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容篡改

重庆 2165 73

一件极其简单的由继承人代书,另一继承人签字的代书遗嘱(且该继承人未亲眼看见遗嘱的书写)被重庆四家司法机关: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审委会、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及重庆市人民检察院都认定合法有效。法院、检察院明目张胆、公然的违法行径,彻底颠覆了神圣的法律,四家司法机关的这种认定在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中国司法史上前所未有,史无前例,其直接后果就是直接将1985年继承法实施后重庆各级法院判决正确的十几万件继承案件打成了错案,令人触目惊心!一夕之间产生这么多错案,试问改革开放以来全中国有哪家司法机关在制造冤假错案上能有如此之高的效率!

为人民伸张正义,纠正法院、检察院违法行为是党和国家的责任,也是国家稳定发展的要求。重庆四家司法机关为了认定继承人代书和见证人遗嘱(且该继承人未亲眼看见遗嘱的书写)的有效性,不惜通过自己“打脸”的方式,将多年以来判决正确的十几万件继承判决“认定”为冤假错案,恳请党和政府调查重庆四家司法机关作出这种前无古人、史无前例认定背后有无猫腻,查清事实,否则面临的可能就是这十几万错案受害者得知自己案件判错后,要求司法机关申冤昭雪的汹涌人群!

详情见我发的诸多的主贴!

以下就是江北区法院自己打脸的证据!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审委会不惜通过自打脸的方式,将过去判决的几千件继承案件认定成了错案,这数千件错案中的真实遗嘱本是合法有效的,被江北区法院独任审判员及合议庭错判成无效遗嘱,在此呼吁这数千件错案的当事人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如果江北区法院不愿纠正自己都承认的错案,现在巡视组已经进驻重庆,可以向巡视组申冤。

在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看来,重庆各级法院多年来制造出了十数万件错案 ,为什么不积极纠正而放任十几万的错案受害者继续蒙冤呢?

希望十几万的错案受害者不再犹豫,既然司法机关已经给出了最权威结论,就不该有什么顾虑,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希望十几万的错案受害者不再犹豫,既然司法机关已经给出了最权威结论,就不该有什么顾虑,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如果重庆的司法系统对错案视而不见,可以向巡视组,最高检,最高法,中央纪监委和中央政法委申冤。

既然重庆的四家司法机关不认继承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若干问题意见第35条,拼了命也要将过去十几万件继承判决认定为错案,那么为什么还不纠正呢?

让每一个当事人在诉讼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是司法机关的工作要求,为什么这四家司法机关面对这么多的冤假错案,却置之不理呢?是不是非要错案的受害者找上门去才正视这些错案呢?

十几万件错案不是小事,更何况群众的事情无小事,司法机关掩耳盗铃拒不纠正自己都承认的错案,令人匪夷所思,难怪网络上对司法机关的信任程度低,难怪国家要进行全国政法系统整顿。

重庆市自1985年以来的十几万错案当事人,你们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要求司法机关纠正历史错案,如果他们置之不理,你们放心,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会为你们申冤的。

恳请巡视组彻底调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认定的十几万件历史冤假错案形成的原因,惩办责任人。

江北区法院承认判错了几千件案子,但是却不纠正,甚至故意回避,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呢?

继承法自1985年实施以来就没有修改过,到目前为止35年了,重庆基层法院,中级法院和高级法院,加在一起有几十家,现在重庆江北区法院,一中院,检察院第一分院和重庆市检察院突然不认继承法了,自然就意味着35年来几十家法院凡是按照继承法判决的十几万件案子就成了错案。

做为一中院专门纠正错案的审监庭已经承认了一中院辖区包括江北区法院在内的10家法院及一中院自己自1985年来判错了几万件继承纠纷案件,把本来有效的遗嘱错误认定为无效,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纠正呢?

重庆的四家司法机关为了认定继承人可以给自己写遗嘱,也可以见证遗嘱,并且见证时还不需亲眼看见,将过去几十年来的十几万件判决正确的案子打成错案,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就不言而喻了。

江北区法院三十五年来判错案件的几千名当事人,你们还在等什么了,既然连重庆市人民检察院都承认江北区法院确实判错了几千件继承案件,你们翻案的机会来了。

江北区法院判错的几千件错案的当事人还在眼巴巴的望着,江北区法院的审判委员会自己已经承认判错了案,但却一直不纠正,这里面耐人寻味啊!

各位蒙冤至今的当事人,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既然包括江北区法院审委会在内的四家司法机关都承认了你们的冤案,还不去申冤!

话不多说,既然重庆市的四家司法机关都承认了过去判决的10几万件继承案件是错案,那么就该拿出勇气纠正,否则如何能叫做让每一个当事人在诉讼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呢?只会让人猜想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既然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和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不认自己抗诉后重庆高院支持检察机关抗诉意见而做出的判决,非要认定重庆市各级法院35年来判错了十几万个继承案件,但为什么不纠正呢?一方面承认错案,一方面又熟视无睹,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吗?

既然司法机关对自己都承认的错案装作看不见,那么呼吁十几万的错案当事人“自力更生”,积极向更高一级机关反映。

不仅如此,我以前在江北区法院打官司时,就深刻体会到了司法的黑暗。

2009年我在江北区法院一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2009)江法民初字第921号,该案在江北区法院审理完毕后,我签字领取了判决书,这时承办法官田小蓉说判决书有一处笔误,需要将判决书收回更改,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让田小蓉法院将判决书收回了。但是我拿到改后的判决书一看,田小蓉把判决结果部分改了,不过万幸,有一份判决书可能是因为田法官粗心大意,居然没有被改到,于是就形成了阴阳判决书。我当然不服,将此事反映给了江北区法院。江北区法院监察室约我当面调查,当时的监察室主任李勇(音)和一位女工作人员接待了我,李勇主任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话外在暗示是我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的那份改之前的判决书,我说你可以调取监控录像,李勇主任说由于时间过久,监控已经被删了。他问我想如何处理此事,我说以改之前的判决为准,李勇主任不同意。然后,我就提出了第二个解决方案,由江北区法院出一个裁定,将改之前的判决补正成改之后的判决,李勇主任也不同意。由于那个时候法院院长信箱还不错,我在去江北区法院之前就给高院院长钱峰发了邮件反映了此事,钱院长回邮件说可以以改之前的判决为准。我把此事告知了李勇主任,李主任让我把这封邮件打印出来,说他们张晓川院长现在不在,他要向其汇报了来,让我先回家,就在当天下午还是第二天,我接到了江北区法院监察室那位女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向张院长汇报了,提出给我一笔钱,然后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否则随便我去告,告到哪里都没用。我问你们法院给当事人钱,以什么名义给呢?她说让我写一份困难申请,以这种方式给我钱。

2、我没有同意,上诉到一中院后,一中院也是极不情愿的把江北区法院的判决撤销了,改判的金额非常少,仅比判我输好一点。我向重庆市检察院一分院申诉,一分院将此案交由江北区检察院徐青检察官办理,在他办理期间发生的事情我不想细说了,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不得已录了音,并把此事反映到了网上,2011年春节前,重庆市检察院检察处派了三位检察官到我家进行调查,我提交了录音,并按照检察处的要求没有把录音发到网上。检察院抗诉后,重庆高院提审彻底改判我赢,由于对方没有按时履行判决,我就在2012年春节后申请江北区法院强制执行,我这个案子的江北法院执行员是艾伟,我当时心想大不了执行困难,江北区法院本身再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吧,结果真应了那句话,最精彩的往往在最后。其中一名被告居然拿着一张收条到江北区法院要求对我强制执行,江北区法院立案庭居然给立案执行了,执行员也是艾伟。也就是说其中一名被告说我欠他钱,他到江北区法院不是起诉要我还钱,而是直接要求对我强制执行。真是怪事年年有,那年特别多。执行员艾伟恐怕也看出其中有问题,对我的强制执行一直要求我执行和解,我告诉艾伟,我不同意和解,我银行账户有钱,你直接去划扣就行了,不存在执行难得问题,并在执行笔录上写上“强烈要求对我强制执行”几个字,我同时告知艾伟,你们江北区法院这是严重违法行为,一但对我强制执行、造成继承事实了,我肯定要追究到底。结果,艾伟一直不敢对我强制执行,我对艾伟说你怂得很,有什么可害怕的,又不是你立的案,你只管执行,即使将来追究起来,也追究不到你身上。过了一段时间,艾伟还是没有对我强制执行,我一看这件事不能一直悬着,于是还是将此事反映上去了,就在我反映的当天下午,艾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脸庭的黄庭长要跟我说话,这位黄庭长在电话里面先是赔礼道歉,说是工作失误(我当然不信这套鬼话),然后请我不要再追究了。我看他态度好,又把我要求的款项很快执行到位了,跟家人商量后,就算了,没有再追究了。

重庆的政法机关是该好好整顿了,不整顿不行。

一个省级地区,一夕之间就能产生10数万件冤假错案,并且得到了四家司法机关的承认,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件,恳请中央在全国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时好好调查。

更多好贴,尽在重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