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乡往事(二婆篇)

文昌 555 9

侨乡往事(二婆篇)(图3-5为吉隆坡街头和华人生活展览馆,在吉隆坡我见到海口博爱路、文昌文南街、铺前胜利街南洋骑楼的前世今生!)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尚在上小学,某一天中午放学归来,发现家中来了位慈祥的老阿婆,母亲介绍说是我奶奶,我隐约中知道我奶奶在我尚未出生时早就已过世,吃饭的时候老奶奶问了我上学的一些情况,她声音很轻很轻,席间我发现她眼圈发红,由于年纪尚小对于大人的事情我不太关心也就这么的过去了。。。。。。

差不多20多年后有一回和母亲闲聊时,母亲说到我爷爷是个归侨,早年在新加坡或是马来西亚谋生,有一年回国,也不打算再去南洋了,当时在南洋的好几个同乡托付他给海南的亲人带些财物,漫漫回乡路,很不幸,途中财物悉数被盗,我爷爷在家乡稍住数日,又开始踏上了去南洋的征途,他得挣钱还债啊!50年代他再次返回家乡,不久我奶奶过世,后来我爷爷续了弦,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老阿婆,因为是续弦,海南文昌习惯称为二婆。二婆本是个潮州或福建女子,有一年她丈夫从马来西亚把她带回文昌昌洒镇乡下,某一天,她丈夫称去赶集,让她留下照看老母,可她丈夫这么一走再也没有回来,其实是扔下她又去了马来西亚了,当初带她回来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照顾他那孤寡老母!想想二婆在得知这一切后有多么绝望与崩溃!一个举目无亲的国度,一个几乎没有通讯和交通的年代,下半生陪伴她的只有一个近乎瘫痪的且完全陌生的婆婆和两间破瓦屋。在她婆婆过世数年后给我爷爷续了弦,后来我也就有了个同父异母的姑姑,姑姑到了学龄的年纪我爷爷却过世了。我留在乡下的伯母(伯父40年代去泰国谋生)年青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晚年变化很大)容不下她两母女,于是二婆带着年幼的姑姑回到了她昌洒镇乡下原先的夫家。姑姑长大后也就嫁在昌洒,姑丈是退伍军人,对她两母女很好!上世纪90年代二婆过世。在此前夕,二婆曾表示想回我公坡碧树村老家等候过世,葬于我韩家墓地,因为她始终认为是我韩家的人,当初她离开韩家并非带着女儿改嫁,而是我伯母轰她母女走,但我伯母仍是不允许!按文昌习俗她丈夫过世后她再嫁,她是不允许葬于她原配家族墓地,更不能葬于她女婿(姑丈)家族墓地,临终前姑姑和姑丈在山坡上撘个草棚静静等候着她生命的尽头,后来买了块地孤零零葬于荒坡!

大概在2005年的某一天,我和胞兄应伯母要求回到碧树村老家,伯母(80年代末她曾在香港打工)花费数万银两请道士大操办法事,为我过世在泰国的伯父,美国的伯母(30年代曾和我伯父有过婚约而终生未嫁)以及二婆招魂,让其游荡在外的灵魂能顺利回到故乡!那一天黄昏我们家人排着队,光着脚跟着老道士走向村外的小溪,小溪在我老家称为黑溪,流经下游的宝芳、文教镇,注入八门湾,再经清澜镇汇入中国南海,最终容入太平洋。道士称这世间的江湖河海都是相通的,有水的地方就有灵魂,在河边,道士放了水灯,然后把一只公鸡抹了脖子扔于河中,看到河中扑腾挣扎的公鸡,耳边又传来老道士那古老催泪的的唱腔,我瞬间泪崩,我还听到姑姑朝河中哽咽地喊道:阿母,这下好了,你可安心地回来了! 

19世纪末20世纪初,大量的文昌人抛妻别子下南洋谋生,有的发家至富光宗耀祖,有的埋骨他乡毕生不曾再回故里! 

老家村外黑溪,河水清澈,河床平缓,是孩子们的乐园!

很泪目的故事,有些人就没有人性

二婆回老家,可嗺过茅台酒庆祝不?

更多好贴,尽在文昌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