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一年。守望一年。

文昌 2131 145

过年了!

又得一岁。

又失一年。

得失全在风尘里!

杨白劳就是害怕过年。

喜儿却喜欢过年!渴望一顿饺子。得到一条红头绳!

他们父女俩过年的风景实只是守望着寒碜凄凉也萌生不失甜蜜美好情怀,父女俩唱的那首歌,却是很好!很好听!很动人!很恳切而深情!也很耐听!

小时候,每是过年,我都情不自禁地就是要哼几句——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来到了!”

不仅轻快而优软抒情的曲调,还有那贴切生活与人生,抒说生存艰难与情感美好的歌词!

过年了。过年的情韵一派祥和!炮竹声声,新衣花裙满眼晃过!

往时只有过年时,人与人才回到人道之道上来。就是在阶级与阶级斗争年代里,平时那种你死我活的、一副副冰冷得让人寒颤凛然的木偶脸也换了一副回归人情道义,良心发现般的柔软地慈善的颜脸待人!

其实我们这儿没有雪(我却总渴望着有雪,雪里的风景、有雪花飘飘的那种风情,那一片贞洁显得纯粹清净的景色,世界像清洗过一遍似的、一片贞洁纯白,显得、干干净净,好清爽的世界),但北风还是有的。尽管并不那么如北方的那风雪中的那般刺骨之凛寒;但北风里的凛寒于我这样失衣少穿的人来说,却也是同样的在令人敬畏。

是歌中那种情与韵,真的是非常踅入人生至深处处,每是唱来,都必有全的的感受与令人慷慨处处!

那才是实在人生当中的苦涩辛酸中隐昧有淡薄的一丝甜蜜与安怡!

至今我还能脱口而出。但现在唱来已不如当年!

后来,我也再哼不出了。我都成了那杨白劳了!一过年,又要准备好孩子的学费了。本来我们早就是义务教育了。学费据说是免了,但还是要收好几百块钱的钱!(减免向来与我无缘。我并不渴望、也不可能渴望得到的,因为我不可能是困难的。也并不能因为困难而也还要让孩子像我那样失学!尽管他俩最后也学不成个所以然来)!所具的收条上,也没有学费一项,都是杂费!学杂费!!就是那笔学杂费的钱,却于我成为实在是难逃的债。是天责。天职使然之债。也是义务责债。那是逃不脱的、必备的使然。

一年年,一天天,岁月从未迟到,也从未早退;该来的、应时而来,该去的、顺势而去,而存留下的、就是只有搓抹不掉的、是记忆。

岁月赐予的,有得亦有失,得失全在岁月蹉跎间!得失全被掩埋于沉实厚重的人世间的尘埃里!

寒蝉凄切,骤雨初歇,对长亭晚,执手相看泪眼,今宵酒醒何处?留恋处,兰舟催发,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抒说?

那一切、这所有、往往最后,全都只是、于失望中守望希望,

那难熬的岁月过去了,我不再害怕过年。但每是过年时,都要让我产生某种回避不及和必然使命般的感慨与思索。

悄悄拭抹去陈积的尘埃,然亦妄自率性操觚,当岁月将苦涩辛酸洗尽,笔下尽是那些温柔的伤感。失重的价值也隐在其中!

你要尽全力保护你的梦想。只要心中有梦想,就会走到与众不同的终点。

时至如今,我却也不禁,重将老歌新唱,却也像偏也唱出新韵来——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来到了!”

@汶昌 2020-01-26 12:38:45

呵呵,你我他,何尝不是"文版、天涯"上的"文白劳"?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耕耘了一年洒血汗无数,又收获了什么呢?

最最愤愤不平的是,连个"白毛女"也撇下文版的公爹了?

迈、迈呀喂~

-----------------------------

你应该不是!

我不敢是!

我怎敢自侃杨白劳?

而我当年所逃避的也并不是当世的黄世仁。而正是我那俩个让人不省心的“喜儿”!那每年必备的学杂费哟,他俩每一年真犹如要剥我一层皮哪!那是万分无奈也无处遁逃的父母之债,是必然也是应该的天债!所以我该!于我来说是活该!谁让你是生在那样人家?那真是无处可逃离哪!最后也不能逃离,杨白劳在我面前改了大名。该改为啥姓氏微名,我也无知。面对现实我、只是茫茫然!

生来本就是卑微低贱的人,还怎敢心存侥幸于别处的福份?!

你在这的留言很富有难寻之味也很让人耐人寻味!

我有点揣不透。可能,由于人生各异,而其感与慨有独自特有蕴含。

人生是很实际的。而我们面对的却是愿望中美好的草稿。最后靠你我、所有人的虚伪和应该的是脂粉填允其空白处。

人哪,有太多是无能为力的事,也同时有太多无奈于可遁逃。

而面对现实,中国人,处世哲学是中庸之道。

所以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句诗名,说的是:黑夜给我一只黑眼睛,我却用来寻找光明!

那是诗。在远处。太远了。我除了苟且只能苟且。

人,是不能正眼看世界的。

@汶昌 2020-01-26 18:35:11

其实,在60、70后这代人中,无论是"食国家粮的"还是"吃工分的",相互的了解还是比较多的,至少不是现在的城市仔与农村娃之间认知的巨大鸿沟。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说的就是"出身"?在"瓜豆同园"时,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区别和感慨。某一天,当"瓜"还在"人猪同食"时,"豆”却怩身幻化为"豆奶"一一上了台面,于是感慨便产生了。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之说是,它不太关乎"出身、起点"?一一尽管"赢在起跑线上"一直扮演着......

-----------------------------

相关于真实那回事,于我们来说,只有身历过才最是自最深层理会得到真实的冷酷和有背常理时。

现在说我们曾经挨饿过,并且饿得双脚发抖,难得温饱时,我的孩子只是笑,从表情上,并不相信!因为我们的历史和课堂上从来没有的事。他也未曾身历过。只以为我只是在对他讲某种出于励志故事所造的背景!

而至于改变现状,那也并非绝对可行,除了性格决定人生外,确实也有不可改变的背景和遭遇。我们在美好画面下还隐藏、潜在有不少无可确定因素。

我们向来只能接受而不能思考,更别说是深层次的思考。

前些天(该是去年底了),在“中华读书报”上有一篇长文,题目就是带有探求与诘问之意:“我们今天为什么需要汉译世界学术名著”。

全文太长,难以一言而尽。个中缘由和内容太繁杂,看来也有点、让人心里、有点拗。但此文值得富有思考人的阅读。是去年底12月18日第7版。

各人的阅历和经历在同一个大背景和大前提下也还有太多的殊异处,正就是所谓的“殊途未必同归”!看来你还是有历史经历的善于思考者。富有思想含养的身受过良好而系统教育的成就人,不像那些人的盲从与片面性。

中国这些年的业绩与现实成就确实是让世界惊诧,也让人自最底层得到实际之普惠。中国复兴即在当前。确实让人看见希望和未来的期待与方向。

但并不能说我们已是达到了完美的时代和社会。时代社会短板还是存在的。只是,不好说的。

我又在无用奢谈了!这些都不是我此等人多嘴的。

未知此等无用这奢谈能否得以通过。只能试着看。

@m8341 2020-01-26 09:52:45

又得一岁是对的,不存在又失一年的说法。:)

-----------------------------

一年过去了,你增加了一岁,在你的生命中就失去了一年,得一岁就是失一年,完全正确。为什么你说“不存在又失一年的说法”?说说理由,好吗?

@m8341 2020-01-26 09:52:45

又得一岁是对的,不存在又失一年的说法。:)

-----------------------------

@正牌乡巴佬 2020-01-26 22:58:04

一年过去了,你增加了一岁,在你的生命中就失去了一年,得一岁就是失一年,完全正确。为什么你说“不存在又失一年的说法”?说说理由,好吗?

-----------------------------

得失同一从这个角度看是正确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又应该是错误的,但是我想不出究竟要从哪个角度去看。我很高兴,8341看到了,就请他说说。

因为正确和错误也应该同一,不是吗?

@m8341 2020-01-26 09:52:45

又得一岁是对的,不存在又失一年的说法。:)

-----------------------------

@正牌乡巴佬 2020-01-26 22:58:04

一年过去了,你增加了一岁,在你的生命中就失去了一年,得一岁就是失一年,完全正确。为什么你说“不存在又失一年的说法”?说说理由,好吗?

-----------------------------

@正牌乡巴佬 2020-01-27 10:48:25

得失同一从这个角度看是正确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又应该是错误的,但是我想不出究竟要从哪个角度去看。我很高兴,8341看到了,就请他说说。

因为正确和错误也应该同一,不是吗?

-----------------------------

本来你所设定的是首长的答复,而我也有所认知。不妨,我也来“回答”自己的答案:

于得失之间应该还存在另一种设定。

设定人生百年,每长一岁也就等于在设定的百年中无知地也在减去百中之一!

而自另一个角度说,从特质世界角度来说,得到的是实惠,失去的是虚拟。

而回到物质面前,获取与付出同在,往往两者之间并不正比。

像王健林的小目标,一年所设定的小目标,并非每个人都敢妄想。太多的人一年付出所得只是那一个亿的末端之零头。是他毕生所仰视之望所难及。

也有些人除了勉可温饱不敢心存奢侈。

中国有句古语——有所得必有所失!得失看似相背的两回事实质就是同体共存。

这只是我的认知。不属正与反。

网络君子,一边抚膝自叹,一边摸衫絧自怨!

  • 野下秋草 楼主: 2020-01-28 21:58

    嘿,这伪姓王氏的,潜水多时终于冒出水面来了!接着必有动作了!你此话令人揣猜。难以揣破。不过人都有自抚与自怨处。因为他是独立个体。往往与共体有相异处。

  • 海南文昌王英良 2020-01-29 15:22

    评论 野下秋草:忙呀!

  • 野下秋草 楼主: 2020-01-29 20:19

    评论 海南文昌王英良:年关当头忙于赚钱。赚钱养家!这是个顾家的好男人,好丈夫,好父亲所必具和应该!人都是这般过着下来的。生活都是在忙忙碌碌中不知不觉地一晃而过!现在年过去了,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疫情。整个社会都像被凝固了似的。忙吧!人一旦没事可忙那也是很无聊的。过年好!新春愉快!

既然有一得必有一失,那我们就去争取完美的统一:得到的就是我们想要的,失去的就是我们想要丢弃的。在2020年里努力一把?

@正牌乡巴佬 2020-01-28 12:12:25

既然有一得必有一失,那我们就去争取完美的统一:得到的就是我们想要的,失去的就是我们想要丢弃的。在2020年里努力一把?

-----------------------------

得失之间是无法消失的。是无法统一的。只能尽可能的缩之间的距离。追求完美只能是愿望。而完美世界只有在神话中。完美是不可能的。

西方有句谚语:追求完美是一种罪恶!

@正牌乡巴佬 2020-01-28 12:12:25

既然有一得必有一失,那我们就去争取完美的统一:得到的就是我们想要的,失去的就是我们想要丢弃的。在2020年里努力一把?

-----------------------------

@野下秋草 2020-01-28 20:12:24

得失之间是无法消失的。是无法统一的。只能尽可能的缩之间的距离。追求完美只能是愿望。而完美世界只有在神话中。完美是不可能的。

西方有句谚语:追求完美是一种罪恶!

-----------------------------

得到富裕,失去贫穷,这不是很完美吗?在我们中国,不少人已经实现了的,你总不能说这个不存在,这个是罪恶吧?

  • 正牌乡巴佬 2020-01-29 11:31

    评论 m8341:失去疾病,得到健康;失去痛苦,得到快乐。。。。。等等,你也认为不完美吗?

  • 正牌乡巴佬 2020-01-29 11:37

    评论 m8341:争取完美的统一,你明白 争取 是什么意思吗?

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完美,完美总是相对的。

相对于 "得到贫穷,失去富裕"来说,"得到富裕,失去贫穷"就很完美。如果你认为"得到富裕,失去贫穷"不完美,那你就"得到贫穷,失去富裕“吧。怎么样?

@正牌乡巴佬 2020-01-28 22:43:49

得到富裕,失去贫穷,这不是很完美吗?在我们中国,不少人已经实现了的,你总不能说这个不存在,这个是罪恶吧?

-----------------------------

说追求完美是一种罪恶后面还是有故事的(这本是西方人的一句谚语。也好像是某位哲人的名言)。

跟另外一句“平庸之恶”,有异曲同工处。

我们也曾经身受过。但那故事我们还不能说。

人生并没有绝对的标准,只有设定的标准可衡量。那是强者对弱者设定的标准,以此标准标准弱者和他人。以他的完美标准标准世界。而追求幸福是人的基本的标准,也是共同价值,和人生的本质。这之间还横着得与失,得失之间,各有其内蕴。

能得到富裕而将贫穷拒于生活之外,那正是每个人活着的希望和追求。这并不矛盾,而往往,大都只停留在愿望中。但也有人是得到了一种小确幸的实惠,能梦想成真,能达到生想得到的,那当然是最美好的风景,并且算是完美的人生!

但也有人,为了逃脱贫穷追逼而备力奔跑,后来财富是追到了,却将健康弃失。往往此时,当财富与健康面对另一种挑战时,突然发觉。财富不抵健康更可贵。

所以有人说:健康是1,后面都是0。只有1的存在,后面的0才产生价值。假如失去1,那后面的0,也就成为了没有份量了。

所以得失与价值同样,全都在于具体的那个人的追求中。

这时代和社会只有成功人士才能豪爽于现实!

我是个失败者!但我不放弃要自失败中奋起,还在朝着一个另方向进取。但在得失之间并不平衡,还找不到那支撑起平衡的支点。

过年了,我在这新一年有新的追求和行动。但不敢自是,我还就是失败者!

说多了。我这人在这虚拟时空里往往多嘴。

  • 长江流域11 2020-01-29 21:02

    评论 m8341:问题是像你这种太笨的,如何带动也没用啊,呵呵

  • 向春晖 2020-01-29 21:09

    评论 长江流域11:逻辑错误,D根本不是M档次的,不能相提并论。

  • 长江流域11 2020-01-29 21:16

    评论 向春晖:拉黑不了?呵呵,M跟你这泥腿子一样遗臭万年

等着“让先富起来的那些人带动一下我们这些穷人也富起来,”

这事我本不想多嘴。也像与我无关。我不想任性去清扫他人的瓦上霜和门前雪。我在自顾不暇呢!

但听得多了好像心里也有了某种芥蒂,还是想多嘴几句。

其实,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已早在带动后富的或是某些贫困人(当然不是他。其实说这话的人哪还算是穷人?他是时下富有阶层)。那些民营业主不是正带动着那些打工仔始得小富?

还为数不少!但他们并不看见,他们可能患的就是“先天色盲”他们对某些色彩是看着没见,或是孰视无睹。他们只能看见他们见惯了的,希望看见的风景中的那种狂烈的刺眼的色彩。而对那些柔和的、明朗的色彩和风景是有看无见、孰视无睹!

先说一回事。今过年,外出打工的和在外工作的都不远近都陆续赶回家,回家过年,回家跟父母过个团圆年。很多还是徒步(当然也是借助于舟车劳顿),但意外的是,有位子弟却开车回家,是小车,小汽车,还是名牌的日本车,是那以资本以另外一种形式侵入大中华的资本侵略者在我们国土上生产和小汽车,日本“丰田”车。

这于当时父辈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想象的全被他成为真实!

全靠的并不是作主人的身份而就是以被剥削者身份凭他的不惜艰苦而搏取得到的。

这事,算不算是“先富起来的人”带着想富的人得到的小富之果?

本来在这下面还有一段留言。是相关于个体户和民营企业的感慨与抒说。但还是被删掉了。这是第二次。看来对个体户和民营企业确实不容易。在社会上还在遭某些人偏见与不畅。

也罢,不言也吧!

划许这话还是要被删。先留个小备份吧!

赶逢盛世是人生最大的幸运。

今天初八了。初三“扫稼口”(即鸡啼时早早起来清扫过年时的炮纸和家中所有垃圾倒到路口或村口)算是年过了。往时初三吃炒饭。是过年祭祀祖宗祈祝神祗时的剩饭,和剩余的一些吃不完的鸡足鸡脖子混着炒,和过年时的咸鱼对。过了初三,日子也就回归原来,原来的“薯钱(番薯干)”“咸介(小鱼酱)”“酸菜”渡日了。

但今年年还未过完,因为突如其来来势汹汹的来自野生动物的微生物,那让人猝不及防的病毒,反面将年留住了!

因为病毒,回家过年的孩子也被留住了,也让年关留了下来。

况且笼中还有鸡,缸里有的是刚辗过的新米,菜是自己田里的鲜蔬,况且我们向来过年也并不奢侈,简简单单,平平和和,所以,我们还是像过年一样宰鸡,“闷鸡饭”,曝炒鲜蔬,跟过年一样还在过过年的日子。

本来儿子是打工仔,过年也不能全休,但打工下来还是不远匆匆赶回家,跟我们过年。

看着孙子点燃着过年时燃放未完的炮竹烟花,看那银花火树的烟花,看那爆开的炮竹的火光和扑而来来的那带有淡淡的流黄味的香气,重也要将我,带回曾经的童年。

过年了。过年的情韵一派祥和!炮竹声声,新衣花裙满眼晃过,这些年城里是不能燃放炮竹烟花,偏让乡下人独得风景了!

每是过年,向来就是炮竹热卖。每家都必备炮竹,就是在物货奇缺的年代,过年时乡下人都要千方百计地要买上几包炮竹过年。为了买到奇缺的炮竹,有人还抱着一年的渴望中的阉鸡四处找门路,以肥鸡交换也要换来几包炮竹过年!

连爆裂的炮竹那一地的碎片都是红艳艳地赐予人一种富贵吉祥的风景!尽管它已是被一声清脆的爆裂被撕成碎片!

炮竹一响,凶煞恶鬼也闪让避开,赐与人一片吉祥平和的世界!

还是过年好啊!就是阶级时代,那冷酷的阶级斗争社会里,往时那副你死我活,互不相容,剑拨弩张,那一副副冷漠如霜,坚硬如顽石,清冷如铁铸,生生的木偶脸也没有了,换了一副良心发现似的悯情,尽管还是让人有别样的陌生,还算是换上了一副假面具般的祥和的脸;尽管看起来勉强,也能让人还是感到一种宽慰,终归比板着一张铁铸的木偶脸好看。终比那非要让你脱胎换骨似的黑包公脸让人感到那是回归人性的人的模样。

有一年,我们实在没钱买炮竹,而小弟偏最爱放炮,屋前庭院里没有一点炮纸那红红的色彩飞扬,空气里缺失了那种燃放炮竹时漾溢着的特有的让人沉醉的异香的烟火的味着,确实那不是过年的样子。那一年,他自祖公屋抱回一怀的炮纸,随手洒到我们那冷冷清清的破败的庭院里!我们也过年了!

我们全村只有一个祖宗,全村人都生发于一个高祖的子孙,刚过五服;过年时都是要集中祈神祭祖,我们全村也就成为一个自然的生产队。往时过年都要每家出钱买过年的金银香炷炮竹,那年实在没法子,只能由生产队出钱,生产队也只能节前将最后的谷子卖了得到几个钱,分点算是年终结算的工资吧。超支者祀祖没钱交,只好全由队里出(也算在了超支款里)。都说是、反正“黾头也就在黾壳内”!

尽管那时“破四旧”,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但过年时祭圯祖宗,点燃香炷供奉公祖神祉还是被他们默许的。

那一年,政府所分给我们的各种种购物票都没动,只凭证买了一瓶酱油二斤黄糠,生产队里那年却养有二只猪,小的一只给食品站交了任务,队里宰了一只大的,将猪肉分卖给有工资的人家。我们那年是超支户,当然分不得。我们又没钱买,队里也还只好赊得半斤肉(也加在了超支款里)。母亲掐了十一个“糠贡”。她本想掐成十二个,因为开始时掐大了,后来只掐了十一个,况且是越掐越小。所幸那年我们还笼有一只鸡(本来有二只,一只交了国家“任务”,那一斤蛋的任务是年前交了半斤后来向伯母借来五只鸡蛋跟鸡一起交齐),母子四人,将就着、我们也过年了!!

他们过他们的年。我们过我们的年。我们跟他们、过的好像并不是同一个年。但都是在过年。他们过年我们也过年。

看自别处抱来洒在破落庭院的炮纸,别人的炮此时也在自己门前一片鲜红,一样艳目。庭院中也热情地漾溢着自别处燃放的炮竹那缕饱和着吉祥气味也随北风飘了过来的年味,我身不由己地悄悄深吮自别处飘来的馨香的气氛,心里、也默默地偷偷的流淌着自苦寒中渗透而生的点点滴滴的欣慰。

——过年了!我们也过年!!

当人活到应该明白的岁月,好像这时才遽然省醒,过年时,往往也是一场期待的终结,也只是人生较量一年清点成果的节日,更是让你品尝一年得失果子滋味的时刻;往往此时,原来隐秘着、原本藏在心里不易外露的细微情绪,趁机自敏感的心灵无痕的裂隙渗透、表达出来了。此时,快乐的人更加快乐,苦涩的人更加苦涩。

此时情不自禁、不禁默默重唱起那像早已融化于生命里似的“北风吹”!

此时唱来、却已是另一番滋味与感受。仿佛此时杨白劳也正与我们一起、过年。

内心默默地唱着,情不自禁、还是轻轻哼起那熟悉而不失优美的旋律来,那优美中渗和着的苦涩、却也赐予人一种、那可真是——

“尊前泣复歌,清泪酒渗和!”

歌罢“北风吹”,也让我不禁随之想起另一首“月儿湾湾照九州”!

情致所至,也未免要哼起——

“月儿湾湾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高楼饮美酒,几家流落在街头!”

那也是一首歌。歌名好像就是“月儿湾湾照九州”。是早年的电影(“渔光曲”?)的插曲。那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名歌。本早已过往,却一直流传下来,每是唱来那歌中的情与景还犹在身边——

“月儿湾湾照九州,几家哟欢乐几家愁?几家高楼饮美酒?几家哟流落在街头!”

@m8341 2020-02-01 09:08:24

野下君关于私人经营经济实体的话题,在我看来其实没什么可以忌讳的。初级社会主义体制下需要多种经济并存的局面,这是基本的共识。国有经济作为主导力量不可或缺,这是毋庸置疑的!

-----------------------------

但还是有!即有你我的身边!

说不定他此时正在场。正在耐心地审视着你我的对话。那段被删的话好像你是遇上并在下面有所感慨留言的。我也看到了。但最后,全都不见了!

要不是被删又到哪去了?难道是网络出了问题?

或许我话中有些让他敏感的语气。

我并不怪他。各司其职,各守门户。他是这儿的守门员。当然要挡住犯规的进球。

所以那相关于了营的话日后最后别涉及即是。

所以我今天留下新话题。不知合适否。

看晚上假如这话还在,那也就通过的敏感之门了!

  • 野下秋草 楼主: 2020-02-01 13:49

    评论 m8341:或许,我该回家!我在这、只像个找不到家的游魂。像头顶上那片宽泛无边的天空上的那一爿云。找不到故乡的浮云。像那片浮云那样,也可能,只有遇上雷暴,那云才能化成秋雨落归大地。或许,我该回家。回家做饭去也!

@m8341 2020-01-29 17:39:53

正牌乡巴佬: 举报 2020-01-29 17:18:31 评论

评论 m8341:我讲牛上岭,你讲牛生仔。不知道你故意的还是真不懂?

~~~~~~~~

世间根本没有完美之事,这才是关键所在。:)

-----------------------------

完美中有缺陷,缺陷中有完美,两者相反相成。8341先生因为完美的事物中存在矛盾就宣称“ 世间根本没有完美之事”,并且他还发现“这才是关键所在”!看来8341先生真的太聪明了,比猪聪明多了,不过比人未免就差得太多了。老子早在两千多年前已经讲得很明白的事,今天小学生都懂的,但这老先生还是不懂,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建议你读一读老子的《道德经》,不然你发帖子总是让人发笑也不太好?

@m8341 2020-02-02 12:23:29

蝙蝠是完美的,它将上千种病毒集中在自己身上,躲藏在阴暗的地方,从不破坏人类的生活。但聪明的人类却偏偏把它当成完美的佳肴而展示在自己的餐桌上……于是,人类出现了某种“缺陷”?于是、于是,又有人认为这种“缺陷”是一种完美?哦~~~这个人真的是一名完美正牌的“大傻B”!:)

-----------------------------

我看见过有人吃蝙蝠,当然不是油炸或是精心烹饪而是烤着吃。看他吃的那种场面和吃法,看他根本没宰就直接连皮带毛地烤着吃,烤了剥皮就吃!血淋淋的,看来也让人咋舌,心里都在发怵!

那是在六二年前后大跃进时期。

吃蝙蝠的,是我的一位远房老哥。当时四五十岁,他本是一条壮汉,但那时饿得让他、早已是瘦骨如柴,犹如披着薄纸的风筝。南风括猛了,也会把他括上了天!那瘦得,只有一身粗大的骨架,只剩下一身嶙嶙骨头。看起来都让人觉得,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放一把火,怕要将他、烤成一把灰!然而他、却将蝙蝠搁在火上烤!烤来吃!

那时那蝙蝠还真多,只稍抖动一下垂吊下的老椰子树叶就可抖落好几只。他就点起一堆火,将抖下来的蝙蝠放在火上烤,连开膛破肚也来不及!也没烤多久,也不知烤熟透没有,就撕着吃!那吃相,我至今还历历在目,只能以一句狼吞虎咽还不足以比拟。他吃能吃的,咽下他所咽下的。最后只剩下那血淋淋的、一小撮肠子,和再也吃不下的皮!

看他的吃相,看着都要让我心里发堵。我都在悄悄地要扭紧了嘴,像怕他会将那吃剩的血淋淋的肠子和烤焦了老鼠皮一样的东西要塞进我的嘴里!

为了填饱肚子,那时候能啃的都啃,能咽下的都吃过!

天上飞的除了飞机,水中游的,除了轮船,地上跑的除了汽车。

我们是在不该挨饿的时挨的饿!但挨了也没法子。只艰找法子将那空空如也的肚子填饱!那时的法子还真不少,发现人与其他动物一样,还有许多可以吃而未吃过的动物与植物!

人那一饿,倒也饿出智慧来了似的。经过那一饿,为了填饱肚皮,会让你发现,于这世上,人的吃物链还是很长的,有不少并不是人所不可吃而是你还未偿吃过而无知是可吃。现在中央台也有一档野外求生的节目,很有意思的。我在少年时也曾那样偿试过不少可吃的物种。

我挖过“路西”(一种荒坡上的像蜥蜴的小动物),抓过田鱼,田蟹,这些都是小时玩耍时随手得来的好吃的东西,不在话下。我们都吃过蝼蛄,“鸡姆虫”,“坡猿”,还有一种叫“飞鱼猿”的。所谓的“坡猿”和“飞鱼猿”不是猿类动物,其实是一种季节性的甲虫!“坡猿”是那种青绿色的,小得如指甲般的飞虫,是清明节前,开春的二三月,都是结群成伙的飞,全在树上啃树叶和结对时,我们从树叶里抓着的。到了它们长大了,就不能吃了。“飞鱼猿”的个头大,长样子跟克屎朗差不多。但“飞鱼猿”也是吃树叶的,每年也只在清明节过后的四五月才出来一次,与飞鱼上市一起的季节性的,出来也只是十几二十天的时间,而可以吃的时间也不长,也只有十天八日,最好吃的时更是短,只有刚飞出来时的几天可以吃。那时它才刚从地下飞出来,还未啃上树叶,体肥肚里还没有屎,只稍放一把火,用一块瓦片,将虫子放在上面慢火煎,抓得多时,放在瓦片上烤,将其翼剥落了,就可吃!

其中我吃过最好吃的虫子算是蝼蛄最好。粗筷子般大小,是钻在地下的,放在残瓦上一烤,还能烤来还煎出油来呢!

老鼠当然是天赐的上好的动物,不愧其是天下长一脯之说,烤了最好吃的,油香四溢,很醉人的。还抓不着!

@m8341 2020-02-02 12:23:29

蝙蝠是完美的,它将上千种病毒集中在自己身上,躲藏在阴暗的地方,从不破坏人类的生活。但聪明的人类却偏偏把它当成完美的佳肴而展示在自己的餐桌上……于是,人类出现了某种“缺陷”?于是、于是,又有人认为这种“缺陷”是一种完美?哦~~~这个人真的是一名完美正牌的“大傻B”!:)

-----------------------------

8341老先生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毛病了?他在这里捏造了人类和蝙蝠的完美和缺陷,然后又得意洋洋地宣布捏造者是“一名完美正牌的“大傻B””?

今年新春静悄悄

本来昨天即是立春。

我们向来有迎春的习惯和风俗。

但今年的新春静悄悄。但她还是静悄悄地来了!

本来每年新春我们都有迎春的习惯和崇尚。中国人都有迎春的风俗和习惯。但今年没听到迎春的鞭炮声,看来今年将新春也遗忘了!

但她还是应时而来。尽管不再像往年那样受人热奉并漾溢热诚的欢迎,但她还是来了!

我想过要迎接她,迎候新春的莅临,东西都备好。但我自来缺失自信,总必要等到有人过来了我才跟着。我从未想过要走到别人的前面!习惯于于跟在别的后面的我,今年依然。但今年不再听到有人传来迎春的鞭炮声,看来是没人迎春。别人不迎我当然也就不必迎她了。因为新春并不只是我的。别人不迎你迎的啥耶?所以我也不迎。备好的东西,也只好撤下。

实际上迎春是很简单的事,春天对人们好像也并不奢侈,只稍一杯(这是说的话,实际也是摆着几杯,至少有六杯,有的人家是摆有十二杯),二碟糖点,或是两只黄橙子,再加一柱香,点上一对红烛即可。一挂鞭炮点过,新春也就随之迎入家门!

新春是从不拒贫寒人家的。也从未拒绝人们对她的期许和渴望。

有的说,其实,立春那天才算是新年,所以人们对年的尊称就是“春节”,春天的节日。

但立春并不在同一天到来,在农历的二十四节气中她是首一位走进家门的客人。她很朴素也非常大方,从未要求人家要如何招持她,每是该来时她从未迟到更从未缺席。

但中国的历书上还是时有遇上看不见立春之年,那一年即所谓的“盲年”。去年就是盲年。向来种田人都说,遇上盲年是缺失之年,那一年年景难,当然那只是说的话。但去年还真是少雨没风之年,本来说,该是风调雨顺,但我们这个孤岛上,四周环海,没有大江,缺失大河,应了李白那一句诗话——海南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所以我们应该是风调雨顺往往也意味着少雨缺水之年。特别是我们文昌,靠近大海,没有大江长河,所有一年雨水全看苍天的眷顾,我们真的还是靠天吃饭。我们所居住和耕种的,全都望天田,我们、嘿,时而真犹如跌在古井中的那只雨蛙,遇上少雨时,只能守在枯井里,犹如是那只载盆望天的井中之蛙。

而今年,却是幸逢双春之年。按惯常,今年该是好年景。

只是最后如何,还得看天!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