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拿出勇气纠正审监庭副庭长包颖都承认的数万错案

重庆 583 71

详情见以前的帖子:http://bbs.tianya.cn/m/post-45-1821563-1.shtml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副庭长包颖在(2019)渝0105民再9号的再审判决中认定,遗嘱应以真实性为判断标准,不符合继承法规定的形式缺陷只是瑕疵,不影响对遗嘱有效性的认定,因此继承人代书和见证遗嘱(且做为见证人的继承人未亲眼看见遗嘱的书写过程)合法有效。众所周知审监庭是一家法院的审判监督机关,专门负责纠正冤假错案,这意味着一中院审监庭副庭长包颖承认自1985年继承法实施后,一中院辖区内凡是以真实遗嘱不符合继承法对其形式要件规定、而判决遗嘱无效的案子都是冤案、错案。简而言之,遗嘱只要是真实的,就是合法有效的,凡是判决真实遗嘱无效的都是错案。

那么,这样的判决有多少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自己公布的统计数据以及知网的文献资料可以推算出,一中院下辖10家基层法院,这些法院包括一中院本身自1985年以来至少判错了数万件继承案件,把本该有效的遗嘱错判为无效。既然一中院的审判监督机关下定决心为了司法公正,为了让数万的冤假错案受害者申冤昭雪,承认了多年以来的数万件错判,那么做为冤假错案的当事人和受害者还在等什么呢?赶快拿起法律武器去一中院伸冤,我相信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专门纠正冤假错案的审监庭都承认了历史错案,肯定会为你们申冤昭雪的。

做为一中院专门纠正错案的审监庭已经承认了一中院辖区及自己本身自1985年来判错了几万件继承纠纷案件,把本来有效的遗嘱错误认定为无效,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纠正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为了认定继承人可以给自己写遗嘱,也可以见证遗嘱,并且见证时还不需亲眼看见,将过去几十年来的几万件判决正确的案子打成错案,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就不言而喻了。

江北区法院三十五年来判错案件的几千名当事人,你们还在等什么了,既然连重庆市人民检察院都承认江北区法院确实判错了几千件继承案件,你们翻案的机会来了。

江北区法院判错的几千件错案的当事人还在眼巴巴的望着,江北区法院的审判委员会自己已经承认判错了案,但江北区法院和一中院却一直不纠正,这里面耐人寻味啊!

各位蒙冤至今的当事人,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既然包括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内的四家司法机关都承认了你们的冤案,还不去申冤!

话不多说,既然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都承认了过去判决的几万件继承案件是错案,那么就该拿出勇气纠正,否则如何能叫做让每一个当事人在诉讼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呢?只会让人猜想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既然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和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不认自己抗诉后重庆高院支持检察机关抗诉意见而做出的判决,非要认定重庆市各级法院35年来判错了十几万个继承案件,但为什么不纠正呢?一方面承认错案,一方面又熟视无睹,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吗?

既然司法机关对自己都承认的错案装作看不见,那么呼吁十几万的错案当事人“自力更生”,积极向更高一级机关反映。

不仅如此,我以前在江北区法院打官司时,就深刻体会到了司法的黑暗。

2009年我在江北区法院一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2009)江法民初字第921号,该案在江北区法院审理完毕后,我签字领取了判决书,这时承办法官田小蓉说判决书有一处笔误,需要将判决书收回更改,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让田小蓉法院将判决书收回了。但是我拿到改后的判决书一看,田小蓉把判决结果部分改了,不过万幸,有一份判决书可能是因为田法官粗心大意,居然没有被改到,于是就形成了阴阳判决书。我当然不服,将此事反映给了江北区法院。江北区法院监察室约我当面调查,当时的监察室主任李勇(音)和一位女工作人员接待了我,李勇主任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话外在暗示是我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的那份改之前的判决书,我说你可以调取监控录像,李勇主任说由于时间过久,监控已经被删了。他问我想如何处理此事,我说以改之前的判决为准,李勇主任不同意。然后,我就提出了第二个解决方案,由江北区法院出一个裁定,将改之前的判决补正成改之后的判决,李勇主任也不同意。由于那个时候法院院长信箱还不错,我在去江北区法院之前就给高院院长钱峰发了邮件反映了此事,钱院长回邮件说可以以改之前的判决为准。我把此事告知了李勇主任,李主任让我把这封邮件打印出来,说他们张晓川院长现在不在,他要向其汇报了来,让我先回家,就在当天下午还是第二天,我接到了江北区法院监察室那位女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向张院长汇报了,提出给我一笔钱,然后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否则随便我去告,告到哪里都没用。我问你们法院给当事人钱,以什么名义给呢?她说让我写一份困难申请,以这种方式给我钱。

2、我没有同意,上诉到一中院后,一中院也是极不情愿的把江北区法院的判决撤销了,改判的金额非常少,仅比判我输好一点。我向重庆市检察院一分院申诉,一分院将此案交由江北区检察院徐青检察官办理,在他办理期间发生的事情我不想细说了,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不得已录了音,并把此事反映到了网上,2011年春节前,重庆市检察院检察处派了三位检察官到我家进行调查,我提交了录音,并按照检察处的要求没有把录音发到网上。检察院抗诉后,重庆高院提审彻底改判我赢,由于对方没有按时履行判决,我就在2012年春节后申请江北区法院强制执行,我这个案子的江北法院执行员是艾伟,我当时心想大不了执行困难,江北区法院本身再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吧,结果真应了那句话,最精彩的往往在最后。其中一名被告居然拿着一张收条到江北区法院要求对我强制执行,江北区法院立案庭居然给立案执行了,执行员也是艾伟。也就是说其中一名被告说我欠他钱,他到江北区法院不是起诉要我还钱,而是直接要求对我强制执行。真是怪事年年有,那年特别多。执行员艾伟恐怕也看出其中有问题,对我的强制执行一直要求我执行和解,我告诉艾伟,我不同意和解,我银行账户有钱,你直接去划扣就行了,不存在执行难得问题,并在执行笔录上写上“强烈要求对我强制执行”几个字,我同时告知艾伟,你们江北区法院这是严重违法行为,一但对我强制执行、造成继承事实了,我肯定要追究到底。结果,艾伟一直不敢对我强制执行,我对艾伟说你怂得很,有什么可害怕的,又不是你立的案,你只管执行,即使将来追究起来,也追究不到你身上。过了一段时间,艾伟还是没有对我强制执行,我一看这件事不能一直悬着,于是还是将此事反映上去了,就在我反映的当天下午,艾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脸庭的黄庭长要跟我说话,这位黄庭长在电话里面先是赔礼道歉,说是工作失误(我当然不信这套鬼话),然后请我不要再追究了。我看他态度好,又把我要求的款项很快执行到位了,跟家人商量后,就算了,没有再追究了。

重庆的政法机关是该好好整顿了,不整顿不行。

一个省级地区,一夕之间就能产生10数万件冤假错案,并且得到了四家司法机关的承认,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件,恳请中央在全国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时好好调查。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错案摆在重庆市人民检察院面前,为什么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熟视无睹呢?这难道不是见人下菜碟吗?

全国政法系统大整顿明年全面展开,如果江北区法院不愿意纠正他们承认的几千件错案,你们完全可以在整顿期间向中央集体反映,要求中央督促地方司法机关纠正错案。

重庆四家司法机关既已承认判错了这么多的案子,这么久过去了,为什么面对自己公开承认的错案而无动于衷呢?是不是非要错案受害者不停向各级乃至中央反映,你们才会有所动作呢?老百姓每年花那么多民脂民膏养活你们,是让你们维护司法公正,不是让你们对自己都认可的错案无动于衷的!

重庆市范围内的10几万错案当事人,就因为重庆各级法院的错判(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已承认),造成了你们少则数千,多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财产损失,司法机关都已经公开承认判错了,你们还等什么呢?就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如果重庆市的司法机关消极对待,可以向中央控告重庆司法机关渎职,全国政法系统整顿明年就要开始了,好机会来了。

既然四家司法机关非要认定代书遗嘱不符合继承法对其形式要件的规定,同样是合法有效的,那么与这种认定相反的判决必然是错案,总不可能像一分院检察官豆兴伟说的那样,中国是社会主义法制,不是案例法,所以认定这样的遗嘱有效还是无效都是对的,这不就是所谓的官字两个口吗?于是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拿着社会主义的旗号来掩饰冤假错案了,这底下藏着什么,明眼人都懂。

正在一中院及其辖区打继承纠纷官司的当事人注意了,只要你们手上的遗嘱是真实的,要是有法官敢以不符合继承法形式要件的规定而判决其无效,这就是典型的枉法裁判,可以向重庆各级纪检,司法机关控告,更可以向中央纪律机关控告其枉法。

数千的错案受害者,你们因为江北区法院的错误判决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本金就不说了,光是这么多年来的利息就是一大笔金钱,江北区法院的最高审判机构审判委员会都已经承认确实判错了,而且还得到了一中院,检察院第一分院以及重庆市检察院的首肯,已经是公认的错案了,但是江北区法院却装睁眼瞎,拒不纠正。现在正赶上中央开始整顿全国政法机关这么一个好时机,还不赶紧向中央控告江北区法院的渎职行为!

不要忘记还有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辖区内的数万错案当事人,你们因为一中院及其辖区内10家基层法院的错误判决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本金就不说了,光是这么多年来的利息就是一大笔金钱,一中院都已经承认确实判错了,而且还得到了重庆市检察院的首肯,确实是错案了,但是一中院却装睁眼瞎,拒不纠正。现在正赶上中央开始整顿全国政法机关这么一个好时机,还不赶紧向中央控告一中院的渎职行为!

江北区法院承认错案的速度前所未有,能一次性承认判决了几千件案子,实属难能可贵,为错案当事人带来了福音,所以你们还不赶快行动起来?

这么轰动的消息,读者可以广而告之。

更多好贴,尽在重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