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漫漫,火车停在午夜的贵阳

巴山夜雨 132 1

我到底还是矫情,大学时候几十个小时的硬座都挺过来了,如今在火车上有床给你睡也觉得不满足。果然是硬卧,没有家里的席梦思床软乎,睡不了多久腰就有了反应。可能也是上了点年龄,不能说老,父母都还安在,这是忌讳。

半夜醒来,车外灯火通明,肯定是个大站,贵阳到了。

一般人看地图,估计很少看铁道线,凭方位就知道贵阳在重庆和广西的当间。以我以前铁路人的身份,我习惯用什么线来表达两个城市所属的不同省份。比如贵阳和南宁是黔桂线,还有焦柳线和湘桂线,以及后面新建的益湛和南广,都是铁路主干线。在我还没见过火车时,柳州就是当时我国一大铁路枢纽。只是后面随着路局南迁和东盟崛起等因素,才逐渐落寞。我毕业在柳州工作两年才去的南宁,对那座城市很有好感,柳江水碧绿如翠,鱼峰山挺拔秀丽,西环的肥仔螺蛳粉到了午夜时分还人声鼎沸,不时可见的狗肉馆也去过一两回,体验一把当神仙的感觉。

小城市里的百姓生活一般是有滋有味的。即便是在南宁这样的首府之地,也没有让人感觉到多么焦灼和沉重。五一假期前两天我带着女儿去到市中心,这里现代化的都市高楼与不应景的低矮平房相伴而生,其他城市特别是省会可能很少如此,但这就是当地的特色,你可以说是贫穷落后,也可以说是随性自然。小电驴遍地都是,除非重要的十字路口和有交警执勤,否则见缝插针和冒险穿梭也不少见,如果我第一次来这里,难免会秃噜埋怨。现在不会,不是习以为常,说得高大上一点,城市文化就是这样,无关市容市貌。最繁华的中山小吃一条街,多的是身着汗衫拖鞋的男男女女,三五成群地往里面挤靠,我还是顾及到女儿的安全,万一走丢了麻烦,转而进到国贸,里面有家小龙坎火锅,在正儿八经的异地体验不够正宗的家乡味道,是我的一大嗜好。

我适应能力还可以,要不回重庆,也会完全融入这个城市和群落,成为古时称之为“蛮夷之族”的一员。我不搞区域歧视那一套,但到现在,广西在其他地方的某些人那里,还是有不一样的眼光和声音,没去过就算了,去过也一幅振振有词居高临下的姿态。最大的槽点无非就是老少边穷,城市落后,电驴众多,甚至涉及到人种这样让我无言以对的措辞上来。我就能体会女儿妈妈坚持不让宝贝随便晒太阳的苦衷,防晒霜屋里永远是不会缺的,而且要指数最高。其实她也有想过让女儿当个重庆姑娘,就是因为单纯名声比广西姑娘好听得多,只是后来她说我伤了她的心,这一下就把女儿的籍贯和原本天生可自带的美誉度也给磨灭掉了。

有山有水,当然出美女,除非偏见已经根深蒂固,好看也说不好看。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美女不是哪里都有,有个概率问题。比如我就肤浅地认为,桂北比桂南要养人。基本可以以柳州为界,往北是桂林、河池,往南就是南宁和钦北防。只从地理条件来看,低纬度的热带气候对女子的摧残是“惨无人道”但又无可奈何,大半年都是夏天,总不能躲在家里不出门。桂林或许稍好点,我去过几次,风景自不必说,城市也宜居,女子的地域特征还是明显,皮肤和性格,经过淡水为主的水汽滋润,跟当地的桂林米粉一样,爽滑白嫩且不辣喉。凡事不敢说绝对,南宁出了个汪小敏,看她唱《笑看风云》的视频美得不可方物。桂林城几乎没什么高楼,据说政府是为了保护周边的原始自然景观,于是小城的特质就越发明显。没事带着家人或约几个朋友登山远望,山水美景尽收眼底,是个悠然自得的乐事。

广西其他大点的城市也去过一些,除了北海,其他印象就不深了。那也比只在火车上经过的好,贵州的地位和尴尬其实跟广西差不多,据说有的人现在还傻傻分不清楚贵阳和贵州的区别,好比我刚去广西的时候,北方的同学只知道桂林而不知道南宁。我不喜欢只说家乡好,南宁桂林都不错,适合居住和生活。更何况,南宁还有女儿在那里,更是余生的牵挂。他们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我基本不会,爱憎大都分明,跟人关系不大。但我现在又善于发现一个地方的好,可能因为我去过的地方多是山水之地,就这一点,足以掩盖其他瑕疵。再者,去的地方再多,也终究要在一个地方停下来,一旦心静下来,脚步也就跟着变懒了。

贵阳站停得也够久,迷迷糊糊快一个小时。我还得继续睡下去,以为路的前方是重庆,车动了却在往回开,看来真是在这里换机头。这下到我尴尬了,“前路”看似南宁也是重庆,任由火车的牵引跟着在轨道上飞驰,反正就是这两个地方来回倒腾。贵阳,于我不重要。要不是醒来,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经过这个地方,从地图上看,它也不过是焦柳线上的一个名称和符号罢了。

楼主好细腻的文字,令我勾起了往事。重庆,贵州,广西,都有此生难以磨灭的记忆。

更多好贴,尽在巴山夜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