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偶像万万岁》

重庆 50 6

接到母亲的来电,文君华除了决定在第二天立即飞回长州以外,并没在电话里多问一句。

对于哥哥文君成的车祸事故,他宁愿前往医院亲自探望,也不希望手机听筒里传来更多不好的描述。

9月初的长州,气温依旧保持在35度以上,走出机场立刻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那股热浪。秘书吴雅欣似乎并不想回家或回到办公室享受空调,一再要求陪同前往医院,文君华始终没有答应,家事和公事不能混为一谈,文君华要的是吴雅欣坚守岗位,而不是全程陪护。

走进外科住院部的所在楼层,文君华加快脚步来到了护士站。

“护士小姐,请问昨天送到外科住院部的文君成住哪个病房?”

正敲击着键盘的女护士闻声抬头看了一眼文君华,满脸的惊诧。

“你……你怎么出来了……”

文君华笑了笑,冲着女护士摇了摇头。

“我不是他!昨天住进来的是我哥,我们是孪生兄弟。”

女护士似乎还有些惊疑未定,文君华只好尽量放缓了语气。

“现在……能帮我查一下了吗,护士小姐?”

女护士终于恢复了平静,轻声嘟哝了一句:“原来是双胞胎……难怪这么像……就在那边,1815号病房。”

文君华一边走一边仔细查看着每扇房门上贴着的病床号码。

经过了4间病房,在第5间病房的门外,文君华终于发现母亲和嫂子徐盛晴正神色黯然地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君华!你回来了!”

文君华在两人的旁边坐了下来:“妈,嫂子,怎么坐在外面?”

徐盛晴轻声说道: “君成说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写点东西,让我们先在外面坐一会儿。”

文君华皱起了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需要在住院的时候写出来?”

“君成他没说……他只说等他写完了再进去。”

“那哥现在怎么样了?动手术了吗?”

“昨天中午送的医院,下午就做的手术……是被一辆小车撞的,医生说是右小腿骨折,情况还不算太严重,手术也还算顺利。”

文母的语气变得忧伤起来:“君成腿上的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可这心里头的伤……就难说了……”

文君华听出母亲话里有话,立刻追问道:“妈,哥是怎么遭遇车祸的?”

“应该和君成这次的工作调动有关,昨天晚上我就翻来覆去地在想,这大概就是君成命里的一个劫数吧……君华,你还记得你们哥俩大学毕业的那一年,你哥和盛晴的事儿吗?”

文君华笑了笑:“当然记得,他们两个海誓山盟,难舍难分,连雷都劈不开!”

徐盛晴转过头,带着嗔怪的眼神看了文君华一眼,又不好意思地把脸转了回去。

文母接着说道:“盛晴的家在永川,她爸妈在永川一家银行给盛晴找了份工作。这银行的工作多稳定,多适合女孩子干呐,盛晴当然得回永川去工作了。君成哪儿舍得盛晴走啊,所以选择了去永川萱花中学任教,这样子两个人就不用再分开了……”

文母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这一去就是十年,他们两个也挺争气。君成一心扑在工作上,好几年被评为优秀教师,盛晴也从一个普通的银行柜员,提拔上了信贷部经理,还被调回了主城区分行工作……”

文君华和徐盛晴默默地听着文母的述说。

“……我们想啊,既然盛晴都调回主城区了,那怎么也得想办法让君成也调回来吧……于是你爸托人找了好多关系,终于定下来能在这个月就把君成调到大渡口区的三十六中。这也是一所市级重点中学,君成是满怀希望地准备在新的工作单位里面干一番事业,可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是伤了人又伤了心!”

文君华揣摩着母亲最后的那句话:“难道是……三十六中不愿意接纳他?”

文母轻叹了一口气。

“不是不接纳他,而是学校有一个让君成感到很伤心很难过的决定!君成去办妥了人事手续才知道,学校决定把一个很特殊的班,交给他去管理……”

“一个很特殊的班?究竟有多特殊?”

“这后面的事儿呐,也是君成在做完手术以后,才告诉我们的……这个班是学校在经过高一年级的历次考试和对学生各方面的考评之后重新组合的一个班,很多学习成绩不太好的、调皮捣蛋的、顶撞领导和老师的、受过处分的,基本上都被调整、汇集到了这个班!学校甚至还把几个成绩不理想、没多大希望考上大学的体尖生、艺尖生也扔进了这个班!

你们想啊,这都是个什么班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烂班!以君成的教学能力、才华和心气儿,还有以前获得的荣誉,他怎么接受得了这样的事实和安排!这对他的期望和自尊心又该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啊!”

文君华咬了咬牙,强忍着心中的不平和愤怒,静静地听着母亲的述说。

“君成说他感觉掉进了冰窟窿,从头凉到脚啊!他甚至都不记得是怎么走出办公室和学校大门的!过马路的时候都是心神恍惚,两眼发黑,满脑子都在想学校的工作安排,他这样的精神状态能不出事儿吗……”

文君华手握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身下的长椅。

“他们凭什么这样对待他!好歹萱花中学也是一所重点中学,君成还获得过这么多的荣誉!就算是对待一个初来乍到的新老师,也不用这么过分吧!”

徐盛晴已经哭得犹如梨花带雨:“妈,也许我根本就不该调回主城区来,你们也不会为君成的事儿操这么多的心……这十年我们在永川不也是过得好好的吗……”

“这可能就是君成命里的劫数,就算不在这儿发生,说不定哪天就在永川发生了……现在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说明劫数已过,应该想想以后的事情了……盛晴,去看看君成写完没有?”

徐盛晴擦干脸上的泪水,走到病房门口看了看。

“妈,君成已经写完了,我们进去吧。”

文君成手里拿着两页纸,一脸憔悴地斜躺在病床上,两眼空洞无神地望着房间的天花板,右腿膝盖以下打着厚厚的石膏,一条白色的绷带把右腿向上呈30度角,整体吊在了空中。

徐盛晴走近病床,轻声呼唤道:“君成……君成,君华来看你了!”

文君成终于回过了神,扭头看着文君华,很是意外。

“君华,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在北京出差,考察什么活动吗?”

文君华走到病床边,淡淡地笑了笑。

“本来是在北京考察动漫文化艺术节的开幕式,接到妈的电话,就赶紧回来了。怎么样,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没什么大碍,腿断了可以接上,三、四个月的时间就能基本痊愈,以后照样能跑能跳……”文君成忽然惨然一笑,“……可有些念头断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再接上了……”

文君华深吸了一口气,将一只手放在了文君成的肩膀上。

“学校不具慧眼,不重人才,那是他们的眼光有问题,又不是你的错!你有能力、有才华,就算暂时被乌云遮蔽,但一年、两年、三年后,他们一定会发现你是一块能发光的金子!你照样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文君成微微一笑,拍了拍文君华放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

“你是担心我就此沉沦了吧?的确,在永川这十年我是获得过不少荣誉,也是一个两次被评为区优秀教师、三次被评为校优秀教师的人,前天我就是顶着这样的光环,去三十六中完成了人事调动的手续……”

文君成伸出右手,轻轻抚摩着右腿上的石膏。

“……可惜,我带去的是满腔的热情和无限美好的憧憬,带回来的却是满身的伤痛和无尽的伤心……妈说这是我命里的劫数,是躲不开的;但我想了一个晚上,我倒认为这是我人生、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它或许在启示我,我应该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梦想和旅程了!”

文君华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

“我准备离开学校,到一个新的领域去从头开始!”

文君成的话让病床边的3个人震惊不已。

文母的语音有些颤抖:“君成啊,你是不是还在想学校给你的岗位安排?你……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徐盛晴也急了起来:“君成,这可是个大事儿!你不要这么快就做决定,好不好?”

“哥,你想清楚了吗?你这样离开学校,就等于是离开了教育系统,放弃了自己的教师身份,也放弃了你已经为之奋斗了十年的教育事业!还有你取得的成绩和荣誉,你全都这样放弃了吗?”

文君成淡淡地笑了笑:“在你们进来之前,我就已经写好了辞职信。既然是命运的转折,就必然会有人生的涅槃和重生,又何必再去留恋曾经的荣誉呢。”

文母闻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头转向了一边。

徐盛晴默默地低下了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文君华冷静地问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文君成轻轻一笑。

“你们真以为我脱离了教育战线就寸步难行了?作为一个有着辉煌历史和深厚文笔功底的语文老师,我还是有那么一点一技之长的……这些年我在国内一些杂志期刊和文学网站上发表了不少东西,有好几家杂志社和网站都在问我,是否有兴趣做他们的专职责任编辑,远的不说,在主城区就有两家杂志社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等我的腿基本痊愈之后,就去找他们聊聊!”

文君华会心地笑了笑:“那看来我应该祝你好运了!”

“你的祝福我收下了!说不定以后的事情我还得向你请教呢!这十年你的发展也不错啊!已经从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成长为一个拥有自己公司的企业家了!”

文君华笑了起来:“你就别恭维我了!我那家文化传媒公司也不过是做做商业活动、文体活动的策划、组织和包装,哪算得上什么企业家!”

文君成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

“君华,哥现在就有一件事儿需要你的帮助,今天是9月1号,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从昨天出来以后就和学校失去了联系,今天一整天学校肯定都在到处找我……可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没办法和学校谈辞职的事儿,所以,我想让你代我向学校转交这封辞职信!”

文君华接过了文君成手里的辞职信,文君成又仔细叮嘱道:“这事儿不能拖,越快办妥越好!学校越快知道我的决定,就能尽早为学生们物色另外一位新老师,这样才不会耽误他们的学习。”

徐盛晴轻声嗔怪道:“你看你,自己伤成这样,又说要离开那个伤心地,到头来还是放不下学校的事情!”

文君华略微一思索:“我倒是想到一件事儿,你是在办完了人事调动手续之后,又是在学校附近发生的车祸,这应该算是工伤吧?”

文君成淡然一笑,轻轻摆了摆手。

“这件事情我不想再和学校纠缠了,我还没来得及为学生们上一堂课呢,总不能一只手递交辞职信,另一只手讨要医药费吧!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文君华收好了辞职信。

“放心吧,我明天上午就替你送到,顺便再看看那几个不具慧眼,不重人才的校领导到底长什么样儿……”

第二章 美丽的邂逅

三十六中位于大渡口区九宫庙的正中心,就在主干道袁茄路的边上,每天都是车来车往,熙熙攘攘。不过,当文君华走进学校才发现,其实里面另有一番天地,阵阵芬芳的花香和郎朗的读书声迎面而来,根本就听不到外面的市井喧嚣声。

出现在文君华眼前的是左中右三栋楼,左右两边6层高的显然是教学楼,左边的楼体上写着“至善楼”,右边的楼则写着“明德楼”,而正中间的那栋楼只有3层高,最顶上写着“逸夫楼”。

3栋楼的前面还各有一个椭圆形的花坛,花坛里绿草青幽,花朵争芳斗艳,伴随着郎朗的读书声,好一派静谧、清雅的校园景象。

文君华忍不住在花坛前停下脚步,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细细品味着这令人轻松、神怡的气息……

忽然,“叮……咛……”一声,下课铃响了,学生们下课了。

刚才还无比宁静的校园,十几秒钟后就变得热闹非凡,从各个楼层和教室涌出的学生,呼啦啦地占据了校园的各个区域和角落,文君华看着这些三三两两、嬉笑打闹,从自己身边飞速窜过的学生,仿佛也看到了自己久违的学生时代。

正在回忆间,一个个子高高的,至少有1.68米,蓄着一头披肩长发,长相甜美的女生走了过来,带着微笑和好奇的神情上下打量着文君华。

文君华也略有些吃惊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生,他很少碰到一个十多岁的女生能像她这样,和一个陌生男子进行如此近距离的对视。

女生率先开了口:“请问……你到我们学校来,有何公干呐?”

文君华被这个女生的问话逗乐了:“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公干的?万一……我是某个学生的家长,又或者是学校的上级领导,来视察学校工作的呢?”

女生笑了笑,不紧不忙地说道:“这两个应该都不是你的真实身份,首先,从年龄上看,你这么年轻,根本就不在中学生家长的年龄范围以内,所以就排除了第一个可能。至于你说的学校上级领导的身份,可能性也很小……”

文君华眨了眨眼睛:“何以见得呢?”

“因为你没有上级领导那种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气势,到学校来视察工作的领导,哪个不是这个样子?你没有,所以你不是!”

文君华越听越觉得有意思:“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女生也眨了眨眼睛。

“我觉得你很和蔼,待人很亲切……我看到你在呼吸花的芬芳,一边呼吸还一边闭着眼睛,说明你是一个懂得欣赏,懂得品味生活,一个具有感性的人……另外,你说话还很有条理,说明你并不缺乏理性!在你身上有一种文化、艺术的气质……”

文君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今天真是太幸运了!一大早就收到这么多的表扬和赞美!我必须得承认,你的眼光很精准!我能说你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孩子吗?”

女生听到这句话后两眼放光:“你不是也在赞美我吗!你这是真心话……还是在恭维我?”

“我说的是事实嘛!干嘛要骗你?你是不是很喜欢看侦探、推理一类的书和电影?”

“你怎么知道的?我是很喜欢看侦探、推理一类的东西,像《福尔摩斯探案集》、《亚森罗宾》之类的书和电影,我全都看过!我妈说我天生就有一个男生才有的兴趣爱好!”

两人都呵呵地笑了起来。

女生略有些羞涩:“我感觉和你挺投缘的,我们都还不认识,一见面就和你说了这么多!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或者只说姓什么也可以……”

文君华也觉得和这个女生的对话很有意思,于是打算再逗她一下。

“其实,我的姓氏就隐藏在刚才你对我的赞美之词当中,你那么会推理,不妨猜猜看?”

女生低头略微思索了一下。

“那……我猜你姓‘何’或者是姓‘文’的可能性大一些!对了,你还没说你是做什么的,稍微给点儿提示吧,比如说公务员、金融、商务之类的,说不定我很快就可以确定你到底姓什么了!”

文君华顺着女生的话,不假思索,鬼使神差地接了句:“那如果我是当老师的,你也能猜出我是教哪一科的吗?”

“当然了!如果你姓文,又是当老师的……”女生说到这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那你……你就是文老师!难怪你一直都不肯说你是做什么的……原来你……一直都在考验我……”

文君华见女生突然变了神色,一边努力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一边轻声地问道:“同学,你刚才……说什么?”

女生恭恭敬敬地说道:“文老师,您好!我叫段雪曦。”

文君华的心一紧,猛然意识到了段雪曦的误解,正想开口解释,段雪曦却转过头向着不远处的学生群看了看,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喊道:“姗姗!快过来!这边儿!”

一个梳着大长辫子,比段雪曦略微矮几公分,但同样美丽的女生应声小跑了过来,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文君华。

文君华正准备开口,段雪曦却做起了相互介绍。

“文老师,她叫彭珊珊,也是我们高二四班的。姗姗,这就是我们新来的文老师!”

彭珊珊把嘴凑到了段雪曦的耳边:“阿雪,你确定没搞错?要是认错了人,那可就闹出大笑话了!”

段雪曦轻声回应道:“你要相信我的推理是不会错的!昨天你没听那几个任课老师说吗?我们新来的班主任姓文,三十出头,而且……而且还很……”段雪曦的声音小了起来。

文君华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

话刚一出口,彭珊珊却又转过身,对着不远处的人群大声喊道:“琪琪!雨涵!你们快过来!”

又有两个漂亮女生嬉笑着跑了过来。4个女生凑到一块儿,带着好奇和欣喜的神情,4双大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文君华,文君华被4个女生看得几乎不好意思起来。

段雪曦说道:“文老师,刚才你是不是想说,其实你还是愿意回来带我们班的,对不对?那你昨天为什么不来呢?我们等了一天都没见到你……”

彭珊珊接口说道:“是啊,我昨天路过办公室,听见那几个任课老师说,文老师在闹情绪,所以就失踪了!”

“但现在文老师已经回来了!”段雪曦带着期盼的眼神轻声问道,“文老师,你肯定……已经考虑好了,对吧?”

文君华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一低头,看见手中的公文包,才猛然想起今天来此的主要目的。

文君华偏过头,快速扫视了一下花坛里的鲜花绿草,又定了定神,苦笑了一下,重新看着4个女生,认真地说道:“各位同学,你们都……”

4个女生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都是高二四班的!”

这时,又是“叮……咛……”一声响,上课时间到了!

段雪曦依然带着期盼的眼神:“文老师,那我们……先进去了……”

4个女生转过身,匆匆地向至善楼的门口走去。

看着4个女生离去的背影,文君华一下想到了什么,直着脖子大声问道:“喂,同学!校长办公室在哪儿?”

段雪曦停下脚步,转过身大声问道:“哪个校长?”

“陈校长!”

段雪曦手一指,大声回应道:“在逸夫楼3楼!最里面、最大的那间办公室!”

文君华见段雪曦还停在那儿,没有走的意思,急忙说道:“知道了!你快进去吧!”

段雪曦这才迈开脚步,向着教学楼的门口小跑了过去。

刚跑出没几步,段雪曦却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着文君华嫣然一笑,将两手围拢在嘴边,大声呼喊道:“我叫段…雪…曦!”说完才终于跑进了教学楼。

刚才还充满欢声笑语的校园忽然又变得安静起来,仿佛偌大的学校就只有文君华一个人在里面。文君华凝视着花坛里娇艳的花朵,脑海里却浮现出段雪曦和彭珊珊那4个女生俏丽的脸庞。

文君华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用力甩了甩头,再次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芬芳的花香,然后迈开步子向逸夫楼走去。

逸夫楼的一楼入口处是一个小型的接待厅,墙上挂着学校的历史简介和人事组织架构,主要领导的职责分工:校长陈建怀,副校长王启舟,教导主任乔善坤,团委书记李哲斌……文君华在心里默背了一下几个人的名字,然后向3楼走去。

按照段雪曦的指引,文君华来到了3楼最里面的那间办公室。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只留了一个小缝儿,门上的铜字招牌清楚地写着“校长办公室”。

文君华正准备抬手敲门,门却从里面被拉开了,乔善坤手里拿着一叠文件正从里面走出来,差点儿和文君华撞个满怀。

文君华向后退了一步,给乔善坤让出了一条路。乔善坤却一脸惊愕地看着文君华,轻声惊呼道:“文老师!是你!”

乔善坤转过身,对着办公室里面大声说道:“陈校长!老陈!你看,文老师终于出现了!”

随着门被拉开,文君华也看清了里面的陈设和人,一个年约五十出头,身材又高又瘦,头发略有些花白,戴着一副眼镜的男子,从一张大班桌后面走了出来。

“文老师,你总算回来了!乔主任昨天可是想尽办法,找了你一整天啊!”

乔善坤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只要回来就好!陈校长昨天也是担心了一整天……诶,全都站在门口干嘛?进去再说!进去再说!”

不等文君华说一句话,两个人便将文君华拉进了办公室。陈建怀坐回了大班桌后面,文君华和乔善坤则坐在了对面。

三人一坐定,乔善坤便开始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我就说嘛,文老师主要还是因为事业心太强,以前又取得过不少成绩和荣誉,心气儿肯定要比别人高一些,所以对学校的一些工作安排难免会有一些不理解和委屈的情绪在里面……昨天一整天一定是待在家里好好冷静了一下,重新思考、调整了工作的思路和规划!我就跟陈校长说,年轻人嘛,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只要文老师解开了心里的那个疙瘩,他自然就想明白了!”

陈建怀接着说道:“文老师啊,坦率地说,来到一个新的环境,马上就接手这样一个班,是有一定的工作难度在里面!对于你的心情和感受,学校是完全能够体会和理解的。你有什么困难和想法,都可以讲出来,和学校好好沟通一下嘛!我一想到你那天走的时候那个精神状态,我就担心呐!昨天我还在和乔主任说,文老师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乔善坤用力拍了拍文君华的肩膀:“文老师现在不是好好地坐在我们面前吗?老陈,你看文老师今天的这身装束,白色T恤,蓝色的牛仔裤,整个人精神得很呐!连发型都换了!”

陈建怀和乔善坤说着说着竟哈哈笑了起来。

笑声一停,文君华正想趁机插句话,陈建怀却马上吩咐起了乔善坤。

“乔主任,你去通知赵杏芳老师,说文老师已经回来了,找个时间和她做个工作交接,我看她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的。”

乔善坤立刻就站起了身。

“好的,我马上就去,顺便也给王副校长说一声,让他安排一下文老师的宿舍。”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文君华见状忙开口阻止道:“乔……乔主任,你别……”

陈建怀却挥手打断了文君华的话:“文老师,文老师,让乔主任去忙吧,我还有些话想对你说。”

文君华转过身来的时候,陈建怀已将一杯热茶递了过来。

“文老师啊,并不是学校不承认你过去的成绩和荣誉,而是目前学校在教学工作的安排上确实存在一些困难和特殊之处,相信不久后你也能感觉得到。但如果是金子,我们就一定会创造条件让他发光!我陈建怀在教育系统工作了几十年,虽然不敢自称是一个好的伯乐,但在识人才、重人才这一点上,自信还是比很多人做得更好!你看……”

刚说到这儿,桌上的电话机响了起来。陈建怀看了看电话机上面的来电显示,笑着对文君华说道:“区教委打来的电话,我还必须得接,你稍坐一会儿。”

陈建怀拿起了听筒:“喂,张处长啊?你好,你好!好久不见呐!你是说下个月要检查的后勤工作这一块儿呐,我们一直都是相当重视的……”

3分钟过去了,两人的通话似乎并没有结束的迹象,想到今日此行要办的事情竟几乎还没开头,文君华开始焦躁不安起来,索性站起身,打算走动走动,舒缓一下焦虑的心情。

文君华转过身没走几步,却意外地发现办公室的门口探出了几个脑袋,仔细一看,其中两个正是之前见过的段雪曦和彭珊珊。

文君华吃了一惊,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走到门外走廊一看,外面竟有六、七个男女学生。

文君华压低了声音:“你们好大的胆子!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段雪曦微笑着说道:“本来这节课是赵老师的政治课,刚上了不到十分钟,她就去接待学生家长了,所以,我们就过来看看!”

彭珊珊在一旁笑嘻嘻地补充道:“主要是阿雪跟他们说,说我们的新老师长得好像《孤男寡女》里面的刘德华!”

段雪曦立刻纠正道:“乱讲!《孤男寡女》是你说的,我明明说的是像《暗战》里面的刘德华!”

文君华忍不住笑了起来:“感谢段雪曦同学对我的再一次赞美!还有这位美女同学对我的……”

彭珊珊的脸上笑开了花,带着轻快的语调回应道:“我叫彭珊珊!”

“彭…珊…珊?很好听的名字,好听又好记!”

彭珊珊身后一个英俊的男生长舒了一口气:“新老师回来了,我们再也不是没人认领的野孩子了!”

段雪曦转过身,轻声斥责道:“叶嘉伟,说什么呢!”

叶嘉伟两手一摊,反问道:“怎么我说错了吗?前前后后这么多老师都不想接手我们班,我们不是野孩子是什么?”

另一个男生接口说道:“野孩子还算不错的,在他们眼里,我们都是垃圾!他们把所有的垃圾扫到一起,就是方便找个时间把我们全都倒掉!”

段雪曦又轻声斥责道:“徐鹏,你又来掺和什么!”

文君华忍不住说道:“你们何必这么看轻自己呢?做人必须得有一点自信才行啊!”

又一个男生撇了撇嘴:“我已经打听过了,如果实在没有老师愿意接手我们班,学校就决定从赵老师开始,高二年级各班的班主任轮流来监管我们,每人一个月……我们真的就是他们眼里的垃圾和败类!”

叶嘉伟不停地摇着头:“自信?谁不想有自信……可我们最后的那点自信,都被他们摧毁殆尽了!”

几个学生全都沉默了下来,集体低下了头。

看到学生们沮丧、难过的表情,文君华忽然也随之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难受和悲伤,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到用什么合适的语言去开导和劝慰,只好轻声说道:“各位同学,你们要振作起来,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不要怀疑自己,更不能自暴自弃!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能力……”

段雪曦慢慢抬起头,看了看文君华,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文君华说道:“各位同学还是赶快回去吧,要是赵老师回来发现你们不在就不好了。”

段雪曦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先回去吧,文老师和校长还有事情要谈呢。”

学生们向楼梯口走去,段雪曦走在最后,走到阶梯处时,又回头依依不舍地看了文君华一眼,才走下了楼。

文君华呆呆地站在走廊里,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心绪越发不安和复杂起来,这些原本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竟似已和自己搭上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知不觉中竟已背负和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寄托和期盼。

办公室里传来了陈建怀的呼唤声:“文老师……文老师!你还在吧?”

文君华忙应声走了进去。

“我还在!刚才……我是怕影响陈校长谈工作,所以就到外面走动走动!”

陈建怀微笑着说道:“文老师,你今天能主动回来找我们,应该也是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决定吧?”

文君华侧过脸沉思了片刻,才转过头面对着陈建怀。

“陈校长,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愿意接手高二四班!我相信只要有学校领导的支持,我一定能让他们有所改变,重新绽放光彩!我想以后也不用再去麻烦其他班的班主任,来为这个班操心了!”

陈建怀一时间难掩兴奋之情:“很好啊!你能有这样的决心和精神,我很高兴!也很欣慰!今后在教学工作中有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找乔主任,或者直接找我来解决!”

陈建怀说完拿起了电话听筒:“这样吧,你现在就去2楼201办公室找王副校长,我也马上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尽快安排好的你的宿舍,总要先解决你的后顾之忧吧。”

文君华刚离开没多久,乔善坤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去找过赵老师了,她这会儿正在接待两个学生的家长,我看她挺忙的,就让杜老师晚些时候再转告她。”

陈建怀点了点头。

“也好,刚才文老师当着我的面表了态,他愿意接手高二四班,也很有信心把这个班带好,我也总算是安心了!乔主任,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们这么对待一个年富力强的优秀老师,是不是也有一些不妥的地方?也难怪他之前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

乔善坤劝解道:“老陈,这个安排也不是我们存心在刁难他,原定接手高二四班的汪老师死活都不肯去,宁可到初中部做一个任课老师,也不愿意当这个班主任!后来我们又陆续物色了李老师、曹老师和邓老师,哪个不是一听是接手高二四班就跑得远远的!最后实在没办法,才安排给了新来的老师嘛!”

陈建怀轻轻点了点头:“好在关键时候文老师在思想上转过了弯儿,也算是帮学校解了一个围!”

乔善坤还是有些纳闷。

“说来也怪,文老师之前在办公室门口看到我的时候,竟然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才一天的时间,他对这个工作安排的思想情绪,还有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居然有了180°的大转变,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陈建怀一边思考一边说道:“我觉得这个文老师还是挺不错的!就凭他敢于勇挑重担这一点,我看我们学校就找不出几个老师有这种魄力!”

陈建怀看着乔善坤,认真地说道:“所以我是这样考虑的,带这个班肯定是要耗费不少的心思和精力,在以后的教学当中,如果文老师提出什么新的想法、建议或者是创新,学校就尽量多支持、多配合他一点,毕竟他也不容易……”

乔善坤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到时候他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和行动,我来给他打气、撑腰!大不了就把这个班当做实验班去搞好了!”

更多好贴,尽在重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