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责伤人事故,真的可以一分钱不出!

嘉兴 100 1

本人嘉兴小市民一个,一直都是遵纪守法,与人和善。然而最近因父亲车祸的事情,彻底打破了我对人性的认知。这件事情的结果让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事情还要从2019年7月18日说起,上午11点,我父亲骑电瓶车出发去接孙女兴趣班放学,在小区门口过马路时(直行)与小区出来右转的车辆放生碰撞。我接到电话后赶到现场,父亲已被好心的邻居移到人行道上,动弹不得。110先到,将父亲送往医院,我急忙接好女儿,回来和肇事方一起与交警处理,交警现场认定对方全责,开具责任认定书,双方无异议签字确认。

到医院后,父亲确诊为脊柱压缩性骨折,做了一个骨水泥穿刺手术,7天后出院回家修养。父亲年近70,身体一向硬朗,到嘉兴帮我们带小孩十来年了,突然遭此厄运,在床上躺几个月不说,以后能恢复成怎么样都不明朗。对方保险公司到医院做了现场调查,明确告知这个已经构成十级伤残,赔付可以先赔医药费,伤养的差不多就可以整体赔付结案。同时提醒我们我父亲生日是11月,最好在10月能结案,可以多赔付1年的伤残补助。

说重点吧,肇事女司机高X琴认了全责,有主动到医院看望过我父亲,大家又是一个小区,我们家都认为她也是无心的,事情已经出了就积极去面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父亲出院后一个星期,因医药费大部分都是我垫付的(保险公司垫付1万元),我约高X琴到保险公司处理医药费,保险公司理赔员核算出医药费中还有7千多元的非医保费用按规定需要肇事方自费,保险公司可申请承担一半,高X琴不同意,当天未办理。事后保险公司建议我等我父亲的伤养的差不多了再来协商,我只有被动接受,同时提醒他们最好早点协商好这个非医保部分费用问题,不要影响到最后理赔。

后面的实事证明,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到了十月,我父亲恢复情况也一般,不能久站,不能久坐,催我去结案,反正也就这样了,早点了结一门心事。我10月22日将所有费用材料提交给对方保险公司,并在保险公司与高X琴就自费分摊比例进行了电话沟通,这个女人电话中同意自费部分愿出3500元,其余部分保险公司来想办法承担,并约好25日去签字结案。25日上午,这个女人反悔,态度坚决并明确表示一分钱不出,请我走司法途径。经过两天的考虑和咨询,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司法途径,被迫接受放弃这个女人的不合理要求。

我放弃司法途径的原因:11月以后,伤残赔付的年限会少1年,约5557.4元;民事诉讼周期太长,从委托律师、举证(需做伤残鉴定)到结案预计半年以上;精力不允许,两个小孩需要照顾,父亲还在康复中,处理这个事情已经影响到我的工作;保险公司认可的赔付额度与法院判决相差不大。

几点疑惑:非医保部分费用保险公司的规定和操作界限不明,对方保险公司称按规定需肇事方全额承担,但经申请又可承担部分,造成与双方协商困难。调解渠道较少,整个过程均是我在和对方保险公司沟通,交警事故认定书出具后无其它调解机制。法院可调解,但需先立案,流程复杂。对事故全责方没有其它约束手段,医药费她可以不垫付,车辆可以自由使用,年检。

高X琴,我想对你说这个社会法律不是包管一切的,你还要看看是否对得起社会公德,对得起自己做人的良心。你大谈什么相信法律,换位思考,教育我孝顺老人(不该让年纪这么大的人去接孙女),任何借口都掩盖不住你这个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本质,你节省了几千元医药费,但我认为你失去的更多,我放弃对你的经济诉求,绝不掩饰对你的就厌恶与谴责,希望你和你的家人安好,不要出门被车撞。

肇事者全责伤人,没有受到任何损失,这个道理我还是没想明白,难道这个社会自认为买了保险就可以为所欲为!

果断走司法途径啊,专业的会告诉你怎么算更合适,比如护理费等等。。。。。。

更多好贴,尽在嘉兴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