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姚明先师,中国体育的人瑞——王玉增(转载)

杭州 139 0

悼念姚明先师,中国体育的人瑞——王玉增(2010-01-08 15:47:18)

标签:人瑞 老爸 体育事业 黄埔同学 王玉增 中国

人瑞,指年纪百岁的人,德高望重而备受敬重。

王玉增,中国体育事业的人瑞代表,第一代奥运选手,曾经的中国篮球队队长,姚明最应该致敬的人。

这个走过了一个世纪的老先生,一生贯穿着中国篮球运动的发展轨迹,在美国安享晚年,但非常遗憾,老人于2009年10月7日去世于西子湖畔,享年99岁。以下是与王玉增一起生活多年的女儿以及黄埔军校同学对老人的怀念。

怀念父亲—其女王琴于杭州

老爸平易近人,处事低调,表面不显,事实上他是个情深意重的人,对母亲的感情细腻,深爱到永久,对儿孙没有要求,只是给予祝福,他很为自己的家庭骄傲,对朋友,晚辈永远热诚,慈祥。

母亲仙逝后,老爸因为听力减退,不再听京戏,昆曲,大鼓了。他把兴趣放在养花,写书法及牙牌上,关心国家大事,却不谈政治,生活有规律。他唯一的心思全在子女才身上,尤其是与他一起59年不分的我,因兄弟不同住,他把无私的爱全给了我,我俩相依为命,日子过的平静,安定。唯一盼着的是与我出差到中国杭州,北京。与家聚首及游山玩水。

老爸聊天时常问我会再婚吗?我说“不会”,我要照顾你一辈子,老爸说不是你陪我,是我陪你,给你过80大寿,那时我将是世界上最老的人了,因为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你。谁知天不如人意,他走的急了点!

老爸一生传奇,生长于河北商贾之家,自幼喜爱体育,他长的高大威武,一表人才,手长,脚长,尤其左脚弹跳力特别好,18岁时已是篮球国手,南征北战,名扬大江南北,多次代表中国出席国际比赛,球技高超,出神入化骋驰球场,粉丝遍及全国,他说年轻时打过一万多场球。老爸说他把篮球打的艺术化,姿式优美,投篮神准,参加1936年柏林奥运是他最爱说谈论的话题,及他在黄埔军校,八年抗战由南京行军,徒走一年多,走到四川重庆,点点滴滴的军旅生涯。老爸常自豪的说自己是军人,一切讲究效率及纪律,他要求自己保持这种精神心态,一直到老,不会改变!

母亲于1962年赴欧美画展,我们一别七年,在这七年中,老爸父兼母职,非常不容易的教育,抚养三个十多岁的儿女,学习烹饪,干家务,非常尽心尽力,1969年我们移居美国后,老爸已退休年纪,他主内照顾一家人的饮食,生活起居,居功至伟,回想起来,我们应珍惜他与世无争的哲理与把爱奉献给家庭的苦心,老爸从不要求任何的回报!

父母好客在纽约是出了名的,景仰二老的忘年交很多,常常来家中看望及陪伴二老聊天,尤其是,尹,史,蔡三位老师,邓姐等经常嘘寒问暖,谈天唱曲,吃吃喝喝,非常开心,这是二老晚年最期盼的聚会。老爸晚年生活很惬意,我的上下班是他一天生活中的大事,左嘱咐,右叮咛,安全第一。他只要能行动,一切家务事全都包揽,决不假手他人,洗衣,买菜,烧饭,一直到今年8月,我完全不用操心!他提供了我一个安稳的工作环境,这次到中国,他最大的心愿是到杭州西湖划船,度假散心,北京的亲友结伴同行,他还要陪我去山西看红叶,没料到09年10月7日早上,他突然气息短促,虚弱,撒手人寰,我们均陪伴在旁,哀恸不已,非常不捨。老爸以百岁高龄在他最喜欢的西子湖畔安详的寿终正寝,他是有福的,如今老爸与母亲在天国相会,09年10月25日他与我同回纽约,遵从他人家的遗愿,于09年11月7日长眠新泽西州母亲身旁。

我谨代表家人,对北京,杭州,苏州,香港,无锡,安徽来参加告别的众好友致十二万分的谢意,谢谢大家来送别我们最爱的老爸最后一程,谢谢!

王琴于杭州

寄语:王玉增同学—黄埔十三期生:黄超群

北京《黄埔》第三期登载的《一代精英王玉增》一文引起我对同期同学王玉增的殷切思念。

那是一九三七年的初夏,十三期刚开始分科教育,传闻少校教官王玉增,经校部批准来我们十三期入伍生团当下士入伍生来了,这消息轰动全团,不胫而走,一时间同学们人人皆知,议论纷纷。

每天紧张训练的晚饭后,是休息时间。有一天,步兵二营四连的王玉增来到我们一营三连找同学,大家一看到是他来了,都朝他围来,以爱慕,亲切的眼光望着他,这位曾代表国家出席世界运动的选手。我连的一位排长可能是十期生赵轮升上尉,见王玉增同学在我们连里,随即呼唤着:“王玉增,我们打场篮球吧!”,这一召唤得到大家的响应,立即来到球场,那位排长迅速组织两个球队作友谊赛,自不必说,王玉增是一个队的领队,排长自任裁判,比赛开始,全营几百人都来围观。

开球后,同学们的视线,都集中在玉增身上,果然身手不凡,他的传球,是那么准确;再看他几个箭步冲至球架附近,正当别人把球传给他时,只见他举手空中一招,空中正旋转的球急速朝他的掌心靠近,到他手上后,只见猛一转身,他一米八,九的身躯,手向上一扬,球进蓝得分,次次如此,屡试不爽。

球进篮后,王玉增外表仪态十分平静,一不喘气,二不骄矜;不为同学们掌声,喝彩声所动。但在争球时,毫不相让,别人也难以得手,他娴熟的运球技术,高超的球艺,诚上乘之选,令人折服,赞叹不已。

霎时,晚自习号声响起,同学们嘻嘻哈哈,眉飞色舞地散去,那场精勘的表演,至今仍然历历在目,令人终生难忘。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枪声响起,抗日战争爆发了。接着沪战也起,学校西迁。次年春,十三期从湖南常德开始贯通川湘公路的行军,途中,不时见到玉增同学,,只要一见他,都情不自禁的,亲切的叫一声:“王玉增”!他总是笑容可掬地敬礼以应。

是年秋,十三期在四川铜梁毕业,当即分发抗战前线部队,从此各效命疆场,大家也无从问生死了。

前年由台湾十三期同学彭延绪主编的《13期通讯》,寄我一本,内有王玉增的记载,现居美国纽约,八十高龄,健存人间,幸甚!谨寄语远隔重洋的玉增同学,为你们伉俪祝福!今逢盛世,今年又是抗战胜利五十周年,凡有黄埔同学足迹的海内外各地,想必均热烈庆祝!

玉增同学:你的故乡河北新城,在祖国改革开发的浪潮中,早已旧貌换新颜,何不归来观光耶?大陆黄埔同学欢迎你,十三期的同学更是热烈的盼你归来观光叙旧!记否?毕业前夕,我们共唱:黑水澎湃的急流,白山阳光的皓辉,照耀着我们前进。我们同窗三载,共征万里,战死沙场,原是......,同学们,同学们!切莫……,齐步前线,再定会期……,的毕业歌!

更多好贴,尽在杭州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