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

文昌 903 19

今天忙活一天。忙于过年。

按我们这儿的习俗,十二月廿九是除夕。

而刚才翻开新日历,原来今年闰年也还有三十!

管他她妈的三十不三十,按习俗,廿九还就是除夕。除夕就是年。一年之末。年末也是年。算今年过年多过一天。

过年了!

过年整个中国人都放例假,我也给自己放假吧!也放我几天假!!

一年忙活不就是为了过一个年?!

现在过年越来越显得简单而随意了似的。只是一个节日。还留下节日的仪式。

往前我们这儿,十二月廿三祭灶。祭了灶就开始为过年忙活。忙于“采屋”(“采”,于此就是打扫,将一年所积的灰尘自屋内到屋外自屋顶到地板彻底打扫一遍)。忙于舂米(先将米浸透再舂成粉)做甜粑(可能就是中原人的年羔吧)。炒熟米(是事先将新割的谷子煮熟晒干,临过年时再磨去谷皮,成了熟米)、做糖贡(一种传统的糠米封)。还要熬椰子糖。

一直忙活,忙于过年。一直忙到廿九。

但现在,不再那般忙活。市井都有卖的现成。忙活的,大都就是再做最后的打扫洗涤,过年时不再拿扫把了,一直过了年初三,“漏稼口”(鸡刚啼,女主人就绝早悄悄起来,动作轻快地、再作一次全面而彻底的清扫,将过年那几天丢下的、各种陈积的过年之孑遗杂物清扫,临出大门,在门口燃放一挂短短的鞭炮后,再默默将清扫之陈物倾倒于村口的大路边上)!

这年、也算是过去了!

“漏了稼口”,也就开始新一年的忙活了。

这儿的“漏”即是“送”。“稼口”是“路口”,也即村口外的大路边。

刚在腾讯上偶遇这么一篇题目

《地球自转打破50年最快纪录,科学家证实:一天已短于24小时》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 报道,2021 年将飞逝而过,因为地球自转速度为 50 年来最快。报道称,官方数据显示,现在时间的流逝比过去半个世纪的任何时候都要快。报道还称,地球的自转速度比以往更快,所以现在一天的时长比规定的 24 小时稍稍短了一些。https://new.qq.com/omn/20210211/20210211A056PQ00.html

难怪,时间过得那么快。一瞬眼、一年过去了!不留痕迹,不见其影,只是瞬逝之间,一年就那样一去而过!

辞岁的炮竹声声,像要将岁月撕碎,看嫣红姹紫的纸片飞扬,好像、那是被撕毁的时间!

懵然不觉,匆匆时、又是一年!

又得一岁。又失一年!得失全在风尘里!

过年真是累,年前采购大扫除忙得头晕脑胀,除夕开始就进入吃喝吃喝的模式~

@吻得到V爱不到 2021-02-14 21:04:57

过年真是累,年前采购大扫除忙得头晕脑胀,除夕开始就进入吃喝吃喝的模式~

-----------------------------

是的。现在过年没再像往前那某让人期待。还真颇有点、是瞎忙活。

现在的日子越来越让人有优越感,日子也显得平常,不再为了过一个丰年而将一年的艰苦有待过年时。

现在的平常日子里,鱼肉已是平常日子的下饭之菜,栏中常有鸡待宰,过年,不过只是个节日,只留下过年的仪式和颇有仪式感而已。

过年了。年过了。生活重回原来,接着继续的日子还得继续。日子还是接着旧时轨道前行。生活还依然如旧时候。

人哪,那日子就是这般、一日复一日地过,过到后来,突然发觉,最好的时光瞬间不见,往前的日子再也寻不回来时才感觉得到日子的无踪可寻地、好像是偷偷地、悄悄的、悄无声息即在眼下溜走了!

接下来的,该做啥的还得做啥,该去向何方还得继续上路。

走吧!剩下的大都是走不动的人或是不想走的人!

我还走得下去。还得继续前行。朝向自己还未到达的,正想到达的地方!

忙活一年接着忙活。

该继续的还要继续。继续着往前走走未完的路!

现在是日日过年,就差夜夜亲家!

历经沧桑、阅尽人生,甘苦渗和、千帆侧过,回首时,生活依旧,只是岁月蹉跎反将美好的青春融进了苦涩辛酸的人生的长河。

只有山知道我,江河感受到我,寒酸不会忘记我!

通常情况下现实往往比我们想象中的场景残酷得多,但是电视剧也不能讲这些东西,文字境界里也未能完全展现出来。因为真相过于难以接受,人生仿佛不过是一步错步步错已无处可错罢了。不过现在还过的算不错了。

孩子们喜欢过年家长们害怕过年,呵呵

过年就是负担,现在的年全然没有年味。

@碧树居士 2021-02-20 00:10:10

过年就是负担,现在的年全然没有年味。

-----------------------------

尽管确实不再像少年时对年的充满渴望和期待,确实于成年人特别是身为一家之长的靠山的父亲来说,过年,确实已变成一种负担,不再少年当年。

当年少年时,每是一过中秋就要扳着手指指点离过年还有多少个月。时到冬至时,也就开始指手清点距过年还有一月几天,而一到了祭灶时,最后的几天,第天都在期待着。看着母亲做粑,做糠贡了。一听到有炮竹声响,孩子们都起哄着往炮竹声跑去!捡不响的单炮,就是跑过深深闻一下那炮竹声中的那一股特有的气味,也让人、有了一种吉祥的过年的心情和气氛了!

那种只有过年才有的祥和气氛和过年时的吉祥之情还是令人向往和也还渗杂有一种照常的期待!

终究是过年。

一年了,一年来,最令人清点这已成过往的一年来的得失功过。

年过了,又要默默地开始来年的计划和渴望重又摆在每个成人的(也包括未成年人,但成年人是有理智的,而未成年人有点宽泛也显得简单)面前,有待后来这三百六五天的每一天的劳作和操持。

@-霜露霏霏雾霰霰- 2021-02-19 22:03:39

孩子们喜欢过年家长们害怕过年,呵呵

-----------------------------

看来您也曾经少年时。少年时的年关是最幸福的时候!当您回首少年时,肯定总忘不得少年的年!少年时过年母亲给你准备着吃过除夕饭后,让你洗个澡,给您穿上母亲细细密密一针一线缝成的新衣!

当你身穿上母亲那披新衣时。内心那种美满和幸福之感一辈子也遗忘不得!

而一瞬眼,您也成了母亲时(自您的网名中我猜想,您可能是性,是女人也同时已是母亲,尽管已不一样的情景但还是有母亲当年一样的心怀于您的子女),对孩子的负担确实不轻。

现下特别的教育。最令母亲焦头烂额!

但再是艰苦着也是在幸福着!幸福地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的成熟,那一种获得感和成就感最是令一个母亲欣慰和满足的时候和现状的!

母性最伟大!

过年了,又大了一岁

  • 野下秋草 楼主: 2021-02-25 22:55

    是的,每过一年,也就既多得一岁,也随之失去一年。得失岂不全在尘埃里?

“漏了稼口”,也就开始新一年的忙活了。

年俗难忘

@东方欲晓ab 2021-02-23 19:09:58

“漏了稼口”,也就开始新一年的忙活了。

年俗难忘

-----------------------------

那也意味着随之新的一年开始了!

新启一年还是在与人赋予新的希望,实在恐怕又只是渴望而已。

再辉煌壮丽的人生面对岁月,都有相同的感慨。

‘人生如梦,对酒当歌!辟如朝露,去日苦多!“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中国数千年,唯留下一沓凌乱破败的陈历,翻开陈年积聚文字,满纸随处可遇辛酸苦涩。

乾隆这十全老人毕生最爱文墨诗书,也留下皇皇几万首好诗,却无一可能让平常人所卒读,只留在历史那堆破败的遗史深处。

历史于中国人向来富有潜在的魅力。中国人几年,对前朝遗留的破败凌乱陈纸不忍丢弃,研读那些陈腐之迹的文字比历史本身所遗下的陈迹还要烦复而厚重,向来不失在读透史书的人大有人在。但却从未有人能读透那遗留的史书。研究几千年年年都在重复自我,还没人能挑得开历史的迷惘,最后甚至、连“历史”也失去了真实。真相于我们面前,还是在重重迷茫于各种虚构中。

许知远新近在一次访谈中说:“对历史的某种理解是带有虚构性的,历史上也有很多粗俗的时候,在废墟之中重新开始思考人类命运的一群人,他们带来了些反思。”

再辉煌壮丽的人生,面对岁月,都有近于相同的感慨。

毛 于晚年的时间里,最令他萦怀的,意外的却是一篇千古名赋——

《枯树赋》

此赋中一句: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同样,令一代绝后无再的伟人也感慨不已!!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苦难尽处,唯是文字一片疯长。

只有 过年,人才有盼头,只年才有人团聚的能力!有年还是好事!

@东方欲晓ab 2021-02-23 19:09:58

“漏了稼口”,也就开始新一年的忙活了。

年俗难忘

-----------------------------

@野下秋草 2021-02-25 22:57:55

那也意味着随之新的一年开始了!

新启一年还是在与人赋予新的希望,实在恐怕又只是渴望而已。

再辉煌壮丽的人生面对岁月,都有相同的感慨。

‘人生如梦,对酒当歌!辟如朝露,去日苦多!“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中国数千年,唯留下一沓凌乱破败的陈历,翻开陈年积聚文字,满纸随处可遇辛酸苦涩。

乾隆这十全老人毕生最爱文墨诗书,也留下皇皇几万首好诗,却无一可能让平常人所卒读......

-----------------------------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每个都抱有一个梦。于梦想里没人会想象得到在幸福的下面,存在、隐含某种人们所疏忽也是无人所不愿的裂缝,幸福的裂隙。

人处在最风光的时候(哪怕只处于虚拟里的),她们有谁能感到幸福的核心里已产生巨大裂缝,会聆听到了深处嘎嘎的开裂声?

那种沉闷的开裂声,印度有人已敏感地聆听到了!

这让我想起遇上的一首歌。

网上曾默默流行着另一首直面真实人生窘迫的印度的流行歌曲——

“我在东北玩泥巴”

唱这歌的是四位一脸福态,满面大胡子,表面上看不出丝毫是正歌中的风景,并不是“隆冬里蛋大大”的印度年轻人,他们结伴着,载歌载舞于他们虚拟的意境里。

歌词很简单,曲调很轻快,却在抒说着人生中的苦涩辛酸与无奈:

天啊——

恨啊——

挨饿,多冷啊,多冷的隆冬蛋大大。

多冷的隆冬蛋大大!

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

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

多冷啊——

多冷的隆冬蛋大。多冷的隆冬蛋大大!

库米阿姨那丫头能不能跟我来百里赠给

触开你的不累苦啦被你打压啦!

多冷的隆冬蛋大大,

兄弟姐妹们一起来尬舞。

多冷啊,干爹买的马奶马食,

妹母炖碗里的大事,妹给你买了拨丝。

多冷啊,多冷的隆冬,蛋大大。多冷的隆冬蛋大大!

多冷啊,孤在大连卖切糕,

三二两刚刚好,蓝莓和枣撒地多。

多冷啊,多冷的隆冬蛋大大。

多冷的隆冬蛋大大!

过年了!年早过去了。越去越远,说是新春,却又乍暖还寒的,还是让人没有春天的感觉。

为了过年,那过年时的气韵,又要经过漫长的等待遇了

尽管都说现在的年关不再当年,年的滋味是越来越淡,但终究是过年。

现在过年不再为积聚一年的渴望和期待只为过一个丰年。所谓丰年也就是食物上的丰腴和年关时的热闹。而往时为了热闹都靠鞭炮凑合。往时过年总关心寻问:笼中有几只鸡,劳动日多少钱?今年好过吗?

终究新年是几千年最吉祥和节日,那是一年最圆满的日子,游子归乡,父母在,家即在,一年四处游走讨生活,每是年关,都是游子归乡团聚之时!

但这几天,我很闹心,正月正头的,一大早起来,就要被女人狠狠地蹬一脚!

是一双肥肥白白的女人脚!双脚正套进一双高跟鞋里的肥大的女人脚,看来那鞋实在有点小,她那双肥足难以容易套进去,正俯身借助一把鞋撬般的小东西在将自己的大足挤进那只分明有点挤足的油黑的高跟鞋里!

那半只手也并不是很纤长而细腻,看是位见过风雨披阅情场的大女人。

但那只看得见的大姆指甲鲜红如血,倒也要诱人有点要思欲非非。

这是我的电脑的桌面!

她不知如何踅入我的桌面上来的。也活来自何方!

要是能将桌面画面往上一提,倒也罢,或许,还能偷窥得到她的真面目,或许她,还是位半老徐娘正当犹枝头那颗熟透的、哪怕真是一颗熟透的酸葡萄。

有好几天了。只想将她清除出镜,驱逐出圈,但却让我、无从下手!真让人、既是闹心也是倍为无奈。我只想将驱逐出境,把她删出我的园地。但无从下手。

试过。但找不到她的来时路。真的不知她自哪方踅进来!

但我此人生来很笨。真是很蠢。

想在此求助。这儿曾遇上过几位电脑方面的高手,他也曾帮过我。活他们还在否。好久未遇上他在此的留迹了。

本来我身边也有高手在,在文教市上有位电脑方面的可谓是专家的人物在。每遇电脑上难题或遭阻时,只要求助于他,无不难处。他开业正就是文教市要道一边,也就在那座凉亭边上。

但几次求助,往往要将电脑程序删除重组。也曾将我原先收藏的网址也删了。颇让我事后颇为失落的。

本来我都开始习惯于那双并不令人向往的女人足,但还是要让人。。。

昨天孩子回来,打开电脑,也同时、被那双女人足蹬得让他意外而惊诧不已。

问我怎么回事?怎么将一双女人足成为你的桌面?

——会不会是黑客侵入?

下面 这则小消息与本文题目无关。

但谅必,读过人人都心中颇有幽默感。

《农家书屋表演式阅读,是农民的问题吗?》

农家书屋被冷落,问题的根子或许不在农民这里。

你想象中的农家书屋是什么样子?在半月谈的调查报道中,当村干部得知记者要给农家书屋拍照时,撂出一句“您稍等”后,就迅速行动,化身“导演”,结果不到10分钟,七八个老人、妇女、小孩鱼贯而入,在书屋内“认真”阅读了起来。更夸张的是,过了会儿,一位妇女问记者:“拍好了吧?我还有农活呢!”半月谈记者拿起照片给村民们看,一位老大娘夸赞道:“小伙子,你拍得比其他记者好,今天我看得很专注。”众人哈哈大笑,农家书屋的门又关了起来,几千册崭新的图书静静地沉睡在书架上。

https://new.qq.com/omn/20210330/20210330A0C1MQ00.html

顺便借问:诸位乡下村里有农家书屋吗?

都摆的是什么题材或是什么内容的书?

我村是没有!但前些日子我在大队办公室看见过摆有一只齐人高的可以的不算小的书柜。颇为高级的。都装有玻璃门。可能对书天生在某种敏感和兴趣吧,我凑近去一看。摆得很工整,那书挤得满满的。看来说是没人读书真是瞎了眼!有好几本不知是刚到来不及拆开塑料封面,我本不想撕开那些书封但还是忍俊不禁,还是将那处女书撕破童贞。但也只是粗略翻翻,那并不是我所兴趣的,都是他们必读书。我甚至连书名也忘了。只依约记得,好像有中国重器什么的书。

那儿的报纸也堆得太工整。我经常接到他们的随送与我的赠报。写有某村村委会的,当然是我们村委会的。我大都接到必翻翻,大都只瞧瞧大题目。可遇上兴趣的看看。

农家书屋,早闻其说。当然,我们村小,是小村。没有。可能也是的、小池也养不得大鱼,

看来没了也罢,或许也免了像上面的场面,要充当临时演员!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