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娃的小升初之路。

重庆 3255 95

一个普娃的小升初之路

这几年,重庆的小学生们,家长们,紧紧地围绕小升初这个核心问题,努力拼搏,积极进取,痛并快乐着。

作为一个普娃的家长,这两年被小升初折磨得白发从生,心力憔悴,终于普娃还是上了七龙珠了......终于在阳光明媚的初冬,有时间坐下来写点文章了。

首先,我要申明的是,这不是小说。同时写本文的目的,不是要揭露什么,批判什么,暴露什么,只是写一下我或者可以说我们这几年为了孩子小升初的所有行为,包括心路历程。

喜欢的发点红包,不喜欢的就闪开。

继续,哎,小女也面临小升初,作父母的不容易啊

  • poiopu 2020-11-12 09:28

    世界第一鸟笼房价之下,谁容易?

第一章 风声鹤唳

最早感受到小升初压力的时候,是四上,四年级上学期。这之前,普娃和我们过的无忧无虑的日子。寒假到三亚,暑假到黑山谷。当然,暑假寒假也上了补习班。数学是选的奥数班。

直到有一天,去陪娃上语文补习班,遇到了一个孃孃。我才吓了一跳,顿时傻了眼!

先说下这个补习班。

大家都晓得,沙坪坝,三峡广场,除了隔几年就要搞整的地板砖,不伦不类的三峡水系景点,令人捧腹大笑的“昭君牧羊”雕塑,堵得拓儿车司机脑壳青痛的三角碑,最得行最行实的,就是那些五花八门的培养学校了。现在大家都称他们为“机构”。

这些机构,集中地围绕在一中南开两大名校周围,啷个形容呢,不能说要俯视,也不能说叫窥视,更多是对一三中的仰视。虽然这些机构的教室从底楼到二三十楼都有,但是没有一个不把一三中作为他们培训的终极目标,把他们作为心灵的圣地。

参加培训的学生,如果考差了走神了或者消极了,老师就会把手指一撇,指向旁边的校园:“你要加油哦,一中今年中考录取分多少多少......三中今年中考录取分多少多少......”

我家普娃,一个萌达达的小女孩。生在红旗下,长在“机构”里,从三岁开始,就进入了南开中学旁边的一栋写字楼里,开始了她的漫漫“培训”路。但就是这样子,我在语文培训班里,仍然被邓孃孃吓了一跳!

这个语文培训机构,在南开中学背后,紧挨陈家湾菜市场。简称:XT。(此处应收机构广告费若干)没上这个培训之前,普娃语文成绩时高时低,有时候单元考试居然排在后十名,这就很危险了,所以四处打探过后,就报了这家语文培训。

上培训的时间是周六晚,我们草草吃了晚饭,穿过新世纪商场,踏上每年必换的三峡广场地板砖,走到三峡移民雕塑前,在夜色中我们看到了几只金属雕的羊,几个牙牙学步的孩子正在那儿爬上爬下,羊的后面,站立一个抱着琵琶满脸愁容的美女雕像,这就是最近几年三峡广场新添的一道风景“昭君牧羊”了。

我遥遥地看着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雕塑,用我985.211的满腹经纶非常果断地告诉普娃:你看,这就是没学好语文没学好历史的笑话,历史上哪里有昭君牧羊?只有苏武牧羊。苏武牧羊那是讲的民族气节,而昭君出塞说白了是中原汉朝和亲的耻辱,是一个被埋没美女的苦情史。即使昭君再苦,嫁给单于那也是王妃,怎么会在冰天雪地里牧羊呢?

我象是在给旁边的沙区文化馆说,又象是在给在旁边游玩的行人说,也象是在给普娃说。普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背着“机构”们发的免费书包快步走向XT。

王菲还差不多,昭君好惨,叔侄尽可妻

@ifortune2011 2020-11-12 14:42:20

软文给老子爬远点

-----------------------------

前面说了,喜欢就打赏,不喜欢就离远点。

恭喜上岸。

上了初中转眼就初升高了哟!更为严峻的考验就在眼前……哈哈哈…不吓你了……

  • 热起舒服 2020-11-13 21:21

    评论 白喵:你家儿子是不是明年也上高中了?初三怎么办?

  • 白喵 2020-11-14 08:13

    评论 热起舒服:我们保送了。但是我和所有的家长一样,心头都焦虑起的……走了个小门绕过了35万大军的中考,可28万人的高考还在前面等,可能这就是焦虑的原因吧……

  • 精剩叹 楼主: 2020-12-06 22:33

    你保送了还焦虑啥,未必一定要上清北才睡得着吗?

@白喵 2020-11-13 09:26:44

恭喜上岸。

上了初中转眼就初升高了哟!更为严峻的考验就在眼前……哈哈哈…不吓你了……

-----------------------------

豆是豆是,反正一天到黑都焦不完。周考,月考,半期考,期末考......

我家普娃,一个萌达达的小女孩。生在红旗下,长在“机构”里。从三岁开始,就进入了南开中学旁边的一栋写字楼里,开始了她的漫漫“培训”路。心想,娃儿也差不到哪里,升个七龙珠的初中,问题不大。

但是,我错了,大错特错。在语文培训班里,我被邓孃孃吓了一跳!

这个语文培训机构,在南开中学背后,紧挨陈家湾菜市场。简称:XT。从陈家湾可以上来,但是要爬两层楼,也可以从菜市这边平起过来。现在的培训机构,那可是花了血本打造各种服务,拼师资,拼环境,拼配套。家长你来了,可以坐在休息区看电视,耍手机,可以聊天,实在你想出去,旁边就是菜市场,陪了娃又买了菜,回家做饭,一举多得。

我坐在菜市这边的入口处,看着一个一个萌萌的学生背着书包进来。有的个子已经一米六七,但是满脸还是童稚模样。有的一个小把把,沉重的书包压得他们象一坨移动的磅秤。总之,鲜有几个欢天喜地进来的。不少孩子都是周末在三峡广场这个阵地上搞运动战,补了英语补数学再补语文,有的还加码了艺术特长......

为何要报奥数班呢,不进去那个圈子不就体会不到焦虑了。

时间都去哪儿啦?去补习班了。

我叹了一口气,给旁边坐着的一个中年妈妈说道。带着自嘲和无奈。

她笑了笑,把手机麻了几麻,说:“那啷个办嘛?”继续低头看微信,刷朋友圈。这个时候,她身边坐着的一个老年人插了话进来,语速飞快,我一下就被她吸引住了。她就是邓孃孃。

邓孃孃问,你们娃儿在哪点读小学?在哪点上奥数?在刷题没得?有没得其它特长?我一一作答。

她站起身来,把双肩包往凳子一科,斩钉截铁地对我说:“照你这样子说的,你们娃儿不要想进一三八巴蜀,旁边的名联(名校联中)想都不要想!我一下懵圈了。慌忙急火的马上走到她跟前,问:”为啥子为啥子?“

邓孃孃给我立马分析起来:“我给你说哈,对了你姓啥子?好,小丁。小丁我给你说,奥数你在XDF上超常班没得?没有是不是,那没戏。等于白上了两年奥数。XDF的奥数本来就不行。耍小升初,数学是重点的重点,不然你语文英语学得再好,没得用!数学小升初的难度你晓得不?五年级下学期就有人开始考了,很多题都是初一上下册的知识了!”

我一下深受打击。我说那平时学校的成绩不看吗?邓孃孃(为了方便打五笔,以后称娘娘)哧地笑出了声:小丁啊你们这几年在干啥子,现在小升初哪里还看小学成绩了?你小学考双百分又有啥子用?那些题又不难,你把小学的成绩报给一三八巴蜀,别个甩多远。最多给你个考试机会,数学考差了全没得用!

完了完了,我心头狂啸。我们家这个普娃,和无数女生一样,连平时的数学题都没弄伸展,稍上难度的比如鸡兔同笼,行程速度,销售利润......一看到她脑壳就发懵,目光呆滞,四肢冰冷,垂头丧气......每回期末考试,我这个学霸爸爸都要把那学期的所有数学错题给她整理好了,再反复出些同类型的题让她练,就是这样子,她从三年级开始,都没考过满分,都是在90-95分之间。至于奥数,上了整整一年,还是在比较简单的XDF平行班,每次回来做练习题都象上刑场一样,我恨不得把自己数学的聪明才智剜下来拼给她。

邓娘娘看我造孽巴稀的样子,立马减慢了语速,安慰我道:“来得及,这才四年级,来得及。赶紧换奥数班,赶紧找刷题班......”我第一次听说,还有刷题班。马上问:“邓娘娘,谢谢你了,你真的是大好人。哪里有好点的奥数班和刷题班?现在又兴刷题班了吗?”

@重庆飞空 2020-11-13 17:43:43

为何要报奥数班呢,不进去那个圈子不就体会不到焦虑了。

-----------------------------

不学奥数你上了初中都吃亏。真的

邓娘娘正准备给我详解,突然一阵铃声响起,下课时间到了。两个小时的语文补习,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我赶紧找邓娘娘要了她的电话号码,说一会儿加她微信。然后就分头去接自家娃了。出门的时候,看到邓娘娘牵着一个同龄的妹妹,戴着一个大框框眼镜。妹妹接过邓娘娘手里较轻的手袋,婆婆邓娘娘则背起了那个沉重的大书包,两人在人群中走了出来,走向暮色。

回家我们走南开步行街这边,主要目的是顺便蛋糕店买点早餐。三峡广场好吃点的蛋糕店,差不多都在一中三中正门附近,巴黎GC,沁Y,好LL,还有些开不了几天就关门转让的就不要说了。也不晓得我这个育娃的思路正确与否,上完了枯燥补习班,我喜欢让娃轻松一点,散散步,逛逛店,和我这个老汉吹吹牛,有张有驰,让娃有个喘息的机会。

娃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想到让娃读名校沙小,我们在三峡广场买了个两室,说实话,当时买的时候觉得好贵,一平建面一万三,现在回头一看又便宜得不行。现在无数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从幼儿园开始就盯准了学区房,三峡广场附近的沙小/树人小学,顿时拉动这一片房价飞涨。而三峡广场这一截,寸土寸金,难觅大点的上档次的楼盘,都是这儿一块那儿一块见缝插针地修几栋房子。稍大点的只有老旧的电力小区,郁金香这种后面建的小区也就是丁点那么大。而我们这个简直就是商业住宅,在商场楼上......

那天我被邓娘娘一席话说得焦虑不已,所以带娃出来走那截路,都闷起不怎么说话。而娃精神倒还好得很,说XT这个老师讲得好,幽默得很,全班同学经常笑,我也跟到苦笑了几下。买了蛋糕面包,赶紧回家加邓娘娘微信,她快速地通过了。

教授冷冷地坐在客厅一角的电脑桌旁,一边看着学习资料,一边轻啜咖啡,说:“休息十分钟,把今天XT布置的作业完成,这叫热炒热卖,效果最好。”

教授说:“做完XT的作业,就复习下XDF的奥数,预习下明天张老师要讲的新内容。”

教授说:“完成这些之后,你赶紧洗漱,然后看半个小时课外书。”

普娃刚刚放松的神情,立马阴云密布。我补了句:“你把XT今天的作业做完了,可以耍哈儿再弄奥数。”

普娃转身把书包背进儿童房兼书房,重重地把书包科在板凳上,然后呯的一下把门关了。

教授盯着儿童房门,脸铁青,有一种立马冲上去砸门的火气在头顶聚集。昏黄的客厅灯光下,映着她蓬松的一头乱发和桌前一堆零乱的书籍,强烈的疲倦感向我袭来,我赶紧跑到主卧的床上,躺躺。

等到普娃弄完奥数,时间都已经十点半了,洗漱完毕,娃终于可以坐在床边可以看看自己喜欢的课外书了,我瞄了眼她手头的书,《父与子》漫画书,好吧,随她吧。只要不是现在中小学暗自流行的那些二次元百合同志小说,就行。

教授和我洗漱完了,普娃已睡下了,十秒入睡,雷都打不醒。我们躺在主卧的大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白天听来那些小升初的话语让人反复咀嚼,心里不停地盘算和计划着。黑暗中教授朝我挤了过来,手绕了过来,我一个侧身,留给她一个背影,我说:“睡吧,困得很。”然后,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长叹。

  • ty_双双160 2020-11-28 20:55

    你好,我娃现在上五年级,班上也流行看《斗罗大陆》这样的小说,你说的二次元百合同志小说是不是就是这种?而且经常听娃儿说班上有同学看有颜色的小说,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种书呢?

更多好贴,尽在重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