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堂堂的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敢做不敢认呢?

重庆 1707 57

在一件继承纠纷再审案件中——(2018)渝0105民再9号,堂堂江北区法院最高的审判机关——审判委员会经过多次开会讨论(审判长李先镛说的),承认了过去几千件继承案件判错了,把本该有效的遗嘱判成无效了,导致数千名当事人蒙冤。

江北区法院审委会最终认定遗嘱应以有效性为准,可以不符合继承法规定的形式要件,继承人代书遗嘱可以,继承人当见证人也可以,见证人未亲眼看见遗嘱的书写过程也可以,凡是以形式要件缺乏而否定真实遗嘱有效性的判决统统是错案,这可是一家法院审判委员会的结论。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为什么江北区法院面对自己都承认的冤假错案,却迟迟不去纠正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呢?既然江北区法院不愿意纠正自己承认的错案,呼吁几千名蒙冤的当事人督促江北法院纠正,江北区法院总不能认错很快,就是不改吧!

中央马上就要开始全国政法系统大整顿了,呼吁蒙冤的数千名当事人积极向中央反映,请求中央督促江北区法院纠正几千件错案。

江北区法院审判委员会的认定:

江北区法院审委会承认的错案之一:

话不多说,既然重庆市江北区法院都承认了过去判决的几千件继承案件判错了,那么就该拿出勇气纠正,否则如何能叫做让每一个当事人在诉讼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呢?只会让人猜想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我以前在江北区法院打官司时,就深刻体会到了司法的黑暗。

2009年我在江北区法院一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2009)江法民初字第921号,该案在江北区法院审理完毕后,我签字领取了判决书,这时承办法官田小蓉说判决书有一处笔误,需要将判决书收回更改,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让田小蓉法院将判决书收回了。但是我拿到改后的判决书一看,田小蓉把判决结果部分改了,不过万幸,有一份判决书可能是因为田法官粗心大意,居然没有被改到,于是就形成了阴阳判决书。我当然不服,将此事反映给了江北区法院。江北区法院监察室约我当面调查,当时的监察室主任李勇(音)和一位女工作人员接待了我,李勇主任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话外在暗示是我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的那份改之前的判决书,我说你可以调取监控录像,李勇主任说由于时间过久,监控已经被删了。他问我想如何处理此事,我说以改之前的判决为准,李勇主任不同意。然后,我就提出了第二个解决方案,由江北区法院出一个裁定,将改之前的判决补正成改之后的判决,李勇主任也不同意。由于那个时候法院院长信箱还不错,我在去江北区法院之前就给高院院长钱峰发了邮件反映了此事,钱院长回邮件说可以以改之前的判决为准。我把此事告知了李勇主任,李主任让我把这封邮件打印出来,说他们张晓川院长现在不在,他要向其汇报了来,让我先回家,就在当天下午还是第二天,我接到了江北区法院监察室那位女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向张院长汇报了,提出给我一笔钱,然后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否则随便我去告,告到哪里都没用。我问你们法院给当事人钱,以什么名义给呢?她说让我写一份困难申请,以这种方式给我钱。

2、我没有同意,上诉到一中院后,一中院也是极不情愿的把江北区法院的判决撤销了,改判的金额非常少,仅比判我输好一点。我向重庆市检察院一分院申诉,一分院将此案交由江北区检察院徐青检察官办理,在他办理期间发生的事情我不想细说了,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不得已录了音,并把此事反映到了网上,2011年春节前,重庆市检察院检察处派了三位检察官到我家进行调查,我提交了录音,并按照检察处的要求没有把录音发到网上。检察院抗诉后,重庆高院提审彻底改判我赢,由于对方没有按时履行判决,我就在2012年春节后申请江北区法院强制执行,我这个案子的江北法院执行员是艾伟,我当时心想大不了执行困难,江北区法院本身再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吧,结果真应了那句话,最精彩的往往在最后。其中一名被告居然拿着一张收条到江北区法院要求对我强制执行,江北区法院立案庭居然给立案执行了,执行员也是艾伟。也就是说其中一名被告说我欠他钱,他到江北区法院不是起诉要我还钱,而是直接要求对我强制执行。真是怪事年年有,那年特别多。执行员艾伟恐怕也看出其中有问题,对我的强制执行一直要求我执行和解,我告诉艾伟,我不同意和解,我银行账户有钱,你直接去划扣就行了,不存在执行难得问题,并在执行笔录上写上“强烈要求对我强制执行”几个字,我同时告知艾伟,你们江北区法院这是严重违法行为,一但对我强制执行、造成继承事实了,我肯定要追究到底。结果,艾伟一直不敢对我强制执行,我对艾伟说你怂得很,有什么可害怕的,又不是你立的案,你只管执行,即使将来追究起来,也追究不到你身上。过了一段时间,艾伟还是没有对我强制执行,我一看这件事不能一直悬着,于是还是将此事反映上去了,就在我反映的当天下午,艾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脸庭的黄庭长要跟我说话,这位黄庭长在电话里面先是赔礼道歉,说是工作失误(我当然不信这套鬼话),然后请我不要再追究了。我看他态度好,又把我要求的款项很快执行到位了,跟家人商量后,就算了,没有再追究了。

重庆的政法机关是该好好整顿了,不整顿不行。

一个省级地区,一夕之间就能产生10数万件冤假错案,并且得到了四家司法机关的承认,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件,恳请中央在全国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时好好调查。

呵呵,江北区法院敢做不敢认的事情何止楼主说的这件,想当年,那是2008年,现在的江北区法院民四庭还是几庭庭长顾毅因审理200多件案件无一被一中院改判而荣立三等功,被提拔去当鱼嘴法庭当副庭长之前审理的一起公民起诉开发商的案子,被原告举报篡改庭审笔录,将原告不认可的“不”字去掉,然后判原告输。当时闹得还有点大,结果江北区法院经过调查,说是不规范造成的,让书记员陈元刚背了锅。江北区法院及一中院对原告要求笔迹鉴定的诉求不予理会,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

再往前点,2006年左右,江北区法院法官赵东亚在审理一起是入股还是借贷的纠纷时,被人举报让她的丈夫当原告的诉讼代理人以及一些不当行为,赵东亚判被告输之后,被告上诉,由于此事闹得非常大,当时一中院庭长程启华撤销了江北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当年基层法院一年审理的案件还不像现在这么多,那年江北区法院一共审理了6000多件案子,上诉600多件,改判31件还是30几件,撤销判决发回重审一件还是两件(记不清楚了),赵东亚那件就在其中。

我都曾经对一些法官说过,你们如此枉法,司法如此之黑,就不怕官逼民反吗?当然,然并卵。

要遏制住司法系统的腐败这个沉疴,只有靠中央的顶层设计,还需要高层彻底治理司法腐败的力度和决心,愿不愿意撕开这块出血的伤疤。

@碎花裙切 2020-11-19 14:20:24

呵呵,江北区法院敢做不敢认的事情何止楼主说的这件,想当年,那是2008年,现在的江北区法院民四庭还是几庭庭长顾毅因审理200多件案件无一被一中院改判而荣立三等功,被提拔去当鱼嘴法庭当副庭长之前审理的一起公民起诉开发商的案子,被原告举报篡改庭审笔录,将原告不认可的“不”字去掉,然后判原告输。当时闹得还有点大,结果江北区法院经过调查,说是不规范造成的,让书记员陈元刚背了锅。江北区法院及一中院对原告要求......

-----------------------------

官逼民反?呵呵,拿什么反?用锅还是用勺?得了吧,这就是现实社会。

文中提到的书记员陈元刚背锅,无权无势的人,单位出了问题,

你不当炮灰谁当炮灰?

浏览天涯的涯友,如果你碰巧是单位的非编制人员或者临时工,奉劝你们,工作中小心点,说不定什么时候祸从天降。

  • 碎花裙切 2020-11-20 19:11

    陈元刚后来就当上了审判员、执行员。两者之间是否存在联系,就不得而知了。

  • 2014中国西部人才 2020-11-23 17:04

    评论 碎花裙切:适当给点甜头,也是合情合理的。交易嘛,总得长远考虑。

全国政法系统大整顿明年全面展开,如果江北区法院不愿意纠正他们承认的几千件错案,你们完全可以在整顿期间向中央集体反映,要求中央督促地方司法机关纠正错案。

重庆四家司法机关既已承认判错了这么多的案子,这么久过去了,为什么面对自己公开承认的错案而无动于衷呢?是不是非要错案受害者不停向各级乃至中央反映,你们才会有所动作呢?老百姓每年花那么多民脂民膏养活你们,是让你们维护司法公正,不是让你们对自己都认可的错案无动于衷的!

重庆市范围内的10几万错案当事人,就因为重庆各级法院的错判(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已承认),造成了你们少则数千,多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财产损失,司法机关都已经公开承认判错了,你们还等什么呢?就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如果重庆市的司法机关消极对待,可以向中央控告重庆司法机关渎职,全国政法系统整顿明年就要开始了,好机会来了。

既然四家司法机关非要认定代书遗嘱不符合继承法对其形式要件的规定,同样是合法有效的,那么与这种认定相反的判决必然是错案,总不可能像一分院检察官豆兴伟说的那样,中国是社会主义法制,不是案例法,所以认定这样的遗嘱有效还是无效都是对的,这不就是所谓的官字两个口吗?于是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拿着社会主义的旗号来掩饰冤假错案了,这底下藏着什么,明眼人都懂。

正在江北区法院打继承纠纷官司的当事人注意了,只要你们手上的遗嘱是真实的,要是有法官敢以不符合继承法形式要件的规定而判决其无效,这就是典型的枉法裁判,可以向重庆各级纪检,司法机关控告,更可以向中央纪律机关控告其枉法。

数千的错案受害者,你们因为江北区法院的错误判决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本金就不说了,光是这么多年来的利息就是一大笔金钱,江北区法院的最高审判机构审判委员会都已经承认确实判错了,而且还得到了一中院,检察院第一分院以及重庆市检察院的首肯,已经是公认的错案了,但是江北区法院却装睁眼瞎,拒不纠正。现在正赶上中央开始整顿全国政法机关这么一个好时机,还不赶紧向中央控告江北区法院的渎职行为!

不要忘记还有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辖区内的数万错案当事人,你们因为一中院及其辖区内10家基层法院的错误判决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本金就不说了,光是这么多年来的利息就是一大笔金钱,一中院都已经承认确实判错了,而且还得到了重庆市检察院的首肯,确实是错案了,但是一中院却装睁眼瞎,拒不纠正。现在正赶上中央开始整顿全国政法机关这么一个好时机,还不赶紧向中央控告一中院的渎职行为!

江北区法院承认错案的速度前所未有,能一次性承认判决了几千件案子,实属难能可贵,为错案当事人带来了福音,所以你们还不赶快行动起来?

这么轰动的消息,读者可以广而告之。

做为江北区法院最权威的审判委员会都一次性承认判错了几千件继承案子,把本该有效的遗嘱错误认定为无效了,创下了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基层法院制造冤假错案的记录,江北区法院都已经公开承认判错了,你们这些当事人还在等什么呢?还不赶紧向中央控告,举报江北区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要求申冤昭雪,更何况马上就要开始全国政法系统大整顿,这么好的机会千万不要放过了。

法院和检察院一边认定遗嘱只要是真实的,即使不符合继承法对其形式要件的规定也是有效的,一边又认定真实遗嘱必须要符合继承法形式要件规定才能有效,如此矛盾的认定,这里面很让人怀疑有猫腻,是“钞能力”在起作用。

  • 碎花裙切 2020-12-07 19:47

    好一个词“钞能力”,形象+生动,嘿嘿。

  • 碎花裙切 2020-12-07 19:48

    学到了一个新词。

整个重庆的十几万错案受害者,重庆的四家司法机关已经给了你们翻案的大好机会,心动不如行动,抓紧时间要求司法机关纠正冤假错案,不纠正错案可以在全国政法机关整顿时向中央反映。

向江北区人民法院院长复核居然没有渠道申请,去法院问都说不知道找谁递交给院长复核,我有两份判决书,一份是2020年10月收到的判决书,判我按照公证遗嘱继承房子,诉讼费由我全额承担,第二份判决书是2020年12月刚收到没几天的判决书,判对方按照公证遗嘱继承房子,诉讼费还是由我承担,两份公证遗嘱分别是不同的房子和不同的继承人,不管我是输赢,诉讼费都由我承担,你们说合不合理,(诉讼费交纳办法)四十三条明文规定不能以承担诉讼费不服提起上诉,申请院长复核没有法院的人帮递交,不知道该怎么办?

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腐败案已经判下来了,江北区法院你们好久纠正你们自己都承认的几千件历史冤假错案呢?你们的认定都得到了一中院,一分院和重庆市检察院的认可,说明你们的确判错了几千件继承纠纷案件,把有效遗嘱错误认定成无效遗嘱了,但是为什么一直不纠正呢?这样可是让人怀疑江北区法院审委会是不是也出现了张家慧在审委会讨论时一样的情况。

司法腐败猛于虎且隐藏很深,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在审委会讨论上的精彩表演已经大白于天下,重庆法院审委会就一定没有此种情况?

更多好贴,尽在重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