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九十一》餴沝溇溇,諈猪崽上橐

文昌 285 14

海南话的口语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具有深刻哲理的句子,那是从日常生活中总结出非常生动贴切的事例。本讲接上篇《譈论》中涉及的“dui”音延伸出来的文字及含义,对照海南口语中存在的几个有特别意义的文字,再进行针对性的探讨和分析,发现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古文韵味…

“餴沝溇溇,諈猪崽上橐”——“fen1.dui2.luo2.luo2,dui4.du1.gia2.zio2.duo2”。用白话文的表达方式解释,就是指“把猪饲料多加一些在餴水中并搅动后倒在猪橐(槽)中,让猪能够眽见比较浑濁的猪餴后,感觉出这顿食物可能很丰富,由此来引諈(引诱)猪崽的食欲而快点上橐来吃”。这就像钓鱼一样,首先都要投放一点“鱼飵”来勾引鱼儿上钓。

鱼飵[zha/da],就是所谓的鱼食料,俗称鱼饵。海南人一般是用蚯蚓(蠕蠬)、蚂蚱来做饵,也有用麦面做鱼饵,甚至还会用肉和虾来做鱼饵,所以海南人就把鱼饵叫做“鱼飵”、“鱼蚱”、“鱼鮓”等。鱼飵者,又通诈,可以理解为用鱼饵来欺诈鱼儿上钩。这就证明了海南话中使用的一些文字,并不是单独存在和莫名其妙就使用的,是真正能够表现出象形文字的深奥和精妙的。

我小时,也喜欢搭着锄头去山嵻里搰/抇(挖)蠕蠬做飵去钓鱼,溪里的白鲫,过山骲(鲫),埃及,草鲤也钓过不少,虽然从未唊过瘾过,但是鲜鱼汤也是嗺饱过好几回。

餴者,古指蒸饭,煮米半熟用箕漉出再蒸熟的米饭,海南人则把这种半生不熟的米饭充当混合型的猪饲料(猪餴)。外地人也叫做 “潲水”或“泔水”,《说文》有水濁如泔,这就间接的说明了这种泔水的营养成分还是不够的。虽然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由“厨馀”组成的泔水也丰富,但是对于饲猪肥(肥猪)来讲,还是要进行必合理的饲料搭配,所以海南人饲猪肥,除了剩䊈剩菜以外,还会适当的添加米糠麦糠和番薯、蕅苜(芋头),番栝(木薯),那(只)是番栝薯猪吃多了会醉得不省猪事。为了填补饲料的不足,番薯叶、单根草、更命菜这类的藤叶,也是可以用来剁稡煮熟当成猪菜的。由这些材料组成的饲料加水混成,这就是海南话中的餴沝。餴就是猪饲料,水就是融合餴的液体。这“餴沝”两字,是对猪饲料最准确和最古老的称法。

笔者云:一水[shui]瀼瀡[shui],二沝[dui]澹濧[dui]。三淼[miao]浩渺[miao],四㵘[man]沧漭[man]。

沝[zhuǐ],水也。在有关闽南语系中,有记载这个文字和读音。而海南话把“zh”做“d、do”读,所以“沝”就读成了“duǐ”。把“duǐ”析开来用文字来认读,就是“duo1wei1/多微2”。

《诗·陈风·泽陂》:“寤寐无为,涕泗滂沱”。海南话把水状的鼻涕叫做“濞pi1沝”,把成坨的鼻涕叫做“濞沱”,在这里沱和坨是相通和关联的,就是成坨又乌沱成脓稠状的。其实,浓痰和濞沱原本就是一回事,只不过一种是在内鼻腔,一种是在外鼻腔,从鼻子喷(嶈)出来的就是“濞沱”,从口中吐出来的就是“浓痰”。原来,出口成脏就是这样来的。

浑者,混也。沱者,濁也。把一种及以上的物质和沝(水)混合在一起,这沝就会“溇”起来。当餴沝中溶解的各种物质的比例越高,餴水就会越溇。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潱[yue],水流动的样子。江河湖海之水在正常而缓慢的流动下,是比较纯净的,因为一些杂质会慢慢的沉了底。特别源自山岩之间溢流出的泉水,就更清澈的。所以,流动的水就是潱(清澈)。

濁者,水中有虫也。沱者,水中有它物也。而“溇”在海南话中,便是这两种参杂有它物的水质状态之统称。

溇者,《广韵》《正韵》郎斗切,《集韵》《韵会》郎口切,通水沟也。水沟之水,以壖屲(洼)地成塿,因坭土淞垮,便成浑濁。海南人把浑浊之水称作“溇沝”,还有了“溇沝洗澈[借音yue]脚”的俗话,一般就是指在田间地头的小水沟中洗一洗劳作过后肮脏的手脚,感觉还是很干净的样子。

濁,海南识点字的人在书写时把“濁”读作了“溇”,又把濁/zhuó读作了“沱/tuó”。而此时的“濁”其实便是“沱”。沱者,坨由土成,因水成沱。滂者,旁出之水,滂大水沱。滂沱大雨会使地表及河流里的水浑濁发黄,所以说滂沱之水,不但水量大,而且更浑濁。所以“沱”和“濁”是有某种内在关联的。

那么,在海南话中,“餴沝溇溇”的具体表现应该是什么呢?第一,是餴沝的色泽;第二是餴沝的饱和度;这两种条件就决定了“溇”的程度(浓度),当餴沝的内容物较多时,浓度好高,色泽会变得深而丰富,倒到猪槽里激起的响声都不一样,猪猪们还是能够眽得出和听得出猪餴好坏的。

猪餴好坏决定了对猪猪们的吸引力,能够通过调和猪餴的方式引诱猪猪们的食欲,然后走进猪碉,走近猪橐来唊餴,这种引诱方法就叫做“諈”。諈,【註】以事相属累爲諈諉。【疏】謂相累及也。楚人曰諈,秦人曰諉。那么,通过画饼充饥的方式把猪猪谝过来,但是猪餴只是津津的水,猪猪肯定不爱吃,这时候懂事的猪猪们还会抬起头来眼巴巴的望着主人,渴望主人来点实料?马无夜草长不肥,猪无好餴饲不大。没有好的猪餴,猪猪既长不大,也长不肥,只是保住了猪命而已。在这种情况下,猪也饿,人也累。

橐[tuó],囊也。——《说文》。按,小而有底曰橐,大而无底曰囊。橐,从石从木,海南话把[tuó]读作[duó]。在海南民间有木头凿成的猪橐,又有用石砪凿成窟的猪橐,有方形橐,也有圆形橐。海南民间除了猪橐,还有狗橐。

海南近代很少眽得见人骑马出行,所以地方上很少见到有马橐。在文昌县南阳市(旧时地名称)畚箕园村附近,有一座山岭名字叫做“马橐岭”,据说古时候这个岭上原来是山贼林杰,别名棉花(借音字gabwa)一伙的老颩(巢),伊人的马厩就藏在岭上,所以就在岭上突兀出地面的蜂颩石上凿出马橐窟来放草料饲马,笔者曾经随村民哥二到过该遗址考证过,几个马橐尚能见到轮廓。“山贼”林杰,笔者认为应该是嚮候的新桥市古城村林姓大户人,罗粉山就是伊人占山为王的地盘。但是,这群山贼是否真是因为无恶不作而被官府剿灭,就不好说了?或者说,这是一群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对抗官府的强势地方势力,同时也骚扰和危害了乡里,是一群比较强梁的土著团伙。因为这个地盆(地盘)上,嚮候就是东黎之都图,而南黎顾名思义就是在南边,具体在哪个地方,也是可考证的。

史料拾遗:顺治庚寅年,贼林杰,林眇目等作论乱于古城。林杰,别名棉花,琼山人,来文据山为穴,四处攻掠。命令各乡投盟,不与者杀之。县官所治不过数里。反奴,亡命等争为蚁附,众至千余人。后杰就抚入郡,伏诛。林眇目逃归,聚众复乱,官兵追剿数月,擒斩悉平。

诱,本是美言,就是通过描述一种可以实现的美好前景,勾引起别人的向往和欲望。善意的是诱导,恶意的是诱惑,而结局却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是干柴遇到烈火,到底是谁引诱谁?谁又愿意被引诱,是说不清楚的。所以,诱,应该是一个中性字,使用的方法是因人而异的。那么,把“诱”含有的本义进行细化,或者进行善恶的两极分化后,就会很容易的发现在海南话中,“诱”是可以分化的,诱惑是引诱和迷惑,诱导是引诱和指导,这和“諈”就有点类似了。而和諈[dui]音义有关联延伸的几个文字还有“謉”和“譈”,因为“一音有多字,多字有多义”,所以后人就混淆了各自有独立含义的本字。

謉,鬼话连篇也,坑蒙拐骗专靠謉;諈,相互牵累也,引君入瓮只靠諈;譈,敦敦教导也,好为人师才是譈;

笔者曰:諈者,因为有忧虑,所以有嘱托,这也就是暗中寄托的方式。因为自身能力的不足,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对方的身上。所以,通过某种委婉的方式来掩饰自己本身的真实情况,从而把对方糊弄和蒙谝过来,企图对方能够将就和凑合当前既成的现实。但是如果希望不能达成,就变成了相互的牵累。毕竟,民以食为天,猪以饱为命。所以,一时的引諈谝得猪误信,谝不得猪长肥。谝来了婆姩,谝不来爱情。三餐不饱的日子,无论是猪也好、人也好,都是耐不住和耐不久的。

所以,从人生的角度上去对“諈”字的正确理解:我并不想谝你,而是我的才调(能力)也就是这个样子,希望你能理解和将就?这种“諈”就是善意的谎言,但是这种善意是比较自私的,所以弄巧成拙后就变成了恶意蒙谝。

但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在爱情的买卖中,既然可以选择现成的富贵,哪个无脑的婆姩还会嫁个穷公爹做老婆?除非,那本是前世修来的缘分…

“餴沝溇溇,諈猪崽上橐”,是人们从日常饲养家畜中作弄出来弱智而笨拙的手段,同时也符合世人在日常生活和社交活动中表现出来“謴谝”别人的智慧和阴谋。智慧和阴谋,简称智谋,较量的是输赢,而不是对错?

海南话大讲堂《九十一》主题——餴沝溇溇,諈猪崽上橐

有方有圆的猪橐

个人公众微信号《海南话大讲堂》原创基地,天涯社区文昌版

文昌本地保留的马橐

浊 lo2 借用字,一般认为本字 醪。

海南话中使用的一些文字,并不是单独存在和莫名其妙就使用的,是真正能够表现出象形文字的深奥和精妙的。

赞!

原创必顶!

https://img3.laibafile.cn/p/mh/320432139.jpg草扒

好多物品都只会说 不会写文昌话文字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