巜我的婆婆是外婆》 作者:彭新建

巜我的婆婆是外婆》

作者:彭新建

我的婆婆其实是我的外婆。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常与表哥争婆婆,而婆更心痛我,因为我刚七岁时就没妈妈,不到八岁爸爸就被抓进监狱,一关就三四年之久。自然外婆就成为我唯一的依靠。

说到外婆,我有许多的话要说,她是我第一任老师。从小教育我做一个有良心的人,面对困难要坚忍要乐观。

外婆也是个信佛的人, 她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阿弥陀佛”。比如我不小心摔倒,她马上就说:“阿弥陀佛,幺乖不哭!”;有时贪玩,晚回到家,她摸着的我头又说:“阿弥陀佛,终于回屋!”;只要在外被人欺负了,回到家,她老人家还是说:“阿弥陀佛,吃亏是福!”等等。尽管人小不知道“阿弥陀佛”是啥意思,但从外婆慈善的表情上看,这个词肯定是个神圣的好词。 到后来,只要看到或听到“阿弥陀佛”,就立刻想到了慈祥的外婆。

她常说:“人活一辈子,都有一段苦日子要过,看是在哪个时间段,有的在早年,有的在晚年。我看你现在多吃些苦是有好处的,可以晓得苦尽甘来的幸福滋味,否则晚年的苦难才叫痛苦。这就叫报应,就是从苦中来奔着乐中去。”

虽然当时听不太懂她口中佛的语意,但“报应”二字还是听得许多,善报恶报渐渐地明白起来,再有讲一些如“熊尕婆”呀,“田螺姑娘”的神化故事和童谣。 在多少个入夜上床时,外婆总是对我边拍边哄边唱:

幺儿幺儿快快睡,外婆明天买心肺。

幺儿幺儿闭眼吧,外婆明天买嘎嘎。

幺儿幺儿快睡着,免得蚊子咬脑壳。

外婆在我的心中就是一尊活菩萨。尽管人小不知道“阿弥陀佛”是啥意思,但从外婆慈善的表情上看,这个词肯定是个神圣的好词。 到后来,只要看到或听到“阿弥陀佛”,就立刻想到了慈祥的外婆。

有一件小事是让我至今难忘。那是一个下午,我该回家上学了,外婆趁家中无人,关门炒胡豆,让我带在路上吃。 刚刚炒熟,就听到小表哥与同学回家的打闹声。外婆赶忙叫我找口袋来装,免得让小表哥看见。 外婆知道小表哥是个耿直得有些怪,让他看见就等于是给他的同学们炒了。 我在慌乱中抓起一个塑料袋,外婆将滚烫的胡豆全部倒进,结果胡豆穿袋而出,全部撒落一地。这时,小表哥和几个同学开门而进。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弯下身来疯抢。外婆见状只叹了一口气说道:“完了,猫翻甑子替狗干了!”哪知,小表哥再找一个塑料袋来,将自己和同学们所捡的胡豆一粒不少地装了进去后再递将给我。然后对同学们说:“这是我弟弟独自回家在路上吃的东西,也可能是他的晚饭,我们不能动,他是一个人在独立生活,怪可怜的。”

外婆对我特别好,我是心知肚明的。我从小就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报达她老人家。 做零工时将第一次工资的一半了外婆。让她感到“外婆带外孙,那是空搞灯”不是真的。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只要我在重庆,逢年过节必去看望老外婆。 外婆一直最欢我,这让小表哥心怀醋意对我抗议,凭什么与我争婆婆。其实,我从小到现在都将外婆叫婆婆。

2001年的除夕,98岁的老外婆离我们寿终正寝了。当时我在遥远的武汉,得知噩耗,悲痛万分,对着家乡的方向向她老人家深深地鞠躬三下,切切念道:“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保佑我们吧!”

仁者必寿。老外婆一辈子宅厚仁心,粗茶淡饭。虽一直没有工作,但将每孙辈个个带大。

如今,我已成为爷爷了,深有隔代亲的体会。

外婆逝世二十周年了,借清明之际,来祭奠我最亲爱的外婆,不!是我心中的婆婆!

一一作于2021年清明节

更多好贴,尽在巴山夜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