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微静: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转载)

澳门时光 251 17

流年碎影,斑斑驳驳,回望去,总有一些爱恨萦回于心,总有一些牵绊挥之不去。拂去内心深处的苍绿,你会发现,那些本以为被岁月风干的缺憾和疼痛,依旧在泛着潮湿,于心中恣意地流淌。

有些人喜欢阳光,喜欢在心中种植温暖,因为这样就可以驱散内心深处的潮湿,淡化疼痛,即便收效甚微,也无怨无悔。

而有些人却害怕阳光,害怕将明媚照进心底,因为如此一来,曾经的伤痛就会暴露无遗,就连那最微小的脉络,都会清晰如昨。

故而,与其拿出来晾晒,莫如将它尘封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不去轻易开启,亦不触及。

春天是一个温暖的时节,一个万物复苏的殿堂,没有苍白,亦无枯瘦。这首《玉楼春》便是词人钱惟演在春意正浓时所作。

然而,当他看到莺歌燕舞的春光,烟波浩渺的绿水时,却沉吟道:“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

此时的他,时值暮年,身居汉东(即今湖北随州),生活凄凉而清贫。

对于一个将名利视为一生追求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看着自己偌大的基业于顷刻间散做云烟更令人悲恸的呢。

人常说,生活半醉半醒最为适宜。是呵,过度沉醉的人,看到的往往只是一时浮华,待到迷雾散去,则是万般冷寂。

“昔年多病厌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浅。”昔日,他因身体多病而不宜饮酒,可现在的他,只求一醉。

是呵,醉了,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梦魇缠绕,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愁绪难消。

他定然后悔过,后悔当初不该被名利冲昏了头脑,后悔没有着眼全局,为自己和后辈们考虑过退路,他压上了全部,却终是输得一塌糊涂。

此后,钱惟演每当饮酒唱到这首《玉楼春》时,都会声泪俱下,为自己的人生而感到悲哀。未出一年,钱惟演于汉东病逝。

也许,他本命不该绝,只是他不愿意再活下去,不愿再面对这惨淡的人生。

更多好贴,尽在澳门时光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