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根》

重庆 447 40

小小说《根》

文/肖福祥

母亲去世早。母亲去世,我参加工作后,父亲一直一个人在老家生活。去年村庄里老村长一家被儿子接到城里生活后,村庄里就只剩下了父亲和几个无依无靠的老人了。冷冷清清。

我在城里虽然不是大款,但是有车有房,衣食不忧。一天我跟父亲说:“爸,农村冷清,跟我去城里生活吧,我照顾您。”

我没有等父亲应许,就把父亲的牲畜、农具、土地全处理了,把房子锁了。把父亲拉上车拉到了城里。

我怕父亲在城里孤单,我让上全寄宿学校的儿子每一个星期必须回家陪爷爷玩一天。

我怕父亲劳累,我每天包下所有的家务活,不让父亲干一点家务活。

我还给父亲买了随身听,麻将,茶馆的月票,公交车,地铁的月票。

我不会打麻将,为了他开心,还专门去学习了麻将,每一个星期陪他打一到两次麻将。

并且还告诉他,要他哪里好玩就上哪里玩。

父亲就是不开心,整天阴沉着一张脸。

一天晚上,我起床小解,他还没有睡觉,拿着爷爷,奶奶,妈妈和村庄里的一些老照片翻来覆去地翻看。

我说:“爸爸,您这是干什么呢?”他说:“睡不着。”

父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地消瘦,虚弱了起来。

又一天晚上,我从外面会客回家,他一把拉住了我,说他要回老家。

他说:“孩子。我要回老家。”

我说:“爸爸,我们父子团团圆圆,这里生活的好好地,您老怎么要回老家了呢,您这是想要干什么呢?”

他说:“我这里生活不习惯,我要回老家。你如果不送我,我明天自己回老家。”

看着父亲一天比一天消瘦,虚弱的身体,我于心不忍。

我送父亲回家后,怕父亲居住不好,我请人专门给他重新翻修了房屋。

我怕父亲有意外,还专门给他买了两条猎狗看家,买了一部手机通电话。

我又重新给他要回来了土地,买回了牲畜,买回了农具......

我说:“爸,我每天晚上8点准时给您打电话,不许不接电话。”

他说:“好的,每天晚上8点我准时接电话。”

他是从来不给我打电话的。几个月后,一天,还没有到晚上8点,他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他说:“儿子,我喂养的小鸡长大了,鸭子也长大了,鱼塘里的鱼也肥了。鸡,鸭都有好几斤一只的了。回来拿一些回去给孙子吃吧。”

我回到老家,爸爸的菜地里,蔬菜绿油油一片,硕果累累;爸爸的牲畜,鸡、鸭、鹅,鱼塘里的鱼,活蹦乱跳;爸爸的房子打理得干干净净地。

爸爸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神采奕奕。

晚上他杀了鸡,捞了鱼,买了酒。

他说:“儿子,这里是我的根,我住在这里心安!”

1008

农村不仅是记忆,还是年轮生长的根

孝顺孝顺,顺老人的心意才是孝

老人想过能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生活。

老人不能很好地适应城里的新生活。

习惯的生活,兴趣的力量,开心的结果。有根活的滋润!好文!

晚上好,来支持,来顶帖!

更多好贴,尽在重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