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宪皇锣天下情

文昌 2010 50

章宪村离老家三十里,处神牛岭脚,风光旖旎。此次骑行,奇遇奇景奇物,赞美天地神功,敬畏之心经久不息。

谷雨,计划骑行海边开心活络,告别这非同小可的春天,一洗庚子之郁闷。途经光坡镇大潜洋,大潜洋良田一万四千多亩,是盛产圣女果的地方,路边这个招牌十分醒目,不由停下看看。

仔细一看,光坡圣女果广场,倒读“场广,果女圣,坡光”也可。“广场”如“光坡”首尾呼应,“圣”、“女”、“果”皆为清静之物,可惜大石并非自天然,否则无疑是浑然一体的上上佳品。

网上推销光坡圣女果的照片,用小鸟的生机来消除农药残毒的阴影,可谓用心良苦。商业诚信真不能缺失,缺失了和对着小鸟喷了农药一样凄惨。

广场里的“雕栏玉砌”,多得老吴只能“走车观花”,给人钱多钱多钱多多的感觉。

豪华阔气地处偏僻的广场,感染出了“XX到此一游”的味道,感觉到了钱真是可以任性的好东西。不过,除了钱钱钱,对别的都说去去去,假如真的写进历史,子孙后代会不会为我们汗颜?

广场对面的大补山村,村牌修得有文有武有软硬,看得出还专人日常滋润养护,这无疑是件大滋大补的事。 不过,村四周连个象样的土堆都没有,何故称山还说大补?经和老吴商量后,决定索性进去看看。

村里各家门上,不知为何都题上“吴府”、“ 陈府”、“ 马府”,这是个令人惊讶的特色。老吴通晓文史,他说据《宋史。舆服志》记载“执政、亲王曰府,余官曰宅,庶民曰家。”,旧时把“家”题成“府”可是僣越的重罪。我狐疑,是村人胆大?还是出于无知?于是,在不解中穿村而过。

料不到刚一出村,笔直的坦途冲出了如画的神牛岭,眼前便是闻名遐迩的妙景村,全国敢称“妙景”的村仅有此家。

按线路本该拐向东去,只因迷恋这“妙景”,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想先去看看章宪村边久闻大名的“章印石”和“皇锣石”,因为曾听说过很多关于二石的神奇传说而未曾见过。“章宪”估计不是“宪章”倒装,陵水话“宪”“印”同音, “章宪”和“章印”可能是相通的吧?不过“章”和“宪”这两字本就斯文而幽深,再加上土著黎族话,想弄明白绝非易事。

阳光明媚,和风习习,人在画中行。

得村民的指路,过了妙景村山色渐浓,到章宪村后转向东北进山。不久,喜见大石横空出世,便一口咬定是“章印石”无疑。一惊之下,把去海边的计划抛到了九宵云外,一心只想向前,快快向前。

近了。巨大印台巨大的印,那玄铁般的颜色,稳稳地透出厚重的威颜,实实地震撼着来客的心灵。

更近了。云天突然打开一窗醉人的深蓝,时间和空间仿佛凝固不动,我目不转睛,看得呆了。

心想,得多大的事,才敢动用如此之巨印啊?

因为一路被“章印石”引过来,又一直找寻上去的路,心无旁骛。

无意间一回头,身后这个巨大的黑影惊得我一时摸不着头脑,这个黑影竟然就是久负盛名的“皇锣石”。二石邻里相望,相隔竟然不过百米。

皇锣石正面,“天下第一皇锣”的题字,书法虽有点潦草,可字义之力却直冲宵汉。

据说。如投石击中相应部位,就会发出动人心魄的“哐呜呜呜”之鸣响,可有人一击即中,有人投一天也没用,这和运气有关。我思前想后终不敢试,既是害怕损伤天物,也是担心万一死击不中时不好收局。

据传。明君登基它会在夜半自鸣,昏君则没有动静。来了清官它会在清晨自响,来了贪官却无声无息。

我想,果真如此的话,天下第一锣,此石当之无愧!

  • 土改队员 楼主: 2020-05-22 02:30

    “书法虽有点潦草”,估计是早些年当地连正楷都没练过的人题的,这正好证明民间传说的久远!

我恭恭敬敬地来一张,想鸣起皇锣开个正道。官文化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纵然已老朽无用,仍图后人有所功名。

皇锣石在路边镇着,守着这一偶难得的避静之地。老腰果树、老槟榔树和遍地的人工乱石,证明此地很久以前就开发生产了。我暗地里感激当年的石工们,感谢他们手下留的那份旷古之深情。

老吴去探上山的路,我坐地休息。正在胡思乱想间,跟前的飞机草叶尖上,正好飘落来一朵如烟的木棉絮。夹中两块细石状的种子,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世间万物皆有联系,人们如果只局限于猫吃老鼠老鼠吃大米的认识,其浅薄真的值得可怜。

好不容易爬上了“章印石”。一眼望去,“皇锣石”灵光闪动,南海面上著名的双帆石隐约可见(传说是被天雷击断的天梯),心胸顿时开阔至万里之外的曾母暗沙。

传说,这须发皆白的老仙,年景好时会微笑,年景不好时会愁容满面。

我想,应该是人瘟肆虐,老仙才显露出这个模样。

傍着色彩斑斓的印台和黝黑的印章极目南眺,陵水县城和神塘岭尽收眼底,天造地设之奇观使人如醉如痴。

据说,这印泥红,一直如此,从未褪过。

爬藤如一挂迎客的鞭炮,喜气洋洋。底下那片恰到好处的天然石板,履行着奋力苦撑的神圣职责,千万年如一日。

感慨万分之余,感觉到了造化之巨手的真实存在,每时每刻的存在。

“印台”是一块整石兀立在山尖上,四周峭立险峻异常。石面上不知从何而来的薄壤,养着仙风道骨的奇树,那鲜红的小果点缀出了无尽的生机,古书上说的仙境应该就是这样。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