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鹏诗歌赏析(转载)

就我读到祝鹏的诗歌来说,祝鹏给我太多悲剧感受。在诗歌中,祝鹏写生存的局促,写家乡的贫穷,写生存与理想的种种矛盾,字字句句都有无助的泪光,都有滴血的伤口,但透过那些未干的痕迹,我还是读到了祝鹏对美好的渴望,以及在困境中的高贵的倔强。如果一定要分类的话,祝鹏的诗歌应该属于“民间”。在他的笔下,爷爷是突然变老的,母亲也是“风一吹,他的头发就白了起来”,这是对现实的忠实记录,它拒绝美化,拒绝那种对乡村田园牧歌式的吟咏。他的立场是底层,他的表达是口语,不论是写故土,还是写亲情,祝鹏的血液里流淌的是对苦难的关怀,是对生命的悲悯。

苑楠的诗歌是我比较偏爱的那一种。作为女性诗人,在小女人、小生活、小发现在诗坛流行的当下,她没有依赖女性的身体特征,没有贩卖独特的女性感受,更没有坠入生活的碎片中琐碎叙事和垃圾翻检,而是向内,向流淌的心灵取证,向高贵的灵魂致敬。正因如此,读苑楠,你读不到让人厌倦的家长里短和婆婆妈妈,更多的是她关于生存和生命的体验和感知。“习惯了珍惜粮食,和卑躬屈膝/只在沉默的眼神里埋下恐惧、不解/当一切,达到足够安静的时刻/你能偷偷地听他们的心/这悲苦的浪花里有一半纯洁,一半胆怯”(《沧浪》),读这样的句子是沉重的,因为,诗人用安静的文字揭开了生存的不堪重负,和生命的双重人格。这既源于诗人敏锐、直接的感觉,也源于诗人深沉的思考。这样的写作有效回避了那种烂俗的“轻巧”,而是抵达了生命原本的色彩。

————文字选自辛泊平博客。

更多好贴,尽在津门文化

热门帖子