肉的强度和韧带的韧度,所以才会出现上下肢在一般情况下的痷[ryè]和痷[è]。当然在高强度运动下出现不正确的姿势时,因为重心和外力的影响,就不单是闪腰和崴脚那么简单了,骨折到断腿短脚都有可能发生。

关节,海南话也叫作“骨䯥an”,从骨从显,和“厈”同音。“厈”,海南话中指比较简陋而孤立的房子,即“一厈ngan室”。

注解二:剦,为利刀旁,主要的含义就是切割雌雄动物的内(奄)生殖器。包括输精管和输卵管结扎和睾丸切割,甚至是男根都遭到剁矺的太监。凡是被剦割了生殖器的雄性动物,叫做鸡剦,羊剦,剦人等。阉人本不是指切除睾丸和男根的剦人(太监),原是指心理阴暗的人。当太监因为生理缺陷而变态成了“阉人”,剦人也就成了阉人。

剦的手段很残忍,容易带来大伤亡,所以海南人形容那些不专业的医生叫做“剦狗医生”,因为这种医生会动不动就剦死狗和治死人的。在海南的一些地方的饭店或者养鸡场,会打出大阉鸡的招牌,这尚且可以理解。但是竟然会有误写为“鸡腌”,那就是大错特错的,明显就是眽[mo]书不透纸的。

注解三:阉,从门从奄。门里户内光线不足,就是奄门,这就是阉的由来。形容在暗(背)地里做一些不得人知的事。其一,为了相对的公平而故意用隐藏的手段来“抓阉”;其二、暗中做不公正不公正的事。这种事就叫做“做阉公事”,而不是“做阴公事”,“阴公”的含义到底是乜?也真是厄解。

“阉”曾是嚮候农村广为流传的、最原始的物质分配或意见表决方式,就像现在的车牌摇号和摇奖一样,其实也就是一种技术型的“抓阉”方法,是否会存在作弊天知地知?

抓阉和抓阄,目的、过程和结果都一样。但“阉”是一种方式,“阄”是一种记号标志。阉,简单的理解就是某人某物在门后做某事。阄,就是指古人在做表决时把刻有记号的龟甲放在门后。古人用龟甲进行占卜问卦,也用龟甲进行表决分配,这就是“抓阄”的由来。阄音同揪音,从门后揪出来,就是抓阄的一种标准动作,所以“阄”就从“揪”音,这就是“阄”字读音的由来。

联想,可以回顾和还原历史。联想,可以创造和改变未来。但是联想必须符合现实和事实,而不同的区域、不同的人群就有不同的现实和事实存在。在不断过去的现实中,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曾经在现实中存在的事实…

海南话大讲堂《八十一》主题——崦嵫丛说:殗孑、殗㱴等

个人微信公众号《海南话大讲堂》,天涯社区原创基地文昌版

哥良,请把“秋仔匹匹,扎叠屎第一”翻译成国语

  • 填孔 2019-07-25 13:28

    评论 原来数字号C:你一句话改成这个文昌话表达,人就懂了。"风仔竖竖,扎叠屎第一,,。国话就是,口沫飞溅,讲话不算数。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5 14:36

    哈哈!不准注的事,暂时不用做!

  • 原来数字号C 2019-07-25 17:21

    评论 填孔:不生动,不顺口

@原来数字号C 2019-07-25 12:31:35

哥良,请把“秋仔匹匹,扎叠屎第一”翻译成国语

-----------------------------

不用翻译的,只要你把北京方言中的须[xu]中间加了[i],就变成海南方言的须[xiu]了,另外几个字你再想想办法变通一下就做得了!

离百篇差二十篇。汪汪大言,费时费力才阅完,又举证,又引申开来,洋洋洒洒,好像太多话要表现。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5 14:46

    学弟呀,几年不回海南啦,是否已经在珠海定根了?我灵感来,几日事。写好初稿形成一个大意再举一反三来补充增减就差不多了!

@天空对大地 学弟呀,当初制定的目标是百讲,但是随着积累,感觉绝对将不止于百讲?

  • 天空对大地 2019-07-26 19:52

    看你洋洋洒洒,大肆其词,又举证,还引申开来,像盛产的作者,掌握了写作技巧,大放厥词,当然上瘾了,不止百期了。现在是盛产期,追求数量,量至也可出书立著了!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6 21:06

    花银子赚吆喝的事,得考虑久点!

兄喂,最近想回,呷个酒!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6 10:20

    当是,学兄我先请,存有几瓶好酒都无好友一起来斟酌,存的葡萄酒比较甜,我都全干了!

兄喂,你路已行远,研究太深,康熙词典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6 10:20

    我不眽康熙字典,我就管自己脑子里涌出来的海南话!

  • 天空对大地 2019-07-26 19:57

    我倒最近,闲时看康熙词典,太深,又古文,让我抓耳挠腮,急着总看不懂!

你识太多,一定成古(傻)仔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6 10:21

    我要是读书多做古仔的话,早就做官分人掠去坐监了,知啵?

也必成一般人,常人所看到的呆仔,傻仔,也是读书人!!

尊称我学弟,我过往也曾努力过

省报,垦报,省电台,皆有发表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6 10:22

    八支的,你写秃过几根铅笔过现在?

  • 天空对大地 2019-07-26 19:37

    识书人,爱搞黑色幽默,指桑骂槐,一针见血,一针刺人软肋!可识字人,一肚子文墨与词语,不需口吐脏话而过瘾,不像读万卷书的人,吐出的”莲花”。应学会口吐莲花,吐出几十年的肚中所积之词,不要学村妇骂街,让人贻笑大方,也笑落了牙,大跌眼镜!

叔良,尊老爱幼,就不会有殗孑的事了。

识书人,爱搞黑色幽默,指桑骂槐,一针见血,一针刺人软肋!可识字人,一肚子文墨与词语,不需口吐脏话而过瘾,不像读万卷书的人,吐出的”莲花”。应学会口吐莲花,吐出几十年的肚中所积之词,不要学村妇骂街,让人贻笑大方,也笑落了牙,大跌眼镜!

  • 海南文昌王英良 楼主: 2019-07-26 21:10

    还忆着我们中学候的三葉文学社啵?

  • 天空对大地 2019-07-27 09:41

    忆得,卓,韩,王,还有你,别的人不忆得了。再回首,转眼几十年了,现在不想去忆起往事。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