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八十四》——㢄㫹说

文昌 659 58

在第七十九讲中讲到了“灶廗dài”,就是指海南乡下从古至今传下来的“厨房”的古称,这在农村是非常普遍的。而灶廗的简陋一直是农耕阶层极难改变的现实,甚至也无法得到重视,因为粗做蛮食的农民,那要能有一个生火做饭的地方已经是极不错了。如果碰到大操大办的时候,那灶廗是无法满足得了庖廚的多种需要的。因此就得再选改一个比较大的地方搭棚起灶,设刀砧案,请专业厨子厨师来站鼎操持。

乡下人逢升梁入厝,亲家嫁女,满月对岁等喜事总要做一倷章程惯例来祭祖拜公。爼桌俎豆,金银香烛。酒豋酒盅,糒䭙鱼肉,这些就是民间基本的祭仪。

豆者,古时候是一种高脚的祭器,但是现在已经简写为某种植物的果实,这应该是不对的。植物的果实或者种子,其本字应该就是草字头的“荳”了。而既然豆是一种器皿,那么乡下用来摪粑放碓的地方,也就是叫做“碓豆”了,不过官方文献中又用做“窦”,可能是从形状也基本是一样而定,但是“窦”既不是工具也不是器皿,海南话中的读音和豆也不同。

豆器是放置三牺祭品的器皿,那么庖制三牺的庖厨(场所),通常我们叫做“㢄”,㢄所在的场所通俗的海南话也叫做“㢄㫹”。

在海南话中,既能听到“灶廗”也能听到“㢄㫹”,有时候经常容易混淆为不同地方的发音音调有不同,但这其实是历史造成的两种阶层文化的交集。灶廗,一般是平民百姓用来生火做食的地方;㢄㫹,就是官绅阶层用做庖厨的地方;在等级和用途功能上有很大的区别。最基本一点,富贵人家的庖厨里是没有煮猪菜猪餴的,厨余后的餴水是不需要自己利用的,会有专门收集这类泔水的人收走,就像现在的宾馆食店的剩余饭菜,都有人来收去饲猪群。

㢄dòu,在《玉篇》中徒候切,音豆,这是记载了其读音;在《篇韻》为器名,这是其得名的由来; 在《海篇》中为祭所,这是其使用类型的定性;在《篇韻》中是廚庖,这是其性质的定义。㢄,从广从豆,广本读yǎn,甲骨文和金文的写法象屋墙屋顶,其含义是依山崖建造的房屋。广下之豆,便是房屋下有豆器。所以说,㢄是围绕着厨庖到祭所祭器而来的。它包含了豆器,却又比豆器的作用广泛。它代表了祭所,却又包容了祭所,这一切都是由它具有的厨庖功能来决定的。

㢄㫹,是庖制祭品的地方,是安排祭器的场所,其中要庖制的祭品种类繁多,这是现代人没有去了解和掌握的。在文献记载中,朝廷制作和存放供品的地方,叫做神厨库。从㢄㫹到神厨库,就是从制作到存放的两个有关联的环节。

文昌县史上有近千年的学宫,过去也叫做文庙,后来叫做孔庙,历朝历代都有祭祀。共和前期因为要砸烂孔家庙所以不兴大祭,最近几年来祭孔的规模又开始大了起来,但是祭仪是否沿袭过去的老例就不得而知了。

康熙五十六年,文昌知县马日炳按照祭器数目,捐制豋、铏、簋、豆、笾、簠、共二百四十余件并库藏,安排老人来掌管。这就是孔庙以前祭器的大致数目和品名,而具体又是一倷怎样的器皿,有待有识之士去考证。而在这其中能够被今天所理解的,常用的就是豋、簋、豆,“豋”在民间一般是用来装酒装糟,所以经常都叫做“糟豋”,如果再准确一点就是“糟㽅”,㽅是瓦器。金属制成的豋器,可以叫做“镫”,海南人也把喇叭口的铁皮水桶叫做“铁镫”,只是读音有稍微变化;“簋”在民间就是和灶廗联系在一起的器皿,既可以做携带食物用,又可做蓄存食物。由于民间使用的“簋”全是藤竹制品,可移动性强,放置在较低的位置上容易被家禽家畜糟踏,还有三岁鲁童也喜欢去勾勾搭搭的扟(shen)倒,所以就多做了一个竹挂挂在钩上,这就是“挂簋”;“豆”在在海南话中出现,是跟“碓”一起出现的,叫做“碓豆”。

无论如何,做为祭器的豋、簋、豆能够出现在民间百姓的日常生活中,那就是因为这些器皿是和食厨的关系分不开的。既可以在㢄㫹中使用,又可以在灶廗中出现,这和等级不同的场所没有关系,而是跟使用性质和作用有关的。

㫹(dai) ,又有shù、 yú音。从日从所,本义应该就是日照向阳之所,这便可以通暑(shu)音和煜( yú)音,这便是亦暖亦明也。必须要明确一点的是,㫹之所以代表暖和和通明是因为它所处于的方位决定的,其字没有形容词性,应该是特定名词。“㫹”不可能做为一个单独的文字和字义存在,必须有其相关的组词,而在过去的古籍中,却是找不到有组词存在的,在目前也只不过能在海南方言中还有这个发音的存在的,这就是“㢄㫹”。

日照向阳之所既晷又暖,这是一个特定的地理方位和场所。从传统风水学的五行观念和观点来看,厨房应朝向东方或东南方为大吉。东为木,东南为水。木向阳则旺盛,水向阳则温暖。而㢄㫹用火、用水,燃木可以生火,水可以润木,都是相生的关系,是木火通明的格局。㢄㫹建在向阳的地方,则会充满阳光之气,给人舒畅和顺的感觉。光曜之门庭可以消除阴暗隐晦,对于培养健康的体格,健全的人格、和睦的家庭等人文环境都有很大的推助。

㢄㫹在东方或东南方向,也适宜食物存放的卫生。既有新鲜、清爽的空气,又有阳光的照射。早晨有阳光照,但是环境气温低,中午太阳毒时,㢄㫹又变成了阴凉的地方,但是颽风(南风)依然会轻拂,空气也依然清爽,食物就可以保持较久新鲜度,从昞头到日暥,都不易腐坏变质。

一般从整体上来说,正宅主屋都会坐北朝南或者坐西朝东,所以,㢄㫹的建筑位置也有讲究的,这就是东和东南的位置。当正宅坐西朝东时,㢄㫹最好不要在前面的正东方,只能是在其宅的东南方,或者二进往后。当主屋坐北朝南时,㢄㫹就可以在侧东边或者东南方。

在讲究风水的宗族群体中,其讲究的就是一种风水格局。而这种风水格局的形成,必会给予人一种向上和奋进的心理催化剂。

一般在农村乡下,能够把住宅建成一个整体院落的家庭,都是占有天时地利的富裕家庭。就算是世代农耕的家庭,也会有诗书礼仪的传承和灌输。这样的家庭必会重视自然风水和人文风水,才能够得到风生水起的延续。所以,像这种家族的房屋结构和分布也会考虑风水格局,无论是从思想上的注重和财力上投入,都是有明确指导方向的。所以,像这样的家庭的厨房,建筑等级是向㢄㫹的规格和内涵眽齐的。

而对于那些连到温饱都不能解决的家庭,代代辈辈都挣扎在贫困线上,唊上顿不知下顿的,日日清水白炟的过日子,命都顾不上了,哪还能去查理那么多的风水讲究?所以,也只能建间简单的灶廗来解决一日三餐的炊事需要。当然,灶廗也可以建在东边和东南边,但这是因事而异和因人而异的,如果没有耕读传家的理念和执着,就算有㢄㫹的格局,也没有㢄㫹的内涵,其依然还是属于灶廗的性质。

在农村,做有钱的叫做地主,做无钱的就是穷农,但是并不是有钱的家庭的厨房就可以称作㢄㫹?首先,㢄㫹是封建文明的一个产物,是和祭祀"天、地、君、亲、师"分不开的,是自古以来敬天法地、孝亲顺长、忠君爱国、尊师重教的精神信仰和价值取向。

三牺献祭,和羹以祀,皆出自㢄㫹之间。所以,㢄就有了祭所的含义。祭品所盛,以豆为器,由此㢄则通豆,是为器名。祭品所制,庖也;祭品所出,厨也;㢄则当是承当祭品庖制的厨房了。

㢄以庖厨为基本,以祭所为内涵;㫹以方位为特点,以厨房为首选;此便是㢄㫹的由来。

在海南人的日常对话表达中,时而有人会说灶廗,时而又有人说㢄㫹。但是在实际中都是指各家的灶廗,这就是多年以来已经面对的事实。因为海南口语中既然有了这个“㢄㫹”的说法,那必是有其历史由来和原因的。

海南人的过琼史,姓氏也繁多,来历也不明。但是只要翻开海南人的各姓族谱,其过琼始祖都会是历史名人和大官员,从来就不见有哪个姓氏分支说是氓民逃荒逃难过来的?所以说,海南人想通过傍官和合官来得到官气,提升本姓的历史地位。又想通过宗姓联合形成一种亲近关系,以免被旁人眽低和欺讹。事实上,不得不承认在海南得名的过琼各姓始祖中,都是官宦名流,其对海南社会潮流的影响是很深远的。由于他们主导的封建文化必然深深的影响了社会底层的民众,也唤醒了这些民众积极向上的念想。

当这两种人群和两种文化必然性的参合在一起后,无论是被教化,还是被同化,社会发展中主流文化观念都会影响到乡间僻野。灶廗,是封建奴隶社会最初级的产物,是华夏文明发展过程中的一次进步。如果把燧火氏的燧木取火当成人类最重要的一次进步,那么灶廗的出现就是人类的第二次进步,这就意味着个体家庭的产生和出现。而伴随着文明的出现,灶廗也逐步升级为了㢄㫹,这也是第三次进步。而㢄㫹的出现也意味着人类社会的等级分化正式开始,这也是文明和愚昧之间的分化,而且延续了几千年至今…

在社会的不断媾变中,有的家族从灶廗中走出,有的家族从㢄㫹中退出,在这反反复复的过程中,天灾人祸导致很多名噪一时的名门望族的荣华富贵烟消云散,最终颓废没落于乡野。而这些没落的家族子孙并没有忘记从十八代祖先那里秉承的很多风俗习惯称谓,在代代的口口传承中得到了很大保留。同时,又影响了保留了较早的封建思想文化观念的底层社会百姓。

最后,你做饭的地方叫做“㢄㫹”,他做饭的地方也可以叫做“㢄㫹”。伊做饭的地方叫做“灶廗”,我做饭的地方就也叫做“灶廗”。反正,一样都是厨房,只不过会有一些简陋和规整的区别。

就海南而讲,从其移民的历史阶段上眽,灶廗和㢄㫹的形成和融合有两个很关键的因素,一个是民间的流民因素,一个朝廷的户所因素。流民是分散的个体因素,户所是集中的团队因素。

流民随意迁移性很强,被动型也很强。活不下去得迁走,被欺压得耐不住得迁出,想寻个更好的地方也会搬迁。由于流民社会地位的卑微和居所的不固定,对于厨房的要求也会将就一些,也只能按照最原始的模式去建造,能够烧火做䊈做菜即可,这就是最早以前的“灶廗”,能够满足日常的饮食需要便罢了。虽然老百姓也会利用灶廗兼做点供品祭品去求神拜佛纪念先祖,但是农字厄出头,番薯都没有唊得饱的家庭,就不用讲去教子读书求上进了。望子成龙也好,望女成凤也罢,但是,家无读书人,何来做官运;厝无生意本,何来利滚利。

我曾问过村里的父兄在做公时口里念叨“福禄正神,南朝南圣”是何许人也?伊也竟是不知的,只道是:人云亦云。

所以说,灶廗,是寻常人家用来祭自身的五脏庙,其他的就等有钱了再说吧?到时人家怎么样,自家也怎么样?只是人家到底是为何那样,就不知道了。

古时候文昌有过纛旗庙,是古代军队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清澜沿海就是这些军队管辖的区域,是一个千户守御所,其名字叫做青昌守御所城,原址就在如今的东郊马头城内村以及周边,下辖十个百户所。这些百户所具体分布在哪些地方,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资料可以全部考证,笔者只根据手头的一些资料做出初步的几个判断和认定,龙楼铜鼓岭山脚下的家乐村,原是百户所,所名叫加乐。现在的文教东君村附近,有一百户所名叫凤凰所,东君村的得名和凤凰所是有着一定的内在联系的。

百户管辖十户,十户为一村,一户出一丁,战时出征,闲时操练,平时务农,这就是过去屯兵屯田的户所制。屯田的村庄是有军籍建制的村庄,参与军所防务的军丁都会有轮值任务,家家户户都能够长期的参与户所相关的集体祭事。屯军屯田的集中性让㢄㫹文化很自然的向基层户所传播,基层户所的分散性又让㢄㫹文化影响到附近较早的原住民村庄,㢄㫹的名字和说法也得到使用和传播。随着朝代的更迭,原先户所那些有军籍的屯田户,也会失去资格,不再享受到新朝分配的一些资源,最后都基本融入底层社会中自谋生路去,其本身秉承的传统㢄㫹观念和习俗也传将下来。

就如当初渡琼来解放琼崖的四野各部,除了部分继续北上执行其他任务外,大部分的就地转业成立垦殖局,这其实也就是现代史上最后的一次屯军屯田模式。团级就是场部级,营级就是作业区,连级就是生产队,队里还分了几个班,编制全保留,劳动工具、生活物质,劳保用品统一发放。最早的屯军垦殖是实行集体性的伙房(食堂)用餐方式,后来随着垦殖的深入,垦殖局的屯田计划中必须考虑到人口的延续性,连队工人必须成家立业,接着就有连队工人回乡招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举措,灶廗又再次兴起来。现代有名的“八千湘女进疆”的故事,其实就是一场“送新妇”活动。

农场最初的房子还是苏式的连排拱室,连队工人成家后盖的的厨房都是茅草寮搭起来的,比农村的灶廗还简陋,更别说跟㢄㫹比?后来随着各自家庭人口的增加,又会把灶廗来扩大进行分割,既可以做䊈,也可以住人,同时也开始养鸡鸭猪鹅等家禽家畜。

来自潮汕地区的农场工人,最早就弄出了财神公位来点香祭拜,灶廗这又增加了㢄㫹的祭祀作用来了。第一代的屯军垦殖的军转民身故后,能够叶落归根回中原故土也不多,大部分还是要埋葬在所在连队的林带和自己开辟出来的一些五边自耕地上。随着先人在海南的入土为安,那些来自中原的屯军移民也慢慢的把海南视为家乡,还学会了海南话。逢年过节也会对公婆父母进行祭拜,伊人的这代先祖也就是其后代的过琼始祖了,一个连队都会有百几十个不同姓氏家族的过琼始祖,更不要说全省近一百个农场来的移民会有多少的过琼始祖了?只是随着海南土地资源的匮乏,这些屯军垦殖的移民后代是极难在这片土地上做到开枝散叶的,一户一丁是暂时的保持现状,一户两丁时资源是绝对不够的,无丁户当然就没有以后了。

垦殖连队较早时还保留集体出工,集体放工的纪律,后来又搞起来了家庭联产承包制,农场就不主导种橡胶了,把农场的部分土地分租给工人自耕,让农一、二、三代自己转型去种植其他经济作物,就这样完成了屯军向屯田的过渡期,也彻底完成了甩包袱的任务。其实,从历史的角度上来眽待这段历史,这就是一次以屯军开始的移民运动。

海南有限的资源已经有效限制了共和初期这批军转民后代的自给自足,但是当初农场的教育水平又让农场的子弟受到良好的基础教育,考上大学的前途多很无量,考不上大学的到城里也可以当技术工人,总体的还是比农村出来的有竞争优势,这就是屯军屯田文化最重要的历史作用。

作业区相当于过去的百户所,作业区所在的连队就会有小学,甚至有到初中,场部就从小学办到高中。而农场的教育质量相对于当地乡镇的教育质量普遍都高,在最早农场是用普通话教学的,海南本地乡镇是用海南话教学的,后来随着海南话教学的消失,海南本土文化也逐渐被遗忘当中。

前文提到的龙楼的加乐百户所和文教凤凰百户所,也是有相应的庠序学堂的,过去学堂的名字目前是无从考证,但是在过去加乐所属的范围内,衍生出今天的红海小学。凤凰所的范围内,衍生出今天的同源小学。这些学校的兴办,是和当地的人口密集分不开的,更是和其历史沿袭分不开的。而过去的那种户所教育模式和今天的农场教育模式的性质是一样的,总是比原先的原著民教育水平提高很多,而受到这种较高水平的文化教育的人群,就能走得更远。

后来的屯军就没有了㢄㫹的说法,一般都是叫做“伙房”,在现代,下面基层的叫做食堂,场部的叫做招待所,已经不去祭什么了。可以这么说,从满清灭亡后,几千年来由上层封建社会主导的㢄㫹文化就彻底消失在公众的视野当中,只不过在海南乡下民间还时不时的听闻得到“㢄㫹”的说法…

归纳一下历史上有关厨房的几种说法,第一,御膳房,掌帝王膳食之所。御膳房不是民间能拥有,但是“用膳”还是能在民间有说法,但还是有一定社会地位和身份的人才会讲到和做得到这是达到了较高规格的饮食标准,这就是肉食。膳,原本就是指加工精美的肉食。而民间口里的“用膳”,也可能时而是“膳”,时而是“饍”,这都单是和饮食标准有关的,不过必须肯定的是“膳”和“饍”皆是指美食。有酒有肉的美食盛宴,一般都可以附庸风雅的称道“用膳”,日常饮食就都叫“唊䊈”了;第二,㢄㫹,在过去是集体性和个体性的厨房,有祭所和餐食的两大功能。先是集体性的公祭,公祭之后就是分胙,分胙之后就是集体性的聚餐;第三,灶廗,民间最原始的厨房,先是以灶为中心,以廗为建筑特色,后来沿袭了㢄㫹的祭祀功能,在建造规格也逐渐的达到了㢄㫹了标准,灶廗和㢄㫹最后被有意无意的人为去融合在一起。

但是,在民间还是非常明显的存在灶廗思想和㢄㫹思想两类人,这从其中后代的成长过程中就能明显的体现出来。从小上眽,小到一个大家庭里的不同成员的教育观念,就可以决定各自小家庭的子女教育效果。从大上睋,就是一个地区的整体教育水平重视程度,决定了该地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和面貌。

海南话大讲堂《八十四》主题;㢄㫹文化和灶廗的文化的特点和区别

个人公众微信号《海南话大讲堂》原创基地,天涯社区文昌版

南岸学堂——温故知新

海南文昌话好听

老弟:“灶廗dài”为什么不能写为“扫前”。

灶廗家家有,㢄㫹要重视。

@m8341 会长也经常念叨着首长咧,讲都不见形这么久了!

@m8341 因为现在民协在省级层面上有很大的影响力,文昌的一些本来和民协无瓜葛的知名文化人也慕名加入文昌民协,冲击中国民协会员的声誉,现在文昌国家级的民协会员已经达到35名,占全国市县第一名,哈哈,也只有符会长能干出这种事来!

@m8341 唱文南老街的庄岚婷老师应该是民协国家级会员,成龙大哥也是,范冰冰这个女戏子也是!

@m8341 2019-10-29 18:33:43

这年头想成名成家都容易了。在网上乱来被捉——“成名”;出来后赶快结婚——成家。~~~:)

-----------------------------

老实的人太无脑,善良的人无竞争意识和能力。如果一味的认为在外面弄个虚名会文昌来摆弄和现世,本土势力会很抵制的!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