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要食言

重庆 515 8

我可能要食言

我说过,今年八月最后一篇文章《论“模糊音感”》发表后就不再写文章了。

事实上也正是:这篇文章发表后,我的确不可能在学术上再进一步了。

但有一个另外的问题在困扰着我。

这个问题不是具体的学术问题,而是学术方法问题。

也就是说:我能搞出超前的学术成果,运用的研究方法是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问题比学术问题本身更重要。

因为这个问题我自己都觉得是个谜,因此必须把它解开。

什么叫超前的思想或超前的学术成果?

就是常人想不到的、突破常识的东西。

这种研究方法,往往不能或很难在已有的常识或直观经验中获得。

它就是“思想实验”或称“抽象实验”。

我原先说过,我这人很懒,不喜欢看书,不喜欢实操(比如下田野搞采风),觉得那玩意儿搞得人身体很累,而且意思不大。

其实我这个人是很刻苦的,只是刻苦的方式跟很多人不同。

我的刻苦,是冥思苦想,它是脑子的累,不是身子的累。

很多人宁愿身子累也不愿脑子累。

打个比方,我认识一个人,不缺钱儿,但就是不愿请钟点工做清洁,都是自己整。按她的话来说:钱用了就没了,力气用了还会有。我跟她说:吃好点儿嘛,何必节约?她说:吃好吃撇都一样,最后都变成翔,有啥区别?

学术研究也是一样:很多人宁愿出力也不愿用脑。

他们跟我的差别在于:我不愿意出力那种累;他们不愿意用脑那种累。

所以很多人觉得我这人很奇怪:为啥子你一天到晚吃喝拉撒玩儿,或闲得无聊挑刺儿惹事儿,从没见你像别人那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却能搞出一篇又一篇神作呢?

其实他们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揍。

我的脑壳的累,是没人看得见的。

身子的累,没有乐趣;脑子的累,其乐无穷。

脑子的累也分档次。

最高档次是“思想实验”,它可以冲破世俗观念的羁绊,直达云端。

所以我称我是音乐学界的老爱,可不是浪得虚名。

最后这篇方法论文章我打算把它写出来。

剩下的问题只是投给哪家。

有人劝我投档次高点儿的刊物,我的想法不一样。

我只愿意投给我钱儿多的刊物。

比如上次我的六七千字儿的文章,有家刊物给了我三千银子。

这次打算还是给它。

因为现在的我,只喜欢银子,刊物的高低等于个屁。

既然你觉得你不需要读书只凭自己脑子转转转就可以自己解决所有问题,那就不要再发表神作了,因为我们都看不懂.

6000字毛了3000块,真是俗里俗气

建议拿去嫖娼,多整几回,精尽人亡,说不定会是下一个梵高,马基维利亚,叔本华

批骚教授,哈哈

不虚与不嘘,都喜欢弄“GOU ZI”,看谁更凶。

我一个朋友巨大方

她的口头禅:钱花出去才姓曹(她姓曹),没花出去也许跟人家姓了

更多好贴,尽在重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