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当哪种音乐家?

重庆 227 10

你喜欢当哪种音乐家?

搞音乐,搞到高水平,就叫音乐家。

音乐家也分行当:大致有作曲家、声乐家、器乐家、理论家四种。

那么具体来说,你想当最厉害的作曲家贝多芬、最厉害的声乐家帕瓦罗蒂、最厉害的器乐家海菲兹,还是当最厉害的理论家呢?

估计你会在前三者当中选一个,不会选理论家。

为啥子呢?

首先,最厉害的作曲家、声乐家、器乐家都有名儿有姓儿,最厉害的理论家是谁?谁都不知道。所以所谓最厉害的理论家,都是瞎扯淡、空了吹;

第二、在音乐学院里面,音乐学系就是学理论的。有种说法是:学音乐的其它专业学不出来才学音乐学。

这个说法基本属实。

为啥子呢?

因为考大学的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他(她)们从小学音乐都是学的声乐或器乐,也有极少数学作曲,从来没有听说考大学前学音乐学的。他(她)根本就不晓得音乐学是个啥玩意儿,所以读音乐学专业的学生,可以说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是两眼一抹黑,确实基本上是其他专业学得狗屎的人才会来考这个专业。

真正觉得搞音乐学研究有价值的人不多(包括大部分搞音乐学的人);

真正觉得搞音乐学研究很有价值的人很少(包括绝大部分搞音乐学的人);

真正觉得搞音乐学比搞音乐的其它行当更有价值的人几乎没有(包括搞音乐学的几乎全部大腕儿)。

为啥子呢?

因为只有把音乐学研究搞到与作曲界的贝多芬、声乐界的帕瓦罗蒂、小提琴界的海菲兹相当的水平,才能真正意识到音乐学研究与音乐的其他界并驾齐驱的价值。

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音乐学研究,几乎没有人达到那样的水平。

所以,音乐学界的大腕儿跟作曲界、声乐界、器乐界的大腕儿站一块儿的话,一般都是站最边儿上那个(大家看看他们的合照就明白了),满脸堆笑,比较尴尬。

只有干到我这个水平,才能真正体会到理论研究的深刻价值。

我是啥子水平呢?

这样跟大家说吧:如果我跟作曲家、声乐家、器乐家合影的话,把我安排在最边儿上那个位置,我会很不爽,起码会脸色铁青,甚至会拂袖而去。

所以从我开始,音乐家的姓甚名谁,会增加一个响当当的、真资格的理论家的名字。

至少我个人认为:这个名字比贝多芬、帕瓦罗蒂、海菲兹的名字更有深远的影响力。

我只想当音乐欣赏家。尽管还不敢称“家”,称“者”吧。

不管什么家,只要你的作品(不管声、乐、文、字)能引起大多数人(不管国家、民族、种族)内心情感的共鸣,长久不衰,经得起时间的沉淀和检验,就是“大家”。

能在史上留名的音乐家都是有虔诚信仰的 现在嘛 只能说也有 信仰$

把枕头塞得高高的,等待这个响当当的、真资格的音乐理论家的名字出现。

何不如直接曝出你的大名来呢?你不就是等着这个时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