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乡往事(伯母篇)(插图为越南会安,有琼府会馆、福建会馆、广肈会馆等

文昌 563 7

1987年5月的某一天,母亲叫我简单收拾物品准备回一趟公坡碧树村乡下,说是我伯母从美国洛杉矶回来省亲,我很是惊讶,因为我知道我父亲从来只有一个兄长,且在1947年就去了泰国,留下黎姓伯母和堂兄在乡下生活,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别的伯母。

初见伯母,身材高挑,皮肤白晰,脸庞俊美,精神矍铄,这位从洛杉矶回来的伯母名叫冯茹兰,其娘家公坡罗要村,离我家也就10多里地吧,1936年和我伯父送过槟榔,文昌习俗叫作定命,新潮点叫订婚。那时候伯母14岁,1937年初她随双亲去了越南,后抗战爆发,39年战火也烧到海南岛,我祖父曾写信到越南希望伯母能回来完婚,那是个什么样的岁月呢!战火连绵,回国谈何容易!后来我祖父母就作主我伯父迎娶了黎姓伯母。

1987年5月伯母回到故里,在我韩家墓地,她抚着我祖父母的墓碑哭瘫在地,在场亲戚、村民无不为之动容,事后得知她终生未嫁,一直还在等着我的伯父。。。。。在家乡的几天,伯母曾多次和我母亲彻夜长谈。说在越南,她和妹妹帮双亲经营药材,日子过得还是很好的。日本人来了法国人撤了,法国人回来又走了,换来了美国人,白天美国人、南越人威胁说不准给北越人作事,晚上越共又来恐吓不得为南越人美国人通风报信,家建了毁,毁了建,最后双亲也就埋骨越南!

1975年统一后的越南,华人的遭遇慢慢的如同1949年中国大陆的资本家!伯母和妹妹一家撒出多年积攒的全部家产投奔怒海,九死一生后幸运的漂泊到了香港,在维多利亚湾外的海面上窝居2年后在国际难民组织的安排下去了洛杉矶,此后她多次写信回家乡寻亲,感谢苍天怜悯,让她遂了心愿,在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找到回故乡的路。

我在88-92年武汉读书期间曾收到伯母的来信,她虽14岁就去了越南,但她有文化会中文,90年代初她还去了北京参观故宫。我工作后通讯还是不发达,遗憾的是再也没听到她的声音,90年代中期她在洛杉矶过世!

我母亲曾问过她,为何终生未嫁,她大概的意思是她是有婚约的人,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改节,生是韩家的人,死是韩家的鬼!

伯母冯茹兰只不过是旧时文昌一普通女子!

2020.12.03

伯母14岁随双亲去了越南,50年后她娘家几乎没什么人了,健在的她也不认识,寻到我家是伯母写信到政府部门求助的结果。

又一望夫石般深沉隽永的海南旧时儿女情长幽远的故事回响在耳边......

顶起!

往时的华侨大多是由于难以生存才冒命只身下南洋,在华丽的背后是另一番风景。

那是清末民初的悲壮挽歌!

到了七十年代末,南洋的华侨再度身遭横灾,有的被土著灭门,有的冒死再渡破舟漂零,当时的亚南难民潮惊动也同时惊醒西方。西方打开国门接受这些身历万劫而幸存的难民。有的到了西半球的国家。有的葬身大海。

每个华侨身后大都留下不与人知的故事在。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