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一世,当清风徐来我自盛开

巴山夜雨 112 0

赵英俊离世之前的告别视频再次证实,人在顽疾面前的无奈无助。

正如他所说,死亡,是每个人都要去面对的事情,只是对他而言,提前点了而已。尤其他这种历经曲折事业刚有起色的北漂,所以更难舍这个世界的美好,父母家人、故乡山水,还有从未拥有过的姑娘……。

再怎么说将心比心跟换位思考,有的事情始终没法感同身受。比如濒临死亡,任何安慰的话语和举动,都显得苍白甚至不无虚伪。同样面对死亡,宽慰别人怎么都行,要落在自己身上,没准立马软成一摊泥,跟本山大叔跟范伟老师演的那个中彩票治心病的小品差不多。赵英俊说他从得到消息,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想通了。我相信这是真的,不是他故作坚强。因为他视频里说的一句话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真诚和背后的支撑,真正的死亡,不是离去,而是被人遗忘。

如同常听的那句话,人的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质量。这跟伟人提出的泰山鸿毛论几乎如出一辙。老话也讲了,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人活一世,如果不想白白来一趟,是不是琢磨留下点什么。摘录小学课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一段话: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至于因为虚度年华而痛悔,也不至于因为过去的碌碌无为而羞愧。要的就是这个态度,不是非要什么功成名就,永垂不朽,赵英俊也没达到那样一个高度,但他做到了在电影音乐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以后我要在KTV里唱到《大王叫我来巡山》,我会跟我的朋友端起酒杯说走一个,不管他们喝的是快乐还是寂寞,不影响我对赵英俊偷偷表示一下祭奠。

昨天手机看一个医生讲解濒死感受,他每次挽救回来一个心脏骤停的病人,问他们经历了什么。答案几乎一致,能听见医生在叫名字,但就是说不出话,随着声音越来越小,意识渐渐模糊。心跳恢复以后,又能听见医生说话了,然后意识也跟着回来了。我一下想到,照这样的话,我可能也在死亡边缘徘徊过。高中还是大学不记得,我有急性肠胃炎的毛病,有次晚上发病,母亲给我又是热敷又是按摩,通宵伺候没合眼,他们看病一般到村里诊所,没有送医院的习惯,当然也不知道事情轻重。终于挨到天亮诊所开门,我开始昏迷。跟前面一样,能听见医生说话,感觉自己慢慢睡了过去。还好后面醒了过来,正躺在诊所床上打点滴。其实要是醒不过来,我估计也就GAMEOVER了。

如果命运真是那样,我不甘心。合着来人世一趟,就为了给村里乡亲留下一句叹息和摇头。转念一想,老天真让你那样,你又能咋样?从那时算二十岁,到现在的四十,又多给你整整二十年的阳寿,你还想咋样? 就为了给你多吃二十年的饭,多长二十年的肉,还是说结婚生子给国家多添一个人,也算是贡献?

我在经历离婚,一个人生活,开始看书写字以后,对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产生了影响带来了改变,以前对自己这一生没什么额外要求,娶妻生子,买车买房,平凡过活,跟身边人都一样。包括之前我写字也承认,我其实不是事业型的男人,现在想奔点事业也是打发寂寞,人总要有点追求。一直以为妻贤子孝父母安康就是幸福,就是一种成功。现在顶多只认可是幸福,不觉得是成功。这种“成功”不够稳定,只是暂时,妻子说不定要跟你打架拌嘴闹离婚,儿女说不定不孝顺还忤逆,父母迟早要生病离去。你根本无法真正掌控他们,能掌控的只有你自己。想想你为什么活着?活着想做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是为自己不停地买房换车换老婆,还是说试着做点略有意义的事情。人生三不朽的永恒价值,立德、立功和立言,好歹能不能勉强立一个?

刚来这个单位没多久因为“淡泊名利”多次被上司善意提醒,教导不要总说自己对升职那些没兴趣,当时是真没兴趣。现在再不说,日常除外,我写字毫不掩饰继续追求进步的欲望,“立功”总要有个载体和手段,特别是大功,当然小功累积也能成大功。写字自然是我实施“立言”的方法,也是我最想最有把握做的事情,未来某天能著书传世最好,不能也算是我留予子孙的一笔精神遗产,当然跟祖上曾国藩的家书没法并论,人家是半个圣人,我才算老几。不骄傲狂妄也不妄自菲薄,只要不是为了沽名钓誉和急功近利,沉下心来谁都能写出好的文字。至于立德,这是最难的,而且一般要用前面两个为基础,无功又无言,后世也不关心你有德无德。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有嫩绿就有苍黄,有绽放就有凋谢,我现在感觉是把两个极端合在一起走,尽量不急不躁也不要太过折腾,顺其自然平心静气做出一些让自己离开人世时能安然闭目的事情,也是给这个养育包容我的尘世留下一点什么,而不是走了就走了,跟没来一样。赵英俊曾给徐峥电影《港囧》写过一首《清风徐来》,用开头几句作为结尾很不错,也能代表我目前的心境处境——只要热烈都好过温存,几经冷漠也不屑容忍,铭心刻骨就要一意孤行,越是憧憬越要风雨兼程。

更多好贴,尽在巴山夜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